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國會談解決什麼問題?六歲的寶寶找媽媽(圖)
 
戚思
 
2005-7-27
 
【人民報消息】六國會談為何反覆會談?就是要解決北韓共產黨政權製造核武傷害他國人民的問題,而談判絕對不包括解決金正日政府傷害他自己本國人民的問題。這是個多麼悲哀而冷酷的現實!

六國會談在北京,東道主是中共,中共在談判中起協調作用,可是這位協調人卻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惡軸心,它最拿手的就是變著法兒的殘害本國人民!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大紀元記者洪梅、黎路兮、周新今天有一個對中國大陸的採訪報導,看了讓人心酸。


寶寶一歲多時和媽媽王艷玲。

這張圖片上的可愛男孩子叫寶寶,這是他一歲多時照的,照片上他親昵地、滿足地倚在媽媽的懷抱裏。不過,這是寶寶出生以來僅有的一段幸福時光,因為近四年他不能見到的媽媽王艷玲,現在在河南鄭州市看守所,為抵制迫害絕食抗議三個多月,現已生命垂危,情況危急。

寶寶出生後就是家中的寶貝。修煉法輪功的媽媽王艷玲30歲出頭,在河南省新聞出版局資料館任職時是大家公認的好人,在家裏則是一個好女兒、好妻子,與任公職的丈夫萬眾過著寧靜的生活。

2000年,寶寶隨修煉法輪功的父母上北京陳情,2001年父母被非法關進收容所。當姥姥趕到收容所接孩子時,寶寶一歲多的屁股在沒有人照料的幾個月中早已紅腫、潰爛不已。

姥姥把寶寶帶回家中,不過,同樣修煉法輪功、信奉「真善忍」的姥姥宋淑端,因為拒絕簽下「不修煉」保證,被原單位(河南省新聞出版局後勤服務中心)保衛科史兆強盯梢,從 2001年底被反鎖在家中長達19個月,期間電話線被剪斷,有六個月不許下樓、不准見任何人,單位每28天叫人送一次吃的,為了不被餓死,只好用鹽炒米吃。

單位甚至不准寶寶下樓玩,慢慢長大的寶寶只能站在樓上看著小朋友們玩,連著二個春節寶寶希望姥姥能帶他下樓玩,但平時被限制只能去菜場的宋淑端,連過年的菜都不准買,只能看著哭啞了嗓子的寶寶掉淚。

寶寶的媽媽和爸爸在2004年9月底再次被綁架,目前在鄭州市看守所。5月底時,金水區法院曾欲開庭審判二人。記者電詢主審此案的白光敏(0371-63936797)後得知尚未判刑,但白光敏說「快了」!

媽媽王艷玲為抵制迫害曾絕食抗議三個多月,期間706、705宅的獄警張惠多次以談話為名,用帶血的臟衛生巾堵上嘴,叫到值班室打她,因為被打得太嚴重,只剩一口氣,被送去醫院搶救,可是那時她已經四肢不靈、不會認人了。

知情人說,中共折磨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刑罰比核武可厲害!

出院後的王艷玲已喪失記憶、四肢不靈活,走路搖搖晃晃,眼睛也看不清了。據監獄的人說,手都不會拿筷子吃飯,幾寸高的地鋪床都是爬著上下。即使這樣,獄方還是不肯放她回家,還強迫她幹活,完不成任務就罰值夜班!

記者打電話至鄭州看守所,一問王艷玲現在怎麼樣了?那頭兒一句「不知道」就掛了電話。

有人置疑:中共自己現在還在大規模迫害法輪功和本國人民,北韓搞核恐怖,和它作伴,中共高興還高興不過來呢,它哪能幫助美國去制止呢?

去年,寶寶從幼稚園回來哭了,跟姥姥說:“小朋友都不跟我玩。”姥姥問為什麼?寶寶說:“沒有爸、沒有媽,人家就不跟我玩。”四年多來,雖然姥姥很是疼愛外孫,不過,寶寶還是想媽媽!

王艷玲夫婦都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只能拿500塊錢的姥姥帶著外孫過著拮據的生活。現在寶寶已經6歲了,小小年級在生活的重壓下變的很懂事,儘管他非常渴望擁有一個其他小朋友們都玩膩了的玩具汽車,但從不說要買,他跟姥姥說:“姥姥,等我長大了,我給你買!”

但是,只要有人一提到寶寶的爸爸媽媽,他的淚水馬上湧出眼眶,哭著讓別人「不要提」。心痛的宋淑端每個月都會帶著寶寶去看守所見王艷玲,只是獄方至今仍不讓見。

這只是大紀元記者今天報導的一個大陸六歲孩子的故事,這不過是千萬個好人被惡人折磨乃至死亡的悲慘故事中的一個。

北京釣魚臺國賓館的六方會談還在進行著,北韓代表牛哄哄的在討價還價,中共在裝模作樣的口談“和平”,無論談出什麼結果,朝鮮人民和大陸人民的處境都不會有絲毫的改變,寶寶也見不到他朝思暮想的爸爸媽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