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訴訟案與聲援中國律師 (下)
 
2005-3-5
 
【人民報消息】(接上)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到鎮壓和迫害已有五年多了,法輪功學員和一些正義之士一直努力在國際上尋求法律公正,取得了卓越的成效。而在中國大陸,以名律師高智晟、郭國汀為代表的維權律師,也在為法輪功學員爭取公民權,並得到海內外正義人士和國際輿論的支持和響應。

大紀元記者辛菲日前採訪了朱婉琪律師。朱婉琪律師是“全球公審江澤民律師團”的35位律師成員之一、臺灣地區的律師代表發言人,也是全球反對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的臺灣區代表。

記者:法輪功這個問題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它是一個全球的問題。它不僅僅涉及法輪功學員,它跟世界上每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這種恐怖主義不是定向的,只針對某個群體,它的本質就是邪惡,任何正義的東西,它都會去威脅他們的自由、安全,就像病毒一樣傳播,隨著科技的發展,資訊的便利,它所影響到的範圍更是全球性的。

朱婉琪律師:我們要讓大家知道,對於法輪功的迫害不是一時或一地的,或某一個國家的人民的事情,它的時間已經很久了,它的地點是無孔不入的,對於人民的侵害也是全面的,它威脅的是人類最起碼的人權價值。這個事情既然是這麼全球性的事情,那麼任何國家的政府在保障他們自己的人民的安全、自由的情況之下,都應該對於亞洲這個龐大的經濟實體被中共獨裁暴政所操縱的情況下,提出抗議,要求他們真的拿出比較實質的辦法出來制止它。

記者:大陸的民眾在不斷地認識法輪功的真相,敢於公開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的各方人士也在不斷增多,這是一個好的趨勢和希望,但還是有很多人顯得比較麻木,有的即使知道這個事實真相,也抱著一種明哲保身的態度,維護自己,不去關注這個事。這種想法也是狹隘的,他們沒有認識到法輪功的事情是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的。

朱婉琪律師:是的。我想有一個歷史的教訓足以為中國人民借鑑:二戰後,有一位德國的牧師曾經說過一句名言:“當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沒替猶太人說話;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沒替工會的人說話;之後,他們追殺基督徒,我不是基督徒,我也沒替天主教徒說話;最後,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因為所有的人都被抓走了。”因此,中國人民今天噤若寒蟬,不敢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哪一天難不保迫害就到你自己頭上,而沒有人敢站出來為你說句公道話,史有明鑒。如果今天中國人民不能依賴中國的法律來保障自己的權利的話,說不定哪一天,自己也會成為這個國家機器運作下的犧牲者。中共對於善良的修煉團體,可以因為個人的喜惡下狠手,進行滅絕屠殺,哪天自然也可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對其他善良的民眾進行非法的迫害。即使從明哲保身的角度來說,中國人民也應該站出來,制止中共非法地利用國家機器對人民進行迫害。

最典型的例子,從去年11 月以來,在中國各地都有一些示威抗議活動,這些被中共說成是“暴動”的行為,事實上是有更多的中國人民站出來反對他們地方政府的腐敗及對他們的不公,權利的剝奪。這些都反映出中國人民對於自己權利意識的覺醒,很多地方政府也無法招架這種民意。民意如潮水。如果一個政府依法執政的話,不會招致來那麼多的民怨。我相信目前在中國大陸一些維權運動的開始,以及中國人民站出來集體地向他們地方政府或者中央政府要求懲罰貪官腐敗,要求他們的權利的種種舉措,都是中國人權希望的徵兆。

如何能夠讓這樣的力量更大面積地擴張呢?我想對於中國人民言論自由的教育,還有國際傳媒不斷地把爭取人權自由的資訊告訴中國人民,相信中國的人權還是會有希望的。中國人權的進步對於西方世界而言絕對是個福音。

記者:據說在臺灣修煉法輪功的人數眾多,民眾和政府都很支援法輪功。臺灣和大陸具有相同的中國傳統文化的背景,為什麼兩地對法輪功的態度卻是如此截然不同,您覺得這麼鮮明的對比反映了什麼樣的問題呢?

