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宋,你們知道拜的祖墳裏是啥玩意兒嗎?(多圖)
 
北海閑人
 
2005-7-13
 

5月1日連戰祖母墓裏不知是啥東西!
【人民報消息】前一陣臺灣的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前腳後腳地返回「祖國大陸」老家掃墓祭祖,媒體報導鋪天蓋地,像辦了兩場貴妃省親式天大喜事似的。後兩人均到首都北京,榮獲祖國大陸國家主席紅地毯接見,據說上了國家元首等級……這在他們賴以安身立命的中華民國治下的臺灣島,恐怕是難得的光宗耀祖了。

在下尚有一點疑惑:國民黨叫「中國國民黨」,共產黨叫「中國共產黨」,唯獨親民黨似無國號邦屬。宋主席承蒙聖恩和祖國大陸胡主席會談,發表兩黨聯合公報、題頭也是「中國共產黨和親民黨聯合公報」,人們不禁要問:親民黨有無國籍?是叫臺灣親民黨?還是中華民國親民黨?甚至叫中華人民共和國親民黨?作為臺灣政壇的第二大在野黨,這國籍國號實在是少不得的。

但親民黨似乎自成立那天起,就忽略了自己頭上的國號,究竟算是宋主席大智慧中的小不智,還是宋主席小智慧中的大不智?做過中華民國高官,至今享用中華民國厚祿的政治領袖,回一趟祖國大陸,就連自己的國號都不敢提及?你連戰是不是當過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和副總統?你宋楚瑜是不是當過中華民國的新聞局長和臺灣省省長?中華民國哪裏去了?是不是還存在於臺、澎、金、馬,且治下有政府、軍隊、司法及二千三百萬的國家公民?

遠在青海柴達木的骨灰盒

這話不說也罷。再說下去,我這名退休人士恐怕就會被指為「臺獨同路人」,宣揚兩個中國或一中一臺了。皇上不急太監急,免了罷。

咱們今天說說另外的事。大約是六年之前,中華民國的一位資深報人帶著他的女公子路過北京,邀我見面一敘。我是赴臺北探親時結識他的,彼時一見如故,相識恨晚。我在一家小飯莊訂下雅座,請他父女倆吃頓便飯。這位資深報人告訴我,此次領女兒來大陸,是要遠赴青海省一個叫德令哈的地方,去取回他父親大人的骨灰盒。據說在青海省會西寧市下了飛機之後,還要搭乘三天兩晚的長途汽車,才能到達。我說青海德令哈?這地名倒是聽說過,那麼遙遠的地方,好像是在柴達木盆地大漠的邊緣,你父親大人的骨灰盒,怎麼會在那裏?


5月9日,宋楚瑜及老婆陳萬水祭拜的不知是誰!
資深報人在他愛女的監護下,兩小杯牛欄山二鍋頭下肚,動了談興:他老家安徽銅陵縣,民國三十八年(公元一九四九年)春十七歲時隨敗退的國軍去了臺灣,父母則留在了大陸老家。後海峽隔絕,斷了音信。直到十年後他赴美留學,才輾轉打聽到消息,父親自民國三十九年即被共產黨這邊判了無期徒刑,押送青海勞改去了,此後再無消息……。

又過了三十年,先總統經國先生逝世之後開放黨禁報禁及大陸探親,他才回了趟安徽銅陵老家,得知母親大人在父親被捕不久就死掉了,官僚地主的婆娘啊,連座土堆都沒給留下。父親去了青海勞改,更是死活不知。他托親友到安徽省司法廳勞改局去打聽,直到三個月前才得到通知:說他父親已於一九六O年死於青海省柴達木德令哈勞改農場醫院,那農場還保存有他父親的骨灰盒,歡迎他的家人前去領取,只須付給農場三十二年的骨灰盒保管費一萬元人民幣即可。

……後資深報人去了青海取骨灰盒,返回臺北後還給我來過電話,說在大陸政府的幫助下,他算了卻一件大事。

青海餓死被集體坑埋

比起我們祖國大陸這個六親不認,見人就宰的社會主義社會來,人家臺灣那個資本主義社會倒較完整地傳承著中華民族忠、孝、仁、愛、禮、義、廉、恥的道德規範,把忠、孝二字尤其看得重,所以人家不辭萬里奔波辛勞以及花上一萬元人民幣,也要把父親的骨灰從青海柴達木盆地大漠中迎回臺北家中供奉。我不是個地理學者,又是怎麼知道青海省德令哈那個陌生地名的?

