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宋,你们知道拜的祖坟里是啥玩意儿吗?(多图)
 
北海闲人
 
2005-7-13
 

5月1日连战祖母墓里不知是啥东西!
【人民报消息】前一阵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前脚后脚地返回「祖国大陆」老家扫墓祭祖,媒体报道铺天盖地,像办了两场贵妃省亲式天大喜事似的。后两人均到首都北京,荣获祖国大陆国家主席红地毯接见,据说上了国家元首等级……这在他们赖以安身立命的中华民国治下的台湾岛,恐怕是难得的光宗耀祖了。

在下尚有一点疑惑:国民党叫「中国国民党」,共产党叫「中国共产党」,唯独亲民党似无国号邦属。宋主席承蒙圣恩和祖国大陆胡主席会谈,发表两党联合公报、题头也是「中国共产党和亲民党联合公报」,人们不禁要问:亲民党有无国籍?是叫台湾亲民党?还是中华民国亲民党?甚至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亲民党?作为台湾政坛的第二大在野党,这国籍国号实在是少不得的。

但亲民党似乎自成立那天起,就忽略了自己头上的国号,究竟算是宋主席大智慧中的小不智,还是宋主席小智慧中的大不智?做过中华民国高官,至今享用中华民国厚禄的政治领袖,回一趟祖国大陆,就连自己的国号都不敢提及?你连战是不是当过中华民国的行政院长和副总统?你宋楚瑜是不是当过中华民国的新闻局长和台湾省省长?中华民国哪里去了?是不是还存在于台、澎、金、马,且治下有政府、军队、司法及二千三百万的国家公民?

远在青海柴达木的骨灰盒

这话不说也罢。再说下去,我这名退休人士恐怕就会被指为「台独同路人」,宣扬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了。皇上不急太监急,免了罢。

咱们今天说说另外的事。大约是六年之前,中华民国的一位资深报人带着他的女公子路过北京,邀我见面一叙。我是赴台北探亲时结识他的,彼时一见如故,相识恨晚。我在一家小饭庄订下雅座,请他父女俩吃顿便饭。这位资深报人告诉我,此次领女儿来大陆,是要远赴青海省一个叫德令哈的地方,去取回他父亲大人的骨灰盒。据说在青海省会西宁市下了飞机之后,还要搭乘三天两晚的长途汽车,才能到达。我说青海德令哈?这地名倒是听说过,那么遥远的地方,好像是在柴达木盆地大漠的边缘,你父亲大人的骨灰盒,怎么会在那里?


5月9日,宋楚瑜及老婆陈万水祭拜的不知是谁!
资深报人在他爱女的监护下,两小杯牛栏山二锅头下肚,动了谈兴:他老家安徽铜陵县,民国三十八年(公元一九四九年)春十七岁时随败退的国军去了台湾,父母则留在了大陆老家。后海峡隔绝,断了音信。直到十年后他赴美留学,才辗转打听到消息,父亲自民国三十九年即被共产党这边判了无期徒刑,押送青海劳改去了,此后再无消息……。

又过了三十年,先总统经国先生逝世之后开放党禁报禁及大陆探亲,他才回了趟安徽铜陵老家,得知母亲大人在父亲被捕不久就死掉了,官僚地主的婆娘啊,连座土堆都没给留下。父亲去了青海劳改,更是死活不知。他托亲友到安徽省司法厅劳改局去打听,直到三个月前才得到通知:说他父亲已于一九六O年死于青海省柴达木德令哈劳改农场医院,那农场还保存有他父亲的骨灰盒,欢迎他的家人前去领取,只须付给农场三十二年的骨灰盒保管费一万元人民币即可。

……后资深报人去了青海取骨灰盒,返回台北后还给我来过电话,说在大陆政府的帮助下,他算了却一件大事。

青海饿死被集体坑埋

比起我们祖国大陆这个六亲不认,见人就宰的社会主义社会来,人家台湾那个资本主义社会倒较完整地传承着中华民族忠、孝、仁、爱、礼、义、廉、耻的道德规范,把忠、孝二字尤其看得重,所以人家不辞万里奔波辛劳以及花上一万元人民币,也要把父亲的骨灰从青海柴达木盆地大漠中迎回台北家中供奉。我不是个地理学者,又是怎么知道青海省德令哈那个陌生地名的?

