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人民日報》系列(二):人民日報是怎樣發跡的
 
作者:仲石才
 
2006-2-26
 
【人民報消息】中共前黨魁毛澤東說過:“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是要先造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在戰爭期間中共每控制一個新的地區,在建政、擴軍之外,首先要做的就是組建黨報,散播中共的一套說詞,擴大影響,鼓動更多的人去為它賣命。在建政以後為了維持其統治更是依靠輿論導向,通過不斷的給人們灌輸其歪理邪說來獲得對其統治的認同。

《人民日報》作為中共重要的輿論工具,為中共可謂立下了“汗馬功勞”。中共從建政前一直到今日對中國民眾殘暴統治的歷史也就是《人民日報》的發跡史。

一、《人民日報》的主子

《人民日報》於1948年6月15日創刊於河北省平山縣,當時即是中共華北局的機關報。它是由中共晉察冀控制區的《晉察冀日報》和晉冀魯豫控制區的《人民日報》合併而成。在其創刊號上發布了華北“解放”區正式組成的消息,發表了社論《華北解放區的當前任務———代創刊詞》。創刊號上還發表了《重要啟事》,宣布:“中共華北局決定兩報合併,統一出版本報。本報受命於今日創刊。《晉察冀日報》與晉冀魯豫《人民日報》即日停刊”。受命創刊,即受中共之命創刊。

雖然其創刊之初是當時中共華北局的機關報,但當時中共中央已經移到河北的西柏坡村,中共中央的一些言論就在《人民日報》發表,因此它成為了事實上的中共中央機關報。1949年3月,人民日報遷至北平(今北京),同年8月正式升格成為中共中央機關報。

從現《人民日報》的前身之一晉冀魯豫《人民日報》1946年5月15日創刊到今天仍在沿用的報頭“人民日報”四個字,都是出自毛的手筆,就連報頭位置和版樣的兩次變動也都是由中共重要頭目薄一波親自批准。《人民日報》從一開始就是中共自己辦的報紙,毫無疑問。

《人民日報》在中共統治中一直處於輿論的指導地位,這是與中共歷屆黨魁的直接插手分不開的。毛、周、劉、鄧等都親自為《人民日報》指定宣傳方針,審定編輯計劃,審閱、修改重要稿件,毛親自為《人民日報》寫了許多評論和文章按語,在接連不斷的政治運動中就是直接通過《人民日報》來發號施令。

《人民日報》社歸“中宣部”領導,而實際上一直由政治局一名常委直接主管,在《人民日報》總編輯的桌上有一臺紅色電話機,為中央高層專線,直通中央要員的辦公室。

《人民日報》是中央黨報,它與地方黨報也有類似於黨組織的上、下級領導關係,對地方下級黨報發揮著指導作用。其重要社論,其它黨報都必須轉載,並且要放在頭版重要位置。雖然這並沒有明文規定,但各下級黨報總編輯們都視其為基本的黨性原則和新聞紀律。

二、強售其奸 中國人的血汗養肥《人民日報》

訂閱《人民日報》是強制性的,由中宣部下令硬性攤派到各省,再由各省當作政治任務下達到各地市縣政府部門,依次落實。所有企事業單位也都必須訂閱《人民日報》,不然它作為中共的傳聲筒的假大空的說教是不會有市場的,如果不是強制發行而是自負盈虧的話,《人民日報》存活不到今天。

按照中共政權的運作機制,即使《人民日報》在經濟上是虧本的也還是會生存的很好,因為中共掌握著國家資源,通過財政撥款用中國人的血汗錢來供養它是中共一貫的做法。50年來《人民日報》耗費的納稅人的血汗錢到底有多少外界無人知曉。

《人民日報》經過半個世紀的經營,如今它已經是中共政權最具權威性、發行量最大的綜合性日報,並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世界十大主要報刊之一。目前,《人民日報》在國內各設有30多個記者站,在香港、澳門都設有辦事處,甚至在臺灣也派駐了記者。在海外,30多個常駐記者站遍布世界各主要國家和城市,人民日報海外版也在世界各地發行。《人民日報》社機構編製也很龐雜,設有記者部、經濟部、國內政治部、國際部、評論部等10多個部門。

除《人民日報》外,人民日報社主辦、主管的報紙還有:《人民日報.海外版》、《人民日報.華東新聞》、《人民日報.華南新聞》、《市場報》、《環球時報》、《證券時報》、《健康時報》、《京華時報》、《中國汽車報》、《江南時報》、《國際金融報》、《諷刺與幽默》。雜誌有《新聞戰線》、《大地》、《人民論壇》、《時代潮》、《人民文摘》等。

