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忙!政治局常委经验谈(图)
 
徐令佳
 
2006-2-13
 
【人民报消息】中国人过去是不过“情人节”的,那是外国人的浪漫玩意儿,80年代,邓小平把西方的东西引进来了,这个节成了时髦的玩意儿,你不给女朋友送玫瑰花就显得太不“与时俱进”了,到了江泽民时代,下岗的良家妇女变成了“小姐”,有点姿色的也发展成了“情妇”,新的商机也应运而生,私家侦探社在情人节收费帮助捉奸,那可是桩桩大买卖。

据悉,大陆长春市的私家侦探社在情人节前夕生意大好,忙着接案调查情人或配偶「情人节到哪里去?」。长春市内三家规模较大的私家侦探社表示,情人节前接手的调查逾半涉及婚姻问题,有妻子调查丈夫的,也有丈夫调查妻子的,内容不外乎婚外情或「包二奶」。收费一般为十天五千元人民币左右。

看来,婚外情给了侦探们一个发财的机会。那么这些侦探的雇主们一般是些什么人呢?没钱的人家一般不大担心婚外情,即使有了婚外情问题,也花不起那个钱去雇侦探。原来,委托人年龄以三十五岁至五十岁为主,家庭收入普遍较高。

这个年龄层应该是国家的中坚层,上孝父母下教子女的年纪,但是从私家侦探社的生意红火来看,道德沦丧已经成为社会问题。

媒体报导中有这样一个例子,任职该市外资企业的魏小姐,现年三十岁,她向侦探社表示,两年前开始与一名男同事恋爱并同居,虽然男友对她非常好,甚至千依百顺,但每当她提议拜访男友的父母,男友总会找各种理由拒绝。

每年农历新年前夕,魏小姐的男友会以回家乡为由,请假足足一个月。因此,两人从未一起过情人节。这位男友是否在家乡已经有老婆孩子?面对男友种种反常举动,魏小姐决定今年聘请私家侦探,调查一下「男友到底怎样过情人节」。

在60年代,沾花惹草的男人统统被称为“流氓”,女的被称作“码子”(女流氓),任何人都看不起。当今年轻小姐已经十分开放,见面就能留一夜情,同居更是成风。但没有最上层的败坏社会也不会到这种程度的。想当年“三个代表”江泽民不利用职权把有夫之妇的宋祖英包养起来,黄丽满不炫耀江泽民的内裤颜色款式,江不给陈至立丈夫戴几十年绿帽子,社会能成现在这样吗?魏小姐的男友“忙”得连情人节都“分配”不过来,也没有政治局常委黄菊黄的花梢。

还有一位已婚六年的成都黄女士,最惧怕情人节。每到此时她最怕听到老公说要出去谈个重要的事甚至要出差。去年情人节,她发现老公很神秘地说要去海南出差,后来抓到老公跟情人在某西餐厅过节。尽管老公承认错误并保证要改,两人没有离婚,但即将到来的情人节仍让她很担心。

黄女士的丈夫显然是个当官的,否则怎么老是出差出差的。在这个腐败的社会中,这些当官的即使在老婆面前,也仅仅只承认这是个“错误”,口头表示要改正一下,这是共产党干部认错的一贯模式。说不定他心里还挺委屈的:比起中国第一淫荡“江大哥”,第一“猛奸客”公安部长周永康,我一个小官这点事算什么呀?那位老婆也只是答应不离婚就完事了。不象黄菊的老婆,你黄菊乱搞一次,我就“发财”一次,大家扯平。

中央里情妇们象跑马灯似的忙进忙出,下面当官的看着眼谗眼晕,找些小姐们“风流”一下,却碰上了“维权”的太太们,扫了兴致不说,还得对太太道歉,并且还得为侦探们发巨额“奖金”。他们不能不想方设法的变坏,因为只有越坏官才能升的越快,这可是中共政治局委员、常委们的实践经验谈!

噢,对了,最新例证是强奸犯周永康,中共已经铁定他十七大进政治局,当常委!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