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胡都愛不釋手!為何張德江一個跟頭栽下來(多圖)
 
瞿咫
 
2006-2-14
 

為推卸責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和省長黃華華打起來了!(爭鳴)

【人民報消息】 看了張德江的簡歷,對於他只有一步之遙就爬到官場峰頂,卻來個倒栽蔥的下場並不吃驚。

一個順的不能再順的履歷

1946年11月在遼寧臺安出生的張德江,漢族,中共建政時,他差一個月滿三歲,到現在為止,受共產黨的教育已有56個年頭。也許張德江註定要在中共末朝末代時刻出中共的大醜,所以他的仕途順利的驚人。

按照新華網的報導,1968年,張德江成為吉林省汪清縣羅子溝公社太平大隊“插隊知青”,兩年後,即為汪清縣革委會宣傳組幹事、縣委機關團支部書記,不但吃上了商品糧,而且掌握了權力。他在“文革”中的表現已經一目了然了。

又是個兩年,他被送到延邊大學朝鮮語系學習朝鮮語,1978年8月至80年8月被保送去朝鮮金日成綜合大學經濟系學習,任留學生黨支部書記。在朝鮮學習兩年畢業回國後,任延邊大學朝鮮語系黨總支副書記,校黨委常委、革委會副主任。1985年4月任吉林省延邊州委副書記,1990年10月(江澤民當政)任民政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

隨後三年一跳兩年一升,1995年6月任吉林省委書記,1998年任浙江省委書記(江澤民的地盤必須用江氏嫡親人馬),2002年11月接替拍黃麗滿馬屁的李長春,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

張德江只在第十四屆做了一屆中央候補委員,十五屆當了一屆中央委員,十六屆就被江澤民迫不及待的送進中央政治局當委員。曾慶紅在十六大前當了幾年政治局後補委員,上邊討論了五次都沒把“候補”帽子去掉,張可比曾慶紅牛太多了。

一進廣東省就死定了

外邊人想一進廣東省就當指揮棒,那就死定了。

李長春去廣東當省委書記時,廣東省的頭頭們大為惱怒,認為江澤民根本不信任廣東本地人,深圳已經讓江把姘頭黃麗滿空降霸占了,廣東省委書記還要從外面找,這純粹是監視他們,噁心他們。


黃麗滿瘋頭不再!
2002 年10月,在江澤民的授意下,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李長春在省委組織部管轄的刊物《廣東支部生活》上刊出了一篇文章,大談江澤民的假“遺孤”問題,這期雜誌發行量竟高達近兩百萬冊,遠遠超過當時發行最紅火的《南方都市報》兩倍。省委的人議論紛紛。一個月後,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為江澤民漂白出身有功的李長春就被提拔進了政治局常委會。李長春離開廣東後,《廣東支部生活》乾脆被宣布停刊。可見拍江馬屁的人在廣東不受歡迎。

廣東省的地方主義非常嚴重,開會都說廣東話,外省幹部聽不懂拉倒,沒人搭理你。浙江省委書記張德江是2002年12月被江澤民點名去廣東接替李長春留下的“亂班子”的。他一聽去廣東就兩腿戰戰,表示有畏難情緒。但不能不去。

中共凈搞笑

張德江註定不會把廣東搞好。廣東,尤其深圳是鄧小平改革開發的試點,是中共讓先富起來的地方,江澤民把派到北韓學經濟的張德江安插到廣東當第一把手,用北韓的辦法統治西方模式的省份,真乃是名符其實的“南轅北輒”,因此張德江有了個溺稱“張北韓”。

看了張德江的簡歷就知道,中共派到北韓學經濟的還不只他一個,因為他是留學生支部書記。全世界都知道金日成活著時揮金如土,朝鮮人民窮到天天盼他過生日,因為那天每人可以分到兩個雞蛋!

這樣靠中共豢養的獨裁政權有什麼“經濟經驗”可以傳授呢?原來,北韓太難打進去了,所以只有用留學生的方式可以近距離偵察。說難聽點,“張北韓”就是派遣的特務。別認為特務都是戴著墨鏡滿街晃的,那是孫子輩兒的小特務。

曾慶紅給張德江下絆兒

派張到廣東,是江澤民屬意培養他為胡溫後一代的核心層。當時江澤民對張德江說:中央重托,到新地方去熟悉鍛煉;要打破廣東省積壓的山頭主義、地方主義;用三年的時間,在“法治”上能有新氣象,關係重大。

三年時間在“法治”上能有新氣象?共產黨獨裁統治了56年多,哪裏有過“法治”,這就是要把張德江吊到烤爐裏燒成脆皮鴨!

2003年4月,不知曾慶紅出於何居心,把江對張的三點要求,在廣東省委常委會上捅了一下。把省委的人氣的臉色發青:我們廣東成了你們升官的墊腳石,壞的都是我們的,搞好了都是你的。那你就好好搞吧!

作惡多端 仕途戛然而止


孫志剛在收容所被毆打致死
張德江從浙江調到廣東的三年多,廣東出了幾件震驚世界的大事,例如整肅媒體,把《南方週末》和《21世紀環球報導》給砍了;把《南方都市報》的主編、總經理下獄;孫志剛被公安毒打致死,有人命的公安派出所居然被評為最佳派出所;隨後是幾次對要求合法權益的農民的鎮壓,其中太石、汕尾和中山的血案使張德江最搶媒體的風頭。過去有幾個中國人知道張德江的,後來可不得了,他成了政治明星,壞事越幹越多。

據爭鳴雜誌2月刊報導,近期廣東發生了數十宗的百姓抗爭受到鎮壓並造成流血傷亡事件,在國內、國際造成了影響,如湛江事件、東莞事件、惠州事件、汕尾事件,以及一月十三日發生的中山事件,都造成了傷亡。

一月十五日,在廣東省省委常委會上,張德江就廣東省近年來發生若干社會、經濟等特大事件,被迫作了自我檢討。雖然嘴上說要承擔政治責任,但會議進行了長達五個多小時,都是把手電筒對準在座的其他省領導,張德江在會上憤憤不平的說:到廣東工作三年,我接受廣東問題非一日之寒的說法,但問題的要害在於省委。我們可以自問:為什麼政策、措施不能有效貫徹、執行?為什麼政治、社會突發事件不斷發生?為什麼領導幹部隊伍在社會評價中處於低點?為什麼社會秩序、治安長期惡劣?為什麼廣東“三黑”能橫行?

這些個為什麼並沒有使他逃脫責任,不但在廣東挨批五個多小時,而且為了汕尾血案去北京做了口頭檢討,但在政治局會議上未獲通過。一月十七日,張德江正式遞交了辭呈。

一路順利爬上來的張德江眼看十七大要進中共最高決策層,結果突然一個跟頭栽下來,結束了政治生命。這不是江澤民的本意,也不是胡錦濤的本意,那麼到底是誰把張德江的仕途給堵死了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