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社论:胡锦涛执政 路向何方
 
2005-9-12
 
【人民报消息】胡锦涛执政后的近三年时间,无论对中国人民还是对世界人民来说,都是不平静的三年。

  一方面,在世界范围内,民主和自由的力量继续壮大,新老极权主义和共产主义独裁政体陷入孤立。然而独裁者们不甘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在世界范围内发动了对文明和人性的袭击。恐怖活动以及共产国家对自由世界的渗透和控制愈演愈烈,一度甚嚣尘上。但是,这只不过是邪恶势力最后的徒然一击,只能更快的把它们送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另一方面,在网络中文世界,本报于去年发表的《九评中国共产党》石破惊天,大大消弱了中共对海外华人的控制并唤醒了中国大陆的民衆。有是引发的海内外万众退党对中共造成了其建党以来最大的威胁。迄今为止,全球退出中国共产党的人数已经冲破4百万。中国共产党明显缺乏对这一挑战的应变能力,只得采取其惯用的转嫁危机和文攻武吓的作法。对内,它为已然炽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火上加油,针对台湾制定《反分裂法》,同时操纵民间反美和反日活动。对外,胡锦涛本来想延续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思路,抛出“和平崛起”的理论,试图缓和其国际政治环境。可是,这个美丽的幌子很快就被共军将领朱成虎的核战叫嚣和唐淳风的对日战争言论击的粉碎,显示出中共内部在《九评》攻势下斗争加剧。

  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党政军大权独揽的胡锦涛将要首次访美了。

  在江泽民下台之初,对旧体制已经丧失信心的中国人民起初对胡温新体制一度充满了期望。如今,已经若干年过去了,胡锦涛的所作所为没有带来和煦的春风,其刻意营造的亲民和勤政形象也仅仅停留在表演上。甚至在这次拟议的访美行程中,胡锦涛仍不愿意尊重布什总统的意见,就中国武器扩散、军力威胁、能源、北韩核问题、中美贸易冲突和中国侵犯人权等实质问题进行磋商,反而在访问级别,地点和接待规格上大做文章。

  胡锦涛几年来的表现无疑是令人失望的。仔细盘点胡的所作所爲,寄望于他的善良人们一定会大吃一惊。对胡锦涛而言,亡羊补牢,犹为未晚。破旧立新,从善如流,此其时也。

  迫害法轮功 未见松弛

  江泽民当年曾声言3个月内解决法轮功问题,而今镇压法轮功已经成为江泽民及其党羽的一场恶梦。无论在世界各地,江氏死党在出访外国时,一定会遭到法轮功修炼者的游行抗议,甚至被告上当地法庭。刽子手们闻风丧胆,甚至不敢接受外国官员递过来的外交文件。

  胡锦涛上台以后,本有机会改正中共这一惨绝人寰的屠杀行径,并将血腥镇压的发起人江泽民绳之以法,以谢天下。正像邓小平和胡耀邦借“拨乱反正”树立民望一样,胡锦涛也可以藉此机会巩固地位,积累政治资本,但却一再无所作为。是胡锦涛优柔寡断,还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真心支持镇压?

  据不完全统计,自胡从2002年当选中共总书记以来截至2005年8月底,已有至少1500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从胡锦涛获得党权和军权的2004年9月算起,也有至少629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失去了生命。

  2003年5月,重庆发生了警察公然强奸法轮功学员魏星艳的恶性事件。这一事件因为另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努力而被揭露。他们坚持维护宪法赋予自己的基本权利和坚持信仰,反而在2004年受到判刑,最长的刑期达到14年。

  在历次江泽民出访期间,一些外国政府迫于中共压力骚扰抗议的法轮功学员事件时有发生。胡锦涛在这一方面也继承了江泽民的传统。2004年1月胡锦涛访问法国期间,海外法轮功学员前往呼吁停止迫害和要求严惩江泽民,结果遭到法国警方无理盘查和拘捕。法国的一些报纸因此质问总统希拉克,在此次胡锦涛访问期间表现得如此卑躬屈膝,到底能为法国带来多少经济利益。

