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地和马丁路德金没能做到的
 
作者:李天笑
 
2006-2-23
 
【人民报消息】中共灭亡的最后时刻也一定是英雄辈出的时刻。能不畏牺牲唤起民众最终摧垮中共的英雄群体也为向后中共时代转型作了各方面的铺垫。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绝食维权行动注定要载入历史的史册。这场运动的定位毫不亚于当初印度甘地和马丁路德.金的的非暴力抵抗运动。

有趣的是,绝食志士书写这一页历史的意义上反而是由中共极端的流氓邪恶本性导致的绝食运动的严酷性烘托出来。正因为绝食路上的每一步都充满了不可预知的险恶,正因为中共对高智晟、胡佳、齐志勇等维权绝食人士的非法软禁和关押打压随时可能恶化为更无赖的迫害,正因为高智晟随时很可能面临拘捕的危险,正因为绝食不是镁光灯下的雄辩,绝食志士书写的篇章才是大写的。

从总体上看,中国民众绝食维权所面临的中共统治环境境要远比马丁路德.金和甘地那个时代残酷的多,也艰巨的多。当初甘地曾经绝食过14次以上,但是他取得了成功。这跟当时印度所处母国英国的那种政治制度以及文化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比方说他有新闻自由,他的绝食和他号召的“不服从、不合作”运动媒体进行了大量的报导,成为当时关注的焦点,因此很多民众积极响应。马丁路德.金从一个名不经传的牧师到一个全国闻名的民权领袖,他的演说引起的震撼功不可没,广泛传播他演说的媒体力量功不可没。也就是说,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集会自由和信仰自由是成就马丁路德.金和甘地的天然条件。今天,这些条件对于高律师推动的接力绝食一个也不具备。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高律师等在进行这么一场用身体资源进行的抗争。进一步看,甘地在国大党独立运动中曾成功运用的民族主义号召(如抵制英国产品、抵制英国学校等)和马丁路德.金高举的种族平等旗号也与中国绝食维权者无缘。

马丁路德.金形象地说过,“如果被禁锢在共产国家的铁幕后面,被关在专制政权的地牢里,我们是不能这么做的。但是,美国民主的伟大光辉,正体现在有权利为正义发出抗议。”高律师被剥夺了一切可以以律师身份通过法律的抗争途径。而他面临的又是没有道德底线的中共流氓。马丁路德.金最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里边讲到,我们是为了兑现一张支票,不管是白人、黑人,都具有不可让渡的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马丁路德.金最后能赢得最高法院的承认因为这张支票本身是真的。但是高律师所面临中共开出的所谓宪法里赋与人民的权利一张彻头彻尾的假支票。中共从它第一天开出这张支票,以及以后任何时候,压根没有想兑现过。高律师不得已用“一高一低”即,最高的道义力量和最低的身体资源一搏。高律师不是在完善和改良一个制度,他是在解体一个制度、在再造一个制度。因此高律师具有更加沉重的压力,更加崇高的品质,更加悲壮的色彩,和更加远大的目标。

从目前的情况看,一方面是中共继续动用黑社会的手段来进行打压,另一方面在高律师号召下,绝食正在一波接一波的、波浪形的磅薄气势在开展。毋用多说,高律师等通过一系列文章、公告、日记等,已经把这次绝食活动的宗旨、参加者、区域、甚至模式、遇到特殊情况怎么办、公告形式、绝食于其它抗争形式之间的关系等都一一作了说明。海外袁红冰先生借鉴了乌克兰“橙色革命”、格鲁吉亚“玫瑰革命”等提出用“蓝丝带维权运动”象征性地作为绝食运动的一面旗帜。

但是,在没有任何底线的中共政权面前,在缺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集会自由和信仰自由等基本人权的条件下,中共握有几百万军队,现在运用各种各样的特务警察,甚至雇用流氓打手等强力打压,与绝食人士形成了僵峙状态。绝食的前景到底在哪里?

绝食的前景首先在于绝食应具有一个能削弱瓦解中共、同时不断壮大自己的内容。绝食的饿肚子是形式不是内容。绝食不会使中共撒下一滴鳄鱼眼泪,也不会使它损失一兵一卒。被《纽约时报》誉为“西方最活跃的经济与政治自由化推手“、担任过美国驻匈牙利大使、美国国务院主管苏俄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三位美国总统和六位国务卿的讲稿撰稿人马克.帕玛说:“当一个非暴力运动使独裁者无法正常维持事务时,它就会见效。”绝食本身不会自然和轻易地削弱中共,使之无法正常运转。甘地曾赋予“不合作”运动以“抛弃英国给的称号”、“辞退英国殖民地政府工作”等内容,有力地壮大了自己、削弱了对手。如果绝食运动能使声援和参加绝食者从中共中退出来(退党),就一举两得地壮大了自己、削弱了中共。一个同情、支持、甚至参加绝食的没退党的共产党员(官员、军人、警察等),仍是中共的力量基础。一个退了党的同情、支持、参加绝食的人(官员、军人、警察等)就成了中共之外的力量基础。如果一进一出的规模很大,而且越来越大,中共就在削弱中无法正常维持事务乃至解体,这方显出绝食运动伟大的内在力量。

其次,绝食运动贵在坚持。主题内容在形成过程中需要坚持绝食。主题内容在形成后继续做大仍需要坚持。化解中共的暴力与谎言需要坚持。对此多说几句。中共没有人民认可的合法性,不靠合法性生存,只靠暴力与谎言,也就没有任何羞耻。但持续的形成规模的绝食能激起人的关注和同情心,在很大程度上能化解中共的暴力与谎言。中共对绝食这种行为抗争,如不能彻底封锁信息,谎言几乎无法圆谎。绝食除了说明对中共不满,还能说明什么呢?中共暴力对公开集会、抗议、游行等总能找到公共秩序方面的镇压藉口。但对绝食身体处于虚弱状态的人一再施加暴力,不但会激起公愤,也可能引起和加剧中共内部、乃至高层的分裂。“六四”时赵紫阳温家宝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是前例。最近中共高层不同政见人士给高智晟打电话以示声援是近例。目前中国大陆接力绝食维权在强力打压下转为一周7人的轮流方式,代表了高律师等坚韧不拔的意志。

再者,绝食维权确实是艰难的,需要各方大力的支持。除了国内外民众的广泛声援和接棒绝食外,也需要媒体和各国政府的支持。以前讲,医生教师两种职业的腐败滑落能够衡量中国整体腐败的程度。今天来看,律师和记者实际上是站在维权前列的两种职业,他们不单应该为自己维权,更负有重大的社会责任。两者熟悉底层人民的疾苦,深知社会的黑暗面,了解到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六四”前天安门的三千学生的绝食运动能迅速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媒体反戈一击后的大量报导是关键因素。律师和记者应该联合起来合力进击。高律师需要国内媒体的报导。吴葆璋老先生写了一篇文章叫作《大同请紧紧握住高律师的手》,标题本身就意味深长。在绝食者与中共对峙的关键时刻,各国政府的支持尤其重要。马克.帕玛认为在粉碎邪恶轴心过程中,“美国总统必须展现出扩展民主法治是超越国内政治歧见、也超越其执政期间的长期承诺”。国内媒体和国际社会的支持将成为中国绝食维权运动的强大推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