三、中共對《人民日報》的嚴密控制

為了向世界表明其言論有自由,中共對外宣稱“中國沒有新聞檢查制度,我們的媒體享有充分的自由”。而實際情況是中共使用各種辦法,對媒體實行全面控制,遠比事後簡單的檢查制度更為嚴厲和隱蔽。

* 外部控制

中共對輿論實行細緻入微的全方位控制。從中央到省級和市級都有一個宣傳部,其職能就是輿論控制,對相應級別的黨報進行指導。各級的《宣傳動態》就是這類刊物,中宣部平常每個月下發一本,省委宣傳部半月下發一本,市委宣傳部每週下發一本,主要是指導報紙如何配合黨的中心工作規劃最近一段時期應集中報導的內容。大到宣傳中共的方針政策以及對重大事件的評論小到對不符合黨性要求的藝人的封殺,都會給予規定。

宣傳部們還對報導的原則做出指導。如對腐敗案件的報導不要集中於一個時期,以免讓群眾產生“中共政權貪污腐敗問題嚴重”的感覺;公安局抓捕壞人的報導多報,殺人的報導少報;案例不要報細節,不要讓人借案例攻擊中共政權;對下崗工人的生活狀況要從中共政權對他們的關心出發進行報導,而不要單純渲染下崗工人的窮困等等,不一而足。

宣傳部對不登的內容也有明確的規定,如一些敏感時期如每年的“六四”前半個月,不能出現有關政治、經濟包括社會新聞方面的負面報導; 1999年以後,在法輪功創始人的生日附近日期要避免在媒體廣告中出現“祝賀生日”等字句,內容要嚴格審查;不要擅自公開報導重大疫情,影響社會穩定;對於中共統治不利的社會的陰暗面如拐騙兒童、吸毒販毒、賣淫和侵犯人權以及涉及黨的高級幹部貪污腐敗等方面報紙不得隨便公開報導,要以形勢大好來維護中共的形象。像2005年中國民眾的維權抗爭風起雲湧,這類新聞在中共控制下的報紙中人們是看不到的。其中如震驚世界的廣東汕尾的槍殺村民事件,《人民日報》就只字不提。

對於敢於報導社會真實、針砭時弊或者敢給中共領導人提提建議的個別報紙,毫無例外都被中共查封。據著名政論家曹長青透露,2003年中國關閉或整頓了六百多家報紙。

* 內部控制

在人民日報內部,通過經常的傳達文件領會中共高層的意圖、定期政治學習進行洗腦和參加黨組織活動進行檢討總結,對從業人員實行精神控制。報社的編輯和記者都按級別評定職稱。評定職稱的標準,第一條也是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而四項基本原則的第一條就是堅持黨的領導。根據職務職稱級別的高低在工資、醫療、住房等方面享受什麼樣的待遇,對從業人員進行物質控制。如人民日報社社長與部長平級,享受部級待遇。精神和物質的控制使得報社從業人員規規矩矩,聽黨的話不敢打折扣。

對於具體的業務,還要從制度上程序上嚴格控制,保證報紙的內容上完全符合中共的要求。一篇文章的刊出一般都要經過這樣的程序:記者採訪、寫出文章;編輯按照四項基本原則對文章進行修改,然後送到各個專業編輯組長手裏;編輯組長又進行一次以四項基本原則為標準的修改;再送到部的副主任手裏,進行又一次四項基本原則的檢查修改;下一步是由部主任再進行一次檢查。部主任檢查通過了,可以打印後拼版成為大樣上的一篇文章。大樣出來後,要送給主管副總編輯審閱,進行又一次的檢查。

除了從編輯—專業組長—副主任—部主任—主管副總編輯5道檢查程序,還要由專門的檢查組和校對組進行檢查校對。檢查組重點檢查政治內容和專業數據;校對組主要負責校對文字,也要檢查政治、經濟問題。 就是在文章印成報紙後,中共中央宣傳部還有專職的審讀員。

四、中共危機下《人民日報》如何生存

在原蘇聯和東歐共產陣營垮臺,自由民主已經成為世界發展潮流的今天,世界各國經濟間的聯繫也越來越緊密。中共政權面對生存的嚴重危機也進行了一些改變,《人民日報》在新的政治經濟形勢下也建立了一套新的機制。

* 經營走向產業化

在民主國家裏,傳媒是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企業,決定媒體生存與死亡的是市場。而《人民日報》作為一個統治工具,一直是中共政權把它養起來,所以它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社會媒體。它與世界上公認的媒體的運作規則背道而馳。

