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應低估中共殺戮的意願
 
袁紅冰
 
2005-7-19
 
【人民報消息】(根據袁紅冰教授在西澳首次《九評共產黨》研討會上的部分發言的錄音整理)中國農民是當今世界上權利最沒有保障的一個群體,他們不僅被剝奪了經濟自由,言論自由, 他們由於中國的戶口制度甚至於被剝奪了遷徙的自由。 他們被剝奪了了建立自己的組織以保障自`己權利的自由。

中國農民貧困的另外一個原因,他們不得不負擔整個人類有史以來最龐大的貪官污吏的群體。按照一種統計,每21個農民就要養活一個官員,而這個官員又是貪得無厭的官員,在中國古代清朝的時候還有一個原則叫皇權不下縣,就是縣級以下不派官員,而共產黨把他們的官員派到了農村最基層的單位,就是鄉村。就是因為這樣一個龐大的貪官污吏群體,他們騎在農民的頭上作威作福,這是中國農民貧困的另外一個根源。

西方所談論的中國的所謂的經濟奇蹟就是建立在十億農民的苦難之上

下面我再告訴大家一個真實的中國。中國的經濟實際上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我們就從金融系統來講,現在有兩個數字,一個是美國的銀行家草庵居士他估計中國銀行的壞帳占72%,另外一個是中國著名的經濟學家何清蓮女士的估計是60%,那麼這個銀行的壞帳到底是怎麼造成的?有的人認為中國正在進行銀行金融系統的改革,可以逐步地消除這些危機,那麼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造成這些壞帳的根本原因是因為中國的金融系統,中國的銀行系統已經變成了這樣的一種機制,那就是通過銀行的運作,國家和社會和公民的財富就流落到了貪官污吏的錢袋子手中。因此維護貪官污吏存在的政治體制不改革的話,銀行系統的性質就永遠不會變,那麼它們的壞帳、呆帳就不可能受到抑制。中國還有很多危機,比如說25000萬的下崗工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還有8000萬的農民工幾乎從事著奴工一般的勞動,他們一個月的工資平均只相當於80澳元。

面對這樣重重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危機,中國共產黨的最高領導層在2000年的時候,就制定和決定實施這樣一個戰略計劃,它的要點就是:他們認為中國的政治危機、經濟危機和社會危機已經不可能用常規的方法來解決,因此就只有用一個方法來解決這些危機,那就是在中國尋找機會全面實行《緊急狀態法》,他們試圖通過緊急狀態,通過大逮捕、大屠殺來解決政治危機。屠殺和逮捕的對象將是所有的異議分子,起來維護自己權利的活躍分子,各種地下宗教信徒和法輪功精神運動修煉者。任何人對共產黨殺人的決心和能力進行懷疑都是不正確的,都會犯錯誤。因為在整個中國共產黨執政的56年的歷史中,他們已經殺害了將近8000萬中國人。

將來實行緊急狀態法,他們可以凍結銀行存款、凍結股市,從而解決他們的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那麼怎麼樣才能找到實施緊急狀態法的藉口呢?他們認為只有一個辦法才是實行緊急狀態法的藉口:那就是通過對臺做戰,才能在國內實行緊急狀態法。因為通過對臺作戰,來在國內實行緊急狀態。他們可以以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這樣的藉口來充分激發極端的民族主義情緒,從而成為他們在國內實行緊急狀態法找到根據。

那麼中國共產黨真的關心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嗎?我認為事實並非如此,中國共產黨完全不關心中國的主權和完整,有事實為證:在近代史上,俄羅斯侵占了中國150多萬平公里的國土,歷屆中國政府都沒有和俄羅斯劃定最終的中俄邊界,而中國共產黨就在去年最終的劃定了中俄邊界,那就是意味著在法律上共產黨承認了俄羅斯在近代史上對中國150 萬平公里的侵占。那麼它們在出賣中國北方150萬萬平公里的土地的時候,他們就不考慮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了呢?其實他們這樣做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希望在對臺做戰的時候,保證北方邊界的安寧,那麼在他們看來,當在對臺作戰的時候,還會同時對美和對日作戰。那麼他們認為削弱美國的盟友是一個重要的外交戰略。圍繞著這個目的,他們制定了兩個戰略。

