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站到自己歷史的反面
 
作者:止一
 
2005-8-21
 
【人民報消息】馬來西亞7月以“報導方向與 “馬中友好關係”的立場和政策不符”為由,禁扣東南亞辦的大紀元時報。這是令人費解的荒謬舉止。

首先,大紀元的報導方向是什麼?那是突破中共在海內外媒體的控制,客觀、真實的報導新聞。其中一個重要的環節是把中共的醜陋面目公諸於世,警惕世人。

而在屬於中共的管轄範圍香港,也沒有發生《大紀元時報》被扣押的事件,可是馬來西亞一個獨立國家,卻以維持“馬中友好關係”為由扣押大紀元時報的發行,這是多麼荒謬的悖論?

再者, 過去馬來西亞對中共極為防備,例如最早由新、印、泰、馬、菲等5個國家組成的亞細安,早期是圍堵共產主義的一環,目的是為了防範越共與中共。如今大紀元把共產黨的家底給報導出來,馬國卻反過來以不符合“馬中友好關係”為理由而禁扣報紙?

難道馬國忘了馬來西亞共產黨在自己的國土上宣傳暴力革命的歷史?當時對馬來西亞進行赤化和叛亂宣傳的馬來西亞共產黨秘密電臺當年就設在中國湖南。即使馬共的前總書記陳平,現在也為馬共游擊隊所開展的殺戮行為表示懺悔。但馬來西亞政府仍然不允許陳平返馬,因為陳平回歸將會帶來太多痛苦的回憶。

今年,馬國首相阿都拉指出,在馬共失去影響力後,大馬人民才享有和平與穩定。這是極為正確的評斷。

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是東南亞發展得最好的國家。回視歷史,新馬兩國政府為人民所做出的最大貢獻就是把共產黨驅逐出國土;後來的一切繁榮和發展都是在消除共產主義的前提下取得的成果的。不信看看全世界共產政權統治的國家,哪一個沒有腥風血雨?哪一個不是落人之後?前蘇聯人民生活在恐懼和貧窮中;中共的文化大革命、全民煉鋼、大躍進、三反五反,把中國拖後了最少30年,在沒有戰爭的和平時期死了8000萬人,比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還多;緬甸在中共支持的紅色高棉4年的統治下,800萬人口被屠殺了200萬;朝鮮人民至今仍然生活在糧食危機和白色恐怖中。

因此馬國今天如果因為中共施壓,以維持“馬中友好關係”為由,禁止報導共產黨醜陋家底的大紀元在本土發行,這是在否定自己歷史中的最大成就。

對於共產主義的荼毒,馬來西亞是親身領教過,如今為何卻站到自己歷史的反面?一言以蔽之:利令智昏。這是中共利用中國大地的豐厚經濟潛力來達到打壓反對中共聲音的結果。實際上是在用不正當手段來維護自己的統治政權。馬來西亞嘗到了沒有共產主義的甜美果實,如今卻在利益的誘惑下為禍害中國的中共做打手,將來在歷史的審判下,情何以堪?這和當年為了自身利益附庸於納粹德國的國家一樣,將永遠背負歷史的罪名。

臺灣的明居正教授對這個事件有一段引人深思的話:“馬來西亞扣押《大紀元》是一個不好的示範。因為其他的國家或人民可能會想:‘你看,有人開始禁它了,所以它可能有問題。’所以馬來西亞禁《大紀元》起到了很不好的作用,就像我剛才舉的希特勒的例子。希特勒當時進兵萊因谷地時,其他國家沒有把他攔下來,大家覺得可能沒有關係,意大利去侵略阿比西尼亞,日本去侵略中國的東北時都沒受到處分,所以最後大家會有樣學樣,大夥都跟著走,最後整個局勢就這樣壞了。後來必須花好大的力氣,才把法西斯打敗,把整個世界秩序扭轉過來,付出的代價非常的高。 ”

如果骨牌效應發生了,真的對這些國家有好處嗎?

中共的威逼利誘對國家收效,對媒體更不用說。現在的許多華文媒體多少都在中共的影響下報新聞,對於大陸報喜少報憂,小罵大幫忙,全世界要知道在中共的統治下,中國究竟是什麼樣的面目極為缺乏管道。

就以兩年前沙斯為例,剛開始多數華文媒體都以報導官方回應,不敢有多少不利於中共的報導。而大紀元卻是逆流而行,把各種管道得到的消息第一時間報導出來。如果馬國的始作俑真的帶來遏制大紀元發展的不良效果,試問對中共封鎖新聞的中國,全世界究竟真正了解多少?今天中共可以逼迫馬國收拾大紀元,明天它也可以逼迫其他國家對其他反對它的媒體開槍。等到全部敢講真話的媒體一一消失,如果再來一個沙斯,誰還能看到一篇真相報導?難道又再次任由衛生部長拍胸膛“以人格和名譽擔保,中國沒有沙斯(薩斯)病例”?

二戰時原本倒向納粹德國的國家後來都玩火自焚,引狼入室。法國和英國在希特勒進軍捷克時,軟硬兼施,要捷克割地了事,後來英法兩國都被捲入長達6年的苦戰,法國的部分土地甚至被占領;俄國在二戰初期,和德國私下協議互不侵犯,密謀平分東歐,最後還是遭到希特勒兵刀相向。

歷史已經證明,助紂為虐是要付出慘痛的代價的。希望馬國和其它意欲取悅中共的國家不要因為眼前的小利小惠出賣良心,站到歷史的反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