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菊与其女婿亲家相互残杀(多图)
 
姜青
 
2006-2-15
 
【人民报消息】中国有句富有哲理的话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从黄菊的女儿和方李邦琴的儿子结婚的11年来看,真应了这句话。这两家的贪婪被中共利用到了极致。黄菊命在旦夕,亲家被FBI调查,以后还不知会出什么事。

1995年,黄菊在旧金山留学的女儿黄凡嫁给了1961年出生的方以伟。这一下方家在旧金山就抖起横儿来了。

黄菊的穷亲家整天泪水不断


方李邦琴在中共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方以伟的父亲方大川,是随国民党逃到台湾去的上海人,于1952年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学习新闻,后来转学印刷。1960年与上海来的李邦琴结婚。1961年一生坎坷的方李邦琴,生下了长子方以伟。两个穷对穷,一直在困苦中挣扎。婚后李邦琴与在台湾长大的方大川都在外打工维持生活。

方大川曾经担任过孙中山早年创办的侨报《少年中国晨报》主编,但没挣到几个钱。结婚近20年,1979年专业印刷的方大川才在美国创办了第一份英文的亚裔报刊──《亚洲人周刊》。因为付不起印刷费,方以伟回忆说,七岁他就帮助妈妈在家庭小作坊里帮忙印报纸。

80年代末,方家依然穷苦,在唐人街开的一个餐馆因为没两个人去吃饭也面临倒闭,可餐馆的房子租约没到期,还得寻求接手的人。那时方大川身体欠佳,孩子还小,又缺钱,方李邦琴面对各种账单整天泪水不断。

1992年方大川去世,家里的精神支柱没有了,方李邦琴的日子更加艰难,她晚上哭,白天不能不四处钻营,寻找出路。没想到还真是“白猫黑猫,抓住黄菊这耗子的就是好猫”。现在报导说方李邦琴当年是“著名女强人”,那是因为她在旧金山抓住了上海市委书记黄菊的女儿。黄菊撑住了她的断腰。其实黄凡没嫁给方以伟之前,方李邦琴的名声连旧金山唐人街都没转悠开。

一个黄方两家都得便宜的机会

九十年代初期,江泽民刚从上海到北京上任,说是掌握了党政军大权,但邓婆婆还在头顶上任意拉屎撒尿。黄菊接替了江泽民的上海市委书记一职,再折腾也不敢出大圈儿,怕邓小平的桥牌里出沙尘暴。黄菊的女儿当年去旧金山留学,可不象现在的高官子女那样带着整箱现金去买别墅名车,生活还是相对艰苦的。

上海出来的方李邦琴无意中听到上海市委书记的女儿来了的消息──妈妈耶,这机会谁要和她抢,她能玩儿了命!于是亲不亲,上海人,一口上海话先拉近了距离,她对黄凡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人看了都有点儿肉麻。为了能和黄菊攀上亲,尽管儿子有女朋友,而且正打算竞选市议员,她还是要儿子从家庭的前途着想,把握这次机会。对于黄菊来说当然希望女儿可以长久居留美国,所以一拍即合。不过黄菊凡事都要请示江泽民,这也是他从副市长被提拔上来的原因。

中共踢开了旧金山的大门


黄菊跟着江泽民干了很多坏事
也许,方李邦琴那时还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她不过是想从上海找生意容易点。1995年2月,黄菊在旧金山留学的女儿黄凡嫁给方以伟,中共在当地外交首领统统出席婚礼,上海市委几位副书记暗示说此桩婚姻得到了江泽民总书记的首肯。中共高层子女嫁娶海外华人西人的不少,没有一个象黄菊女儿结婚如此高调儿的。因为当黄方两家在旧金山举行盛大婚礼时,中共一直伸不进美国的脚已经踢开了旧金山的大门。

现在打开新华网,关于方李邦琴的新闻也还不少,而且篇篇报导是长篇累牍,连这个女人晚上躺在被窝儿里想什么都描写的栩栩如生。不过读者看完确实有一个疑问,如此困难的“佃户”怎么突然成的旧金山大户?怎么看不到过程呢?

与黄菊联姻后,中共源源不断的用各种方式把财源送到黄菊亲家的口袋里,表面看是方氏家族的实力陡然大增,其实是中共在美国的地盘大增。中共利用方氏家族,先是买下旧金山的七家英文地方报纸,然后派遣人员进入做主编,给西人和土生华人洗脑。1998年,方氏家族再把这七家英文地方报纸与旧金山的《独立报》 (Independent)合并,使之成为全加州非日报的最大英文报系。专门替中共说话。

2000年,中共以方李邦琴为董事长的方氏企业「泛亚集团」名义再买下了旧金山地区两大英文报纸之一、有135年历史的英文《旧金山观察家报》(San Francisco Examiner)。

中共用民族主义掩盖渗透的企图

在收购《旧金山观察家报》时,中共用民族主义掩盖了渗透的企图。方李邦琴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傀儡。

