透视《人民日报》系列(一):人民日报是什么
 
作者:仲石才
 
2006-2-25
 
【人民报消息】今天,当我们站在历史的公正与良知角度,审视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时,我们不能不面对五十六年来被《人民日报》的欺骗与谎言所导致的直接或间接死亡的数以千万计无辜的生命;不能不面对《人民日报》所导致的中国人道德沦丧、良心迷失、党文化思维模式的严重后果;不能不面对《人民日报》这个杀人不见血的屠刀所导致的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被破坏殆尽的残局;不能不面对深深毒害了我们的父辈、我们自己及我们下一代心灵的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所代表的整个中共邪恶谎言宣传体系。

中共自1949年窃据政权开始,便倾国家之全力将其暴政、谎言欺骗、杀人与株心、破坏民族文化等毁灭中华民族前途与未来的邪恶、通过所谓的“媒体”——宣传工具的形式,国家暴力机器等有组织、有计划、有系统的在五十六年中,恣意荼毒善良的中国人民心灵。

《人民日报》是中共在意识形态上将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历史长河中的神传文化偷梁换柱、将我们祖先“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善恶有报”的普世常识、及“仁义礼智信”的道德基础扼杀殆尽的魁首。

在历史的今天,当良知复苏的中华民族的子孙反思中共暴政的这段历史时,我们也必然要清除《人民日报》渗透于中国人心中、乃至附着于中华民族肌体中的毒素,正本清源,这必将加速终结共产邪党的解体与消亡。

《人民日报》是中共“杀人与株心”的舆论工具,在维系中共五十六年来得以生存和欺骗的运行机制中,以媒体形式出现的中共宣传体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众所周知,在中国,所有的报纸只有一个总发行人,那就是“共产党”。而《人民日报》从第一天开始运作、便成为传播贯彻中共意志的最大邪恶工具。

一、《人民日报》是中共的意识体现

早在毛泽东时代,《人民日报》的重要社论,就多由毛泽东执笔,或经其修改。例如,一九五八年三月,毛泽东在发动大跃进的成都会议上说过,“组织指导工作,主要靠报纸。”而在整个大跃进过程中,毛也是通过《人民日报》来制造大跃进新形势的。

当时山西省洪赵县向中央报告说,将小麦和谷子嫁接,亩产可达到八万九千斤。要是再将小麦改良成一株多穗,产量将高得无法估量。中共中央对此报告不仅不斥之为无稽,反而大为称赞,转发全国,同时指示“原报可以在报上发表”。(注3:《农业集体化重要文件汇编》(下)第五十至五十四页,转引自《晚年毛泽东》第一六五页。)
  
在中共建政后历次运动中的社论,逢七一建党、八一建军、十一国庆、元旦社论等、也多是根据中共高层人物的讲话精神整理而成。例如一九八九年的“四.二六”社论即为四月二十五日邓小平对当时学运的“定性”讲话后,由《人民日报》副总编辑范荣康撰写成社论的。

在2001 年中共邪党成立80年时,人民日报根据江泽民发表的“七一”讲话,组织了一批重点文章发表,如“指引党胜利前进的思想法宝”、(人民日报2001年6月7 日)、“三个代表:立党治国的伟大纲领”(人民日报2001年6月30日)、“江xx论党的思想路线”等。仅在《人民日报》等中央级报刊发表的以“广东省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名义署名的文章就有8篇,并受到中宣部的表扬。
  
在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佩雷菲特书面采访时第一次提到“法轮功就是X教”。在两天之后的10月27日,《人民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反复引用了7月22日《人民日报》批判文章中关于法轮功的谣言来论证江泽民的讲话如何如何的 “言之有据”。

二、人民日报是中共的洗脑和杀人工具

中共暴政五十六年中,发行最早、影响最大、欺骗毒害人民最深的是中共的报纸。虽然电视近年来渐已普及,但它也远没有取代报纸的特殊地位。自《人民日报》于1948年6月15日产生于河北省平山县起,中共便开始有序的利用《人民日报》对中国人民“洗脑”。共产党控制的残酷性不仅仅在于肉体上的折磨,更体现在使人逐渐变成没有独立见解的懦夫。它为了维护永远统治目地,竭尽全力使用全部招数给中国人洗脑,让百姓想共产邪党所想,言共产邪党所言,行共产邪党所推行之事。

中共利用《人民日报》社论、评论员文章和表彰好人好事的“通讯”方式等等,不断变换花样,将共产邪党所需要的思维模式,话语系统,语言文字,善恶标准渗透到人们的内心深处。人们阅读《人民日报》,即在不知不觉之中,陷入了被党文化全方位辐射与毒害的过程。