第一個外交戰略:外交戰略是要把東南亞個國包括澳大利亞變成中國共產黨的政治殖民地。所謂中國共產黨的政治殖民地就意味著通過經濟、文化、教育、社區、媒體的全方位滲透,逐步使澳大利亞改變他們作為立國之本的原則。以便在中國共產黨對臺作戰的時候和美國發生衝突的時候,澳大利亞能成為中國共產黨的潛在盟友。我們可以看到,他的這一個戰略在東南亞地區已經取得了比較大的成功。現在的緬甸軍政府、老撾、新加坡、馬來西亞等等這些東南亞各國,基本上已經成為親中國共產黨的國家。

中國共產黨想要實施的第二個國際外交戰略就是充分利用國際恐怖主義來實現他們對抗自由民主陣營的大的戰略。我們可以回憶一下歷史再看看現實。從歷史上講,那些最邪惡的國際力量和國家都是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盟友。比如伊拉克、前南聯盟的米洛舍維奇。比如說把他自己的同胞屠殺了1/3的前紅色高棉。那麼我們從現實看,北朝鮮、伊朗都是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盟友。北朝鮮、伊朗、巴基斯坦、利比亞所有這些國家的核技術實際上都是中國共產黨為了實現他的戰略意圖而輸出的,同時也保持它的導彈技術。中國共產黨和恐怖主義只有在一個問題上有衝突矛盾,那就是所謂東土爾其斯坦問題。但是這個矛盾和它們的共同利益比較起來,這個矛盾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而且我們相信它們事實上已經達成了協議。

那麼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要和國際恐怖主義達成這樣實際的聯盟呢?那就是當有一天當中國共產黨對臺作戰會引發中國共產黨和自由民主世界直接的對抗的時候,他可以運用國際恐怖主義來發動超限戰。所謂超限戰的戰略就是不受任何國際法的限制,不受任何戰爭法的限制,不受任何人類理性良知限制的全方位的恐怖主義的作戰方式。1999年中國的兩位空軍大校就已經公開發表了超限戰的理論觀點。現在超限戰的理論已經成為中國國防大學重點研究的戰略領域及作戰的戰略方式。那麼中國共產黨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瘋狂的想法?為什麼要把整個中國重新投入災難?

為什麼要把整個世界投入戰爭的風險?因為它們執政56年來,中國共產黨的暴政已經犯下了無數的反人類的罪行。它們害怕它們的罪惡象米洛舍維奇,象薩達姆,象前紅色高棉的領導人,象希特勒,東條英機一樣受到正義的審判。因此它們不惜把整個人類都要投入一場大災難當中,也要維護其專制統制。

我今天給大家講的就是這樣一個真實的中國,我希望大家特別是澳大利亞的朋友們注意一點:我在整個演講中所使用的一個詞叫做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才是中國人民苦難的根源。我熱愛我的祖國。正是出於對我祖國不能磨滅的熱愛,我才要中國共產黨要把整個中國和世界投入災難的政治陰謀告訴世界,希望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能夠共同團結起來,制止中國共產黨的這種戰爭企圖。我也希望朋友們能夠理解中國共產黨不能代表中國,他只代表中國的那一小撮官僚特權階層,對於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來說,中國共產黨乃是千古罪人。總有一天中國人民會把中國共產黨送上歷史的審判臺,就像審判納彩希特勒一樣對其進行審判。

現在對於中國和澳大利亞的關係,有一種看法,澳大利亞在與中國交往過程中為了獲得利益,就必須在人權問題上讓步,我認為這是一種不正確的想法和做法。在中國共產黨執政的56年裏,由於共產黨本身的愚蠢和瘋狂,中國的自然資源已經受到了極大的破壞,這種破壞表現為兩個方面。一方面就是自然環境的急劇惡化,現在中國的北方大面積沙漠化,中國南方雲貴高原開始石墨化。中國現在除了青藏高原外,再也找不到一條乾淨的河流和一個乾淨的湖泊。許多著名的湖泊河流連魚都不能生長。由於環境污染造成的疾病在中國的農村和小城鎮到處都可以看到。中國共產黨曾經希望通過俄羅斯進行交易修建一條從俄羅斯到中國的石油管線,但是這個計劃已經失敗。而中東的石油資源在中國共產黨看來又極其不安全。因此它們對澳大利亞自然資源的需要遠遠超過了澳大利亞對他們能付的金錢的需要。而且任何一種國際貿易都是互利的,而且受到國際法的保護。因此沒有任何一方有必要犧牲自己的政治利益來獲取經濟利益。在我看來,對澳大利亞人民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政治利益而不是經濟利益。在我看來,澳大利亞人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民之一,因為你們擁有自由!在一個沒自由的中國人眼中,自由才是最寶貴的財富。因此我相信澳大利亞人民一定會守護你們最寶貴的財富,那就是自由和民主!

