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十億大鈔只當灑灑水 小胡已把老江踢出中南海(多圖)
 
林立
 
2005-9-24
 

江的好友、河北省原省委書記兼省長程維高
【人民報消息】中共高幹離休後仍享有特權,中央常委一級離休幹部在各地都設有行宮。一百十七名政治局委員一級離休高幹,每年的公費開支十億元,平均每人將近一千萬元。省部級離休高幹五千多人,每人每年花費公帑少則七十萬,多則達六百萬元。

江澤民的好友、原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雖然把前後兩個秘書都腐蝕得一個槍斃一個死緩,但他還享受著省部級離休高幹的待遇。

和百名離休高幹一年花十億元公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很多孩子考上大學而沒錢交學費的父母,有的賣腎,有的自殺。

昆明女孩考上大學 買不起鹽的母親自殺


寡母賣腎為女兒籌學費
據新華社9月21日報導說,考上大學的十八歲雲南女孩鄧欣(化名)的家鄉雲南省沾益縣盤江鄉大興村是個貧困村,很多人家除了種地,沒別的收入來源,有些人家甚至連買鹽的錢都沒有,鄧家便是其中之一。當前內地本科生,一年學費、書籍費及基本生活費為一萬二千元至二萬五千元。

據報導,鄧欣家窮的連買鹽的錢都沒有,她的母親李粉香一肩挑起全家生活重擔,年收入僅有數百元人民幣,毫無疑問一萬二千元至二萬五千元的學雜費對於李粉香來說比天文數字還大,簡直就是一把殺人的刀。李粉香自從得知女兒高考分數已經過線後便開始擔憂,終於承受不住精神上的壓力,上吊自殺。

連買鹽的錢都沒有,這是何等的窮困!

江一次偷盜國庫200多億元

據教育部一份報告統計:因經濟困難被迫中途輟學者,2003年有24,115名,2004年有18,773名,大多數是來自農村、牧區家庭的學生。

據新安晚報8月29日報導,安徽省貧困生四年學費要攢三十四年,安徽省教育廳計財處官員振振有詞的說,由於窮國辦大教育資金跟不上,收學費便成了解決高校發展資金來源的一個途徑。

真的嗎?既然窮國辦大教育資金跟不上,為何江手握黨政軍大權時一次下手偷竊國庫近30億美金(合人民幣200多億元)?田穗在動向雜誌九月刊透露《42萬大學新生無錢交學費》,至八月底,全國有42萬多高校新生交不起學費,其中有25萬新生,連到校報到的路費及基本生活用品,都難以負擔。原來民脂民膏都讓這些禍國殃民的內鬼們給吸走了!

百名離休高官年花十億

百名離休高官年花10億,這和江澤民在加勒比海中資銀行帳戶一次存200多億比起來不多啊。但是如果讓那些連食鹽都買不起的百姓知道,能把他們的腦袋擰下來。所以政治局拒絕公開個人所得,說會引發「社會動蕩」。這裏還要說清楚點兒,無所事事的中共高官們一年花的這10億公款還沒包括在「個人所得」之內。

據陳一源刊登在動向雜誌9月刊的文章《百名離休高幹年花十億》透露,中共的退休制度是:縣級及其以下幹部是「退休」,退休金按年資對原工資打折扣;公費醫療待遇亦打折扣。地級(中央為司局級)及以上幹部,還有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國那天以前「參加革命」的幹部,是「離休」,意思是「離職休養」,並沒有「退出」,所以工資照發,公費醫療全包。但其他在職時的待遇就「人走茶涼」了。

省部級及以上的幹部,就有明顯的特權,而且級差很大。


老母親自兩個月前骨折後一直躺在
一貧如洗的家中受煎熬
據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共中央老幹部局最新公布:至2005年7月底,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國家副主席、中顧委副主任一級的離休幹部,有12人,公費開支3億2600萬元,平均每人每年最少揮霍2725萬元!

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常委、中央軍委委員(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第一代中共大老遺孀)這一級的離休幹部105人,公費開支6億7100萬元,平均每人630多萬元!

