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 揭党文化面目
 
2005-5-27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辛菲5月28日讯报导) 尽管中共当局对公开退党团队人士的骚扰打压还在继续,但是退党大潮势不可挡,已近190万,其中大半来自中国大陆。大纪元记者辛菲5月26日采访了中国大陆著名画家、北京圆明园艺术家村村长、被称为“中国第一公益诉讼人”的严正学先生,严正学先生请记者代他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发表公开退出少先队的声明。

严正学先生从他的人生经历揭露了共产党的罪恶,包括党文化对人思想的操控。他认为退党活动很有意义,是一个必然的、正确的潮流,已冲击到党内高层人士,他的一些党内高官朋友在考虑用化名退党。

公开声明退出少先队 述人生苦难经历

我9 岁加入少先队,当时怀着满腔的热情,受共产党的宣传教育而加入,后来从实践中,不断认清共产党跟我们想象的根本是两码事,所以后来,对于入团、入党,我根本没有想过。我在此郑重声明退出曾经加入的少先队,对自己曾经有过的那段历史做一个公开的了断,彻底的跟共产党划清界限。

我小的时候,父亲被打成反革命,我从小就体会到了世态的炎凉,人家看不起我,说我爸爸坐牢了,我是反革命的儿子。57年反右派的时候,我当时才十几岁,初中语文老师被批斗,因为她不认罪,被中共的爪牙活生生得折磨死。我想救她,没有救得了。那件事对我触动很大。62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附中的时候,学校里一位很著名的老师自杀了。这件事对我的冲击也非常大。

后来,我就系统的看了关于共产主义的书,“论共产主义”,“反杜林论”等,越看越觉得不对,学校里批判我,说我否认共产党。那时我们学习的东西都是共产党的东西,包括“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还有唯物主义等,随着我对共产党邪恶的认识越来越清晰,我就想摆脱它的控制,不想被培养成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人。

因此,65年,文化革命前夕我就离开了学校,一个人到了新疆、青海、甘肃等地做流浪画家,体验生活,感受生活,一路走下来,经历了很多困难,看到很多民间疾苦,看到了共产党统治下的老百姓的悲惨生活,看到了中华民族所遭受的巨大灾难,我对社会人生、共产党的本质看得很透。中国美术史上说我是第一个流浪的画家。

78我写了长篇传记小说《路漫漫》,回顾了我追求艺术的一生,曾于89年1月份在中国美术报上连载刊登。

《九评》引发退党 退党是必然趋势

退党很有意义,是一个必然的、正确的潮流。共产党做的事情都是祸国殃民的,已经完全黑社会化了。共产党肯定不可能把中国带上自由民主之途,因为它的本性使然,所以与之决裂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九评》引发了退党潮,使民众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认识到共产党一路下来都是做的坏事,看清了本质的东西,对过去有个反思,有个认识,所以选择退党,这是一种良知的选择。

退党大潮必然冲击到党内高层人士

现在很多人入党都是很被动的,比如做了工程师,担任了单位的领导职务,党组织就会找你,要劝你甚至逼你入党。很多人入党也是抱着投机的心理,认为入党后可以升官发财,有权力后又去欺压老百姓,干坏事,现在已经没有人会为一个所谓的共产主义的目标而入党,他们自己也看透了共产党,自己也不相信共产主义理论,包括共产党的领导人。

退党大潮发展下去必然也会冲击到党内人士,极大的震撼党内高层官员。他们从内心、灵魂上早已退出共产党组织,我认识的一些高层官员正考虑以化名退党。

我最早看到中国文联的孟伟哉退党时,觉得他挺了不起,就给他写了信,说我支持他,我很佩服他,因为他还在体制内,他的这种作法,其实也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退党潮压不住 越禁越涌

以前还没有过这么大规模的退党,以前也有退党的,比如“六四”以后,但那些都是个人行为,中共会打压,被看作是严重的政治事件。现在退的人多了,它也打压不过来了,很难阻止,只能恐吓一下而已。它越阻挡民众越想了解,它越压制民众越要远离它。

退党是真心 入党是假意

共产党现在搞保先,发展党员,无非也就是利用有些人,比如学生的找工作的心理,资本家的利益权力互相勾结,鱼肉百姓的心理。但是,那些入党的人,根本不是出于理想,根本不是真心诚意的,都是怀着一个私利,这样的党组织再发展人数都没有任何意义,形同虚设。而退党的人则是真心的。

只要有一个事件出来了,比如群众起来跟政府抗议,那些党员恐怕自己都溜掉了,有什么事他们跑得最快。国内要有什么事,那些共产党的头头可能跑到国外。那些当官的人早就把家属、贪污来的钱弄到国外去了,他们哪儿还相信什么共产主义,完全都是捞利益去了,根本靠不住。

共产党里面的人最清楚共产党的下场,每个人都准备好了好几本护照,要有什么事情,跑得比谁都快。老百姓最惨,最倒霉最受迫害的还是老百姓,所以老百姓自己得觉醒。

奉劝老党员们彻底对共产党放弃幻想

如果现在还有老党员认为留在党内可以做些好事的话,那就太幼稚了。共产党是很残酷的,他们高层能听你们老党员的话吗?连赵紫阳都是这样的命运,更何况别人。

地方上也有老党员,他们发牢骚,因为那时他们也没捞到什么利益,现在看那些掌权的都在捞自己的私利,就会有一种失落,有的就觉得当年自己傻,没有多捞点。

中共破坏传统文化 党文化操控思想

对共产党破坏传统文化,我体会很深。古代有很多好东西,文明古迹,珍贵文物,都被共产党给毁掉了。我去过欧洲,看到意大利、波兰等地,古迹上哪怕有一点断痕,一点点损伤,都会围起来,保护起来,使人能够通过这些古迹怀古。中共恰恰相反,古迹文物,要毁掉,北京的城墙,硬是要给拆掉。现在搞什么拆迁,为了开发商,有钱人的利益,他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在浙江美术学院附中上学的时候,我们被要求学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还有唯物主义等,控制人的思想。当时浙江美术学院也是最高的艺术学府,和中央美术学院是等级的。共产党要把你培养成工具,而不是画家,要把你训练成一个没思想的工具、奴隶,按照它的思维模式塑造的工匠、工具、奴隶。

