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伟光正」暴行盛况空前 中共五斗米「臭老九」竟折腰
 
作者:王大道
 
2005-5-30
 
【人民报消息】

党文化蒙人

由于我六月三日夜里两次路过天安门广场,我后来经历的是东长安街和大北窑这边儿的“六四”早上,所以16年来我一直以为我是见证人,我都经历了。党文化又给我大脑里灌输的都是电视里西单被烧的那个大兵,当时电视里天天都是这些镜头。一个朋友看了我的文章《我也说两句》后对我说,天安门那天晚上开枪了,是射人,人民大会堂顶上有枪射击广场,是他的好友就在场,当场就有人伤了,是他旁边的。我说你不在现场,这不可靠。我昨天看了一整天“动态网”上的六四真相www.dongtaiwang.com ,我才知道六月四日凌晨4点多,仅仅在六部口一处,5个学生被坦克轧死的真相,那可是就在那个电视天天演的被烧死的军人不远处啊,电视怎么只字不提呢;还有张健的证词,一个中校在广场上仅仅离他10米远向他打了3枪。而且是在知道他是学生们的头的情况下开的枪。还有学生头骨被用各种刑具打塌陷后死的。广场太大了,看来那个午夜至清场完毕的四个小时之间,多处都有向人,向学生射击的见证词,这已经利用一天时间在“网上”调查清楚。关于“广场上没杀人,没向人开枪”的说法是谎言,一下就被戳穿了。5个被坦克轧死的学生被运往政法学院的过程中,人们含泪自发护驾。车缓慢到达政法学院时,全校师生已经在那里迎候。五个被轧死的学生在这里向世人展示了几天。约成千上万的人从各校赶来目睹“伟光正”的暴行,盛况空前。这个在事后的北京的电视里和文字报道中也是看不到的。那些6.4见证人的回忆使我的六四真相一下活起来了。我如饥似渴的看啊,非要了解一下我还不知道什么,那天晚上那每一个我能听到的枪声和国际歌声的时间段,我要对上号,广场上,六部口,究竟发生的是党说的放枪,还是杀人。哎,最后明白了:六四以后的一切相关报道,党没说一句真话!看完之后我根本没有感觉我是在国外的16年后,我一整天都是感觉就在现场,就是昨天。当事人的回忆和着泪水就是说昨天。我没有一切时空概念,不想说话,只有泪水和震惊.....

党是邪灵

学生们是听了党的话,从天安门撤出走到六部口时被一辆疯狂的坦克横冲直撞轧死的。同时还有12人被轧伤。听党的话,党也达到了天亮之前清场必须结束的目的。那么这个疯狂的坦克还有追过来从学生队伍后面轧人的必要吗,这是人能干的吗,这已经超出人能理解的范围,那么这就是野兽。已经不是人在做事了,那么就是本质,九篇揭露共产党本质的文章刻画得再贴切不过了,是邪灵,党的本来面目就那样,只不过它包装了又包装,露给人们的,给人们55年灌输洗脑的是它的包装,面纱而已。否则它如何能55年执政呢。就像党的所有一把手都没有好下场,党却总能发展一样,从人的层面根本解释不了,那么是超出人理,常理了。那不就是超常的了吗?那不就是另外空间的灵体吗!党把精英都杀光了,党还那么活着,你说它是什么吧。

党叫人出卖灵魂

体育学院的方政也是那六四凌晨4点多坦克压人的见证人,还活着的12个被轧伤的学生中的一个。昨天我读到他的回忆时,正想着任何一个被方政舍己救下来的生命都会报答他的。因为他见坦克来了,已经来不及躲闪的情况下,他把一个女同学推到路边,自己双腿却被坦克轧烂,而且是头和上身在坦克的左右履带之间大难不死。结果那个女生回校后,党多次找她谈话,她对一切别人舍己救她的事实都不作证,也就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不承认自己是被方政救的。完全顺着党的邪劲儿走了。前面是杀人,后面是株心。据我们这里的赵博士说,六四给后六四时期的知识分子中带来的就是这么一个后果:人人对同学说真心话都要谨慎了。就是他那个学院里人人都不相信别人了。因为党让每个人写在六四中自己干了什么,别人干了什么。不写不算过关。所以人人都怀疑自己被别人也告了。因为自己就是那样被党反复找去谈话而揭发别人在六四过程中说了啥的。

党煽动人民仇恨学运领袖

六四后的党宣传机器经常说六四学运的几个头头六月三日夜里都不在天安门现场,以挑起很多人对他们积怨。认为他们贪生怕死。而昨天我看到的一些在场教师和学生不同的回忆文章都证实了,这又是谎言和诬陷。而且还有照片证明。所以劝世人凡是共产党写的文字,开足马力报道的东西都要反过来想。

