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社論:這是一個歷史性的錯誤
 
2005-8-7
 
【人民報消息】自6月2日起,在中共施加的壓力下,馬國政府數度扣押並禁止大紀元報紙在馬來西亞發行。馬國政府的行為違反本國法律和國際人權的基本規則,這是一個錯誤的舉動,將對馬國政府國際形象造成傷害,更可能給馬來西亞社會帶來災難。大紀元(美國總部)在此發出鄭重聲明,呼籲馬國政府停止對大紀元的無理封殺。

  馬國政府和馬來西亞人民應該不會忘記,正是因為得到中共的支持,馬共進行了長時間的暴力革命,加劇了馬國社會的族群衝突,製造了眾多騷亂和血腥事件。對馬來西亞進行赤化和叛亂宣傳的馬來西亞共產黨秘密電臺當年就設在中國湖南。

  2005年,馬國首相阿都拉巴達維曾指出,在馬共失去影響力後,大馬人民才享有和平與穩定。馬來西亞的前總書記陳平現在對馬共游擊隊所開展的殺戮行為表示懺悔,但馬來西亞政府仍然不允許馬來西亞共產黨前返馬。馬來西亞副總理說,陳平回歸將會帶來太多痛苦的回憶。

  令人費解的是,言猶在耳,馬國政府似乎就忘掉了昨日的慘痛教訓。2005年1月10日,馬來西亞政府給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頒發出版準證,數月後,卻對揭露中共本質,倡導人權自由價值的大紀元報紙進行扣押。這是一個歷史性的錯誤。

  扣押大紀元報紙,侵犯了大紀元的正當權益,涉及到成千上萬的華人知情權,是對言論和新聞自由的嚴重侵害。馬國作為民主國家中唯一這樣做的政府,對馬國政府和馬來西亞的國家形象構成了巨大傷害。如果不加以糾正,將給馬來西亞帶來恥辱。

  在大紀元“九評”發表之後,已經有350多萬華人退出中共,中共已經走到了歷史的盡頭。站在中共一邊,就等於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這不應該是馬國政府和人民的選擇。

  同時,正如九評所指出,共產黨在任何時候都沒有改變它的暴力特性,共產黨所到之處,都伴隨著謊言、衝突、暴力和顛覆。對揭露中共邪惡本質的媒體進行打擊,就等於站在了中共相同的立場,接受中共的滲透和擺布,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舉動。一旦中共邪惡勢力立足,馬國安穩之日將不復存在。

  馬來西亞政府聲稱大紀元不中立,報導方向與馬國維持“馬中友好關係”的立場和政策不符。這反映了馬國政府對大紀元的不了解和對中共本質的嚴重錯誤。大紀元報紙一直本著敢言作風,對中共專制暴力的本質和作法進行揭露,為的正是人們遠離共產邪惡,獲得自由,為各國社會的安定和諧與友好往來奠定基礎。因為任何真正健康的友好關係,絕不可能建立在暴力和謊言欺騙之上。

  中共八十年的暴政歷史,不僅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沉重的災難,也給世界人民帶來災難。亞洲周邊國家的共產黨組織說從事的暴力殺戮,都以中共為靠山。到目前為止,中共絲毫沒有放棄暴力鬥爭的哲學,最近軍隊少將朱成虎的核戰言論和前國防部長遲浩田關於未來戰爭的內部講話就是明證。中共更沒有放鬆對民主國家的種種滲透,在馬來西亞幾家主流華文報章走親共路線、中文報業市場已經近乎飽和的時候不遺餘力把《人民日報》開進馬國就是一個例子。

  對於這樣一個危害人類的組織的揭露,無論如何也不能稱為“不中立”,因為中共的危害是歷史事實、是客觀真相。事實上,馬國政府對中共的危害感同身受。馬來西亞反對中共的言論很多,由於中共和馬共當年的災難,馬國政府甚至禁止親共的書籍和刊物,並在1960年制定了一條特殊的法律,對共產黨員不經審判就可以逮捕。

  馬國政府應該認識到,馬中關係並不是馬國與中共之間的關係。中共只是個竊國大盜、獨裁流氓,它不等於中國。大陸兇猛的退黨浪潮表明它正在被中國人民拋棄。馬中的關係,必須以普適價值為基礎,而絕不能屈從於中共的政治經濟壓力和謊言之下。中共把黑手伸進馬來西亞,正是它末日途窮的表現,這不能不引起馬國政府的警惕。

  據了解,扣押大紀元報紙的決定是由馬來西亞國內安全部的華人副部長謝寬泰做出的。這似乎顯示中共海外滲透的典型做法。很多華商在中國投資,有生意、商業上的利益,中共正試圖利用這一點把黑手伸向海外華人以達成自己骯髒的政治目的。

  海外華人應該明白,與中共走在一起絕非自身之福,而是災難。在過去的幾十年裏,海外華人在它國受到的排斥,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中共當年輸出革命而引起的。中共對自己黨員都是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對海外華人更是只會打加利用,沒有價值或出現麻煩就撇清關係,一腳踹掉。中共迄今仍不承認與中共王牌間諜金無忌的關係就是一個例子。

  在此,我們呼籲海外華人認清中共的本質,呼籲馬國華人高官不要聽信中共謊言,助紂為虐。我們更呼籲馬國政府早日糾正扣押大紀元的錯誤做法,避免對馬國人民帶來災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