說來湊巧,大約半年之前,我江西南昌老家的一個遠房侄兒如今成了個體戶大腕的,打長途電話來說起他那反革命分子父親當年死在了青海德令哈勞改農場,現在人家農場寄信給他可以去取回父親的骨灰盒,只要交上七千元人民幣(大陸同胞比臺灣同胞節省三千元人民幣)。遠房侄兒給我這老叔掛電話的意思,是要求替他去國務院司法部勞改司打聽一下,到底有不有這回事?因為他聽南昌的朋友說,青海勞改農場有個鬼的犯人骨灰盒喲,一九六O、六一年大饑荒時候,人口不足三百萬的青海省,餓死了近百萬人!國家在青海的荒原上辦有十多座萬人以上的大型勞改農場,關押被判十五年以上的重刑犯人。那些農場餓死的人更多,都是刨下一個個大沙坑!幾百具幾百具屍體集體坑埋了事……。

司法黑幕,骨灰斂財


連戰祭拜的不知是牛是騾子!
我這才在分省地圖上找到青海柴達木盆地,找到德令哈,真是個地老天荒遙遠之地。受遠房侄兒之托,我只得找了一位在司法部工作的熟人去打聽這事。幾天後司法部的熟人了解相關情況,告訴了以下內幕:現在各省市自治區的司法廳勞改局以及屬下的監獄,都在大搞創收活動,其中一項活動是他們的腦筋動到了那些勞改致死的犯人身上,把花名冊上犯人們的原籍地址及親屬姓名,均輸入電腦。骨灰麼,好辦,弄些動物骨灰作代用品,分裝進一個個或陶或塑料的罐盒裏,貼上那人的名姓籍貫,生卒年月即成。基本價格為:港臺海外人士,每份一萬元人民幣;國內人士,每份四至七千元人民幣不等。

我聽到此事,當時差點氣暈過去。可我作為一名退休幹部,能向臺灣同胞說出這項司法內幕嗎?能去毀了人家的忠孝赤子之心?這不就給祖國大陸政府抹黑了嗎?當年把人家的父輩關押勞改至死,刨個大沙坑幾百幾百屍體集體坑埋,只怕比瘟疫死亡的馬羊們的待遇也好不到哪兒去;今天卻弄上些什麼粉末再向死者們的後人狠敲上一筆,有這樣「為人民服務」、「三個代表」、「保先」、「執政為民」的嗎?

我可以告訴我南昌的侄子,你有錢捐給希望小學,舍給街邊的小化子吧!不要上他娘的這個司法黑幕的當,受這種傷天害理的騙!可我能打電話到臺北去,告訴那位資深報人朋友,你父女倆萬里迢迢從青海大漠裏奉迎回去、天天供奉著的是膺品?積點陰德吧,影響祖國大陸的光輝形象哪。

連、宋回鄉祭假墳

不斷地造墳,不斷地掘墳,以及「骨灰生財」之類的戲碼,看來還會在我神州大地上演出下去。

這裏倒是不應忘記提醒寶島臺灣的中華民國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無國號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先生,回陜西老家祭祖也好,返湖南湘潭老家掃墓也罷,你們祖宗的墳墓裏,肯定是空空如也,沒有什麼遺骨遺物之類的。因為你們兩家都是大官僚地主,其真墳早在一九五O年的土改運動中,被翻身農民刨了個底朝天了。

現在的墳墓,是在你連戰當上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副總統之後,是在你宋楚瑜當上中華民國新聞局局長、臺灣省省長之後,二位有了統戰的價值,才由我們新中國人民政府花公帑給予修造的(說造假也可以)。你們的大陸之行,熱火朝天,風光無限,熱淚漣漣。我作為大陸一名退休老人,人微言輕,給二位提個醒兒,也是潑一小瓢涼水,稍事清涼些兒,望勿見怪見責啊。

轉自爭鳴雜誌7月刊(節選)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