中共政權面對合法性危機,大力開展包裝工程。如對外也簽署什麼人權之類的條約,儘管陽奉陰違但還是要做做樣子。對內也制定什麼法律,讓人感覺法律健全,實際情況是法律對中共有用時則有效,用來裝點門面編出來以示公正的條文,如對其不利時則是廢紙。對於傳媒界推行產業化,明曰與國際接軌。現在的《人民日報》其旗下已經擁有100多家企事業單位,形成了產業。但是實際運作上,中共對《人民日報》的控制和管理卻絲毫沒有放鬆。

現在中央黨校每年都要舉辦新聞媒體領導人員學習班來加強對新聞媒體的控制。按中共的話說就是“對公共輿論的領導權關係到黨的興衰存亡”。三個否定,即否定媒體是黨的喉舌、否定媒體的黨性原則、否定黨對媒體的領導與管理,是受到中共堅決批判的。陳雲在1984年改革之初即公開提出“黨性原則和黨的紀律不存在松綁的問題”。

* 宣傳走向精緻化

共產主義在當今世界已經徹底破產。中共打起了“中國特色”的旗幟,怎麼合適怎麼來,曰“與時俱進”,所謂的“共產主義”,現在的中共內部也沒有人再相信這套東西。中共統治集團死死的控制著政權,龐大的既得利益集團要拚命保護自身的利益。那麼,怎樣能夠使人們繼續接受中共,承認其合法性,就成為中共宣傳的當務之急。

過去《人民日報》一貫的低級辱罵和粗糙僵硬的宣傳已經不被人們接受。為了延續中共的香火,《人民日報》的宣傳也在逐步走向精緻化。

首先,讓民眾相信中共的統治是最好的統治。對中共的華麗外衣宣傳永遠是《人民日報》的主流,對於民眾的疾苦,百姓的冤屈,中共體制的腐敗,社會環境的惡化等真實方面的消息不報或少報,即使如災情這類的負面消息,《人民日報》都把它變成了中共官員們如何勤政的業績宣傳。

《人民日報》在報導天災時,就著重報導中共政權組織救災活動,以及在救災活動中湧現的“好人好事”。如對薩斯病的報導,當時已經很嚴重,可是中共為了“穩定”還一再隱瞞。在被迫公開的情況下,卻又完全成了宣傳中共在薩斯危機中的功績的機會。

2003 年4月29日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萬眾一心 眾志成城》,“抗擊非典的鬥爭……使人們更加熱愛我們偉大的黨”。《人民日報》 2003年5月15日發表文章:《築起我們新的長城——論抗擊非典的偉大精神》,把流行薩斯病跟三個代表緊緊聯繫在了一起。“哪裏有艱險,哪裏就有共產黨員的身影”,“倒下一個,躍起一群,前仆後繼,舍生忘死”,“人們對黨和政府更加信賴,更加擁護”,“深切感受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

可以看出,經過中共一番導演,《人民日報》等宣傳工具一番造勢,薩斯危機不僅沒有挑戰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反而強化了它的合法性。《人民日報》的宣傳可謂費盡心機了。

對於中共官員大面積腐敗的今天,《人民日報》即使在不得不報導貪污腐敗案件時也是把重點集中在中共如何痛下決心懲治腐敗上,而不是腐敗有多嚴重。每一次中共高官的貪污腐敗劣行曝光都被解釋成中共反腐的成績。

如今的人民日報的觸角也伸展到汽車、金融證券、休閒等領域,看似由其主辦或主管的這一類子報子刊與政治無關,其實都是為其主旨服務的。這種商業化與庸俗化的刊物也起到一定的麻痹作用,使人們對政治的熱情逐漸衰退,對金錢的追逐漸漸成為人們生活的主要目標,客觀上起到了接受中共默認其合法性的作用。這些通過隱蔽的方式把意識形態與知識性、可讀性結合在了一起,都是《人民日報》整體宣傳精緻化的一個組成部份。

結語

中共的起家史是一個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過程,中共的“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九大基因就是通過《人民日報》和它控制的其它所有宣傳工具來控制、欺騙、奴役全中國人民的。而這一過程也就成為了《人民日報》從小到大,欺騙技術逐步成熟的過程。

《人民日報》的母體是中共。如今中共政權的暴政統治風雨飄搖,人心盡失,民間抗爭此起彼伏,中共已如驚弓之鳥,到了風聲鶴唳的程度。《人民日報》所代表的整個中共欺騙宣傳體系,無論包裝的多麼華麗,無論如何精緻,謊言終究是謊言。時下《九評共產黨》廣傳,中共畫皮被徹底剝下。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隨著中共的起家而發跡的《人民日報》也必然隨著中共的解體而被徹底淘汰。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