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十亿大钞只当洒洒水 小胡已把老江踢出中南海(多图)
 
林立
 
2005-9-24
 

江的好友、河北省原省委书记兼省长程维高
【人民报消息】中共高干离休后仍享有特权,中央常委一级离休干部在各地都设有行宫。一百十七名政治局委员一级离休高干,每年的公费开支十亿元,平均每人将近一千万元。省部级离休高干五千多人,每人每年花费公帑少则七十万,多则达六百万元。

江泽民的好友、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虽然把前后两个秘书都腐蚀得一个枪毙一个死缓,但他还享受着省部级离休高干的待遇。

和百名离休高干一年花十亿元公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很多孩子考上大学而没钱交学费的父母,有的卖肾,有的自杀。

昆明女孩考上大学 买不起盐的母亲自杀


寡母卖肾为女儿筹学费
据新华社9月21日报导说,考上大学的十八岁云南女孩邓欣(化名)的家乡云南省沾益县盘江乡大兴村是个贫困村,很多人家除了种地,没别的收入来源,有些人家甚至连买盐的钱都没有,邓家便是其中之一。当前内地本科生,一年学费、书籍费及基本生活费为一万二千元至二万五千元。

据报导,邓欣家穷的连买盐的钱都没有,她的母亲李粉香一肩挑起全家生活重担,年收入仅有数百元人民币,毫无疑问一万二千元至二万五千元的学杂费对于李粉香来说比天文数字还大,简直就是一把杀人的刀。李粉香自从得知女儿高考分数已经过线后便开始担忧,终于承受不住精神上的压力,上吊自杀。

连买盐的钱都没有,这是何等的穷困!

江一次偷盗国库200多亿元

据教育部一份报告统计:因经济困难被迫中途辍学者,2003年有24,115名,2004年有18,773名,大多数是来自农村、牧区家庭的学生。

据新安晚报8月29日报导,安徽省贫困生四年学费要攒三十四年,安徽省教育厅计财处官员振振有词的说,由于穷国办大教育资金跟不上,收学费便成了解决高校发展资金来源的一个途径。

真的吗?既然穷国办大教育资金跟不上,为何江手握党政军大权时一次下手偷窃国库近30亿美金(合人民币200多亿元)?田穗在动向杂志九月刊透露《42万大学新生无钱交学费》,至八月底,全国有42万多高校新生交不起学费,其中有25万新生,连到校报到的路费及基本生活用品,都难以负担。原来民脂民膏都让这些祸国殃民的内鬼们给吸走了!

百名离休高官年花十亿

百名离休高官年花10亿,这和江泽民在加勒比海中资银行帐户一次存200多亿比起来不多啊。但是如果让那些连食盐都买不起的百姓知道,能把他们的脑袋拧下来。所以政治局拒绝公开个人所得,说会引发「社会动荡」。这里还要说清楚点儿,无所事事的中共高官们一年花的这10亿公款还没包括在「个人所得」之内。

据陈一源刊登在动向杂志9月刊的文章《百名离休高干年花十亿》透露,中共的退休制度是:县级及其以下干部是「退休」,退休金按年资对原工资打折扣;公费医疗待遇亦打折扣。地级(中央为司局级)及以上干部,还有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国那天以前「参加革命」的干部,是「离休」,意思是「离职休养」,并没有「退出」,所以工资照发,公费医疗全包。但其他在职时的待遇就「人走茶凉」了。

省部级及以上的干部,就有明显的特权,而且级差很大。


老母亲自两个月前骨折后一直躺在
一贫如洗的家中受煎熬
据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老干部局最新公布:至2005年7月底,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一级的离休干部,有12人,公费开支3亿2600万元,平均每人每年最少挥霍2725万元!

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副总理(国务委员)、中顾委常委、中央军委委员(包括享有同级待遇的第一代中共大老遗孀)这一级的离休干部105人,公费开支6亿7100万元,平均每人630多万元!