朱婉琪律師:我想國際社會只要有理性、頭腦清醒的人,看到中共和臺灣政府對法輪功團體處理的截然不同,就可以認識到,中共對於法輪功的鎮壓是多麼的荒謬和無理。中國和臺灣同文同種,臺灣雖然飽受中共的武力威脅那麼多年,可是臺灣的政府和人民從來沒有因為受到中共的武力威脅而犧牲臺灣人民的自由。即使中共再怎麼樣誹謗,造謠誹謗法輪功,臺灣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是不會相信中共假惡暴的那一套的。中共把去中國大陸探親、訪友、出差的臺灣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禁,侵害他們的人身自由和沒收他們的財產,其中還包括迫害當時十歲大的孩子,都引起了臺灣人民的憤怒。因此當2003年11月我們律師團在臺灣提出訴江案的時候,主要大報都有廣泛報導,沒有任何一個報導說今天的法輪功學員是為了搞政治而訴江的,都了解到因為法輪功學員的人權受到中共的迫害而告,是為尊重人權而告。此舉在臺灣司法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提出控告江澤民的本身已經得到法律界及政治界的聲援及支持。

臺灣將近五十萬的法輪功學員幾年來在臺灣和平的煉功,做好人,已經普遍獲得了臺灣社會的肯定。不管今天是哪一個黨派,不論黨派間持如何對立的政治立場,這些主要黨派對於法輪功都有正確的理解,他們在臺灣社會中看到法輪功學員的表現,知道法輪功沒有任何的政治目的,真正的有助於社會的道德回升和人民的身心健康,所以在臺灣社會不分黨派的都理解尊重臺灣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

這樣一個非常鮮明的對比可以很容易地讓國際社會了解,不是法輪功不好,鎮壓法輪功完全是中共本身的邪惡和政治上不安全的齷齪感,還有出於他們的妒嫉,他們擔心中共政權無法像法輪功一樣在社會上受到廣泛的歡迎,而做出變態的反人類的鎮壓。

臺灣,雖然相對中國大陸而言,是彈丸之地,可是臺灣的政府對於民主法治有信心,不管法輪功學員在臺灣的人數有多麼迅速的增加,臺灣的政府都不怕。臺灣的政府不但不怕那麼多的好人,而且還鼓勵更多的好人來煉功,所以每次臺灣的法輪功學員召開心得交流會的時候,臺灣的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都會發電致賀,祝福法輪功學員圓滿功成。跟中共相比之下,臺灣法輪功得到政府的肯定,而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卻遭到中共政權的鎮壓,可以說是非常鮮明的對比,國際社會應該很容易地辨識,到底孰是孰非、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從臺灣跟中國對於法輪功問題處理之不同,一目了然。

記者:作為您個人來講,這麼長期地義務地做這件事情,是什麼力量驅使您這麼做呢?

朱婉琪律師:我個人來講,三年多前911恐怖攻擊事件時,我從世貿雙子星大樓逃出,是一個僥幸的生還者,我親身經歷了恐怖主義的可怕,目睹了獨裁者為了逞一己之私,不惜犧牲幾千人的生命做為報復的代價。我覺得作為一個律師,應該在有生之年,制止這種恐怖主義的蔓延。過去兩年我跑了八個國家,義務的為法輪功的人權奔走,覺得是我從事律師業務以來所作的最有意義的事。另外,我自己也是法輪功的修煉者,我修煉法輪功五年多來,確確實實從修煉中身心獲益。無論是從法輪功學員的角度,還是從一個律師的角度,我以身為全球公審江澤民律師團的一員為榮。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一個平凡的律師因為出差到美國,竟差點成了恐怖行動下冤魂。今天一個人為了堅持信仰“真善忍”的自由,竟然成為獨裁者強暴、酷刑、虐殺的物件,都是同樣不可思議、不可以被接受的。

