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只剩一條 中南海當明智選擇
 
2005-7-10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辛菲7月9日採訪報導) 就7日中共當局首次公開回應退黨潮,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了大紀元專欄作家、特約評論員張傑連先生。

走投無路 中共憋不住了

如果沒有7月3日中國大陸大規模插播退黨消息的事件,中共現在是絕不會出來進行所謂的“闢謠”。

《九評》就像如來神掌,點到了中共的死穴,一下把中共給定住了,接下來是浩浩蕩蕩的退黨大潮。中共一貫反天反地反人類,霸道成性,現在第一次真正嘗到了和天鬥是什麼滋味,它喊不出來,也挪不動身子,就在那兒幹憋著。

中共體制是一個像液壓似的封閉系統,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封閉,在掩蓋,包括對信息的封鎖,對人民的欺騙,實際上都是搞一種封閉式的統治模式。而每天幾萬的退黨大潮,就像爐子不斷升溫,中共的壓力非常大。壓力大,它就在那兒幹憋著。

7月3日的這場大規模的關於《九評》、退黨的插播,使得中國更多的老百姓知道了國內外關於《九評》和退黨的真實情況。在這種情況下,就相當於爐子裡的溫度一下子迅速上升,而且壓力突增。中共沒有辦法,不出來講,老百姓也都在議論。出來闢謠,不是它的什麼對策、招數,而是它被逼得沒有辦法,黔驢技窮了。

這大半年來,《九評》和退黨聲勢不斷擴大,很多過去體制內的官員,現在也紛紛的站出來揭露中共,順天而行。中共非常恐慌,不敢公開講,不敢明確地提,但它對這個事情如坐針氈。前不久,為了《九評》和退黨在國外的影響,中共還特別派出調查組到美國進行實地評估,它對這個事情其實是非常重視的,是它所要打擊的重中之重。《九評》網站也是被它封鎖的最厲害的。

公開回應 中共自毀自滅

李景田講的話,破綻百出,句句是謠言。你既然是所謂的“闢謠”,那說明你掌握著真實,你就應該來龍去脈的好好的講。我們知道7月3日那次插播,中共連插播的內容都不敢提,現在這個副部長也是趕鴨子上架,他實在是無話可說,心虛得很,幾百字就趕緊草草了事,盡快收場,哪裏像“闢謠”的樣子。

中共不出來講,也是死;出來講,亡得更快。因為定功有個特點,就是把你化滅掉,你越動,那個氣就散得越快。大家普遍都有個共識,中共任何時候,只要公開地出來發聲,不管說什麼,那就開始了它的滅亡倒計時。

現在的280萬的退黨大潮只是一個剛剛起步的階段,更壯觀就在後面,中共發聲後,就是在啟動令世界都為之震驚的更加波瀾壯闊的退黨大潮。

中共這種自毀自滅模式,這就是天滅中共的真機,真正高明的地方。老天是不會跟人鬥的。這次它出來講,雖然句句都是造謠,《九評》也不敢提,但不得不說出了 “千人退黨”一詞,先不管它掩蓋人數的多少,但是他畢竟提到了退黨的事情,這對中國民眾來說是心中一亮,中共在不久的將來會走向飛速滅亡的過程。

中國在古書中被稱為“神器”,意喻天地之間中國乃承載著神傳文化、傳統、道德、禮儀之大皿。這個器皿的口被中共封上,50年間被鍛造成為一臺液壓機,整個機制在封閉體系中運作。封閉系統最怕的是漏洞,《九評》退黨就是把這個系統捅了個大洞。

中共的一套封閉運作會越來越不靈,這個過程是一個飛速直線的發展,所以人們會發現,形勢一天一個樣。整個中共的能量都會被泄露怠盡。道解中共是天意,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中共的話要反著聽

中共一貫撒謊,這就是它的看家本領,不撒謊,就沒法生存。歷次的政治運動所撒謊的不計其數,就從近的來說,說六四廣場上沒有開一槍,沒有死一個人,非典病從一開始就撒謊,一直到瞞不住,被人揭穿了,還在那兒抵賴,這些都是老百姓親身經歷的事實,歷歷在目。到了後來鎮壓法輪功,那謊言就更是鋪天蓋地的,幾乎全部都是用謊言堆成的。

經過這6年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講真相,使很多民眾從謊言中覺醒,現在來說對中共的謊言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了。很多老百姓都知道,聽中共的話要反著聽,這是百姓這麼多年來積累的寶貴經驗,現在這方面就更加強警覺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還繼續採用愚民政策,實在是太低估老百姓的智慧了,其實是自欺欺人的作法,可謂末日瘋狂。

所以這次中共雖然沒有提《九評》,但是提到了退黨的事情。老百姓也會有所覺醒。包括國內搞的“保先”運動,還要進入第二輪深入,很多黨員始終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勞民傷財的做,但這次看到了這些消息後,就會領悟中共“保先”的真實用意,就是在針對《九評》和退黨大潮搞加固。

中共懼怕退黨潮

這次退黨是人們發自內心告別中共的一場世界性的精神運動,自發的跟中共撇清關係,這個事情,它已不在中共黨章什麼退黨的定義之內,根本就不需要中共承認什麼手續。

退黨可以用化名、小名,都可以。李景田所謂的“查無此人”,在國內的一般退黨民眾當然不能讓它查到線索,那是為了不讓中共進一步迫害。但是每一個人都是真實的存在,另外還有很多國內的民主人士及海外的人仁志士都用真名退,還有錄音,所以中共心神不寧,忐忑不安,想著每天都有幾萬人脫離它,不受它的思想的控制,這是它所受不了的。澳洲投誠的前天津610官員郝鳳軍就說到,天津的610現在又多了個差事,就是對退黨的情況建數據庫,進行監控,這些都證實退黨潮的真實存在。