新华网报导说,「她说,在收购《旧金山观察报》时,是抱着志在必得的信心参加那场竞标角逐的。白人社会中的一些人是很害怕方家收购《旧金山观察家报》的,所以在方家中标之后,方家的白人对手们便结成一党,一次次与方家对簿法庭。在打官司时压力很大,她当时减压的方法便是为自己家里种的植物擦掉尘土,一点一点细细的擦,直到心里平静下来。」

方李邦琴为何要如此执著的购买这个英文报纸呢?她过去也不过只在唐人街转悠。连新华网都透露「孩子稍大些,方李邦琴为了帮补家计,便也外出打工,她把英文单词“send”拼成了“sent”」。

中共借方家打入了美国主流媒体,并故意说成是“民族的骄傲”,这成为当时美国西部最大的新闻,但没有人发现这是共产党对美国的最大一次渗透。

黄菊亲家的罪恶

中共收买这些英文报纸是为了控制旧金山市政府要员以及更高的美国官员,误导他们以为这报纸上说的就是民意。

新华网赤裸裸的说,「在美国有钱的华人很多,但是能像方李邦琴那样办报纸影响美国主流社会的,太少了。」 这里我必须声明一句,中共除了欺压人民,什么也不能生产,所以方家得到的巨款资金都是民脂民膏,而方家拿到人民的血汗钱却帮助这个血腥恶党延长寿命。

报导透露,在美国,很多政治人物竞选希望拉到华人选票,「方李邦琴的哲学非常简单:谁对华(中共)友好,支持中国(中共),就支持谁,反之亦然。」由于中共在背后使用巨大的财力,使她有机会影响美国政要,让他们支持中共独裁政权。

2002年底江泽民访美不打算去旧金山,但黄菊的亲家方李邦琴坚决一再邀请。甚至取消了原定在11月29日到12月8日组织的有四十多个大陆厂家参加的艺术节博览会。这次厂家为到旧金山参展,已经交了钱,但方李邦琴为了全身心地接待江泽民而不惜毁约,使这些厂家怨声载道。最后江泽民终于看在黄菊的面子上路过了旧金山,因为法轮功学员在机场外打横幅标语,江在机场内停留了两个小时没敢出机场。

按理来说,方李邦琴应该有更多的朋友才对,但新华网透露说「冲破天花板后是孤独」,她没有朋友,因为她不敢与人交心,怕泄了中共的底。这时候的方李邦琴拿的出钱,但拿不出心,她缺的就是良心。

方家在中共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女婿和黄菊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由于岳父黄菊与江泽民的关系,1998年方以伟被旧金山市长任命为旧金山-上海姐妹友好城市委员会主席;同时他按照中共的意图,创办旧金山“华裔选民教育委员会”,借华裔选票达到威胁控制旧金山市政府的要员;方以伟还担任中共控制的《亚洲人周刊》主席,以及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主席等职。并以“亚洲人周刊基金会”的名义,借主办亚裔传统摆街会等活动进行中共的渗透活动。方以伟并与中华总商会顾问白兰等亲共侨领多次聆听中共驻旧金山总领事的具体授意。

《旧金山纪事报》2月1日报导指出,江泽民的好友、旧金山中华总商会的白兰与《亚洲人周刊》的方氏家族长期不合,但在反对法轮功参加旧金山新年巡游的事情上,华埠两大政治势力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一致。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政界人士说,华埠过去以台湾人为中心,而现在成为中共的天下。他说,“五年前你可以看到华埠到处是中华民国国旗,而今则挂了很多共产政权的,他们是新兴的政治势力。” 为何中共在旧金山这么横呢?方家母子下的功夫不小。

最震撼旧金山的是中共政治局常委黄菊的女婿、“亚洲人周刊”社长方以伟的表现,他居然在1月12日的《亚洲人周刊》(Asian Week)封面上,把反对中共立场的旧金山市参事戴立的额头印上“滚出去”(Butt out)的字眼。

这让所有的人都震惊,这是在美国不是在中共沦陷区大陆哎,结婚11年,方以伟进了狼窝,也变成了恶狼,他竟然猖狂到忘记自己在哪里!

黄菊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女婿办的这期周刊出版四天以后,1月16日是黄菊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新华网以《黄菊:坚持科学监管 开创银行业监管工作新局面》为题报导说,2006年1月16日,黄菊与出席银监会2006年工作会议代表举行座谈。 新华社记者高洁拍摄的照片说明是:1月16日,银监会2006年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黄菊与出席会议的代表举行座谈。

短短几年,想娶个高官女儿捞点油水的方李邦琴和她的儿子方以伟,在中共的泥潭里越陷越深,即将没顶。亲家之间到底谁先把谁拖下水的?这咱们就别捣根儿了,反正现在黄菊连开会都不行了,旧金山那边……知道消息的给大夥儿通个气儿,都挺惦记的。


2006年1月16日黄菊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