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止妊娠!用锁眼手术解决中共
 
梁美欣
 
2006-2-26
 
【人民报消息】据英国《星期日邮报》报导,英国诺丁汉郡一名女子萨拉,盖拉特怀了双胞胎,目前已有4个月身孕,但是她却罹患了罕见的“双胞胎逆转动脉灌流综合征”,腹中的其中一个胚胎患有先天性器官障碍,没有任何生存机会,可它仍然在不断成长,从健康的那个胎儿身上吸取血液。该病症导致她腹中的一个胎儿正在慢慢杀死另一个胎儿,如果继续妊娠,那么两个胎儿都没有任何存活的机会。 萨拉接受医生的建议于2月21日进行“锁眼手术”,结束其中一个病胎的妊娠,拯救另外一个胎儿。

医生称,结束病胎不会影响另一个健康胎儿的生命。

这则新闻我看着看着,就想到了中共不是象极了那个患有先天性器官障碍的胚胎吗?不是我联想力丰富,而是这几天,高智晟律师发起的接力绝食运动成了朋友之间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使人的思想兴奋点一直在这件事情上。

“锁眼手术”

21日北京传出参与绝食者遭到公安绑架及软禁,高律师的人身安全也再次面临威胁。23日,高智晟律师被告知到中共北京市司法局会议室谈话,谈话没有实质性的内容,只有中共当局赤裸裸的威胁。而高律师的反应则和所有看清看透了中共的民众一样:不再害怕,还有冷静和思路清晰。这种冷静和清醒象是给中共实施“锁眼手术”,是拒绝给中共输注能量的开始。中共也知道自己很快会因此被窒息,最后倒毙,所以现在处于失态的疯狂。

“先天障碍”

说中共对民众的休生养息具有“先天障碍”的作用,最恰当不过了。想想中共本身是靠假恶斗起家,靠毁灭传统道德,残杀生命制造恐惧作为维持统治的“法宝”。要靠它来孕育社会的生机盎然,那简直是南辕北辙,有着先天的障碍。

不断“成长”,吸取血液

虽然中共在自己邪恶本性的恶性循环中最后只会毁灭自己,但是看上去它却在不断”壮大”。怎么会这样呢?原来,他在从正常社会身上吸取血液。中共本身不事生产和经营,完全是对社会无条件的掠取。该“病症”导致中共这个病胎正在杀死另外一个健康胎儿----中国的正常社会。中共除了自己腐败,夺取民脂民膏享用外,还把人民的血汗钱拿来制造歌舞升平的繁荣假象,以掩盖民不聊生的真象,另一方面用大量金钱雇用打手压制民众的不满和反抗,或封锁和监控信息的流通。同时还把巨额的金钱和定单撒向海外,企图封住各国政府的口不谈论中国人民权益受到中共严重侵犯的问题,更把金钱哗啦哗啦的撒在诸如《同一首歌》等蒙蔽海外民众的活动上,或者发工资给成千的特务专门迫害好人,同时也监视自己人。

存活的机会

这个邪党通过这种极端自私愚蠢的手段,使自己走向毁灭,断送自己的前途,也不让正常的胎儿---中国正常社会有存活的机会。如果让中共继续存在下去,那么必将最终导致中共和中国正常社会都没有任何存活的机会,共同毁灭崩溃。

双胞胎兄弟还是凶手?

中共以极其狡猾的手段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五脏俱全的“胎儿”,让人以为它是一个职能齐全的正常的政府(其实它的内脏患有“先天性器官障碍”,其政府职能部门往往受高层权力的黑社会似的操控, 根本没有自主权决定是否遵照规章或法律办事),让人以为它是那个能够代表“中国”的正常社会,以为它是一个“繁荣发展”的正在走向生命的妊娠期健康胎儿,谁也不知道它是一个饱胀的吸血鬼,一个隐蔽杀手,而真正的健康胎儿──我们的民族,我们的社会,正在被它残害得欲哭无泪!

专家诊断

只有通过医生理智冷静的的鉴别和诊断,才能不被表象所迷惑,揭开外表相似的两个胎儿的生死存亡之迷。我们也不能再对中共听之任之。我们只有认真阅读《九评共产党》,才能清醒剖析中共,对中共恶胎“结束妊娠”,及时抛弃中共,退党自救,挽回自己和中国社会的未来生命。

不会影响健康生命

“退党自救”的全民觉醒方式,是一个理智和有力的过程。抛弃中共,对中共恶胎“结束妊娠”的同时,不会影响另一个胎儿──中国正常社会的稳定和健康,反而是挽救和归还了原本属于它的稳定和健康。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