1949年之后,中共暴力残害的中国人,数目竟然超过之前近三十年的战争总和。共产党的暴力恐怖主义以国家为载体。而作为中共的“喉舌”《人民日报》则是中共历次运动中群体灭绝的杀人不见血的屠刀。中共暴力机器作为《人民日报》所代表的中共宣传体系的后盾。数百万军队、几万座监狱、一百五十万武警,一百多万警察,中共邪党就是用这个庞大的专政机制来维护谎言,毒害人民,殃及中华民族。你相信《人民日报》的谎言,那么也许你能暂且苟安时日,你如果敢于怀疑,很可能就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可能“永世不得翻身”。

三、人民日报是灌输“党文化”的工具

在过去五十六年中,《人民日报》一直向中国人民灌输着“党和人民”如何如何。这给人一种心理暗示:即党是代表人民的。而人民是谁?全体十三亿人。本来中共党员是少数,在十三亿人中即使有六千多万党员也只是几十分之一。而中共邪党充分利用其“喉舌”的宣传效应,不断将“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的思维压入人民的心中,这种欺骗与谎言无所不在,无奇不有。

在互联网上当我们搜索“党和人民”与“人民日报”几个字时,结果显示出近百万与“党和人民”有关的人民日报文章和社论,诸如“牢记党和人民的嘱托”、“党和人民的优秀干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利”、“党和人民的需要”等等。

“中共几十年的洗脑和镇压,已经把它的那些思维方式、善恶标准压入了中国人生命的深层中,以至于我们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并认同了它的歪理,并成为了它的一部份,由此向中共提供了其存在的意识形态基础。(《九评共产党》)

四、人民日报是造谣诬陷的工具
  
做为中共的喉舌、《人民日报》紧紧控制着中国社会的舆论导向,在50年代对所谓胡风集团的批判、对三面红旗和大跃进的狂热宣传、对所谓彭德怀右倾反党集团的整肃;60年代鼓吹以阶级斗争为纲,从批判“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和“四清”整党内走资派,到“文革”中被“四人帮”掌控;70年代反击右倾翻案风; 80年代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6.4”发表社论,诬蔑爱国学生搞反革命暴乱,为军队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制造藉口;而在90年代,人民日报为中共镇压法轮功修炼人大行造谣、诬陷之能事。

《人民日报》是中共谎言与欺骗的直接制造者与传播者,它是一个活的生命,是中共的喉舌,是共产邪灵生命中的一个部份。中共的祖师马克思在《新莱茵报》审判案中所说:“报刊按其使命来说,是社会的捍卫者,是无处不在的耳目,是热情维护自己自由的人民精神的千呼万应的喉舌。”列宁在“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现状”中说:“合法存在的、以马克思主义思想为指针的俄国报纸,已成为向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群众进行党的宣传鼓动工作的一个最重要的公开喉舌。”

毛泽东常用“喉舌”来强调中共党报党刊的重要性。延安时期的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在 1942年4月1日《致读者》的社论中就说:“使解放日报成为真正战斗的党的机关报,…成为一切愿意消灭民族敌人建立民族国家的人的共同的喉舌。”江泽民在1996年9月在人民日报社里说:“几十年来,人民日报作为党和人民的喉舌,在党的领导下,坚持正确的办报思想和办报方针,在革命、建设和改革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等中,都一脉相承的道出共产邪党的“喉舌”代表着中共统治在媒体上的权力形象,
  
《人民日报》的言论,被认为是直接传达着共产邪党的声音,而中共意识形态的核心就是谎言与欺骗。在中共的“党国”中,谎言无孔不入、无所不在。邪党一张嘴就是谎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谎言、“伟大、光荣、正确”是谎言、“人民当家做主”是谎言、“全民所有”是谎言、“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是谎言、“共产主义美好理想一定能实现”是谎言、连 “中华人民共和国”七个字,也是谎言。它既非“中华民族”的代表,也从没有过“共和”,更不是属于人民。

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中,《人民日报》上几乎全是这种标题:“工人阶级说话了”;“右派要翻天,我们贫下中农不答应”;“全国各民主党派都和共产党站在一起,共伐右派”;“全军指战员愤怒声讨”;“少数右派陷入人民群众的重围”;“右派是一小撮败类,绝大多数知识份子与党同心同德”……

这种人民日报的语言制造了一种氛围和心理效应:工人、农民、军人、知识份子,广大人民群众都与党站在一起,都反对“右派”的观点,报纸“反映了大多数人的意见,右派只是极少数。”

