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社論:胡錦濤執政 路向何方
 
2005-9-12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執政後的近三年時間,無論對中國人民還是對世界人民來說,都是不平靜的三年。

  一方面,在世界範圍內,民主和自由的力量繼續壯大,新老極權主義和共產主義獨裁政體陷入孤立。然而獨裁者們不甘自動退出歷史舞臺,在世界範圍內發動了對文明和人性的襲擊。恐怖活動以及共產國家對自由世界的滲透和控制愈演愈烈,一度甚囂塵上。但是,這只不過是邪惡勢力最後的徒然一擊,只能更快的把它們送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另一方面,在網絡中文世界,本報於去年發表的《九評中國共產黨》石破驚天,大大消弱了中共對海外華人的控制並喚醒了中國大陸的民衆。有是引發的海內外萬眾退黨對中共造成了其建黨以來最大的威脅。迄今為止,全球退出中國共產黨的人數已經衝破4百萬。中國共產黨明顯缺乏對這一挑戰的應變能力,只得採取其慣用的轉嫁危機和文攻武嚇的作法。對內,它為已然熾烈的民族主義情緒火上加油,針對臺灣制定《反分裂法》,同時操縱民間反美和反日活動。對外,胡錦濤本來想延續鄧小平“韜光養晦”的思路,拋出“和平崛起”的理論,試圖緩和其國際政治環境。可是,這個美麗的幌子很快就被共軍將領朱成虎的核戰叫囂和唐淳風的對日戰爭言論擊的粉碎,顯示出中共內部在《九評》攻勢下鬥爭加劇。

  在這個背景下,中國黨政軍大權獨攬的胡錦濤將要首次訪美了。

  在江澤民下臺之初,對舊體制已經喪失信心的中國人民起初對胡溫新體制一度充滿了期望。如今,已經若干年過去了,胡錦濤的所作所為沒有帶來和煦的春風,其刻意營造的親民和勤政形象也僅僅停留在表演上。甚至在這次擬議的訪美行程中,胡錦濤仍不願意尊重布什總統的意見,就中國武器擴散、軍力威脅、能源、北韓核問題、中美貿易衝突和中國侵犯人權等實質問題進行磋商,反而在訪問級別,地點和接待規格上大做文章。

  胡錦濤幾年來的表現無疑是令人失望的。仔細盤點胡的所作所爲,寄望於他的善良人們一定會大吃一驚。對胡錦濤而言,亡羊補牢,猶為未晚。破舊立新,從善如流,此其時也。

  迫害法輪功 未見松弛

  江澤民當年曾聲言3個月內解決法輪功問題,而今鎮壓法輪功已經成為江澤民及其黨羽的一場惡夢。無論在世界各地,江氏死黨在出訪外國時,一定會遭到法輪功修煉者的遊行抗議,甚至被告上當地法庭。劊子手們聞風喪膽,甚至不敢接受外國官員遞過來的外交文件。

  胡錦濤上臺以後,本有機會改正中共這一慘絕人寰的屠殺行徑,並將血腥鎮壓的發起人江澤民繩之以法,以謝天下。正像鄧小平和胡耀邦借“撥亂反正”樹立民望一樣,胡錦濤也可以藉此機會鞏固地位,積累政治資本,但卻一再無所作為。是胡錦濤優柔寡斷,還是站在人民的對立面,真心支持鎮壓?

  據不完全統計,自胡從2002年當選中共總書記以來截至2005年8月底,已有至少1500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從胡錦濤獲得黨權和軍權的2004年9月算起,也有至少629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失去了生命。

  2003年5月,重慶發生了警察公然強姦法輪功學員魏星艷的惡性事件。這一事件因為另一些法輪功學員的努力而被揭露。他們堅持維護憲法賦予自己的基本權利和堅持信仰,反而在2004年受到判刑,最長的刑期達到14年。

  在歷次江澤民出訪期間,一些外國政府迫於中共壓力騷擾抗議的法輪功學員事件時有發生。胡錦濤在這一方面也繼承了江澤民的傳統。2004年1月胡錦濤訪問法國期間,海外法輪功學員前往呼籲停止迫害和要求嚴懲江澤民,結果遭到法國警方無理盤查和拘捕。法國的一些報紙因此質問總統希拉克,在此次胡錦濤訪問期間表現得如此卑躬屈膝,到底能為法國帶來多少經濟利益。