中共說他有幾千萬的黨員,李景田還誇耀他們每年能夠發展幾百萬人,既然有這麼多人壯膽,為什麼還怕幾百萬人退黨,按照它的說法,是號稱幾千人,它為什麼還怕呢?說明他們心裏明明白白地知道,現在在它黨內的以及剛剛發展的所謂中共黨員,都是什麼樣的心裏狀態?中組部是完完全全的了解。

人們都在觀望,在等待,沒人信什麼共產主義,也知道中共遲早要完,就在等時機,此時一旦中共內部或外部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在警覺狀態中的幾千萬人,就會在瞬間完全成為反抗中共的力量。動員大會立即會變成聲討大集會。中共也知道現在的黨員無非也就是暫時站在中共的枯樹下,挨日子,他們隨時都可能把大樹砍了當柴燒。招的人越多,自毀的力量也就越大,自生就有自滅,中共確實怕。

退黨的實質是退出黨文化

有人調侃一千人退黨也用不著中組部出來“闢謠”。實際上中共每年自然退黨的人數遠遠大於此,而且農村80%或90%的基層組織是長期癱瘓的,還有數不清的下海的、下崗的早就長年不交黨費了,這些完全游離的處於退黨狀態的人,也是不計其數,為什麼中組部單單要出來對千人退黨“闢謠”,當然除了表面的回應插播效應外,還有深層的原因。

中共控制人,主要是控制人的思想,就表現在用一套構陷式的黨文化來改造你的大腦,就是用黨文化克隆人。所以不管有多少游離份子,都是被黨文化洗腦過的,與中共還有相當的聯繫。而《九評》帶動的退黨潮,是認清中共邪惡,明明白白的擺脫其黨文化的控制,就是離心離德,這是徹底斷了中共的控制連線,中共才十分懼怕。

中共的黨文化的特點之一就是謊言和構陷,比如一般老百姓,教育你黨和國家概念不分,愛黨就愛國,愛國就要愛黨。任何人都不想當亡國奴,所以任何人都要維護黨不亡。這種洗腦是通過從小灌輸,都形成了條件反射。

另外對於權力的控制,中共在其幹部提拔上有一套構陷方法。先是看中你有才能,把你誆進來,如果真的是要提拔你,就是要和你攤黑牌。中共中高級幹部都知道中共是黑幫性質的極其殘酷運作方式,根本不是什麼為人民,就是為其利益小集團服務。就是說你只有認可這種作法,並願意效忠,才能獲得重用。江澤民曾明確地對下麵人講,它治國是抓住人的兩大弱點:利益和欲望。

這些人在利益和欲望被滿足的同時,也是受到嚴格的特務系統的監控,如明朝的東廠和錦衣衛一樣。在加拿大投誠的前瀋陽司法局局長韓廣生透露,省部級幹部的電話都是被監聽的,平時搞女人,貪污都沒事,一旦發現有二心,就用施於你的利益和欲望反過來搞掉你。中共官場都是兩面人,在這種構陷的官場文化中是硬拖你做鬼,是非常的壓抑人性的,真有從新做人的一天,反彈力是巨大的。

《九評》、退黨就是在動搖、破解這層黨文化的因素,從鬼獸文化中解脫出來,而且每個人都可以仿效,這對中共來說就是把它生存的土壤清理掉了,成為無根之木,當然它從一開始就從本性上極其懼怕。

中共的唯一出路

中共在找退路,它的思維也被黨文化鬥殺哲學限制,往往是低級一層人的利益欲望被滿足後,再成為更高一層利益欲望滿足的盤中餐。就是說明一個問題,在黨文化裏轉就是死路。

目前中共官面上出現一些微妙的動作,比如,幫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鋪路的主要文痞、科痞們,像司馬南、何作庥、方舟子等等,過去是上竄下跳的造謠能手,可是折騰出的現在局面令新主子很惱怒,自然就要被拋出來做墊底。

最近在海外親共網站及中共國內的大報上,我們看到一些文章,中共內部人開始寫文章臭罵這些人,過去的所謂的“功臣”被臭罵得一錢不值,還有要給氣功及特異功能正名的長篇論述,似乎在釋放什麼信號。這是幾十年的規律,這類帶著強烈功利心的小人都是註定被中共玩弄的工具,最後都是被利用,這些人的下場是極其可悲的。

如果中共給氣功、特異功能正名,那是它的事。但是在黨文化下當老大當慣了,它永遠都示自己為老大,它還是沒法脫離原來共產黨的思維,跳不出來,總認為老大施恩於誰,拉攏收買於誰,誰就要感恩戴德。讓你死就死,讓你活你就活,還在那裏擺譜,搞它那套黨文化。

其實,這些都是死路。用堵殺、收買、捂騙,用黑社會的什麼手法擺平,這都無濟於事。反而從側面給人啟示,脫離中共的是多麼明智,越陷得深越悲慘,遠離中共方平安。

中共真要為自己眼見要到來的滅亡的命運籌劃,求得生存,現在就只有徹底改變自己,脫胎換骨,丟棄那張黨皮,重新做人,這才是它唯一的出路。

天要滅的是中共,要銷毀的是中共的這件變人為獸的外衣,外衣裡的生命,只要不是大惡之人,能逃出來,都是可貴的,老天也在想盡辦法救他們。所以在目前的情況下,中共高層理性明智的選擇,可以另立新黨,重換名號。這是當前一解百解的最佳方案,也是唯一的一條緊急的生路。

實際上天譴的就是這張中共皮,它散掉了,人就安全了。沒有了共產黨的黨文化的控制,脫去黨皮的人就能夠很好的保全下來,自然也可以對國家有所作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