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国会谈解决什么问题?六岁的宝宝找妈妈(图)
 
戚思
 
2005-7-27
 
【人民报消息】六国会谈为何反复会谈?就是要解决北韩共产党政权制造核武伤害他国人民的问题,而谈判绝对不包括解决金正日政府伤害他自己本国人民的问题。这是个多么悲哀而冷酷的现实!

六国会谈在北京,东道主是中共,中共在谈判中起协调作用,可是这位协调人却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恶轴心,它最拿手的就是变着法儿的残害本国人民!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大纪元记者洪梅、黎路兮、周新今天有一个对中国大陆的采访报导,看了让人心酸。


宝宝一岁多时和妈妈王艳玲。

这张图片上的可爱男孩子叫宝宝,这是他一岁多时照的,照片上他亲昵地、满足地倚在妈妈的怀抱里。不过,这是宝宝出生以来仅有的一段幸福时光,因为近四年他不能见到的妈妈王艳玲,现在在河南郑州市看守所,为抵制迫害绝食抗议三个多月,现已生命垂危,情况危急。

宝宝出生后就是家中的宝贝。修炼法轮功的妈妈王艳玲30岁出头,在河南省新闻出版局资料馆任职时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在家里则是一个好女儿、好妻子,与任公职的丈夫万众过着宁静的生活。

2000年,宝宝随修炼法轮功的父母上北京陈情,2001年父母被非法关进收容所。当姥姥赶到收容所接孩子时,宝宝一岁多的屁股在没有人照料的几个月中早已红肿、溃烂不已。

姥姥把宝宝带回家中,不过,同样修炼法轮功、信奉「真善忍」的姥姥宋淑端,因为拒绝签下「不修炼」保证,被原单位(河南省新闻出版局后勤服务中心)保卫科史兆强盯梢,从 2001年底被反锁在家中长达19个月,期间电话线被剪断,有六个月不许下楼、不准见任何人,单位每28天叫人送一次吃的,为了不被饿死,只好用盐炒米吃。

单位甚至不准宝宝下楼玩,慢慢长大的宝宝只能站在楼上看着小朋友们玩,连着二个春节宝宝希望姥姥能带他下楼玩,但平时被限制只能去菜场的宋淑端,连过年的菜都不准买,只能看着哭哑了嗓子的宝宝掉泪。

宝宝的妈妈和爸爸在2004年9月底再次被绑架,目前在郑州市看守所。5月底时,金水区法院曾欲开庭审判二人。记者电询主审此案的白光敏(0371-63936797)后得知尚未判刑,但白光敏说「快了」!

妈妈王艳玲为抵制迫害曾绝食抗议三个多月,期间706、705宅的狱警张惠多次以谈话为名,用带血的脏卫生巾堵上嘴,叫到值班室打她,因为被打得太严重,只剩一口气,被送去医院抢救,可是那时她已经四肢不灵、不会认人了。

知情人说,中共折磨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刑罚比核武可厉害!

出院后的王艳玲已丧失记忆、四肢不灵活,走路摇摇晃晃,眼睛也看不清了。据监狱的人说,手都不会拿筷子吃饭,几寸高的地铺床都是爬着上下。即使这样,狱方还是不肯放她回家,还强迫她干活,完不成任务就罚值夜班!

记者打电话至郑州看守所,一问王艳玲现在怎么样了?那头儿一句「不知道」就挂了电话。

有人置疑:中共自己现在还在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和本国人民,北韩搞核恐怖,和它作伴,中共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呢,它哪能帮助美国去制止呢?

去年,宝宝从幼稚园回来哭了,跟姥姥说:“小朋友都不跟我玩。”姥姥问为什么?宝宝说:“没有爸、没有妈,人家就不跟我玩。”四年多来,虽然姥姥很是疼爱外孙,不过,宝宝还是想妈妈!

王艳玲夫妇都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只能拿500块钱的姥姥带着外孙过着拮据的生活。现在宝宝已经6岁了,小小年级在生活的重压下变的很懂事,尽管他非常渴望拥有一个其他小朋友们都玩腻了的玩具汽车,但从不说要买,他跟姥姥说:“姥姥,等我长大了,我给你买!”

但是,只要有人一提到宝宝的爸爸妈妈,他的泪水马上涌出眼眶,哭着让别人「不要提」。心痛的宋淑端每个月都会带着宝宝去看守所见王艳玲,只是狱方至今仍不让见。

这只是大纪元记者今天报导的一个大陆六岁孩子的故事,这不过是千万个好人被恶人折磨乃至死亡的悲惨故事中的一个。

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的六方会谈还在进行着,北韩代表牛哄哄的在讨价还价,中共在装模作样的口谈“和平”,无论谈出什么结果,朝鲜人民和大陆人民的处境都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宝宝也见不到他朝思暮想的爸爸妈妈!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