  2004年6月,胡锦涛作为中国国家主席访问欧洲四国。6月8日胡锦涛一行抵达波兰,中国驻波兰大使馆组织的华人欢迎队伍以各种方式骚扰法轮功学员。据美国之音6月10日报导,当时的目击者说,中共欢迎队伍“富有攻击性”,试图用其横幅挡住法轮功成员手中写有“严惩江泽民”和“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有人甚至想攻击法轮功学员,因警察阻挡而作罢。

  2004年11月16日,在胡锦涛访问阿根廷期间,法轮功学员向胡锦涛的车队打出“法办江泽民”等横幅。光天化日之下,中国大使馆官员公然操纵歹徒从法轮功学员手中抢夺横幅并损毁。这些暴行,正发生在胡锦涛望之可及的地方。

  不管目前胡的真实想法是什么,时光已逝,人死不可复生。江泽民集团的血债正在慢慢的变成胡锦涛集团的遗产。如胡继续当断不断,必遭其乱──不论其是否愿意,都会在将来被看作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

  打压新闻和言论 不遗余力

  胡锦涛上台以来,加大了打压新闻自由和封锁网络的力度。早在2002年,据说胡锦涛亲自下令将刘军宁开除出中国社科院,因为刘出书倡扬自由民主和宪政。 2003年下半年起,中共中宣部连续禁播电视剧《走向共和》,查禁《往事并不如烟》和《中国农民调查》。中宣部更通令媒体不准刊登朱厚泽、茅于轼、李锐、胡绩伟、林牧、鲍彤、蒋彦永、曹思源等人的文章。2004年9月,《同舟共进》杂志主编萧蔚彬被解除职务,原因是该杂志发表了中共改革派元老任仲夷批评邓小平未能及时推动政治改革的文章。

  中国大陆一向以开明和敢言著称的南方报业集团旗下《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南风窗》被整肃多次,原南方都市报副主编兼总经理喻华峰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原社委会委员、调研员李民英获刑六年。此外,北京的《新京报》,《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中国改革》,《战略与管理》和《炎黄春秋》等都曾受到多次整顿,2005年初,一份关注教育的杂志《教师之友》因“过于注重思想性”而被勒令停刊,三名编辑遭到解职。

  对境外网站,中共软硬兼施,顺从者则放行,不顺从者则彻底封闭。Yahoo早已拜倒在中共裙下,搜索引擎巨擘如Google者也无法逃脱,在新闻搜索结果中故意忽略所有可能有争议的、不受中共欢迎的中文新闻。对国内思想网站,中共的指导方针就是关闭。2003年 10月之前,中国大陆以传播自由民主等思想为主的网站大概有数十家之多,其中有很多较有影响的站点。到9月底10月初,这些网站几乎全部都被当局封闭,而且一改原来那种重新开通后总是能够存活一段时间的特点,而是重开后就会被立刻被关。2005年3月,中共教育部勒令多家大学BBS网站整顿,关闭了北大,清华,南开,复旦,武汉大学的BBS站点。

  一些在中国大陆已经被剥夺了言路的的网络作家不得不到海外网站发表文章,但等待他们的还是可能随时而来的逮捕和关押。已经因言而获罪而被判监的作家和编辑有赵岩、师涛、清水君、杨天水、郑贻春、张林和杜导斌等。据说赵岩的逮捕,乃是胡锦涛亲自授意的。《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记者王光泽因为在美国一所大学举办的一个学术会议上作了关于中国大陆网络言论状况的发言而被该报社解聘。2004年底,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人因“危害国家安全”,分别被北京警方传唤。焦国标因一篇批判中宣部的文章而被北大禁止授课,现在被“放逐”海外。甚至律师郭国汀为替系狱作家作辩护的都受到株连,被吊销律师执照,最后不得不远走加拿大。

