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給你的最後時間──有人已經在喊「海嘯要來了」(圖)
 
作者:雲上天
 
2005-8-6
 



【人民報消息】據報導:“法國航空公司編號三五八次班機自巴黎飛抵多倫多皮爾森國際機場時,飛機沖出跑道,起火燃燒。前往救人的多倫多機場緊急救難隊隊長菲格利歐拉說,三○九人在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全數疏散,逃到安全的地方,最後一名離開的是該機副機長。”“航班上297名乘客和12名機組成員無一人遇難。”

“加拿大交通部長表示,這實屬空難史上的奇蹟。”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報導,在加拿大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沖出跑道的法航班機上的一名乘客2日稱,在飛機突然停住後,機上的人“像瘋了一樣的狂奔”出機艙。

多乘客表示,當時冒著嗆人的濃煙,又看到機身大火,還全速疾駛,都感到大難臨頭。但大家在逃生時互相幫助,動作都很快,其中老人和兒童更受到關照。幾乎在所有乘客和機組人員逃出機艙的同時,沖天大火吞噬了整架飛機。”

筆者認為,人看得到的促使這一奇蹟發生的原因至少有這樣兩個:

一、每一個空難中人都毫不猶豫的逃離現場。

二、逃離時,人們相互幫助,相互扶持,似乎是感動了上界生命──出現了兩分鐘的逃離時間,大概是等三次紅綠燈變燈的時間,當最後一個空難中人逃離的瞬間,“沖天大火吞噬了整架飛機”

說起來,飛機失事往往不是乘客能預先防備的。大有聽天由命之感。而不久前曾經襲擊南亞的大海嘯,就顯得頗有不同了。首先是規模、波及範圍超過一架飛機裡面人的數千乃至上萬倍。更重要的是,在許多場合,例如在海灘上,居然會有極其珍貴的那麼十幾分鐘給人們自己選擇。

飛機失事了,涉險之人只有一個念頭,快逃!沒有一個人問,這是真的嗎?

海嘯來臨之前,地平線上出現了一道白線,漸漸變寬。一些觀光客甚至還有時間來欣賞,以為那是難得一見的特殊風景線。隨著白線變成白帶子,越來越近,越來越寬,人們欣賞的目光變成疑惑,最後,當海嘯的巨浪成為眼前的事實,人們雖然本能的拼命奔逃,可是......那救助生命的最珍貴的十幾分鐘,已經在無法相信從未遇過的天災從而遲疑之中稍縱即逝了。

逝者已矣,生存者多少感嘆,多少淚水。

聽說了這樣的故事,在熱鬧的海灘上,剛剛學了海嘯知識的學生,對媽媽喊,“可能是海嘯來了!”媽媽毫不猶豫,拉上孩子急忙往遠處高處跑。他們得救了。其他人沒有跑,有的人對他們的跑不以為然,更有人嘲笑。然而,僅止十幾分鐘之後,喝杯茶抽根煙的功夫,聰明與愚昧便一目了然。只是代價太大了!

古往今來,天災人禍中人們演練了千百萬次之多,可是人類接受了怎樣的教訓呢?

看得見,摸得著的人們才相信。飛機已經沖出跑道了,跌進溝裏了,燃燒了,人們沒有一個會對“逃生”有什麼疑意和遲滯;可對自然界儘管是突如其來但往往總有先兆的天災,人們卻常常不願失去片刻的寧靜,溫馨與愉悅,去聽從旁人的勸告。其實,站起身來跑遠一點,即使什麼也沒有發生,您損失了什麼呢?不也就是那麼一點個人的享樂時間嗎?

一個嫌別人大驚小怪,一點好面子,一個習慣中的對他人的輕蔑,融合成幾個字“我不信!”,卻殊不知,如同在遊樂場中的大賭盤前,贏得的甚至可能不過是一張明信片,賭註卻是身家性命。這種賭法你賭得起嗎?!

在幾年之內迅速發展成為全球最大規模的新聞網系報系-大紀元於2004年11月18日開始,陸續發表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將中共的邪惡本質和罪行徹底揭示出來。2005年1月12日發表了《大紀元鄭重聲明》,明確指出高層生命對邪惡中共的清算即將開始。這是不是好像海灘上有人已經在喊,“海嘯要來了!”?