历经各项政治运动的人多少知道党的真面目

从大量的回忆文章看,1989年游行示威一个月来支持学运的很多名人,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认识党的邪劲儿的人在最后清场时都没有来。这就是杀人和株心,谎言和暴力磨砺出来的关键时刻“宁左勿右 ”的文化。不搞政治的文化。党55年来各次运动的大操练,把每个人都搞得心灰意冷,不问政治。到头来没有更多人见证历史,历史就由着党的一言堂在那里可劲儿编造。真象九评说的,老一辈被骗的死去了,又来骗新一代。16年前学生们,哪怕学生们的领袖们都没有领教党的真面孔,本质,真脸面,所以就在天安门坚守到最后一刻。16年后新的一代学生被篡改历史成性的共产党又骗的极端左,都认为学生六四就是反对政府,闹事,暴乱。一听到真相就是一句话:“我对政治不感兴趣。” 你说这“ 伟光正”邪不邪?它教出来的年轻人都不懂的最起码的仁,义,礼,智,信。一到展现天性,正义,良心和本性的时候就是这句话:“我不喜欢政治。”

当年退党人数各个单位都有

音乐学院的一个朋友刚刚告诉我,六月四日,五日,六日基本上复兴门到西单这段长安街谁去买菜都会扫过来一梭子子弹,近一周根本不能上街的。六四大屠杀中“伟光正”一开枪,很多党员都流泪了,紧接着各个单位都有退党的。几十年的好话说尽的包装都烂了。党一激动没捂住自己的狰狞本相,露了一下,自己从自己多年的谎言包装里露出马脚来了,立即人们就退党了。很多驻外使馆的中共党员更干脆,退党的同时就直接报难民了。当然更多的人被株心了。哀莫大于心死。对什么都不关心,就挣钱挣钱挣钱了。这种株心是邪灵附体到各个单位,去泯灭人的良心。比如那到政法学院参观完的人们今在何方,为什么都不说话呢。他们心死了,走入了永远跪着,不再站起来的自私自保的党文化。这也是党最希望的,紧跟党,以后的政治活动都为了私利而盲目表态。邪灵也看透了人们见利忘义的心思,于是就用高福利捂住了六四后中国知识分子的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固有天性。

象很多当年投奔延安的国民党统治区青年,当年回大陆的爱国华侨青年经历了杀人株心运动后不再相信共产党一样,六四的见证人们也不再信屠夫是“母亲”了。但是任何人,他们说不明白共产党的本质,跨越时空的说清楚,还是“九评”。回顾六四,声援退党,为了更多的新一代青年不要再象“六四学生”那样为了扑上去向党要民主,每一步都听党的话,最后还是被党从背后用坦克轧过来,让我们给大家一个醒脑明目的良方,即永久的人生保险:广传九评,告别中共。

党在六四后杀人株心更隐蔽了

六四后的人,无论是维权,还是上访,比如法轮功,从镇压不得人心以后就再也没有公开的迫害,公开的市民叫喊式的支持了。一切残忍的酷刑,身心折磨全部转入地下了。“伟光正” 在中央电视台永远是“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是因为人们就吃这套,越这样报道中国知识分子就越觉得离不开共产党。那邪灵是看得见,你们想什么的。只要你别再关心它的本质是什么,它能不惜一切代价。

很多知识分子退休金都是2000多元,苦尽甘来,带上孙子,再也不想共产党目前在背地里在干着的那些捣空国库,出卖领土,打压无辜的高德好人群体的事了。也是党文化的思维:“别闹事了,好不容易过上好日子了。” 其实什么好日子啊,买肉馅全是红的,回家融化开一看,全是肥肉用猪血染成的。宁左勿右的党文化灌输,最后大家都不说话,对别人遭难不见义勇为,自己和家人都受益于法轮功也不说公道话的人,六年以后怎么样,都遗害的是自己。所以党,披着伟光正的外衣眼下还能维持着,就是因为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六四公开血腥镇压后,党训练每个中国人互相揭发,说假话,人人过关;镇压法轮功后也是人人过关,比赛出卖良心。结果道德和社会风气全都下滑到反过来自食其果。中共的真面目还暴露的不够惊醒世人吗,难道还要再来“六四”屠城,再来迫害法轮功那样逐渐转入地下疯狂杀戮的大镇压吗?不。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告别中共呢。加速三退,退党自保,争分夺秒;退团自救,争先恐后。动态网的许多六四回顾文章谈到,很多民众见到党指挥枪向学生射击时,都高喊:畜牲!畜牲!这话太对了。但是他们同时忘记了一条最关键的:是每一个中国人供养了这畜牲。告别中共,加速退出它和它的附属组织,它就没有附体的基础了。

结语:中共离不开人民,中共不生产利润,只能靠附在人民身上存活。中共今天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喘息的机会,直至发展成掌管有两百万军队,一切国家宣传机器,都是我们盲目供养的结果。如果我们不加速三退,就是它的供养群,滋生处。那么再看到它向学生射击时,就不要骂别人了,还是骂自己为什么明知故犯。它用历史多次告诉你它的狰狞面孔了,是你选择不离开它的。一切都是你自己说了算。

(原题目:六四回顾:只要党露一露真面目,人民就觉醒一点儿)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