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与中共
 
作者:郑纯清
 
2005-8-20
 
【人民报消息】如果江泽民参加其恶党的所谓“先进党员(或模范党员)”的评比,现在肯定得不了几张票。如果组织“败类”公投,那江泽民肯定得票最多。这两项评选,之所以都置于了“如果”之中,因为中共的干部都是钦定的“表率”、被其内部暗中“公认”的“模范”,也就是在其所谓“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过程中涌现出来的当然的“先进”,所以,他们中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从来就不参加其所谓“先进党员(或模范党员)”的评比,因为参与那种评比,意味着参加者的“先进性”还没被其邪恶的组织承认或认定,而当上领导干部本身,就是被其邪恶组织充分肯定的最重要的标志。至于其“败类”的公投,中共是根本不敢搞的,那样的话,它立马就完蛋了。

但是,这里面也说明了一个问题:“江泽民是某某党的败类”,今天似乎已经成了其党内党外的“共识”。然而,这个“共识”,其实是地地道道的“共”识,是中共邪党文化所造成的“共”识。什么意思呢?江泽民当然是个败类、人渣。可是,在中共里面,用中共的邪恶标准衡量,江泽民却不是败类,不但不是败类,而且是其邪恶的“精英”,是其真正的“模范”、“表率”、“先进”。如果不是这样,就根本没有办法解释其为什么被中共选为“第三代领导核心”的问题了。

那么,为什么到今天连其党内都普遍的把其当成了中共的败类了呢?这是因为中共长期以来有意混淆其党与中国、与中华民族的界限,造成了概念上的混乱,使得其党内党外的群众划不清甚至看不到、想不到这种界限,认不清其恶党的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然而,这本身恰恰又正是中共今天赖以苟延残喘的“社会基础”和“社会氛围”。有人收到《九评》电子邮件后看都不看就删掉了。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江泽民是某某党的败类!对江泽民怎么说都可以,可是说某某党......”。中党文化之毒如此之深的人,救度起来真是非常的难了。但是,糊涂麻木到这般地步的人,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为数还相当可观。而无论是谁,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应放弃救度的努力。当然,在整体上,对于这样的人,也要根据不同对象的情况,做出不同的选择和安排。这当中,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如何打开他们因为一直喝着党文化的“狼奶”而从骨子里养成的党文化的思维方式所造就的心结。

所谓“江泽民是某某党的败类”一说,正是其流氓恶党推卸逃避罪责的惯用伎俩和遁词。过去,其党每每干完坏事之后,都是抛弃几个所谓“混进党内的败类”来“卸罪”,反过来以此反覆的标谤其党永远“伟光正”,“有能力解决自身在前进道路上出现的各种问题”,“闯过一道道急流险滩”,“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如果将来有那么一天,中共要给法轮功平反了,肯定还会一如既往的来这一套,就像给文化大革命平反时“揪出党的败类四人帮”那样去做去说。

看过《九评》的人,明了了这套鬼把戏,会很容易。可对于头脑被严密封闭在党文化的罐头盒里的那些人来说,要独立识破这套鬼把戏,则非常困难,有的简直已经成了不可能。我体会到,对于那些至今因为被蒙蔽受欺骗太深而不肯看、不敢看《九评》,很难接受《九评》,但对江泽民也深恶痛绝或者视江为异类的尚可救度的人,在引导他们学习、接受《九评》,进行思想上的自我救治的时候,帮助他们从本质上弄清楚江泽民与某某党的关系,是其中的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

中共恶党信奉“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非常擅长于运用树立榜样的办法来愚弄、作弄群众和党徒。一提到中共树立的“榜样”,在党文化熏染和控制下的人们往往首先或者仅仅想到的是那些公开树立的所谓“先进典型”、“英雄模范”。其实,中共运用的“榜样”,不只是可以说主要不是那些公开树立的所谓“先进典型”、“英模”,还有半公开的或者是隐蔽的起着潜在引领、辐射作用的作为“表率”的领导干部,其可称为“灰色榜样”,但那却是其“最硬实”、“最管用”的榜样。

所谓“先进典型”、“英模”,作为公开的“榜样”,主要是用来哄内骗外与内部操控。所以,在其舆论欺骗方面,不过是利用那些人的所谓“英雄事迹”、“模范行动”,来为其党粉饰贴金,同时藉以推行其愚民政策把其党徒变为驯服工具。其实那些人的所谓“英雄事迹”、“模范行动”,即使表面上是做的好事,那往往也是在其善良本性支配下,在传统文化影响下而为的,也就是在没有受到邪恶党性的支配时所做的。况且,其中有些是人工拔高的,故意编造的,还有些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只是对中共恶党自己有好处的大坏事。在其恶党指使下做的表面上的好事,则全是为着其党的生存和私利。而流氓中共在这里根本不讲并且蓄意抹杀、扭曲普世的区分善恶、好坏的标准,根本不分什么“黑猫白猫”,只看自己需要什么。需要杀人惊世,那就宣扬“苦大仇深,奋勇杀敌”的典型。需要统战欺世,那就推出 “相逢一笑泯冤仇”的榜样。所以,在对其党徒和群众的哄骗方面,人们看到的事实是,“学雷锋做好事,口号越往上喊得越响,而那种做好事的‘活雷锋’的影子却越往上越淡”,结果到头来“雷锋叔叔不在了”。而在其对其党徒和群众的操控方面,在引导党徒和群众自觉的把自己当成党的“驯服工具”、“任党安排任党搬的一块砖”、“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方面,各类“典型”、“榜样”却是始终一致的、从来不变的。

