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地和馬丁路德金沒能做到的
 
作者:李天笑
 
2006-2-23
 
【人民報消息】中共滅亡的最後時刻也一定是英雄輩出的時刻。能不畏犧牲喚起民眾最終摧垮中共的英雄群體也為向後中共時代轉型作了各方面的鋪墊。高智晟律師發起的絕食維權行動註定要載入歷史的史冊。這場運動的定位毫不亞於當初印度甘地和馬丁路德.金的的非暴力抵抗運動。

有趣的是,絕食志士書寫這一頁歷史的意義上反而是由中共極端的流氓邪惡本性導致的絕食運動的嚴酷性烘托出來。正因為絕食路上的每一步都充滿了不可預知的險惡,正因為中共對高智晟、胡佳、齊志勇等維權絕食人士的非法軟禁和關押打壓隨時可能惡化為更無賴的迫害,正因為高智晟隨時很可能面臨拘捕的危險,正因為絕食不是鎂光燈下的雄辯,絕食志士書寫的篇章才是大寫的。

從總體上看,中國民眾絕食維權所面臨的中共統治環境境要遠比馬丁路德.金和甘地那個時代殘酷的多,也艱鉅的多。當初甘地曾經絕食過14次以上,但是他取得了成功。這跟當時印度所處母國英國的那種政治制度以及文化環境有很大的關係,比方說他有新聞自由,他的絕食和他號召的“不服從、不合作”運動媒體進行了大量的報導,成為當時關注的焦點,因此很多民眾積極響應。馬丁路德.金從一個名不經傳的牧師到一個全國聞名的民權領袖,他的演說引起的震撼功不可沒,廣泛傳播他演說的媒體力量功不可沒。也就是說,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和信仰自由是成就馬丁路德.金和甘地的天然條件。今天,這些條件對於高律師推動的接力絕食一個也不具備。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高律師等在進行這麼一場用身體資源進行的抗爭。進一步看,甘地在國大黨獨立運動中曾成功運用的民族主義號召(如抵制英國產品、抵制英國學校等)和馬丁路德.金高舉的種族平等旗號也與中國絕食維權者無緣。

馬丁路德.金形象地說過,“如果被禁錮在共產國家的鐵幕後面,被關在專制政權的地牢裏,我們是不能這麼做的。但是,美國民主的偉大光輝,正體現在有權利為正義發出抗議。”高律師被剝奪了一切可以以律師身份通過法律的抗爭途徑。而他面臨的又是沒有道德底線的中共流氓。馬丁路德.金最著名的演講“我有一個夢”裏邊講到,我們是為了兌現一張支票,不管是白人、黑人,都具有不可讓渡的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馬丁路德.金最後能贏得最高法院的承認因為這張支票本身是真的。但是高律師所面臨中共開出的所謂憲法裏賦與人民的權利一張徹頭徹尾的假支票。中共從它第一天開出這張支票,以及以後任何時候,壓根沒有想兌現過。高律師不得已用“一高一低”即,最高的道義力量和最低的身體資源一搏。高律師不是在完善和改良一個制度,他是在解體一個制度、在再造一個制度。因此高律師具有更加沉重的壓力,更加崇高的品質,更加悲壯的色彩,和更加遠大的目標。

從目前的情況看,一方面是中共繼續動用黑社會的手段來進行打壓,另一方面在高律師號召下,絕食正在一波接一波的、波浪形的磅薄氣勢在開展。毋用多說,高律師等通過一系列文章、公告、日記等,已經把這次絕食活動的宗旨、參加者、區域、甚至模式、遇到特殊情況怎麼辦、公告形式、絕食於其它抗爭形式之間的關係等都一一作了說明。海外袁紅冰先生借鑑了烏克蘭“橙色革命”、格魯吉亞“玫瑰革命”等提出用“藍絲帶維權運動”象徵性地作為絕食運動的一面旗幟。

但是,在沒有任何底線的中共政權面前,在缺乏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和信仰自由等基本人權的條件下,中共握有幾百萬軍隊,現在運用各種各樣的特務警察,甚至雇用流氓打手等強力打壓,與絕食人士形成了僵峙狀態。絕食的前景到底在哪裏?