省部级离休干部 (包括享有同级待遇的各界知名人士)5,537人,每人配备工作人员三至五名不等,每人每年公费开支70多万至600多万元。这些离休中共特权阶层一共是5,654人。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福建的省部级离休干部,平均每人每年开支都在500万元以上。

江泽民、李岚清、薄一波等这些个祸国殃民的坏家伙还享有国家的最高级待遇,每人都配备警卫六名、司机二名、工作人员二名、秘书二名、厨师一名、保健医生一名、护士一名。

江泽民还配备由党政军现司局级八名人员组成的办公室,继续在背后对曾庆红和罗干下指示,力图形成架空胡锦涛的局面。江的这一特权据说被中共中央认可延伸到十七大。

江泽民这帮人在位时祸国殃民、出卖国土、偷盗国库,退职后,继续鱼肉百姓。下面各级官员当然有样学样了。只有黄金高那样不明究里的人真以为共产党要反腐呢,所以犯了「方向路线性」错误,受了酷刑,还要严惩!

江泽民现在到处乱窜还享受国航专机、军方专机,八车卡火车专列待遇。不过江不敢坐飞机,怕内部有人安装定时炸弹把他给“做”了,从2004年1月他已改乘专列。专列有二个内燃机车头,车卡是从德国进口后再装修、加固的,其中一个车厢是电讯、电子设施,据说是为突发“战争”(暗杀)而备。

江泽民行经的铁路沿线,都要有武装保护,所有快慢旅客列车,都要老早就停站让路.即使是同方向行驶的旅客特快,也要早早停下来,让专列后来居上,超越而过。

2004年7月份,江泽民坐火车南下,从南京去上海,终点站是杭州。江怕被暗杀,命令在他出发前一天就必须沿铁轨每二十米站一个警察, 24小时轮流值班,不分昼夜,每人值班数小时,直到他乘坐的火车通过三小时之后才能解除戒严。从南京到上海,再从上海到杭州,有多少个二十米?得出动多少警察?气的值班警察和家属破口大骂。

江泽民常常乍尸

江泽民在北京时常常去解放军301总医院急救,所以那里有三组医疗专家,他去上海常住时,上海华东医院又组织了二组医疗专家,而广州军区总医院有一组医疗专家随时待命。

反正是免费医疗,有些人除了有病呻吟,无病也呻吟,尤其是江泽民常常乍尸,所以让医疗专家们整天颤颤惊惊,唯恐被扣个「有预谋有组织的谋杀首长」,不少人要求调到普通门诊去工作,说时间长了,首长不犯心肌梗塞,他们也会得心脏病、高血压、心室纤颤。

江泽民被迫搬出中南海


江宋丑闻
由于中央硬性决定,江泽民今年五月底才不得不被迫从中南海迁出,他为宋祖英花两亿元装修的歌厅也让别人享受去了,宋祖英的红卡也成了被人嘲讽的信物。

目前,如果江去北京时只能住在钓鱼台国宾馆或玉泉山中央军委招待所五号楼。此外他在上海西郊宾馆、大公馆、苏州太湖都有居所。不过这可就差远去了,住中南海和住玉泉山那哪儿和哪儿啊?胡锦涛一脚把江泽民从中南海踹到玉泉山去,曾庆红竟没有吱声。

另外,薄一波那个忘恩负义的老坏种也有三处居所:北京、青岛、珠海。部分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副总理(国务委员)、中顾委常委一级离休高干也都起码在三个城市内拥有各自的居所。他们打着滚儿住都住不过来,可是那些被江绵恒、江绵康、陈良宇们强拆民房的访民去北京上访时却遭到毒打和监禁。

中国的两极分化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党的把持者在挥金如土、醉生梦死,而下岗工人和民工在为下一顿饭焦虑。

不久前,和80岁的江泽民关系密切的老淫棍、前政治局常委李岚清,在上海西郊宾馆举办「夏之夜」情歌晚会。当晚去了不少红男绿女,江泽民也由人搀扶着去了。据悉,江泽民衰老的不能再象在冰岛那样站着唱了,只能搭拉着两条萎缩的腿坐在那里,声嘶力竭的独唱了三首情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河谷》、《小路》,声音有点象劈劈柴的动静。与会者悄悄的说:应该录下音来让他自己听听!

可笑的惊呼

连在上海看到灯红酒绿、霓虹灯闪耀的外国人都说;这不是真正的中国,去看看14亿中国人在过什么样的日子。记住,中共不允许你照相的地方,那才是真正的中国!

有人在450余万人的退党大潮前惊呼:「共产党垮台了,我们怎么办?」您看了上面这些消息可能会疑惑的问:这些人的神经是否已经被中共搞错乱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