而那些“灰色榜样”,即作为公开和潜在“表率”的领导干部,其公开的和潜在的引领、辐射作用,事实上比那种完全公开的“榜样”份量更重,发挥的效应更强烈、更硬实。中共流氓恶党对这方面的典型也抓得更紧,运用得更为成功。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中共几十年来公开树立了那么多典型,当时刚树立起来的时候,都大力宣扬其名字其精神“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可“典型”不断更新,树立了一个又一个本身,就说明哪个“典型”也“永远”不了。但是,那些典型,无论多少,也无论宣扬得时间长短,真正能够让人们起而仿效的,到今天可以说,一个都没有了。当然,这不是说他们过去所起的“驯服工具”方面的示范作用完全消失了。

可是,那些“灰色榜样”就不同了,其公开的和潜在的引领、辐射作用,是非常大的,在中共恶党的谎言加暴力的恐怖暴政下,特别是在进入商品经济大潮之后,又公开选择以真善忍大法为敌的情况下,其引人向往“假恶斗”、教人学坏的恶劣作用,格外突出。中共恶党一直讲,“关键在领导”。可是,它只在“成绩”面前讲这话,为的是贪天下之功全据为己有。而面对其错误其罪过,它就不讲这个了,而就一股脑儿推到“败类”身上去了,好像“败类”倒成了“关键”了。实际上呢,尤其是在中共恶党内部,所谓的“败类”,的确是起着很大的关键作用。现在,腐败这么严重,社会风气败坏得这么厉害,其直接的关键正在这里。

说其是“直接的关键”,是说这不是最终的关键,不是总的关键。什么意思呢?在中共心目中,就其本来的愿望来说,它们所谓的“败类”,其实并不是真的“败类”,而是其真正的“宝贝”、“精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些其所谓的“败类”,本来是被其当成“宝贝”、“精英”的,是在把它们利用到了没有了利用价值之后,要把它们抛弃的时候,才将其宣布为“败类”的。当然,用普世的标准看,像江泽民这样的“败类”肯定是人类的“败类”,尽管中共今天还没有宣布其是“败类”。但是,人们不禁要问:是谁把这样的“败类”培养起来的呢?又是谁选择了这样的“败类”呢?这样的“败类”为什么能够在中共里面混得最风光呢?中共怎么就容不得胡耀邦、赵紫阳那样的人士,而偏偏相中了江泽民这样的“败类”呢?

人们自然会继续追问下去:到底中共的用人标准、用人原则和用人机制是什么?众所周知,中共处事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只是它不这么讲,它讲“千方百计”,顶多再讲“有的事只说不做,有的事只做不说”一类半白半黑的话。因而,“说一套,做一套”成了中共的生存秘诀,“潜规则”风行成了真正独一无二的“中共特色”。所谓“马列主义普遍原理要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与时俱进”,说穿了,不过是这种流氓“潜规则”的那一脉相承的“流氓理论装潢版”。

这种披着理论外衣连“盗亦有道”都不讲的流氓“潜规则”,有着极大的欺骗性。其“流氓理论装潢”越“有水平”,这种欺骗性也就越大。这一点,突出的表现在对于中共三代“领导核心”的比较上。

