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把江綿恒擠出北京 中科院長暗示前太子無能(多圖)
 
青晴
 
2005-8-25
 

江綿恒回上海,中科院長路甬祥顯得挺高興!
【人民報消息】中國第一貪、江澤民長子、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江綿恒,近日獲任命兼任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院長。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科院黨組書記、院長路甬祥指出,上海分院的體量比較大,在各地分院當中有著特殊地位,所以院黨組經過慎重考慮,決定由江綿恒兼任上海分院的院長,以加強領導。

這顯示江綿恒今後必須在上海蹲著,不能象在北京那樣,掛著中科院副院長的頭銜,連點個“卯”都免了,上班時去當大款。以後他可沒有這麼滋潤,不但得天天面對需要二人攙扶才可以行走的衰爹江澤民,而且還得出科研成果!

路甬祥說,「我們相信江綿恒同志兼任上海分院院長以後,在座的所、院領導的支持與配合下,一定會和分院新的領導班子一起把上海分院的工作推進到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路甬祥希望上海分院的各個研究所在實現創新跨越、持續發展的過程中,在體制、管理、文化等方面,在三期創新過程中發揮引領和示範作用。

“新的發展階段”,“引領和示範作用”那可不是用嘴說著玩兒的,真得能引能領、示範出東西來,否則搞不好就撤職,到那時還讓你說不出道不出!胡錦濤這手夠辣的。據說中科院的人都拍手稱快,說這個充數的濫竽終於攆走了。確實,就此江氏父子三人徹底離開京城,這意義非同小可。

幾十年過去了,又回到了原地,對於江家父子來說,酸麻苦辣臭五味俱全。歲月流逝,恍如昨日一般,只不過心態大不相同,那時沒有進中南海還沒感覺,現在從權力中心被趕出來,睡覺牙都要咬得嘎吱嘎吱響。

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院長的位子上沒人嗎?當然有,只不過現在很少有人問這個問題,都把焦點定在江綿恒身上。

前上海分院院長沈文慶


前上海分院院長
沈文慶院士
江綿恒的前任,1945年出生的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沈文慶是中國科學院院士,2001年10月31日當選上海市科協第七屆主席。沈文慶的頭銜很多,2001年就是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院長、上海市科協主席、兼任中國科學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國家重大基礎研究規劃項目"放射性核束物理和核天體物理"首席科學家。

沈文慶院士1968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長期從事原子核物理領域的研究工作,主要進行放射性核束物理及中能重離子核反應的研究,主要從事放射性核束物理及中能重離子核反應研究,其中放射性核束物理方面主要研究奇異核結構和性質特點及用奇異核進行的核反應研究,包括新核素的合成,新的衰變性質研究,N/Z自由度在核反應中的作用,諸如中子暈,中子皮和新模式共振的研究;中能重離子核反應方面主要研究這種反應的集體效應及由此研究核物質相變,物質態方程及介質中核子-核子相互作用截面。在重離子核物理方面是國內外知名的科學家,是中國核物理學會理事長。

沈文慶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西德國家重離子研究中心進修了三年,1992年獲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科學家,多次榮獲中科院科學技術進步特等、一等、二等獎,2000年被評為中國科學院院士。沈文慶院士曾任中科院上海原子核所黨委書記、副所長,2001年9月因為有真貨才爬到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院長的位置上。

江綿恒的本事


「濫竽」江綿恒發表講話
江綿恒不需要象沈文慶這麼辛苦,他的運氣都因為老爹是“江澤民”。

中科院是這樣報導江綿恒的:江綿恒目前是中科院排名第二的副院長,是留美電機工程學博士學位,曾任上海冶金所所長。九九年開始出任中科院副院長,主要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並擔任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上海汽車工業(集團)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單位的董事會成員。

江綿恒回國以後憑什麼當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出什麼來了?──所長、副院長、董事會成員、董事會成員、董事會成員……原來都是些戴誰頭上都行的頭銜,沒有乾貨,怪不得中科院的人叫他「濫竽」

沈文慶的專業瞎掰了

因為政治因素,沈文慶院士必須服從命令把上海分院院長職位給江綿恒,自己丟掉專業只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

沈文慶副主任在這個基金委裏具體幹什麼呢?

6月16日,2005年度數理科學部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海外、香港、澳門青年學者合作研究基金初評會在京召開,沈文慶副主任在講話中指出,監督工作是一項很重要的工作,是維護自然科學基金委良好聲譽的有力保證,自然科學基金委聲譽靠的是基金申請者、評審專家和自然科學基金委工作人員3方的共同維護,要堅決與科學不端行為作鬥爭。


107歲耳聾眼花的老人都不放過!
沈文慶副主任還介紹了自然科學基金委2005年啟動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外籍)資助工作的有關情況。

最讓人吃驚的是,最後,沈文慶副主任介紹了自然科學基金委“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活動”的有關情況。

小腳偵緝隊能幹的事交給了一個國內外知名的重離子核物理專家,中國核物理學會理事長、科學院院士幹,簡直是荒唐,是蹧蹋人才!

不過想想遲浩田的話也不能這麼說,在他看來「如果我們共產黨完了,中國就完了,世界就完了。」所以宣傳「性教育活動」是天大的事,核物理專家在這個問題上,絕不允許比大字不識兩個的小腳偵緝隊有什麼特權!

中共口口聲聲要「獗起」,這不,江綿恒挨胡錦濤鬥之前先撅起來了,這動作也挺不容易的,江澤民想撅還動不了窩兒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