  胡的所作所为给他带来了国际“声誉”。2005年5月3日,总部设在法国首都巴黎的新闻工作者组织“记者无国界”公布了一分 “新闻自由公敌”清单,名单上的34个领袖和组织,全都要为“违反新闻自由承担直接的责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继江泽民之后,同其它老牌得主金正日和卡斯特罗等一起获颁2004年度“十大新闻自由公敌”。该组织还发表了一份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中国排行倒数第五,在亚洲仅比北朝鲜和缅甸稍强,比沙特阿拉伯等君主制国家还要差。

  据“无国界记者”表示,2004年因工作而身陷囹圄的记者则有107人。该组识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记者监狱”,2004年被囚禁的记者有27人,占全体系狱记者约四分之一。许多参与创立本报的大纪元记者们,至今仍在中共的监狱中,有的刑期长达10年。

  2004年下半年以来,东欧以及中亚前共产党国家纷纷爆发颜色革命,继承原共产党的独裁者们要么出逃,要么被推翻。其中一些国家的非政府组织和接受西方基金会资金的研究机构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启蒙作用。这引起了胡锦涛的高度紧张。2005年5月,胡锦涛指示中国社科院认真研究颜色革命,特别要研究民间研究机构在颜色革命中的角色。另外,在中国蓬勃开展的公民维权运动中,已经有一些中国民间机构学者同弱势民众结合的迹象(比如唐山万名农民联名罢免唐山市委书记张和的中共人大代表资格)。因此,有影响的中国民间研究机构纷纷被勒令停办,包括茅于轼的天则经济研究所,江平的上海法律与经济研究所,曹思源的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等等。刘军宁的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更是早已无法举行活动了,仅有网站保留下来。

  镇压平民维权 步步升级

  胡温履新之后,一度显现出亲民和关心三农问题的一面。2004年初,中共宣布将逐步降低农业税税率,并计划在5年内完全取消农业税。但是,中国农民并未从减税中获得实惠。中国国家统计局的资料显示,自2004年初以来大陆农资产品和农村消费品价格都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各类化肥均上涨,涨幅在20%左右。农药、农膜、农用柴油等价格也大幅上涨,完全抵消了取消农业税给农民带来的收益。中国农民一如既往地生活在腐败,基层中共官员滥用权力和非法侵占耕地的重重魅影中。上访以及群体抗争便成为中国农民的主要申诉手段。

  中共信访部门的统计证实,2003年全国党政信访部门共受理1272.3万人(件)次来信来访,比上年上升4.1%,其中,中央和国家机关受理公民信访量上升46%,国家信访局受理公民信访量上升了14%;全国党政信访部门共接待公民集体上访的31.5万批次,712万人次,分别比上年上升了41%和44.8%,其中50人以上的集体访批次和人次分别比上年上升33.3%和 39%,单批集体访人数达800余人,创单批次进京上访人数的最高记录。2004年第一季度,国家信访局受理公民来信同比上升20.2%,接待群众上访批次、人次同比分别上升99.4%和94.9%。预计这些数字在2005年只会更高。

  根据中国大陆长期关注三农问题的学者于建嵘的研究,村官贪污受贿,土地被非法征用以及干部乱收费已经成为农民上访的三大主要原因。于建嵘的研究还显示,很多农民在第一次进京上访时对中共政府很有信心,认为中央知道了自己的冤情就能够解决问题。但是仅仅7天之后,就有超过70%的访民认为党中央国务院在内对他们所反映的问题都“推来推去”。一份在北京上访村流传甚广的署名为“亿万冤民者”的传单称“想起国务院,好似阎王殿,外边是疯犬,里边是贪官”。于建嵘认为,进京上访成为了中央,以及胡温政治威望流失的重要渠道。