说来凑巧,大约半年之前,我江西南昌老家的一个远房侄儿如今成了个体户大腕的,打长途电话来说起他那反革命分子父亲当年死在了青海德令哈劳改农场,现在人家农场寄信给他可以去取回父亲的骨灰盒,只要交上七千元人民币(大陆同胞比台湾同胞节省三千元人民币)。远房侄儿给我这老叔挂电话的意思,是要求替他去国务院司法部劳改司打听一下,到底有不有这回事?因为他听南昌的朋友说,青海劳改农场有个鬼的犯人骨灰盒哟,一九六O、六一年大饥荒时候,人口不足三百万的青海省,饿死了近百万人!国家在青海的荒原上办有十多座万人以上的大型劳改农场,关押被判十五年以上的重刑犯人。那些农场饿死的人更多,都是刨下一个个大沙坑!几百具几百具尸体集体坑埋了事……。

司法黑幕,骨灰敛财


连战祭拜的不知是牛是骡子!
我这才在分省地图上找到青海柴达木盆地,找到德令哈,真是个地老天荒遥远之地。受远房侄儿之托,我只得找了一位在司法部工作的熟人去打听这事。几天后司法部的熟人了解相关情况,告诉了以下内幕:现在各省市自治区的司法厅劳改局以及属下的监狱,都在大搞创收活动,其中一项活动是他们的脑筋动到了那些劳改致死的犯人身上,把花名册上犯人们的原籍地址及亲属姓名,均输入电脑。骨灰么,好办,弄些动物骨灰作代用品,分装进一个个或陶或塑料的罐盒里,贴上那人的名姓籍贯,生卒年月即成。基本价格为:港台海外人士,每份一万元人民币;国内人士,每份四至七千元人民币不等。

我听到此事,当时差点气晕过去。可我作为一名退休干部,能向台湾同胞说出这项司法内幕吗?能去毁了人家的忠孝赤子之心?这不就给祖国大陆政府抹黑了吗?当年把人家的父辈关押劳改至死,刨个大沙坑几百几百尸体集体坑埋,只怕比瘟疫死亡的马羊们的待遇也好不到哪儿去;今天却弄上些什么粉末再向死者们的后人狠敲上一笔,有这样「为人民服务」、「三个代表」、「保先」、「执政为民」的吗?

我可以告诉我南昌的侄子,你有钱捐给希望小学,舍给街边的小化子吧!不要上他娘的这个司法黑幕的当,受这种伤天害理的骗!可我能打电话到台北去,告诉那位资深报人朋友,你父女俩万里迢迢从青海大漠里奉迎回去、天天供奉着的是膺品?积点阴德吧,影响祖国大陆的光辉形象哪。

连、宋回乡祭假坟

不断地造坟,不断地掘坟,以及「骨灰生财」之类的戏码,看来还会在我神州大地上演出下去。

这里倒是不应忘记提醒宝岛台湾的中华民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无国号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先生,回陕西老家祭祖也好,返湖南湘潭老家扫墓也罢,你们祖宗的坟墓里,肯定是空空如也,没有什么遗骨遗物之类的。因为你们两家都是大官僚地主,其真坟早在一九五O年的土改运动中,被翻身农民刨了个底朝天了。

现在的坟墓,是在你连战当上中华民国行政院院长、副总统之后,是在你宋楚瑜当上中华民国新闻局局长、台湾省省长之后,二位有了统战的价值,才由我们新中国人民政府花公帑给予修造的(说造假也可以)。你们的大陆之行,热火朝天,风光无限,热泪涟涟。我作为大陆一名退休老人,人微言轻,给二位提个醒儿,也是泼一小瓢凉水,稍事清凉些儿,望勿见怪见责啊。

转自争鸣杂志7月刊(节选)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