  2004年6月,胡錦濤作為中國國家主席訪問歐洲四國。6月8日胡錦濤一行抵達波蘭,中國駐波蘭大使館組織的華人歡迎隊伍以各種方式騷擾法輪功學員。據美國之音6月10日報導,當時的目擊者說,中共歡迎隊伍“富有攻擊性”,試圖用其橫幅擋住法輪功成員手中寫有“嚴懲江澤民”和“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有人甚至想攻擊法輪功學員,因警察阻擋而作罷。

  2004年11月16日,在胡錦濤訪問阿根廷期間,法輪功學員向胡錦濤的車隊打出“法辦江澤民”等橫幅。光天化日之下,中國大使館官員公然操縱歹徒從法輪功學員手中搶奪橫幅並損毀。這些暴行,正發生在胡錦濤望之可及的地方。

  不管目前胡的真實想法是什麼,時光已逝,人死不可復生。江澤民集團的血債正在慢慢的變成胡錦濤集團的遺產。如胡繼續當斷不斷,必遭其亂──不論其是否願意,都會在將來被看作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之一。

  打壓新聞和言論 不遺餘力

  胡錦濤上臺以來,加大了打壓新聞自由和封鎖網絡的力度。早在2002年,據說胡錦濤親自下令將劉軍寧開除出中國社科院,因為劉出書倡揚自由民主和憲政。 2003年下半年起,中共中宣部連續禁播電視劇《走向共和》,查禁《往事並不如煙》和《中國農民調查》。中宣部更通令媒體不准刊登朱厚澤、茅於軾、李銳、胡績偉、林牧、鮑彤、蔣彥永、曹思源等人的文章。2004年9月,《同舟共進》雜誌主編蕭蔚彬被解除職務,原因是該雜誌發表了中共改革派元老任仲夷批評鄧小平未能及時推動政治改革的文章。

  中國大陸一向以開明和敢言著稱的南方報業集團旗下《南方都市報》、《南方週末》《南風窗》被整肅多次,原南方都市報副主編兼總經理喻華峰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南方日報報業集團原社委會委員、調研員李民英獲刑六年。此外,北京的《新京報》,《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中國改革》,《戰略與管理》和《炎黃春秋》等都曾受到多次整頓,2005年初,一份關注教育的雜誌《教師之友》因“過於注重思想性”而被勒令停刊,三名編輯遭到解職。

  對境外網站,中共軟硬兼施,順從者則放行,不順從者則徹底封閉。Yahoo早已拜倒在中共裙下,搜索引擎巨擘如Google者也無法逃脫,在新聞搜索結果中故意忽略所有可能有爭議的、不受中共歡迎的中文新聞。對國內思想網站,中共的指導方針就是關閉。2003年 10月之前,中國大陸以傳播自由民主等思想為主的網站大概有數十家之多,其中有很多較有影響的站點。到9月底10月初,這些網站幾乎全部都被當局封閉,而且一改原來那種重新開通後總是能夠存活一段時間的特點,而是重開後就會被立刻被關。2005年3月,中共教育部勒令多家大學BBS網站整頓,關閉了北大,清華,南開,復旦,武漢大學的BBS站點。

  一些在中國大陸已經被剝奪了言路的的網絡作家不得不到海外網站發表文章,但等待他們的還是可能隨時而來的逮捕和關押。已經因言而獲罪而被判監的作家和編輯有趙岩、師濤、清水君、楊天水、鄭貽春、張林和杜導斌等。據說趙岩的逮捕,乃是胡錦濤親自授意的。《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王光澤因為在美國一所大學舉辦的一個學術會議上作了關於中國大陸網絡言論狀況的發言而被該報社解聘。2004年底,劉曉波、余傑、張祖樺三人因“危害國家安全”,分別被北京警方傳喚。焦國標因一篇批判中宣部的文章而被北大禁止授課,現在被“放逐”海外。甚至律師郭國汀為替系獄作家作辯護的都受到株連,被吊銷律師執照,最後不得不遠走加拿大。

