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驢技窮 中共再出昏招
 
作者:唐子
 
2005-7-16
 
【人民報消息】2005年07月15日晚上七點半,上QQ網站,讀到《天津日報》題為“天津法輪功練習者用菜刀砍死6歲親生女及外甥”的報導。這顯然是個油條記者寫的報導,姓什麼什麼名,我從網上沒看到,如果是無名氏或者跟唐子一樣的筆名,這條消息是謠言便間接得到證實。唐子筆名是我在中共邪教和流氓統治下出於自我保護而用。而這消息的作者在三、四百萬軍隊加三、四百萬警察的保護下,還沒有中共組織部副部長李景田膽氣,不用說了,這謠言比李景田編造得還不著邊際。李副部長捕風捉影,這小兔子根本就瞎說八道。

消息的新聞要素是齊全的:“李艷忠,男,33歲,系大港油田職工。今年7月10日凌晨4時許,在家中將6歲的女兒李王月和6歲的外甥張鑫用菜刀一併殺死,隨後攜帶作案刀具到公安大港分局港西派出所投案自首。”

但這百分之一千是假新聞!想想共產黨吧,法輪功現在絕對是中共的頭號敵人,如果這條消息是真的,中共會在事情發生了五天后才報導?中共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在現場讓電視臺新聞記者無比悲憤卻字正腔圓地播報。想想看,那會是怎樣的效果?新聞當作舊聞來報導,只說明這是編造,是抹黑法輪功的政治需要。

最有意思的報導在這裏:“經初步審查,犯罪嫌疑人李艷忠對其殺人事實供認不諱。李自稱:“練了9年‘法輪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想殺人。”“當時覺得腦海裏充滿了殺人的念頭,思想被一些不好的‘生命’控制,就像不是自己的思想一樣,他就控制你的思想,叫你去做殺人、自殺等事情。”

呵呵……唐子看到這裏真的笑了,這分明是中共在借法輪功之名描繪自己的嘴臉嘛。“對其殺人事實供認不諱”,如此黑心腸,不正是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鄧小平屠殺反官倒的北京學生和市民的心理寫照嗎?

江澤民信誓旦旦三個月就要除掉法輪功,是因為法輪功修煉者“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為好鎮壓,中共還以此為特徵教導它的警察去抓捕法輪功學員。如此善忍者,怎麼會殺人?更怎麼會殺女兒和外甥?為所謂“革命”批鬥父母、殺兄弟,從中共打天下到坐天下,不都有書籍或影視在謳歌這暴行嗎?

“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想殺人。”、“腦海裏充滿了殺人的念頭”,無緣無故地要行兇作惡,這不完全是中共的特徵嗎?中共“就是想殺人”,從破壞北伐殺北伐軍將領的父母,到鎮壓法輪功殺法輪功學員,一直就有“就是想殺人”的衝動。但“不知道怎麼回事”是謊言,毛澤東是與天地人鬥鬥得血流成河他樂無窮,鄧小平是為中共搞動亂、暴亂的罪犯及其子孫爭取二十年貪污腐敗的時間。

中華歷史上各朝統治初年都要大赦天下以爭取民心,而中共統治初年卻幾十萬、上百萬地大殺天下以製造恐懼?中共黨員“黨性”發作時,不都表現出“思想被一些不好的‘生命’控制,就像不是自己的思想一樣”的狀況嗎?什麼是“不好的生命”? “假惡鬥(暴)”就是,猶如豺狼虎豹,其姓名叫撒但惡魔大紅龍。中共不打自招,黨員真的打上了獸印,不退實在危險啊。

《天津日報》還報導說:公安機關在其李艷忠家搜出了19本有關“法輪功”的書籍和17盤磁帶。這能說明什麼?610辦公室在李家拿出法輪功190本書和1700盤磁帶,都毫不困難,開一輛車裝載去放進屋就行了。這些招數,金庸筆下的小流氓韋小寶早在鄭成功後代的身上實展過。中共大流氓,招數更毒辣自然而然。

該報導還特別指出,李艷忠及其家族都無精神病史,他與女兒和外甥及其父母沒有任何矛盾,平時關係很好。這是想說明李艷忠殺親人完全是由於法輪功是邪教。謠言就是謠言,漏洞掩不住。唐子以前聽中共報導,練法輪功是要練出精神病的,把法輪功學員送進精神病院也是想抹黑法輪功。可如今為了說明李艷忠是中了法輪功的 “邪毒”,又間接地推翻以前關於練法輪功會走火入魔弄出精神病的說法。中共啊中共,自從招惹法輪功後,造謠招數也越來越昏了,的確死到臨頭了。

該報導最後一句話:“此案,司法機關正在進一步審理當中”。唐子的理解是:五天想出來的謠言就這些,這件事還有十天、半月、一個月後的謠言等待出籠。

造這謠最大的破綻是:如果法輪功真象它栽贓的那樣,臺灣、香港、澳洲、加拿大和美國等世界上六十多個有法輪功學員的國家地區的自由媒體怎麼就報導不出當地發生的一件呢?這謠言不攻自破。

李艷忠殺人事件的真相,很快就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的。歷史可以亂寫,但神有辦法把亂寫的歷史糾正過來的。唐子拭目以待。

中共編造這些拙劣的謠言,一是黔驢技窮,昏得只有昏招了;二是這麼昏的招也使用,只是為了蒙蔽國人。國人被多蒙蔽一天,因為“憎恨”法輪功不參與被它指責為 “法輪功搞的”退黨活動,它就可以多垂死掙扎一天。絞盡腦汁地機關算盡,中共卻忘了“天亡中共”這最為關鍵的一點,枉費心機了。

唐子最後要問:中共除了造謠,還有什麼昏招?

(文章有更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