省部級離休幹部 (包括享有同級待遇的各界知名人士)5,537人,每人配備工作人員三至五名不等,每人每年公費開支70多萬至600多萬元。這些離休中共特權階層一共是5,654人。北京、上海、廣東、浙江、福建的省部級離休幹部,平均每人每年開支都在500萬元以上。

江澤民、李嵐清、薄一波等這些個禍國殃民的壞傢伙還享有國家的最高級待遇,每人都配備警衛六名、司機二名、工作人員二名、秘書二名、廚師一名、保健醫生一名、護士一名。

江澤民還配備由黨政軍現司局級八名人員組成的辦公室,繼續在背後對曾慶紅和羅幹下指示,力圖形成架空胡錦濤的局面。江的這一特權據說被中共中央認可延伸到十七大。

江澤民這幫人在位時禍國殃民、出賣國土、偷盜國庫,退職後,繼續魚肉百姓。下面各級官員當然有樣學樣了。只有黃金高那樣不明究裡的人真以為共產黨要反腐呢,所以犯了「方向路線性」錯誤,受了酷刑,還要嚴懲!

江澤民現在到處亂竄還享受國航專機、軍方專機,八車卡火車專列待遇。不過江不敢坐飛機,怕內部有人安裝定時炸彈把他給“做”了,從2004年1月他已改乘專列。專列有二個內燃機車頭,車卡是從德國進口後再裝修、加固的,其中一個車廂是電訊、電子設施,據說是為突發“戰爭”(暗殺)而備。

江澤民行經的鐵路沿線,都要有武裝保護,所有快慢旅客列車,都要老早就停站讓路.即使是同方向行駛的旅客特快,也要早早停下來,讓專列後來居上,超越而過。

2004年7月份,江澤民坐火車南下,從南京去上海,終點站是杭州。江怕被暗殺,命令在他出發前一天就必須沿鐵軌每二十米站一個警察, 24小時輪流值班,不分晝夜,每人值班數小時,直到他乘坐的火車通過三小時之後才能解除戒嚴。從南京到上海,再從上海到杭州,有多少個二十米?得出動多少警察?氣的值班警察和家屬破口大罵。

江澤民常常乍屍

江澤民在北京時常常去解放軍301總醫院急救,所以那裏有三組醫療專家,他去上海常住時,上海華東醫院又組織了二組醫療專家,而廣州軍區總醫院有一組醫療專家隨時待命。

反正是免費醫療,有些人除了有病呻吟,無病也呻吟,尤其是江澤民常常乍屍,所以讓醫療專家們整天顫顫驚驚,唯恐被扣個「有預謀有組織的謀殺首長」,不少人要求調到普通門診去工作,說時間長了,首長不犯心肌梗塞,他們也會得心臟病、高血壓、心室纖顫。

江澤民被迫搬出中南海


江宋醜聞
由於中央硬性決定,江澤民今年五月底才不得不被迫從中南海遷出,他為宋祖英花兩億元裝修的歌廳也讓別人享受去了,宋祖英的紅卡也成了被人嘲諷的信物。

目前,如果江去北京時只能住在釣魚臺國賓館或玉泉山中央軍委招待所五號樓。此外他在上海西郊賓館、大公館、蘇州太湖都有居所。不過這可就差遠去了,住中南海和住玉泉山那哪兒和哪兒啊?胡錦濤一腳把江澤民從中南海踹到玉泉山去,曾慶紅竟沒有吱聲。

另外,薄一波那個忘恩負義的老壞種也有三處居所:北京、青島、珠海。部分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常委一級離休高幹也都起碼在三個城市內擁有各自的居所。他們打著滾兒住都住不過來,可是那些被江綿恒、江綿康、陳良宇們強拆民房的訪民去北京上訪時卻遭到毒打和監禁。

中國的兩極分化已經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黨的把持者在揮金如土、醉生夢死,而下崗工人和民工在為下一頓飯焦慮。

不久前,和80歲的江澤民關係密切的老淫棍、前政治局常委李嵐清,在上海西郊賓館舉辦「夏之夜」情歌晚會。當晚去了不少紅男綠女,江澤民也由人攙扶著去了。據悉,江澤民衰老的不能再象在冰島那樣站著唱了,只能搭拉著兩條萎縮的腿坐在那裏,聲嘶力竭的獨唱了三首情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紅河谷》、《小路》,聲音有點象劈劈柴的動靜。與會者悄悄的說:應該錄下音來讓他自己聽聽!

可笑的驚呼

連在上海看到燈紅酒綠、霓虹燈閃耀的外國人都說;這不是真正的中國,去看看14億中國人在過什麼樣的日子。記住,中共不允許你照相的地方,那才是真正的中國!

有人在450余萬人的退黨大潮前驚呼:「共產黨垮臺了,我們怎麼辦?」您看了上面這些消息可能會疑惑的問:這些人的神經是否已經被中共搞錯亂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