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級酒店全面虧損 中共泡沫經濟再響警鐘
 
2006年1月9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亞洲時報凡心撰文)北京2008年奧運會與廣州2010年亞運會,讓中國兩大城市近年的城市規劃工程浩浩蕩蕩的進行,酒店市場的投資也拉到一個高位的增長。不過,近期內地媒體報道指,海南省酒店業去年再面臨全行業虧損的狀態。這個在內地除北京、上海之外,擁有五星級酒店最多的省份,再度敲響中國酒店業的警鐘:內地星級酒店整體已趨於供大於求,盲目無序的酒店業建設應該受到中央的監管調控。

星級酒店的激增近年在內地早已引起業內高度關注。但經過這次內地媒體對海南星級酒店虧損的大肆報道後,這個常年熱烘烘的話題再次成爲大衆的談資,地方政府熱衷於修建星級酒店,在決策程式和目的上是否有欠妥之處,在社會輿論上已廣泛被討論。

據《中華工商時報》的報道指出,海南每年至少要增加5到8家五星級酒店。加上今年開業或開工建設的酒店,海南的五星級酒店數量就達到了32家。而在不久前,由海南省人大常委會公佈的《海南省旅遊條例》執法檢查報告顯示,據有關部門測算,海南省酒店接待能力超前15年,已達到2020年水平,接待可謂供過於求。然而,同樣熱衷以星級酒店熱爲代表的還有申亞後的廣州。據了解,從2004年5月開始,高檔酒店成爲了廣州地產開發的新寵。香格里拉、萬豪等國際酒店品牌以及本土的民營資本紛紛將目光投向了廣州,特別是在天河區,多家房地產發展商不約而同地掀起申報建設五星級或超五星級標準酒店的熱潮。

宏觀看來,投資者基於某個城市未來成長偏高的預期而大量投資,是當地酒店業大面積長期虧損的深層次原因,象在海南島,目前五星級酒店可以用「氾濫成災」來形容了,然而綜觀近幾年的旅遊情況,酒店入住率低與旅遊人數快速增長的反差一直存在。2004年海南酒店開房率比2003年下降1.9個百分點。開房率低下使海南酒店業在2003年整體虧損2.25億元,虧損面接近80%。2005年,大部分酒店入住率同樣不容樂觀。

被稱爲海南旅遊黃金季節的去年春節,三亞酒店總體預訂、開房率也不足60%。更可笑的是,海南一些不是旅遊熱點的市縣也在大力吸引資金興建五星級酒店。聽聞海南一個年接待遊客僅有十餘萬人次的西部某市,早前也動工開建首家五星級酒店,完全不顧及自身的需求,該市領導甚至認爲這是該市招商引資工作的「重大成果」。

然而,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廣東的東莞,這個被號稱爲全國五星級酒店最多的地級市,2005年擁有星級酒店近百家,13家五星級酒店,數量比廣州還多。早前,有經常過去東莞出差的朋友向《亞洲時報在線》告知,雖然東莞的港商和臺商真很多,不少人會以爲星級酒店都爲這些人而服務。但實際上,這些人並不算真正的熟客,最多隻佔去這些酒店3成左右的業務。

據未能取得獨立證實的消息指出,「早些年,東莞的色情行業很盛,尋歡作樂很多人都願意過去東莞,玩同住的價錢便宜。甚至有些星級酒店,打着酒店住宿的名目,但真正賺錢的,卻是酒店裏酒吧,桑拿,夜總會的休閒、娛樂設施。一份商務套票,附加的卻是色情桑拿,色情仲介服務,客源據稱「多爲來自港澳顧客」。後期聽說因爲當時的風氣相當壞,治安擾民事件層出不窮,還驚動到中央下令嚴整,結果很多風月場所移到深圳關外,東莞的酒店業大受打擊,沒落下來。」

當然,小道的傳聞可以一笑置之,但只要稍爲留意東莞星級酒店住宿的狀況,在各大展會期間,到東莞出差住不了宿的經驗一定也極少有。可能是當地酒店實在太多,東莞星級酒店的客房價格相對較低。據當地人介紹,去年開業的某五星級酒店高級客房標價爲300元人民幣左右,相當於廣州三星級酒店的收費。還有某五星酒店高級客掛牌房標價爲1000多元,但所有入住者均可享受五折優惠,甚至更低。記者在樟木頭鎮,沿街「星級貴賓房198元」、「五折酬賓」的招牌比比皆是,不愁住不了房,只怕不比價。

曾經有廣州酒店業人士就批評過東莞酒店業的情況,個別酒店五星不像五星,四星不像四星,服務素質差強人意。更多星級酒店只在意把客房降價作爲吸引客源的法寶,這樣長期下去的結果是,由於沒有足夠的資金對人員進行培訓和對酒店進行維護。而且,有些星級酒店客房竟然不是「絕對主打」業務,反而在另闢的娛樂、商務和飲食專案上大搞噱頭,酒店的業務並沒有系統的聯繫起來,而是整體的業務中個別專案在各謀發展,發揮不出星級酒店的品牌效應。