  面对汹涌而来的信访民众,胡温政府于2005年1月发布了新《信访条例》。不幸的是,这个所谓的新条例仍然是旧瓶装新酒,换汤不换药。

  首先,新《信访条例》的精要所在仍然在于制约访民而不是约束地方官;虽然表面上把保障信访人的权利确定为重要原则,但同时又为地方政府打击迫害信访人预设了各种理由和藉口。新条例规定了许多所谓上访人应该遵守的“规范”。比如,第18条规定多人上访的“应当推选代表,代表人数不得超过5人”。而在现实中,推选代表就要开会,中共地方官员就可以很容易给访民定一个“非法聚会”或“煽动、串联、胁迫、以财物诱使、幕后操纵他人信访”的罪名。再比如,第20 条规定,信访人不得“在国家机关办公场所周围、公共场所非法聚集”,不得“在信访接待场所滞留”。这样一来,中共公安可以很轻易的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 的罪名还将访民逮捕,然后再“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可见,这些条款实质上并不是帮助访民上访,而是变相防止访民上访,是中共中央版的“截访”手段。这个条例本身就是违反中共宪法的。

  其次,该条例再次强化了各地上访的数量和规模的排名并与政绩挂钩的体制,并赋予了地方官更多调查、直接移交和督办权的权力。比如,第7条明确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信访工作绩效纳入公务员考核体系”。这说明,如果说新条例出台之前截访还只是地方政府的一种不成文的规定,新条例发布后截访已经被中共中央政府体制化了。有了这个后台,地方党政会采取更为严厉手段截访。

  堵塞信访这一渠道只能给中共造成比信访潮更难处理的困境。果然,新《信访条例》发布不到半年时间,就发生了多起震惊全国的官民冲突事件。2005年6月11日,一伙武装暴徒冲向护地的河北定州绳油村民窝棚,疯狂袭击手无寸铁的男女村民。期间不时还传出类似爆炸声及枪声。血案中6名村民死亡,100人受伤。紧接着,6月底,广东佛山市三山港村失地农民和当地中共政府因地方官员强行毁坏私有财物而严重对立。7月初,附近村庄的民众纷纷前来声援,数千村民包围镇派出所。公安出动六百名警员,以警棍殴打抗议民众,双方爆发激烈冲突。这些群体事件大多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维权主体都曾是中共信访部门的常客,但屡屡被当地中共官员暴力截访,问题根本无法解决。

  中共中央 “止谤”,也许某些人耳根稍许清静了些。但是,中共利用了周厉王的手段,到头来就得接受周厉王的下场。一位独立人士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评论2005年大陆的群体事件时说,如今中共地方政府的做法,其实就是在为产生毛泽东这样的人物创造环境。

  中共国内层出不穷的官民冲突,虚假繁荣后隐藏的经济危机和信仰危机,以及方兴未艾的退党大潮,已经宣示了中共政治上抱残守缺和故步自封教条的失败。本来在文革浩劫之后就应该立即解决的道德重建和制度改革问题,却因为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和江泽民的短视和以权谋私而被搁置了。这一机遇降临到最新的中共领导人-胡锦涛身上。

  胡锦涛应当猛醒了。如果再不摒弃“千年媳妇熬成婆”的独裁思维,继续搭乘中共贼船,声名毁于一旦恐只是小可,中国将再次沦入一个新的治乱循环,而丧失崛起的机会。

  中共作爲一个反人类和反人性的暴力团伙和恐怖组织,其覆灭天经地义,合乎民心。胡应该知道,即使贵为元首,个人的一厢情愿决不可能阻止时代的步伐。一个选择已经切实地摆在他的面前--是作为中共这艘破船的殉葬品,在即将到来的革命中落得秦二世胡亥或者是齐奥塞斯库的结局,还是放弃一己之私,出于民族大义摒弃中共,使中国和平的走上长治久安,和平发展的道路。

  现在的中国,正处在一个需要巨人,并也能够产生巨人的时代。如果胡锦涛先生不堪大任,自然会有一位新的英雄取而代之。刘禹锡诗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就是自然的规律。杜工部诗更进一步,“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言明了一个个体或者一个团体逆潮流而行的下场。对抗历史车轮,只能身名俱灭;而圣人的道则会像江河一样万古流传,指明中国前进的方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