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暗殺與黨文化暗殺
 
作者:梅酉
 
2006-1-18
 
【人民報消息】「殺」是中共邪靈的一貫生存狀態,歷史上已殺了八千萬,哪一個不是冤魂?「暗殺」也是它所喜歡的一道「佳肴」,只要有必要還會來個「自殺」,像王寶森之流等。聽說最近中共高官跳樓、割脈的比較多,有成功的,也有未遂的,總之,都很得心應手。

文明已進入二十一世紀,口號也喊到了「和諧社會」的調兒,所以用詞都很「恰如其份」,叫做「做掉」。廣東汕尾和中山剛剛被「做掉」,事先沒打任何招呼,也不必要打招呼。六四坦克從學生胸口軋過,事先打招呼了嗎?99年非法鎮壓「法輪功」,跟誰打招呼了?中共你把它叫做獨裁它不過癮,叫邪靈它害怕,因為揭老底了,所以整了個「人民民主專政」,這就叫黨文化暗殺,例如,有被黨文化暗殺的學者感於中共對薩撕的管制效率,昏昏然討論起是民主效率低還是專政效率高的問題。國人,死於車禍暗殺寡,亡於黨文化暗殺者無計其數。

可這回對付高智晟效率很差!按邏輯,再搞掉個把人,理應比摘一片樹葉容易。你知道效率差到什麼程度嗎?三十多人,二十多輛車盯了八十多天,保守計算也花了二十多萬銀子,而且也臨陣磨過槍,不是被傳喚過嗎?高速公路上別車讓國際酷刑調查專家也大開眼界。此先黨整人的「三斧頭」套路(政治問題、經濟問題、生活問題)所花費的物質與精神損失由於屬於「國家機密」,無法估算。總之,羅幹很生氣,後果很嚴重。於是,1月17日晚22點24分,蓄謀已久的一場車禍暗殺上演了。

汽車是現代人類文明的驕人成果,但科技是把雙刃劍,它多大速度前進著,它就以多大速度摧毀著人類,對於整個社會和個人都是這樣。中共的殺手與其說是很職業的,倒不如說是很習性的,它們暗殺朝鮮「金將軍」都如探囊取物,何況手無寸鐵的高智晟?每一種可能性都有可能,惟獨生還的可能性不可能,因為這是邪黨利用整部國家機器對一個人的謀殺!這是邪惡傾盡餘力對正義孤身的暗殺!

然而,極具神跡的是,高律師情急之中的三招「三急」,「急剎車、急躲撞、急記牌」輕鬆制敵!高律師雖受驚嚇,但四兩撥千斤的「武林過招」感覺已然體驗。這「四兩」便是神意的「四兩」,退黨近神後的「四兩」,為法輪功不懈上書的「四兩」,而這「千斤」則是中共邪惡黔驢技窮惡虎撲空後轟然倒地墜淵的「千斤」。

可是,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輕鬆制敵?你試試!粉碎車禍暗殺,汝必先粉碎中共黨文化暗殺,這才是走險制勝中共邪靈的秘訣!才能獲神助。何謂「黨文化」?《九評共產黨》早已洞穿。何謂「黨文化暗殺」?簡言之,一切讚共、擁共、親共、聯共、與共寄生、噤聲於共、罵共不識真面目、反共不反毒邪靈、看「九評」不傳「九評」,讚退黨不身退黨,身退黨不促退黨、嘆高智晟不做高智晟的一切理論與行為都是遭黨文化暗殺後出現的失血、貧血症狀。天下有多少人中過黨文化暗器?毫不誇張的說,整個地球人!只不過中毒深淺罷了!那些因為利欲而和中共有著千絲萬縷連系的國人和洋人,你怎麼能說自己是健康的呢。因為黨文化的暗殺,有人整人時說黨性貪污時說人性,有人煽著民族主義的陰火,有人上書胡溫新政改革,有人說退不退黨沒關係,有人說法輪功參與政治,有人對迫害置若罔聞,有人乾脆為虎作倀,等等。眾生萬相,執迷而不悟。

每個人都是為自己而來,《九評共產黨》卻是為每一個人而來,其實法輪功也是為每一個生命而來。至善至德的修行者在遭到至惡至邪的靈與靈控者的迫害,誰說你的一言一行、一絲一念那不是在選擇呢?到底站在哪一邊,歷史在記載著,神也在記載著,未來一定要清算!——清清楚楚的自己說了自己算,算個清楚。

面對退黨近神的高智晟,中共怎麼能暗殺得了呢?唯一的功能就是中共又增加一筆昂貴的負資產。面對劍挑黨文化外衣的法輪功,中共連做夢都害怕。世人哪,在人類需要共同面臨的堅壁清邪的歷史重大關頭,法輪功修煉者、高智晟等人需要你們的支持和聲援,但更需要的是你們的自我清醒、自覺覺悟,這不只是一個前人栽樹,後人納涼的故事,這更是一個先知先覺喚眾救世的神話,現實就是在為未來上演著一部偉大殊勝的神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