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中共提前法西斯化?(图)
 
2005-9-29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浦慧恩香港9月30日报导/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明居正,获邀来港参加今天由香港《大纪元时报》举办的“中国的未来──九评共产党国际论坛”,他已于昨晚抵港。明居正来港可谓一波三折,他曾一度遭港府拒发入境签证,而昨晚,他在香港国际机场准备入境香港时,被入境处以核实证件为由,被迫于机场内呆等超过一个半钟头。在本报多番与机场入境处方面交涉后,明教授才获准进入香港。

据前往机场接飞机的香港《大纪元时报》社长朱彤斌表示,明居正教授原定于昨晚9时半由台北抵达香港,她于9时24分收到明教授的电话,表示已经下飞机正步向入境处准备办理入境手续。之后知道明教授被入境处人员以检查证件为由,被带往一间房间等候,直到11时12分才放人入境。

背后黑手用卑鄙手段刁难

朱彤斌认爲,香港大纪元多次遭中共在背后用各种卑鄙的手段留难,实在令人气愤。而港府方面的默默配合,甚至过分的自我审查,令人感到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不过,她亦表示,其实知道很多香港人讨厌中国共产党,而其中大部份港人都是因为其上一辈受到中共迫害才来到香港,对中共非常厌恶,但出于无奈亦只能默默承受,因而变成一种无力感,亦只好依赖已变得有名无实的“一国两制”。

经常往来世界各地并以讲者的身份参加过逾百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的明居正,向本报简述在机场被扣留的情况。他说,在入境柜枱办理入境手续时,看到柜枱处的入境处人员正在确认一张有记载他名字的名单,又询问旁边的同事“怎麽办?”接着,看到他们按铃,最后就表示需要检查他的证件。

明居正被入境处人员带往一间房间,入境处人员向他详细查询有关机票、来港目的等问题。其中入境处人员问他:“爲何第一次签证被拒?”明教授反问:“此问题应该是我问你们呢。”他们表示正在了解中,并解释签发证件与入境处是两个部门。

明教授再问他们:“爲何97年前及2002年往来香港没有问题?这次有问题?”他们的解释是:明教授的个案比较复杂,所以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处理。

香港渐走向“一国一制”

对于他来港入境被扣查一事,明居正感到不公平,他相信他被查问的原因是因为他是法轮功学员。他又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渐渐走向“一国一制”。

较早前,明居正在台湾接受了台湾《大纪元时报》的访问。他说,这是首次在中共统治下的土地──香港──讨论“没有共产党统治的新中国”,这个议题极具震撼性,加上国际上已经浮现中共崩溃论,各界不宜漠视这场国际研讨会的历史意义。

“中国的未来”研讨会属于“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系列活动之一,与会贵宾包括加拿大国会议员Robert Anders、香港立法会议员司徒华,明居正也获邀参加。

明居正指出,10月1日是中共建政的纪念日,港、台两地同时举办“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的系列活动,可看出中共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已大不如前,正逐渐失去人民的信任和支持。

香港首度思考“没有共产党”

明居正肯定这次研讨会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但中共却难以接受。他本周初第一次申请入港签证被拒时,有人说“你此行就是要讲中共的坏话,怎为让你去?”他反问:“为什么在别的国家谈论这个问题不是禁忌,在香港就是禁忌?”

在香港谈“没有共产党”,意味着人们开始去思考“一国两制”有没有可能变成“一国一制”,而且这一制是“没有中共的一制”。他说:“港台同受中共之害,两地人民谈没有共产党日子,是非常有意义也值得玩味的一件事。”

一部分研究机构近期陆续发表了中共崩溃论,没有了共产党,台、港、中三地的人民的生活会不会更好?明居正以非常肯定的语气表示:“完全有可能会更好。就如同当年纳粹达到颠峰的时代,人们问如果没有纳粹会不会更好?当然会,但是当时人们不敢讲。”他举东欧、苏联和前苏联的例子说明为何没有共产党人民生活会更好。当时东德国民所得一度高到平均5,500美元,是东欧收入最高的一群,可是老百姓并不快乐,只要有机会打开国门,人们会蜂拥而出。这是一种极权和民主制度的选择,是价值选择的问题。

他反问:“今天是要港台放弃民主制度和言论自由,对人类和平贡献比较大?还是要中共放弃共产制度,对人类和平贡献比较大?大家或许都知道答案,但是关键是,我们为什么不敢讲出来。”

有些人认为,中共正在崛起,是否真的崛起?可以从经济面去观察,但是明居正认为更重要的是要从这个政权行为面上的表现来看,他说:“中共不是崛起,而是法西斯化,这样的发展趋势已引起国际社会的疑虑。”

为什么中共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提前法西斯化呢?明居正认为,“因为它要自救。退党大潮使其病急乱头医,下猛药以自救,所以提前法西斯化”。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