另外一個問題,有人對中國有這樣一個擔心,叫做中國共產黨垮臺之後,中國怎麼辦?會不會有大量的難民湧現,會不會造成一個世界性的災難?據我所知,現在中國的財富和權力的兩極分化,在人類的歷史上是差距最大的。3000萬權貴階層掌握了中國85%以上的社會資源和財富,而其餘的十幾億人只能占有15%的社會財富。這個權貴階層是中國人民貧窮的根源,苦難的根源。這個權貴階層也是中國罪惡的根源,以為它們要通過國家恐怖主義,通過特務統治來維護這個最沒有合法性的,最殘酷的獨裁政權。共產黨崩潰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這個權貴階層徹底地被歷史所埋葬,他們所掌握的大量的社會資源財富重新回到人民手中。整個社會就會由於它們的被歷史所拋棄而恢復到公平和正義狀態,這個權貴階層一旦消失,就意味著中國貧窮的根源消失了,中國苦難的根源消失了,中國罪惡的根源消失了。

在這裏我需要強調的一點是共產黨一直把民主這個概念妖魔化,民主制度妖魔化,認為民主就是混亂。在我看來,民主不僅不意味著混亂,相反民主意味著一種最富人性,最公平的政治和社會次序。專政才是社會動亂的製造者,而凡是真正有民主制度的地方,那裏一定有公平的次序。因此,中國一旦實現了民主制度,絕對不會發生混亂,我相信中國共產黨崩潰以後,中國人民有能裏在中國產生一個民主建政的過程,而且這個過程將在理性和良知的指導下進行。中國人是最熱愛自己故鄉的人,現在這樣多的人們流亡在海外,在異國它鄉尋找生存的方式,那是因為共產黨的專制統治造成的。一旦結束這種專制統制,大批流亡及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將回到中國,參與到中國民主制度的建設中去。

共產黨對西藏藏傳佛教的迫害。在中國共產黨對西藏幾十年的殘酷統治之下,現在藏傳佛教已經面臨滅絕的危險。我曾經六次入藏實地考察。拜訪大量的寺廟和僧侶喇嘛。並親自作為一個背屍的人,參與了天葬。看到了骷髏墻。我給大家講幾件中國共產黨殘酷迫害藏傳佛教的事情。在西藏的青藏公路以西,念唐古拉山以北,崑崙山以東的廣大區域由於它的海拔特別高,地勢的奇異,形成了一片廣大的無人區,人在那裏沒有辦法生活。在59年藏民大起義的時候,中國共產黨對藏民的大起義進行了殘酷的鎮壓。其中有一部分藏民在起義失敗後,為了不受中國共產黨的迫害就跑到了無人區裏去了。在無人區裏他們的壽命最多能維持3年,但是他們贏得了西藏人民的尊重,並把他們稱為自由的人。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藏人死了以後,按照他們的宗教禮節要舉行天葬。就是把自己的身體切成小塊為鷲鷹,當鷲鷹吃盡他們的屍體飛到天空以後,他們就認為他們的軀體和靈魂都已經埋葬在了天空之中。但中國共產黨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就不允許人民舉行天葬,認為那是一種反動的宗教議事,而強迫藏人必須把自己埋在地下進行土葬。而對於西藏人來說,把自己埋在地下慢慢地腐爛掉,那是一個比下地獄還要痛苦的經歷。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許多藏人把他們埋在地下的親人的頭骨挖出來,刻上經文,築成骷髏墻,有個骷髏墻延伸了幾華裏。他們認為只有風把這些骷髏頭全部風化了以後,他們的靈魂才能夠重新進入天堂。我在青藏高原上就曾經遇到過兩堵這樣的骷髏墻。我一個一個地和骷髏的眼眶對視,我能從他們的眼框中看到一種神情,那就是他們要求我把他們的苦難寫出來,於是就有了《金色的聖山》這本書。那麼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要消滅藏傳佛教呢?有三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只允許他自己生存,而不允許其他任何有信仰的組織生存的組織,而它相信的是無神論,因此它不允許藏傳佛教的存在。第二點是中國共產黨有大民族的沙文主義,他們根本就不把藏人作為一個人來尊重。第三個原因,因為佛教是來源於印度,他們想消滅藏傳佛教,就是要徹底地切斷西藏和印度的文化聯繫,以維護它們對西藏的專政統制。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