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皮之下──羅幹其人(二)
 
作者:谷雲清
 
2006-1-11
 
【人民報消息】

“履歷”頗不經推敲

羅幹,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1935年7月生,山東濟南人,1960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2年5月參加工作,北京鋼鐵學院壓力加工系畢業,大學學歷。高級工程師。1953年至1954年在北京鋼鐵學院壓力加工系學習。1954年至1955年赴民主德國萊比錫卡爾-馬克思大學學習德語。1955年至1956年在民主德國萊比錫鋼鐵廠、金屬鑄造廠實習。1956年至1962年在民主德國富萊堡礦冶學院機械鑄造專業學習,獲學位工程師、阿克瑞克拉獎章。1962年至1969年任第一機械工業部機械科學研究院稀土不銹鋼課題研究組組長、技術員。……(略)這是官方公布的羅幹履歷。

從這個履歷中看,從1954年至1962年羅幹一直在民主德國生活。跨時9個年頭的時間,9年多的時間裏只讀得一個畢業,不知道這是不是與東德當時的情況太不“與時具進”了!而這期間中共發動了“翻天覆地”的“反右”“大躍進”和由人禍引起的“三年大饑荒”。到了62年回國,這時是中國的“人禍──三年大饑荒”剛剛走過。有人質疑,這期間,羅幹究竟躲在東德做什麼?不禁不讓人產生聯想。因為中共的歷史人物中有先例:以留學的名義做一些出賣民族利益的醜事、或做一些生活放蕩的臭事。

作為羅幹這樣地位的中共高官,常規上是一定要宣傳自己的過去,以包裝和炫耀自己具有名符其實的現在的。中共一貫看中這些高幹的出身,但是也有漏網的時候,諸如江澤民之類的人物,本是漢奸出身,卻楞要充當“烈士子女”,並將以此換取的留蘇時充當“克格勃”的履歷之字不提,騙取了共產黨的主政人物的位置。羅幹的這些相似的經歷也是嚴絲合縫,想必也是無可告人。否則,憑著羅幹的“想幹大事,不擇手段”的個性,不會這樣沉默。哪怕有一點能夠抬高自己的蛛絲馬跡都不會放過。接下來的“事跡”就足以證明這一點。

在羅幹剛剛以62歲年齡擠進中共政治局委員行列時,有媒體稱羅幹是“橫跨黨政軍的科技菁英”,一時間蒙騙了很多人,在羅的履歷中專門一條是:1962年至1969年任第一機械工業部機械科學研究院稀土不銹鋼課題研究組組長、技術員。官方網在有的地方還更詳細的點出羅的學術成就,62年剛畢業的羅就主持稀土金屬改善碳素鋼和不銹鋼性能的研究,解決了葛洲壩水電站水輪機葉片選材問題。

不知道這是不是這位留學東德的“高材生”一生唯一的研究。但是這個上了履歷的研究歷史,卻真的經不起推敲。且不說在62-69之間還經歷了幾年的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各種學術、研究都無法進行,單從“解決了葛洲壩水電站水輪機葉片選材問題”的結論來看,這個結論是否符合事實?

以下的資料皆來源於中共官方的資料:

一、1970年5月,為了緩解華中地區工業用電十分緊缺的局面,武漢軍區和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向中央建議先修建葛洲壩工程。中央在研究了葛洲壩工程與三峽工程的關係,並聽取了對先建葛洲壩工程的不同意見後,於1970年12月26日批准興建葛洲壩工程,並指出這是有計劃、有步驟地為建設三峽工程作實戰準備。

葛州壩工程於1974年開始動工,1981年開始發電、1989年全部建成……。(“62年至69年,羅幹主持的稀土金屬改善碳素鋼和不銹鋼性能的研究,解決了葛洲壩水電站水輪機葉片選材問題。”的說法在此如何自圓其說?)

二、廣州重型機器廠從1953年開始生產各種鑄鋼,經過多年的技術改造,增加了3臺15噸電爐,並於1990年引進電渣重熔設備及工藝。該廠研究的鉻錳氮鋼生產應用和葛洲壩水輪機葉片選材試驗兩項科研成果,獲1979年廣東省科技大會獎;高強度沉澱不銹鋼、“917”低磁鋼等,獲機械部、中國船舶總公司及廣東省科委科技進步獎。

這樣前後看看,覺得在羅幹的履歷中“解決了葛洲壩水電站水輪機葉片選材問題”這樣的經歷太不值得推敲了。這個“科技菁英”水分是不是太大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