不少人认为江泽民是“中共的败类”,还包括这样一种看法:中共的这三代“领导核心”,一代不如一代,在理论上表现的最突出。就是说,“毛思想”好像比“邓理论”高明不少,“邓理论”好像比“江三句”还强得多。这种看法,表面上有一点道理,但实质上是上了党文化的当了。其实,毛、邓、江这三代人,不仅理论上(如果其所谓的“理论”可以称为“理论”的话)一脉相承,而且其为人也是一脉相承的。至于三代之间有多大差距,那是非常次要的事情。重要的问题在于这个 “一脉相承”。就是说,这三代的“理论”是一路货色,区别只在于“各有各的用处”。这三代人是一丘之貉,区别只在于“各有各的使命”。其“理论”,都是应运而生的,都是根据其恶党的需要炮制的。其人,都是当时党性最强者,都是按照党的意旨行事的。毛先是为中共和自己夺权,所以“创造”出了没有道德、没有规则的流寇军事理论,“创造”出了打着反对“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旗号,倍加残酷无情的“党内思想斗争”模式;后是为中共和自己巩固政权,所以“创造”出在和平时期大开杀戒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黑手党”理论和“七八年来一次的”超法西斯杀人“运动”,割断一切优良传统。邓充当自封的“核心”,主要是在“崩溃的边缘”为其恶党找出一条活路,所以就“创造”出了先以“市场经济既不姓资又不姓社”之矛攻入市场经济,后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盾保住 “社会主义”之名,这样一种不伦不类、自相矛盾的流氓式“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导演出了以“稳定压倒一切”、“不搞运动”、“不争论”和“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为幌子的“温饱运动”、“腐败运动”、“反对自由化”运动和“六四屠城”惨案,在不得不改革开放的情况下阻隔人类真正的“文明”。江被个人指定为第三代“核心”,主要是通过利用一切国家资源妄图阻止法轮功的传播,在表面的“最佳秋色”中把中共引向绝路,所以则“创造”出了最能体现中共邪党强奸民意流氓本性的最少廉寡耻的“三个代表”,这样一种硬充“理论”的强盗流氓理论,“创造”出了通过抓辫子拉帮结派、打击异己的“三讲”运动,“创造”出了完全建立在谎言与暴力基础之上的对法轮功的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残酷镇压运动,“创造”出了 “腐败治党”“腐败治国”、“腐败治军”模式,以及利用整个国家机器,穿着西服在全世界耍流氓的穷凶极恶的行恶方式,切断中共与自己的一切后路和退路。要说三代“核心”之间的区别,那就是江泽民更邪恶更恶毒更流氓,也更肆无忌惮,表现得更露骨更无耻更愚蠢。然而,这正是其邪恶党性最强的表现,其邪恶表率作用最突出的表现。

这样就不难看出,中共这个外来的邪灵,它就是那么邪,它就是那么坏,它所考虑的所顾及的,只是它自己的图谋和利益。中共恶党的党员,就连其“核心”人物,也都不过是这个邪灵利用的工具而已。它看着你有用,就拉过来、骗进来一用。用完了,或者没用了,就一脚踢开。需要你的时候,他就满足你的需求。满足你的需求本身,不是它的目地,它的目地是“调动、引导、保护你的积极性”,增添你的邪劲,好为它所用,满足它的需要。而到了其“核心”这个位置上,它提供的条件最为优厚:在无神论的旗帜下,你可以无法无天,享有比皇权更大的特权,可以在没有任何监督和约束的情况下为所欲为。当然,你得够资格,得坏到邪到那种程度。可是,说是为所欲为,但也无非是受你那个“人欲”所支配而已,无非它在利用你的那个邪恶的“人欲”罢了。所有的中共恶党党员,都是如此,无一例外。如同过去利用“开国将士”、‘“统战对像”、“天兵天将红卫兵”和毛、邓一样,在对法轮功的镇压当中,中共就是这样利用江泽民的。当然,江也利用了中共。

可见,说江泽民是中共的最突出的表率,这不是贬低,也不是抬高,而是给其准确的“定位”。这里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要切实弄明白中共是什么。它并不是无神论者们以为的那种单纯的孤立的人间组织,而确实是一个外来的邪灵。这个邪灵,从欧洲游荡到中国来,就是来害人的,就是来利用人的弱点来毁灭人的。

事实上,中共与其党员的互相利用是一贯的。在中国大陆,加入中共其党被称为“解决组织问题”,入了其党一辈子都要再去不断的解决“思想入党问题”,这本身就是明证。而如今,在天要灭中共的时候,其“党籍”这个解决了的“组织问题”,却实实在在的成了对于“兽印”的“去留问题”,成了要不要脑袋的大问题。说是今天成了问题,其实“兽的印记”从一开始就存在了,只是以往只有预言暗示,没人明告,现在有圣者明确的告诉了世人。可是现在其党徒人人都得参加所谓“保先”。它那个“保”是保持,即保守的意思,而中共一向信奉“斗争哲学”,鼓吹“发展是硬道理”,一直把“保守”与“先进”当成根本对立的,那所谓“先进”性怎么能靠“保”守的办法去“保住”呢?“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发展”怎么能继续 “先进”呢?怎么“与时俱进”呢?可邪灵不管这些(其实这也表明,它已经连叫喊再“先进”一步的口号的勇气和气力都没有了),“保先”不过是它苟延残喘时的手段,它看到了自己因罪大恶极而行将被天灭掉的时日快到了,它就是想在临死之前多拉几个垫背的。说白了,其搞所谓“保先”,是怕你看了《九评》退党,从而取得“生命”的“保险”,那它就“保不住”你随它一块“先进地狱”了。事情本身就这么尖锐。如果退一万步来说,过去中共还有一点利用价值的话,今天的中共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奉劝那些仍然对中共抱有幻想的中共恶党党员,为了保命和自己生命的永远,好好看看《九评》和《江泽民其人》,及早认清中共邪灵的本质和本性,赶快退出其恶党及其一切相关组织。

(原题目:江泽民是中共恶党的真正最突出的代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