《人民日报》凭空捏造谎言的一个典型事实还有,1958年8月间关于“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新闻报导中,人民日报为了展示所谓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的优越性和成果,报导了“湖北麻城县稻子亩产三万六千九百五十六斤”的消息,还特别发布了一幅新闻照片,显示四个小孩站立在田间的稻穗上,照片下的说明是:孩子们站在上面就像站在沙发上似的。不过,这个奇迹很快又落伍了。一个月之后,又一幅照片问世,其说明为:三个成年人站在上面也压不倒。事后被揭露出来的真相表明,这一切都是出于当年政治需要的杜撰。

在“文革”时代,谎言更加有恃无恐。明明是一场“浩劫”,《人民日报》及其它各报上却到处称颂它是“保证社会主义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面对中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人民日报》上却是“政治稳定,市场繁荣,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社会主义显示出无比的优越性”。这正是“党有多大胆,报有多大谎”的真实写照。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中,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半年之间,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中共宣传工具,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陷报导和批判的文章,竟然高达三十余万篇。

1999年7月23日,中共镇压法轮功后的第三天,中宣部负责人对人民日报发表讲话,提出“我们同‘法轮功’组织的斗争,是一场严肃的思想政治斗争,要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等。” 《人民日报》系的《新闻战线》杂志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专门论述如何“把与‘法轮功’的斗争作为新闻宣传工作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该文甚至具体到了报导的方法:“多采用群众身边的事,多让‘法轮功’练习者转化后现身说法,多让‘法轮功’受害人及其家属揭批、控诉‘法轮功’的罪行。要克服概念化的宣传,努力在深度上下功夫,注重宣传实效。”

中国人的天性是善良的,然而,人们善的道德根基却被中共利用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整个宣传体系的欺骗与谎言摧毁、被中共暴力机器一次次打碎、扼杀。

五、《人民日报》的新闻性是“党性”的充分体现

《人民日报》的影响是巨大的,其是至今中共邪党控制的数以千计报纸,杂志,电视台和电台等“媒体”中,祸害中国人民时间最长、渗透与毒害老百姓最深、波及中国面积最大的中共“媒体”。其渗透于人民的精神与思维之中,并影响着几代人的价值观、人生观、善恶观、道德观长达五十八年之久。

《人民日报》作为中共的“喉舌”,其所维护的党性正是从共产党的邪教本质演变出来的。《人民日报》的重要社论,其他党报必须转载已经成为必然,地方各省、市党报不敢擅作报导和评论,必须以其为报导标准,并且要放在头版重要位置。这并非成文规定,但凡各级党报总编们都视其为基本的党性原则。

中共头子对下属要求的党性就是奴性,是绝对的服从,十三亿中国人中中共党员虽是少数,但在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全方位辐射中,所有人都被中共的党性所制约。历经镇反、三反五反、土改、反右、四清、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等无数次血腥恐怖大事件的中国人民,已经在铺天盖地、永无休止的恐怖中噤若寒蝉。

其实,即便是老百姓早已厌倦《人民日报》的空洞,口号式,长篇大论,但是在历次运动中形成的条件反射使得许多人看《人民日报》的报导成为保护自己,左右逢源、在历次运动中观点的取舍、收敛、及行为约束的标准和生存的需要。在共产邪党“媒体”长期的潜移默化的“洗脑”中,人们开始自觉不自觉的运用中共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解释现实。按照报纸上的语言模式来规范自己的话语系统,例如,应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怎么说等等。这种循环过程,不仅使党文化中的 “一言堂文化”、谎言文化、煽动仇恨文化、走过场文化等得以传播、辐射,最终《人民日报》的传播对像被转换成为党文化灵魂所驱使的血肉之躯。

结语

《人民日报》这部中共得心应手的谎言与欺骗机器,每分钟都不停止的向中国人民灌输,导致每个人都无可奈何地成为它的接受者和受害者。从谎言制度化而繁衍出来的欺骗、虚伪、恐怖,令所有经历过来的人畏惧。从这个角度上讲,中共对中华民族的摧残,不仅在于环境的污染、自然资源的“竭泽而渔”,贫富的悬殊,经济的崩溃,社会危机四伏,更致命的是中华民族道德的沦丧,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的毁灭。中共制度化的“媒体”谎言欺骗宣传,摧残了亿万中国人的心。

在历史的今天,当我们清除《人民日报》的毒素时,也正是清除共产邪灵生命的一部份,当我们都能够认识到《人民日报》的欺骗与谎言之时,也就是终结《人民日报》及中共控制的所有邪恶“媒体”之时。

(大纪元特稿)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