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監獄劊子手的「詩歌」與挽歌
 
作者:張智成
 
2006-1-9
 
【人民報消息】張志新是中共惡黨屠殺的八千萬生命中的一個,她的名字廣為人知,是因為她的堅強不屈和曾經遭受的令人震驚的非人折磨。張志新由一個才華橫溢、美麗聰慧的活人僅僅因為對中共黨魁的懷疑就被殘忍的改造成了一堆白骨。然而令我同樣感到震驚的是,將各種非人折磨強加於她身上的直接執行者--瀋陽監獄的劊子手們的「詩歌」。這些劊子手們的厚顏無恥與流氓痞氣非正常人的理性與心智所能理解和包容。      

當張志新被中共惡黨殘酷迫害的事實(包括集體輪姦和割喉管,遼寧省委給張志新判處死刑)公開以後,張志新一度被看作是一個時代的驕傲和民族的驕傲。既然張志新是我們民族的驕傲,於是,將張志新迫害致死的瀋陽監獄的劊子手們從張志新這裏分享功勞和驕傲,那些劊子手們將歌頌張志新的「詩歌」貼滿了整個監獄,他們寫道:你是黨的驕傲/你是五十六個民族的驕傲/你是遼沈大地的驕傲/你當然也是瀋陽監獄的驕傲……劊子手們還有一首詩寫道:……黨的好女兒/張志新的成長昇華/是毛澤東勞改思想的又一偉大勝利……這就是劊子手們的邏輯!迫害過張志新無需感到罪惡,更不需要懺悔,因為如果沒有劊子手們的參與就無法烘托張志新的偉大,就沒有我們民族的驕傲。「瀋陽監獄要想創造更多的驕傲,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最努力地改造和折磨犯人,最後一個個全改造成白骨,在他們成為白骨之前,還要創造出諸如割喉管、割內臟之類的新鮮招數,以便日後天下聞名」(摘自摩羅《瀋陽監獄的驕傲》)。

幾十年後的今天,瀋陽監獄真的又一次聞名天下了。這一次,他們改造的是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在尊重人權成為普世價值的今天,中共豢養的劊子手們將活人改造成白骨的惡行繼續上演。其實,中共這臺暴戾的殺人機器從來就沒有停止過運轉。在地主、資本家、知識份子、民運人士等等逐一被中共改造過後,輪到了堅持信仰自由的平和、理性、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

原遼寧省錦州市古塔區勞動局局長李淩,女,51歲,堅持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修煉,身體各種疾病全部康復,是同事、鄰居、親人們讚不絕口的好人。在法輪功遭受中共邪黨鎮壓迫害後,李淩為法輪大法和平請願,因此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被劫持到瀋陽遼寧省女子監獄,被獄警強制吃下了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被摧殘的骨瘦如柴,體重由65公斤降至45公斤。2001年4月26日李淩期滿回家,2002年5月28日在家中被古塔區政法委再次綁架,並非法判刑四年,又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並於2004年11月17日被迫害致死。就在李淩被迫害致死之前不久,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於2004年9月18日至30日對中國的任意拘捕問題進行了實地考察,要求中共政府提供關於中國關押的若干人目前的法律和身體狀況的資料,李淩也在聯合國的名單裡。

這一次,瀋陽監獄的劊子手們不是明晃晃的舉著屠刀殺人,而是打著「教育、轉化、挽救」的旗號,「春風化雨」般的重新上演了當年施於張志新身上的酷刑與暴虐:5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谷長琴被長期逼坐1-2寸寬的細板凳,坐骨神經被折磨壞死、萎縮,無法坐起,谷長琴絕食抗議迫害,被劊子手們野蠻插管灌食,聲道及胃被紮壞,已無法說話及進食;遼寧女子監獄將迫害至奄奄一息的於鳳華由家屬保外就醫領回,於鳳華幾天後就離開了人世……這樣的悲劇在中華大地每天都在上演,只不過因為惡黨的狡詐和欺騙而鮮為人知。

然而邪惡和謊言是最怕曝光的。幾年來通過全世界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懈的講真相,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這場迫害的無理和邪惡。也有越來越多的象高智晟這樣的仁人志士透過法輪功學員的堅忍與大善看到了我們中華民族道德復興的希望和光明的未來。《九評》發表僅僅一年,已經有近700萬人認清了中共惡黨的邪惡本質,退出了惡黨組織。迫害難以為繼,邪黨在迅速走向敗亡。

其實在中國大陸,監獄、勞教所裡的那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劊子手們非常清楚大法弟子都是正直、善良的好人,但他們卻為了蠅頭小利依然一意孤行的麻木的執行惡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 的邪惡政策。與迫害張志新不同的是,這一次他們沒有機會從法輪功學員身上分享功勞和驕傲,因為對於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使人神共憤,劊子手們如果不能立即懸崖勒馬,改惡從善,彌補自己的如天大的罪惡,等待他們的只能是作為中共惡黨陪葬的淒慘挽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