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菊遭报震慑中共高层
 
作者:张杰连
 
2006-2-24
 
【人民报消息】最早提及黄菊的身体出问题的是人民报2月16日的报导,称“一位幕僚说,1月16号黄菊参加了一个和银行有关的会议,开会时就有些不舒服,一回到家就突然不行了,浑身疼的不敢碰,连躺在病床上,身体压着的那点皮儿都疼痛难忍。”。

南华早报近日透露“黄菊被诊断患了胰脏癌”,也吻合了人民报的病象描述。

大部份胰脏癌这种病早期并无什么症状,所谓“黄菊癌症在年前例行检查被发现之说”完全是中共对外的安慰说辞。因为这些自诩“最命贵”的人怎么能忍受同第一线做喽喽兵的那样说倒下就没了,这是中共高层心理上接受不了的事实。但是现在他们不接受也要接受了,人的那点福份糟蹋完了,要倒谁也挡不住。

胰脏癌爆发的时候,表现就是浑身的疼痛,尤其在背心的剧烈疼痛,而往往这时已经是癌症晚期了。对胰脏癌的治疗目前只有手术切除,可是当发现时往往已是晚期,而且病变位置常常也无法动刀。所以综合起来,胰脏癌是一种不能早期发现,主要症状表现为疼痛,也很难根除的 “疼死”报应类疾病,死都没法好死。

现在医学对癌症多少也能动动刀,切点什么,维持维持。可是什么癌不好选,老太爷偏偏要选这种很难早期发现的品种送给黄菊,这可是活活痛死的病。这不是报应是什么?这种病攻入中南海还是很合适的,至少可以绕过什么“定期体检”。

黄菊分管金融经济,他的女儿自从嫁到旧金山之后,穷亲戚方家变的肥水横流,从此成了中共的贴心走狗。黄菊遭报和他美国亲戚的造孽是有直接关系的,而他亲戚造孽又是和黄菊撑腰分不开。黄菊的亲家方李邦琴和女婿方以伟学着黄菊的样子竭力巴结江泽民。这就种下了祸根。

1月12日,方以伟当老板的旧金山《亚洲人周刊》出版的封面上,居然在热情支持法轮功的旧金山市参事戴立的头像额头上印着“滚出去”(Butt out)的字眼。

2月15日,美国国会严厉质问这四大网络巨头公司自愿迎合、配合中共迫害中国人民,议员预言这四大公司将来是“首批被中国人民踢出去的人”。因为,当中共被推翻时,大陆人民不会忘记这些公司曾经在最需要的时候背叛过他们。

那么答案已经出来了,黄菊和他的美国亲戚才应该“滚出去”,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

去年胡访美,法轮功打出:「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是有限的」。就是对中共高层集体的最后挽救。可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黄菊还延续江泽民的镇压法轮功路线,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了。遭报也不分先后了,谁的福份先用完,谁就先作示范标本。

黄菊公认是江的心腹,他掌管着金融经济。而整个对法轮功的镇压之所以能维持,就是建立在源源不断的金钱支撑的基础之上,据估算有1/3到1/4的国力投入, 所有参与镇压的人从上到下都在为钱卖命。尤其到江下台后,法轮功真相妇孺皆知,此时唯一能驱使人继续做恶的就是给钱了。那么掌管着金融的黄菊给出巨额拨款,能逃脱其中的罪责吗?

其实黄菊这只是中共决策层被报应的开始。亚洲时报2月23日报导,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1日下午进行第二十九次集体学习,所有在座者全都一身素服,全场黑压压一片。其中罗干和吴官正亦应回想起2003年4月被非典撂倒的情形,上天的警告不听,这次一定会对他们来真格的,同路人黄菊的疼痛惨叫可不是“假冒”。

其实,黄菊的突然倒下,就是这种昨天还见面,今天就盖二号血旗那么快的事件,中共高层这些平时人性少见的党头,如果还是坚持继续行恶,除了最后的恶报,到头来还能有什么其它下场?

其实细心的人可以发现,为了攻破中共的大本营,一向被中共视为保命重要环节的301医院其实也让其先行腐烂了,就是说黄菊的病不可能有提前预报的机会。

301 的南楼是中共高层的生命楼,那里有最好的医生和医疗设备,如果医生要是认真负责一些的话,从黄的一些蛛丝马迹说不定还能提前查出个什么。可是前不久301 爆出的集体爱滋病的丑闻,就直接与医院院长有关连。医生都淫荡到这样程度,也是中共自己倡导道德败坏的结果。老天行事就是这样,人做恶最后一定做到自己头上,所谓报应也是报自己的应。可以断言一个过去所谓中国医疗界最严谨的生命重地竟然变成了一个爱滋病的摇篮,已经彻底堕落。其实已向外界释放重大信号,中共高层的人的福份已经完结,所谓人的保障形同虚设。中共已经从最核心开始崩溃。

当然黄菊出事了,中共政治局一定会排队补查胰脏癌,但是天谴在即的时候,如果让人东查西检就都能防着天报,那还能叫天谴吗?

倘若不能从内心改变对「真善忍」的态度,对生命、对人性依然像今天北京司法局里的黑社会无赖对高律师进行这样那样的威胁,还是这样为钱不要命的不留后路,就真的是玩自己的小命了。去看看黄菊,问他现在到底玩不玩得起!

(有改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