無論是從911生還者的角度,還是律師的角度,還是一個修煉者的角度,都讓我個人親身體驗到,維護人類的基本價值是一件最有意義的事,如果人失去了生命及自由,一切都沒有意義了。雖然我個人的力量非常渺小,但我們相信匯集世界上正義的支援和理解,一定會得到更多人對於道德的維護,對於善良的保護,從這樣一個善和公義的觀點出發,我認為自己應該責無旁貸的挺身而出,為制止這場中共邪惡的人權慘劇而努力。

目前律師團中也有幾位國際人權的大律師,例如Sierra Leone國際特別法庭的主席Geoffrey Robertson,和控訴智利獨裁者皮諾切特Pinochet的比利時律師 Georges-Henri Beauthier,他們也都是義無反顧的替法輪功學員進行辯護,也都證明了今天國際上不管是哪個國籍,這些支持正義和善良的力量是永遠長存的。

烏雲不會遮住天的。我們代表著藍天,希望借由我們大家的共同努力,讓烏雲早點消失,使法輪功學員,尤其是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能夠重見光明,讓中共這樣一個黑暗的、獨裁的、代表邪惡的反人類的政權,及江澤民黨羽集團,得到應有的制裁。

記者:請問你們的律師團裡的律師有多少是法輪功學員呢?

朱婉琪律師:我們的35位律師中,其中來自美、西、臺、日、韓、中六個國家的律師中有7位本身也是法輪功學員。律師團成員中絕大多數都是人權律師,還有原本是商事法律師,因為對於法輪功學員的同情和理解,而打他一輩子第一個人權訴訟,而且還是義務的替法輪功學員辯護,律師團中有很多很感人的故事。其中很多的律師在他們國家算是創造了歷史。控告中國前國家主席,對於這14個國家而言,都是史無前例的案子。這些律師也真的是在他們國家的人權史上留下了歷史上的偉績。一個律師敢於站出來對中國前國家元首提出嚴重的控訴,這是需要多麼大的道德勇氣才能做得到,這些律師的義行,是社會司法正義的典範,他們的精神已經遠超出訴訟判決的本身,值得法律界敬佩。

我們相信會有更多國家的律師看到我們這樣一個聯合的行動而來加入我們。我們在此也呼籲,我們歡迎國際社會的律師加入我們,尤其是中國的律師。我們聲援你們,我們希望你們能夠本持著正義良知,為維護中國人民的人權和法治站出來,我們都是你們的後盾。我們相信你們是中國人權的希望,希望你們帶領中國人民認清中共政權非法鎮壓人民的真相,也勇於保護你們自己的法律權利和自由。

記者:如果中國大陸的律師想加入,應該如何與你們聯繫呢?

朱婉琪律師:我們有個網站,叫正道網(http://www.zhengdao.net),上面有聯繫方式。在英文方面,也有個網站http: //www.flgjustice.org有我們所有訴訟的法律文件在上面。另外還有審江大聯盟,歡迎世界上所有支持人權正義的律師和我們聯絡。

我想可以提供更多的在海外的訴訟資訊,讓中國的律師做參考,因為這些證據也可以作為在中國起訴的一個基礎資料。我們也會協助,看如何能夠聯合海內外,對這樣的一個人權醜劇進行最嚴正的、最嚴肅的控訴。

記者:有的中國人聽到這些訴訟案,也會覺得這對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不好。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朱婉琪律師:這可以說是不理智的謬論。中國人長期在共產黨的獨裁教育之下,很多的價值觀產生了一些扭曲。真正破壞中國形象的不是這些訴訟,而是江澤民及中共集團本身。如果江澤民和中共集團不利用國家機器發動對中國人民這場迫害,今天也就不會有律師團的產生、也不會有訴訟的產生。