  胡的所作所為給他帶來了國際“聲譽”。2005年5月3日,總部設在法國首都巴黎的新聞工作者組織“記者無國界”公布了一分 “新聞自由公敵”清單,名單上的34個領袖和組織,全都要為“違反新聞自由承擔直接的責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繼江澤民之後,同其它老牌得主金正日和卡斯特羅等一起獲頒2004年度“十大新聞自由公敵”。該組織還發表了一份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行榜,中國排行倒數第五,在亞洲僅比北朝鮮和緬甸稍強,比沙特阿拉伯等君主制國家還要差。

  據“無國界記者”表示,2004年因工作而身陷囹圄的記者則有107人。該組識稱,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記者監獄”,2004年被囚禁的記者有27人,占全體系獄記者約四分之一。許多參與創立本報的大紀元記者們,至今仍在中共的監獄中,有的刑期長達10年。

  2004年下半年以來,東歐以及中亞前共產黨國家紛紛爆發顏色革命,繼承原共產黨的獨裁者們要麼出逃,要麼被推翻。其中一些國家的非政府組織和接受西方基金會資金的研究機構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啟蒙作用。這引起了胡錦濤的高度緊張。2005年5月,胡錦濤指示中國社科院認真研究顏色革命,特別要研究民間研究機構在顏色革命中的角色。另外,在中國蓬勃開展的公民維權運動中,已經有一些中國民間機構學者同弱勢民眾結合的跡象(比如唐山萬名農民聯名罷免唐山市委書記張和的中共人大代表資格)。因此,有影響的中國民間研究機構紛紛被勒令停辦,包括茅於軾的天則經濟研究所,江平的上海法律與經濟研究所,曹思源的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等等。劉軍寧的九鼎公共事務研究所更是早已無法舉行活動了,僅有網站保留下來。

  鎮壓平民維權 步步升級

  胡溫履新之後,一度顯現出親民和關心三農問題的一面。2004年初,中共宣布將逐步降低農業稅稅率,並計劃在5年內完全取消農業稅。但是,中國農民並未從減稅中獲得實惠。中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自2004年初以來大陸農資產品和農村消費品價格都有較大幅度的增長。各類化肥均上漲,漲幅在20%左右。農藥、農膜、農用柴油等價格也大幅上漲,完全抵消了取消農業稅給農民帶來的收益。中國農民一如既往地生活在腐敗,基層中共官員濫用權力和非法侵占耕地的重重魅影中。上訪以及群體抗爭便成為中國農民的主要申訴手段。

  中共信訪部門的統計證實,2003年全國黨政信訪部門共受理1272.3萬人(件)次來信來訪,比上年上升4.1%,其中,中央和國家機關受理公民信訪量上升46%,國家信訪局受理公民信訪量上升了14%;全國黨政信訪部門共接待公民集體上訪的31.5萬批次,712萬人次,分別比上年上升了41%和44.8%,其中50人以上的集體訪批次和人次分別比上年上升33.3%和 39%,單批集體訪人數達800餘人,創單批次進京上訪人數的最高記錄。2004年第一季度,國家信訪局受理公民來信同比上升20.2%,接待群眾上訪批次、人次同比分別上升99.4%和94.9%。預計這些數字在2005年只會更高。

  根據中國大陸長期關注三農問題的學者於建嶸的研究,村官貪污受賄,土地被非法征用以及幹部亂收費已經成為農民上訪的三大主要原因。於建嶸的研究還顯示,很多農民在第一次進京上訪時對中共政府很有信心,認為中央知道了自己的冤情就能夠解決問題。但是僅僅7天之後,就有超過70%的訪民認為黨中央國務院在內對他們所反映的問題都“推來推去”。一份在北京上訪村流傳甚廣的署名為“億萬冤民者”的傳單稱“想起國務院,好似閻王殿,外邊是瘋犬,裏邊是貪官”。於建嶸認為,進京上訪成為了中央,以及胡溫政治威望流失的重要渠道。

