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Benny 要爸爸(圖)
 
作者:揚帆
 
2005-8-15
 

姜仁政和妻子郭蕊以及兩個孩子
【人民報消息】姜仁政的大兒子叫 Benny,只有兩歲,長得十分機靈。在德國的時候他最喜歡他爸爸了,愛和他爸爸一起玩。他爸爸一放法輪功的音樂,他就跟著煉,他爸爸打坐時,他也調皮的坐在一邊筆劃著動作,還會雙目輕閉,雙手合十。Benny 的媽媽說 Benny 的身體可好了,大冬天出門,他硬是不讓媽媽給他穿上厚棉衣,只穿個外套,滿街跑,也不生病。媽媽說這是他跟著大人煉功的緣故。

Benny 笑起來撲閃著兩隻大眼睛很惹人憐愛。有一次他和媽媽在火車站等車,幾個德國的老太太路過時,Benny 沖她們笑,逗得老太太們個個過來抱他親他。但 Benny 哭起來可不得了,哭得傷心的時候就彎下身子用頭磕地。她媽媽最心疼他這樣了,只要他爸爸單獨出門,他就鬧著非要跟著去,他最纏他爸爸了 。

今年三月,Benny 和弟弟跟爸爸媽媽離開了德國回到了爸爸的家鄉本溪。他們家的厄運就接踵而來,4月8日 Benny 和他的小弟弟正在瀋陽的爺爺奶奶家玩耍,突然來了七個人,要把他爸爸帶走。Benny看著爸爸被人帶走,跟在後面跑到門口,驚嚇得大哭。那以後他經常邊哭邊喊爸爸,哭得傷心的時候就用頭磕地。他還說不了完整的話,只是一個勁兒的叫爸爸。

自他爸爸被抓進牢房後,他的剛滿一歲的小弟弟就留在本溪的爺爺奶奶家,Benny 和他媽媽起初在一起,但生活得很不穩定,因為他媽媽要防著公安局隨時來抓她,所以東躲西藏。Benny 漸漸變得不愛吃飯,瘦了很多。他還經常生病,發高燒,有時爺爺奶奶不得不把他送到醫院去打吊針。

每次當他和媽媽去看爺爺奶奶和弟弟時,Benny 的奶奶看著這個破碎的家就哭。有一次他媽媽躲到很遠的地方去了,因為警察威脅說,如果她不寫放棄法輪功的保證書的話,就要抓她。Benny 就被他爺爺奶奶留下來了,從此他再難以見到媽媽了。

Benny 的爸爸被關了幾個月後,他爺爺奶奶才被允許帶著和他弟弟去看他爸爸。Benny 一進牢房的探監室,就高興的撲向爸爸,要爸爸抱。他爸爸發現他可以說成句的話了,又心酸又高興,一手抱起他,另一隻手抱著他弟弟,不停的逗他們玩。Benny 格格的笑啊說啊,爺爺奶奶卻在一旁不停地抹眼淚。

幼小的 Benny 怎麼能理解他爺爺奶奶的心情呢,爺爺奶奶在一旁看著兒孫相見心裡難受啊。四年前他們送別了兒子,兒子只身到德國去讀書,現在兒子回來了,帶回兩個天真可愛的小孫子,好端端的人卻被關進了勞教所,要坐三年牢。

Benny 和奶奶在一起時,奶奶經常流著淚告訴他,奶奶想他爸。Benny 也哭喊著要爸爸。爺爺可傷心了,就牽他出去散散步。他爺爺盼著帶孫子去看兒子,就四處打聽兒子的情況,他害怕兒子被用刑。他聽了解監獄內幕的人說;牢裡對煉法輪功的人可狠了,不寫悔過書的,就往死裡整,什麼招數都用上。兒子關的那個勞教所裡就有煉法輪功的被打死的。

爺爺有一次問國安局裡當官的為什麼把他兒子抓起來。他被告知:「中國的法律不准煉法輪功,他回到中國就是不准煉,他一天不放棄,就一天也別想出來,我們有的是時間陪。」姜的父親哀嘆道:「我也不知道我兒子到底犯了哪條法,我兒子可是個好人啊。我兒子要有個三長兩短的,我真的不想活了。我要去評理,我兒子是無辜的啊」

Benny 現在終於見到爸爸了,別提多高興,他緊緊的摟住他爸爸的脖子。當探望的時間到了,爺爺奶奶把他和弟弟從他爸爸手裡接過去,轉身走時,Benny 一下從爺爺胳膊裡掙脫出來,跑回爸爸身邊,緊緊拽著爸爸的一隻手說 :「爸爸,我們回家,我們回家。」可是,中共警察不讓爸爸和 Benny 一起回家。壞警察又把 Benny 把和爸爸分開了。Benny 痛苦的大哭……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幾年裡,無數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被拆散,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法輪功學員的孩子,象幼小的 Benny 一樣,承受骨肉分離的巨大痛苦。

目前海外正在發起營救法輪功學員的遺孤到美國來的活動,希望有更多的善良人和團體支持這個活動,把所有正在中國承受巨大苦難和痛苦的孩子營救出來,脫離中共的邪惡迫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