共产党篡改历史,还利用艺术来造假,比如:董希文画的“开国大典”,刘少奇在的时候,就把刘少奇画在上面,刘少奇下台了,又改掉了,在上面来来回回的改。艺术怎么能改来改去的呢?共产党完全是拿画家当工匠,当工具,让画什么就画什么,让怎么画就怎么画,利用艺术家们传播共产党的思想。

当时我离开学校就是为了摆脱党文化对我的思想控制。我觉得做那样的画家没意思,鹦鹉学舌,没有自己的创造和思想,没有灵魂。你要违背它的想法,它就要打压你。

摆脱中共控制的独立画家

改革开放以后,很多体制内的画家,包括从美术学院出来的那些学生,放弃了工作,开始游离于共产党之外,因为他们认为体制束缚了他们的思想和创作,走出共产党的体制之后,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有独立思想的画家。

体制内的专业画家怎么定义?拿国家的工资,共产党让你怎么画你就怎么画,被封为什么一级美术师、二级美术师、特级美术师,美术家之类的名头,但是那些共产党控制下创作的画都是没有灵魂的,画家是被当作工具的,对于绘画的事业也是没有前途的。

因此,89年以后,很多体制内的画家,美术学院的学生都集中到圆明园画家村,大家共同生活、创作,很多人都抛弃了专业画家的头衔。当时,北京市公安部很害怕,开始骚扰圆明园画家村,我也遭警察暴打成重伤,后来我跟公安局打官司,他们打输了官司,就把我送到北大荒关了两年。

坚持不懈揭露中共黑幕

严正学,1944年生于中国浙江。1962年,考上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90年在有中国“SOHO”之称的圆明园艺术家村,被推选为村长。曾经在中国和很多国家展出其艺术作品,特别其因言获罪被投入牢狱后在狱中创作的绘画作品。

1994 年,他因为带头反对政府当局取缔圆明园艺术家村而遭到逮捕,被送入设在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所”。在那里,他被十几个狱警上、下反背拷住,用六根电警棍电击了整整三个小时,承受了犹如被活活剥皮般的剧烈痛苦。后来,狱警看他还是不屈服,同意寄些纸墨给他,允许他搞点水墨画技法的实验。严正学于是就用这些粗糙的纸和笔,趴在监狱肮脏冰冷的地上,一个局部一个局部地在宣纸上画出的,创作了一百多幅画。这批画都是用一层层塑料袋包裹,埋入冰冻的粪坑中,几经周折从铁幕重重的大陆,最黑暗的监狱带到北京又辗转到国外,才得以举办画展。

自从1994年开始严正学打了30多宗民告官的官司,揭露中共司法的黑暗,长期以来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先后7次被公安局抓捕。他1994年曾跟北京市公安局打官司,公安局打输了官司,就把严正学送到北大荒关了两年,但是这一切磨难没有改变他追求民主自由的心愿。

今年3月8日上午8点多钟,严正学前往浙江省椒江法院领取二审判决书。由于要求得到二份判决书和有关官员发生争执,先是遭到两名警察暴虐对待,他们狠踢严正学的腰部。随后又有十多名警察一拥而上,将严正学打倒在地,造成严正学右手受伤流血,外套撕烂。警察并将严正学塞入一个警笼带走,这个警笼的长宽高各是 90公分、120公分和60公分。后来,在国际社会舆论的谴责下,严正学被送到医院治疗,于3月23日被释放。

1993年7月3日:身为圆明园画家村“村长”的严正学,在北京公安局海淀东宫门派出所,被反铐后遭警察以警棍暴打重伤。
1993年7月11日:对北京公安局提出行政诉讼,其后,常遭匿名电话恐吓。
1993年11月29日:身为广告公司经理的儿子严溯宇,被一辆未开车灯的卡车撞死,严正学即被投入海淀公安局厢白期看守所,关入“橡皮牢房”。
1994年5月23日:被押送北京大兴团河监狱,关入禁闭室。
1994年5月27日:被押送北大荒“北京双河监狱”强劳。
1994年9月27日:在北京监狱局双河监狱,被10几名警察酷刑,长达3个多小时。
2000年12月:起诉政府卖淫,其后,常遭恐吓,有人半夜在电话里给他放哀乐。
2001年2月:在浙江台州住宅楼下,遭2名蒙头黑衣人暴打。
2001年3月:住宅被人撬开,有不明身分的人入室“偷盗”。
2001年:起诉司法局;3月29日,被北京昌平法院执行庭约到霍营乡中地小区,被10几名保安截击,打成重伤。
2001年5月底和7月19日:两次去司法局交涉复议,均遭违法官员杨林和枉法官员李玉斌粗暴辱骂,并两次动用国家机器,以警察、警车阻挠复议。
所被翻墙入户的不明身分者破坏。
2001年8月12日深夜:被再度翻墙入户的不明身分者恐吓。
2005年3月8日,严正学到浙江台省州市椒江法院领取法院判决书的时候被十多个法警打倒在地并被关押在拘留所,腰部、肩膀、手背等多处受伤出血。在国际社会舆论的谴责下,严正学被送到医院治疗,3月23日被释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