所以真正破壞中國的國際形象是中共的本身,中國人民應該對他們的政府提出嚴正的抗議,要求中共不要因為一黨之私,而毀壞了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我們必須要正告中國人民,不是訴訟的本身影響中國的形象,而是中國共產黨的胡作非為造成了中國人權形象的敗壞。中國人民應該要求中共停止這樣的一個反人類的罪行,學習身為一個廿一世紀的現代人,中國人應該具備國際人權知識,懂得維護身為一個人自身的基本的權利和自由。這是中國共產黨從來都沒有教育過中國人民的。這是中國人民可悲的地方。

現在還為時不晚,我們看到中國人民在中國各地陸續有要求政府尊重人民權利的呼聲,這是很好的開端。我們相信中國人民理智清醒地去想的話,他們就應該知道他們在各地對政府要求公平對待和權利保護時,這些維權行動不是搞政治,不是破壞中國政府的形象,是維護人民自身的權利。同樣的,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在那麼多國家提出訴訟控告,也不是毀壞中國的形象,是在向國際社會揭露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是在為善良的中國人說公道話。

所以,不管是中國人民在中國土地上的一些維權的運動,還是海外法輪功學員的這些訴訟,實際上目標是一致的。就是要讓中國人民得到更大限度的自由,讓中國政府從本質上尊重人基本的權利,尊重人對道德和信仰追求的自由。

記者:確實是一種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一種扭曲的觀念。就像一個人被小偷偷了東西了,別人不去說小偷不好,反倒說這個被偷的人沒有保護好自己的東西。

朱婉琪律師:是的。是共產黨統治下被扭曲的觀念。中國人落後的人權觀念,還有各種扭曲的價值觀,應該從根本上獲得改善。但是要指望中共給予人權教育實在是緣木求魚。現在在國際上有一句流行話,叫做“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法輪功這樣一個人權迫害的全球性操作造成中國的國際形象的損傷,都是中共政權一手造成的。如何能夠制止中共政權繼續迫害中國人民、制止繼續扭曲中國人對於人權的認識、制止繼續破壞中國的形象,可能的辦法,還是中國人民自己去否定這個邪惡政權。

中國人應該有更大的自主權,建立一個民主、自由、尊重人權的新中國,中國人民不應再受制於共產黨國家恐怖主義的威脅,不要再眼睜睜的看著中共浪費中國國家資源實施人權迫害、毀掉中國人民的前途。應該否定中共一切錯誤作為,要求中共下臺對中國人民負責。

記者:有些人覺得法輪功學員搞政治,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朱婉琪律師:舉個例子來說,在文明法治國家的人民,如果他們的權利受到政府的侵害的話,在當地都會經過法律訴願或訴訟的方式,要求國家對於人民的不法侵害給予法律救濟,政府的權力也應該在憲法和人民的嚴格監督下獲得制衡,因此當一個政府對人民進行不法的侵害,人民依法去告政府的時候,沒有任何人會說告政府的人是搞政治,這是維護自己的權利和自由,這是文明法治國家普遍的法治精神。法輪功學員或家屬去告迫害他的中共官員只要在法律上有理有據,那是行使法律所給予的權利,怎麼能被扭曲成是搞政治呢?

政府不會永遠是對的,不是永遠不會做錯事的。在西方文明法治國家,當政府作出侵害人民的事情,人民得以根據法律向法院控告政府,以訴訟要求司法救濟,是非常普遍的作為,沒有任何人會因為告政府或官員就被隨便標上“搞政治”。但是這種事情卻會發生在中國大陸,說是家人被非法殺死了,財產和自由被剝奪了,你依法去控告它,這個政權就說你是搞政治,這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在任何一個文明法治社會都是說不通的。這完全是中共扭曲人權法治觀念,為自己胡作非為做辯解下,扣在人民頭上的一頂大帽子,是值得人民唾棄和不齒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