你信不信?你跑不跑?那麼今天“清算中共”這麼大的事情能是隨便說著玩的嗎?不管你信不信,起個化名表示退黨、退團、退隊的願望,就等於是已經跑到遠遠的山岡上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回頭看看,還有幾分鐘便見分曉。就這麼簡單。

你說你不信,幹嗎要退呢?這不就等於你說你不信那是海嘯,幹嗎要跑呢?──回答很簡單:等到事實讓你相信的時候,你已經在海浪裏了。難道到那個時候,你才來埋怨當初警告你的人為什麼沒有強行把你拖走?對於躲避海嘯的人,說不定摯友親朋間還真能四腳八叉的將你強行拖走。事後你千恩萬謝的。但是退黨的事不行。因為,退黨就是看你這份心。要強行幫你退那也不算哪!

你說啦,我也早就不交黨費了,退不退就那麼回事了。既然你早不交黨費了,也就是說你認為你早就“自動退黨”了,是吧?你怎麼這麼糊塗啊。“六個月不交黨費按自動退黨處理”這是誰說的,中共啊!它說的算嗎?如果它說了算的話,它還用得著被清算嗎?!

你說啦,我也沒有殺過人,普普通通一個小兵,共產黨的邪惡罪行跟我有什麼相關。過去說,冤有頭債有主,誰殺了人誰償命。現在卻不是那麼簡單了。

土改時,臺上大喊一聲,“這個惡霸該不該殺?”臺底下一片喊聲,“該殺!”那個省吃儉用勤勤懇懇勞作積累起點家財的本分人,就被槍斃了。你說,誰殺的?

三反五反時,黨幹部、軍代表時不時的威脅,工人們的譏諷嘲笑,政府實施的等同於明搶般的“贖買政策”,使得本來頗有身份的人們威信掃地,嘗盡恥辱。嘔心瀝血於戰亂中興實業救國的一批商人、資本家,一個接一個的從高樓上縱身跳下。你說,誰害的?

“中共公布到一九五二年底,消滅的“反革命份子”是二百四十余萬人,實則遇害的國民黨縣長以下至地方甲長的公教人員最少在五百萬人以上。而“土改”殺人大約在一千萬左右。”,那麼每一天大約在一萬人被殺。要直接完成這種殺戮,得有多少人參與呀!要間接實現這種殺戮,得有多少人舉報,多少人搜捕,多少人抄家,多少人編織罪名,多少人看押,多少人參與群眾批鬥啊!

到了反右,全國企事業幾乎無一幸免。到了文革,那冤死的靈魂幾乎可以從每一個中國人那裏找到他復仇的理由來。還不要說那多少寡婦,多少孤兒!我問你,如果你真的沒有直接的血債,那麼從良心道義的譴責上說,你就真的能說自己是絕對清白的?

你說你歲數沒有那麼大,歷史的罪找不著你頭上。那麼,今天那個姓江的與整個共產邪黨體系長達六年多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那數千萬篇批判文章,那鋪天蓋地的電臺、電視上批判節目,都是誰寫的?誰編的?那從城市到農村,從軍隊到地方,動輒百萬人的簽名,裏面有沒有你的筆跡?就連你的態度其實都是至關重要的。數以億萬計的中國人聽信了中共謊言的欺騙宣傳,在思想和行動上認同了這場迫害。這正是在人間迫害賴以維持的根本原因。你摘得乾淨你自己嗎?

為什麼一定要聲明退黨?哪怕是用筆名、化名都行?一句話──這麼個舉手之勞你都不肯,其實在你內心深處多多少少還等於在認同中共。你認同它,你就是在支持它。那麼中共數十年來製造的五千萬到八千萬中國人的冤魂,向誰索債呢?

天體在重組,宇宙在更新,一切逆天意而為的生命都在被淘汰之列。為了你自己,為了你的妻子兒女,為了你的子孫未來,聽一次勸吧!

要得救,也簡單,順天意就行了!怎麼得救就這麼容易,一個化名退黨退團退隊就行了?你如果多想一層,你也許就能多少明白一點什麼叫做“崇高境界的慈悲救度”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