絕食的前景首先在於絕食應具有一個能削弱瓦解中共、同時不斷壯大自己的內容。絕食的餓肚子是形式不是內容。絕食不會使中共撒下一滴鱷魚眼淚,也不會使它損失一兵一卒。被《紐約時報》譽為“西方最活躍的經濟與政治自由化推手“、擔任過美國駐匈牙利大使、美國國務院主管蘇俄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三位美國總統和六位國務卿的講稿撰稿人馬克.帕瑪說:“當一個非暴力運動使獨裁者無法正常維持事務時,它就會見效。”絕食本身不會自然和輕易地削弱中共,使之無法正常運轉。甘地曾賦予“不合作”運動以“拋棄英國給的稱號”、“辭退英國殖民地政府工作”等內容,有力地壯大了自己、削弱了對手。如果絕食運動能使聲援和參加絕食者從中共中退出來(退黨),就一舉兩得地壯大了自己、削弱了中共。一個同情、支持、甚至參加絕食的沒退黨的共產黨員(官員、軍人、警察等),仍是中共的力量基礎。一個退了黨的同情、支持、參加絕食的人(官員、軍人、警察等)就成了中共之外的力量基礎。如果一進一出的規模很大,而且越來越大,中共就在削弱中無法正常維持事務乃至解體,這方顯出絕食運動偉大的內在力量。

其次,絕食運動貴在堅持。主題內容在形成過程中需要堅持絕食。主題內容在形成後繼續做大仍需要堅持。化解中共的暴力與謊言需要堅持。對此多說幾句。中共沒有人民認可的合法性,不靠合法性生存,只靠暴力與謊言,也就沒有任何羞恥。但持續的形成規模的絕食能激起人的關注和同情心,在很大程度上能化解中共的暴力與謊言。中共對絕食這種行為抗爭,如不能徹底封鎖信息,謊言幾乎無法圓謊。絕食除了說明對中共不滿,還能說明什麼呢?中共暴力對公開集會、抗議、遊行等總能找到公共秩序方面的鎮壓藉口。但對絕食身體處於虛弱狀態的人一再施加暴力,不但會激起公憤,也可能引起和加劇中共內部、乃至高層的分裂。“六四”時趙紫陽溫家寶到天安門廣場看望絕食學生是前例。最近中共高層不同政見人士給高智晟打電話以示聲援是近例。目前中國大陸接力絕食維權在強力打壓下轉為一週7人的輪流方式,代表了高律師等堅韌不拔的意志。

再者,絕食維權確實是艱難的,需要各方大力的支持。除了國內外民眾的廣泛聲援和接棒絕食外,也需要媒體和各國政府的支持。以前講,醫生教師兩種職業的腐敗滑落能夠衡量中國整體腐敗的程度。今天來看,律師和記者實際上是站在維權前列的兩種職業,他們不單應該為自己維權,更負有重大的社會責任。兩者熟悉底層人民的疾苦,深知社會的黑暗面,了解到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六四”前天安門的三千學生的絕食運動能迅速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媒體反戈一擊後的大量報導是關鍵因素。律師和記者應該聯合起來合力進擊。高律師需要國內媒體的報導。吳葆璋老先生寫了一篇文章叫作《大同請緊緊握住高律師的手》,標題本身就意味深長。在絕食者與中共對峙的關鍵時刻,各國政府的支持尤其重要。馬克.帕瑪認為在粉碎邪惡軸心過程中,“美國總統必須展現出擴展民主法治是超越國內政治歧見、也超越其執政期間的長期承諾”。國內媒體和國際社會的支持將成為中國絕食維權運動的強大推力。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