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共提前法西斯化?(圖)
 
2005-9-29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浦慧恩香港9月30日報導/臺灣大學政治系教授明居正,獲邀來港參加今天由香港《大紀元時報》舉辦的「中國的未來──九評共產黨國際論壇」,他已於昨晚抵港。明居正來港可謂一波三折,他曾一度遭港府拒發入境簽證,而昨晚,他在香港國際機場準備入境香港時,被入境處以核實證件為由,被迫於機場內呆等超過一個半鐘頭。在本報多番與機場入境處方面交涉後,明教授才獲准進入香港。

據前往機場接飛機的香港《大紀元時報》社長朱彤斌表示,明居正教授原定於昨晚9時半由臺北抵達香港,她於9時24分收到明教授的電話,表示已經下飛機正步向入境處準備辦理入境手續。之後知道明教授被入境處人員以檢查證件為由,被帶往一間房間等候,直到11時12分才放人入境。

背後黑手用卑鄙手段刁難

朱彤斌認爲,香港大紀元多次遭中共在背後用各種卑鄙的手段留難,實在令人氣憤。而港府方面的默默配合,甚至過分的自我審查,令人感到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不過,她亦表示,其實知道很多香港人討厭中國共產黨,而其中大部份港人都是因為其上一輩受到中共迫害才來到香港,對中共非常厭惡,但出於無奈亦只能默默承受,因而變成一種無力感,亦只好依賴已變得有名無實的「一國兩制」。

經常往來世界各地並以講者的身份參加過逾百場「九評共產黨研討會」的明居正,向本報簡述在機場被扣留的情況。他說,在入境櫃枱辦理入境手續時,看到櫃枱處的入境處人員正在確認一張有記載他名字的名單,又詢問旁邊的同事「怎麼辦?」接著,看到他們按鈴,最後就表示需要檢查他的證件。

明居正被入境處人員帶往一間房間,入境處人員向他詳細查詢有關機票、來港目的等問題。其中入境處人員問他:「爲何第一次簽證被拒?」明教授反問:「此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們呢。」他們表示正在了解中,並解釋簽發證件與入境處是兩個部門。

明教授再問他們:「爲何97年前及2002年往來香港沒有問題?這次有問題?」他們的解釋是:明教授的個案比較複雜,所以需要更長的時間去處理。

香港漸走向「一國一制」

對於他來港入境被扣查一事,明居正感到不公平,他相信他被查問的原因是因為他是法輪功學員。他又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漸漸走向「一國一制」。

較早前,明居正在臺灣接受了臺灣《大紀元時報》的訪問。他說,這是首次在中共統治下的土地──香港──討論「沒有共產黨統治的新中國」,這個議題極具震撼性,加上國際上已經浮現中共崩潰論,各界不宜漠視這場國際研討會的歷史意義。

「中國的未來」研討會屬於「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系列活動之一,與會貴賓包括加拿大國會議員Robert Anders、香港立法會議員司徒華,明居正也獲邀參加。

明居正指出,10月1日是中共建政的紀念日,港、臺兩地同時舉辦「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的系列活動,可看出中共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已大不如前,正逐漸失去人民的信任和支持。

香港首度思考「沒有共產黨」

明居正肯定這次研討會具有一定的學術價值,但中共卻難以接受。他本周初第一次申請入港簽證被拒時,有人說「你此行就是要講中共的壞話,怎為讓你去?」他反問:「為什麼在別的國家談論這個問題不是禁忌,在香港就是禁忌?」

在香港談「沒有共產黨」,意味著人們開始去思考「一國兩制」有沒有可能變成「一國一制」,而且這一制是「沒有中共的一制」。他說:「港臺同受中共之害,兩地人民談沒有共產黨日子,是非常有意義也值得玩味的一件事。」

一部分研究機構近期陸續發表了中共崩潰論,沒有了共產黨,臺、港、中三地的人民的生活會不會更好?明居正以非常肯定的語氣表示:「完全有可能會更好。就如同當年納粹達到顛峰的時代,人們問如果沒有納粹會不會更好?當然會,但是當時人們不敢講。」他舉東歐、蘇聯和前蘇聯的例子說明為何沒有共產黨人民生活會更好。當時東德國民所得一度高到平均5,500美元,是東歐收入最高的一群,可是老百姓並不快樂,只要有機會打開國門,人們會蜂擁而出。這是一種極權和民主制度的選擇,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他反問:「今天是要港臺放棄民主制度和言論自由,對人類和平貢獻比較大?還是要中共放棄共產制度,對人類和平貢獻比較大?大家或許都知道答案,但是關鍵是,我們為什麼不敢講出來。」

有些人認為,中共正在崛起,是否真的崛起?可以從經濟面去觀察,但是明居正認為更重要的是要從這個政權行為面上的表現來看,他說:「中共不是崛起,而是法西斯化,這樣的發展趨勢已引起國際社會的疑慮。」

為什麼中共在實力不足的情況下提前法西斯化呢?明居正認為,「因為它要自救。退黨大潮使其病急亂頭醫,下猛藥以自救,所以提前法西斯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