因此,對於廣州的星級酒店熱,會否帶出系列的惡性循環也是大衆所質疑的。據了解,五星級酒店賴以生存的兩大資源爲旅遊和商務,但e龍網發佈的「2005年五一黃金週中國各城市訂房量排名」卻顯示,有鮮明商務色彩的廣州旅遊業正遭受冷落,從2004年排名第四跌至第十五位。而新華網消息指,今後3年-6年內,廣州市在建和擬建的高檔酒店接近30家,預計新增客房8000間。這些豪華酒店八成左右落戶天河區,尤其是以珠江新城、天河路爲中心。

廣州著名房地產專家韓世同認爲,如果這麼多高檔酒店同時推出的話,肯定會對廣州賓館業造成「僧多粥少」的局面。他說,如今廣州的賓館業大都是靠兩屆「交易會」來保本和改善狀況,廣交會期間這些酒店的經營不成問題,但廣交會過後就可能出現困難了。他認爲,高檔酒店的規劃佈局需要政府部門引導和協調,因爲由此引發的客源激烈競爭以及交通堵塞等問題,並不利於廣州高檔酒店業的持續健康發展。

這樣的擔心自然不是憑空想象,2000年廣州最大的花園酒店,營業收入是4.1億元人民幣,比起1996年的5.4億元營收,4年縮水了24個百分點。北京擁有酒店最多的首旅集團在2001年以佔全市5%的飯店客房數擁有16%的市場份額,但是從客房出租率、利潤總額等經營效益指標來看,也處於不利態勢。

目前,三星級、二星級酒店佔據着中國星級酒店的絕對多數,但也是虧損最多的層次。據了解,投資三星級以上酒店成本普遍很高,而價格卻上不去,客源主要來自國內旅遊市場,除了一些旅遊城市客源相對充足,大部分城市客源不足,三星級及以上酒店境況均不佳。在北方的幾個省會城市,平時即使是散客都可以8折入住。而酒店除了明碼標示的檯面價外,團隊價、合同價、公司優惠價等價格促銷也是業內共識,不管南方或是北方,都是酒店業約定俗成的一種普遍做法。

國家旅遊局一位副司長早前曾指出:「中國現有星級飯店發展總體是好的,但近年來經濟效益不理想,全行業虧損。主要問題是總量供大於求,管理專業化水平與國際先進水平有較大差距。」有資料顯示,到2001年末,全國共有星級飯店7358家,比上年末增加1329家,增長22.04%,共擁有客房81.62萬間,但據悉至少有30萬間長期閒置,空房率在30%以上。按每間客房投資10萬元計,就有近300億元的資產閒置。

值得引以爲鑑的是,在1997年,雲南昆明市有4家四星酒店,沒有一家五星級酒店,第一屆世博會後,2001年昆明的四星級酒店就增加到19家,五星級酒店一下子到5家,星級酒店的總數已達266家,可提供床位近11萬張。然而,世博會一結束,全市酒店業就開始全面虧損,昆明市目前日接送人口能力3.4萬人,以 11萬床位接待3.4萬遊客,惡性競爭開始在行業內蔓延。

團體價二星級每標間爲60至65元(人民幣,下同),三星級的爲 70至80元,四星級的爲110至130元,五星的爲120至160元,這樣整體的低價在全國重點旅遊城市的同行業中極爲罕見。因惡性競爭導致從業人員素質下降是必然的定律。房價下滑使酒店收入減少,爲了維持營業,酒店自然要控制成本。早餐的品種少了、空調不開了、純棉的床單換成滌棉,優秀員工也開始流失,顧客的投訴也大量增多,昆明的五星象酒店也因此被遊客譏爲「鄉村五星」 ,酒店業遭受切膚之痛。

其實,酒店業向來有那麼一個說法,一座城市的五星級酒店入住率如果長期達到85%-90%之間,以及每年超出接待能力的天數超過全年的10%,就說明這座城市的五星級酒店數量明顯欠缺。但這階段,內地很多五星級酒店顯然都達不到這個標準,令人覺得玩味的是,不少國際酒店集團仍紛紛從中國一線大都市向二級城市擴展,佈局設點,搶佔市場。

無可置疑,中國在改革開放後的飛速發展,被衆多國際酒店集團視爲「誘人的一塊大蛋糕」,尤其適逢北京奧運會開幕在即,廣州亞運會又如期而至,更多五星級酒店的建設被視爲一個必然趨勢。但耐人尋味的是,這些盛事之後,中國過多的星級酒店市場會否成爲一種「泡沫經濟」,似乎沒有人再關心。尤其在現在經濟型酒店有抬頭的趨勢,中國酒店業出現重組的過程,絕對也是有跡可尋的。

 
分享:
 
人氣:13,70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