  面對洶湧而來的信訪民眾,胡溫政府於2005年1月發布了新《信訪條例》。不幸的是,這個所謂的新條例仍然是舊瓶裝新酒,換湯不換藥。

  首先,新《信訪條例》的精要所在仍然在於制約訪民而不是約束地方官;雖然表面上把保障信訪人的權利確定為重要原則,但同時又為地方政府打擊迫害信訪人預設了各種理由和藉口。新條例規定了許多所謂上訪人應該遵守的“規範”。比如,第18條規定多人上訪的“應當推選代表,代表人數不得超過5人”。而在現實中,推選代表就要開會,中共地方官員就可以很容易給訪民定一個“非法聚會”或“煽動、串聯、脅迫、以財物誘使、幕後操縱他人信訪”的罪名。再比如,第20 條規定,信訪人不得“在國家機關辦公場所周圍、公共場所非法聚集”,不得“在信訪接待場所滯留”。這樣一來,中共公安可以很輕易的以“聚眾衝擊國家機關” 的罪名還將訪民逮捕,然後再“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可見,這些條款實質上並不是幫助訪民上訪,而是變相防止訪民上訪,是中共中央版的“截訪”手段。這個條例本身就是違反中共憲法的。

  其次,該條例再次強化了各地上訪的數量和規模的排名並與政績掛鉤的體制,並賦予了地方官更多調查、直接移交和督辦權的權力。比如,第7條明確規定,“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將信訪工作績效納入公務員考核體系”。這說明,如果說新條例出臺之前截訪還只是地方政府的一種不成文的規定,新條例發布後截訪已經被中共中央政府體制化了。有了這個後臺,地方黨政會採取更為嚴厲手段截訪。

  堵塞信訪這一渠道只能給中共造成比信訪潮更難處理的困境。果然,新《信訪條例》發布不到半年時間,就發生了多起震驚全國的官民衝突事件。2005年6月11日,一夥武裝暴徒衝向護地的河北定州繩油村民窩棚,瘋狂襲擊手無寸鐵的男女村民。期間不時還傳出類似爆炸聲及槍聲。血案中6名村民死亡,100人受傷。緊接著,6月底,廣東佛山市三山港村失地農民和當地中共政府因地方官員強行毀壞私有財物而嚴重對立。7月初,附近村莊的民眾紛紛前來聲援,數千村民包圍鎮派出所。公安出動六百名警員,以警棍毆打抗議民眾,雙方爆發激烈衝突。這些群體事件大多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維權主體都曾是中共信訪部門的常客,但屢屢被當地中共官員暴力截訪,問題根本無法解決。

  中共中央 “止謗”,也許某些人耳根稍許清靜了些。但是,中共利用了周厲王的手段,到頭來就得接受周厲王的下場。一位獨立人士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評論2005年大陸的群體事件時說,如今中共地方政府的做法,其實就是在為產生毛澤東這樣的人物創造環境。

  中共國內層出不窮的官民衝突,虛假繁榮後隱藏的經濟危機和信仰危機,以及方興未艾的退黨大潮,已經宣示了中共政治上抱殘守缺和故步自封教條的失敗。本來在文革浩劫之後就應該立即解決的道德重建和制度改革問題,卻因為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和江澤民的短視和以權謀私而被擱置了。這一機遇降臨到最新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身上。

  胡錦濤應當猛醒了。如果再不摒棄“千年媳婦熬成婆”的獨裁思維,繼續搭乘中共賊船,聲名毀於一旦恐只是小可,中國將再次淪入一個新的治亂循環,而喪失崛起的機會。

  中共作爲一個反人類和反人性的暴力團夥和恐怖組織,其覆滅天經地義,合乎民心。胡應該知道,即使貴為元首,個人的一廂情願決不可能阻止時代的步伐。一個選擇已經切實地擺在他的面前--是作為中共這艘破船的殉葬品,在即將到來的革命中落得秦二世胡亥或者是齊奧塞斯庫的結局,還是放棄一己之私,出於民族大義摒棄中共,使中國和平的走上長治久安,和平發展的道路。

  現在的中國,正處在一個需要巨人,並也能夠產生巨人的時代。如果胡錦濤先生不堪大任,自然會有一位新的英雄取而代之。劉禹錫詩雲:“沈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這就是自然的規律。杜工部詩更進一步,“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言明瞭一個個體或者一個團體逆潮流而行的下場。對抗歷史車輪,只能身名俱滅;而聖人的道則會像江河一樣萬古流傳,指明中國前進的方向。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