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诉江案与声援中国律师(中)
 
2005-3-4
 
【人民报消息】(接上)

大纪元记者辛菲3月4日采访报导,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到镇压和迫害已有五年多了,法轮功学员和一些正义之士一直努力在国际上寻求法律公正,取得了卓越的成效。而在中国大陆,以名律师高智晟、郭国汀为代表的维权律师,也在为法轮功学员争取公民权,并得到海内外正义人士和国际舆论的支持和响应。

大纪元记者辛菲日前采访了朱婉琪律师。朱婉琪律师是“全球公审江泽民律师团”的35位律师成员之一、台湾地区的律师代表发言人,也是全球反对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的台湾区代表。

记者:您对最后这些案子能够胜诉有信心吗?

朱婉琪律师:我们应该这样讲。全球诉江案涉及对于中国前国家元首的控告。对这十四个国家而言算是史无前例的,对当地国而言是个空前的大案。我必须谨慎的说,尽管每一个案子我们都努力的提出了相当的证据,但在法律上不见得每一个案子都会胜诉。我们希望在法律上获得胜诉,但是我们更在意国际社会能够清楚地了解这场迫害,勇于站出来,要求中共停止这场迫害。国际人士都能够挺身站出来,正义地支援制止这场迫害,是律师团最迫切的期待。

即使目前全球诉江案还在程序审理阶段,还没有走到实质审理的阶段获得胜诉。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达到我们部份的目的了,因为已经有那么多,上千的律师,和许许多多国际社会中大大小小的团体了解真相,出来声援。尽管律师团最终的目的是把江泽民及其党羽在国际司法的这个层面上,将他们绳之以法。可是在此之前,我们认为全球诉江案,非常重要的目的还是在于赶快地停止在中国的这场迫害,我们不忍见无辜的人命在中共利用国家机器迫害下一天天死亡,那么多主流社会的群众遭到酷刑,失去自由。

对于律师团而言,法律手段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保护法轮功学员最可贵的生命和自由。我们最希望的还是这些诉讼的本身能够唤醒人们,尤其是中国人对于这场迫害的真相的认识,赶快协助停止迫害,请社会各界伸出正义的援手,不要再让善良的中国人民惨遭中共毒手,失去宝贵的生命和自由。多少家庭、妇女、儿童都在等待着这场迫害的结束,重建家园啊。请国际社会帮忙制止吧,我们到底对这场迫害还要姑息多久呢?

记者: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是非常敏感的字眼,尽管很多人不断地知道法轮功的真相,但还是不敢公开表示支援。最近高智晟公开为法轮功上书,为法轮功学员辩护、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山东大学孙文广教授今日也给人大、政协上书,要求查究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件。这都是非常勇敢的行为。您觉得是否将来有可能在中国大陆也进行这样的诉讼案?

朱婉琪律师:在目前,除了像高智晟律师、郭国汀律师,他们十分勇敢的,很公开的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提出诉讼,事实上,台湾的台商,还有法轮功学员也有很多机会向中国人民讲清真相,其中也碰到了不少律师界人士,不只是高智晟、郭国汀律师,从我们接触的人士当中了解到,很多律师,包括法官在内,他们也都清楚了解法轮功遭到迫害的情况,也知道这场迫害在中国的法律制度下是非法的。但是担心自己的身家安全,所以还有所顾忌。

如果能够把高智晟、郭国汀律师这样的义行、维权的具体行动更大面积地让中国的法律界能够知道,让更多的维权律师了解他们并不孤单,在海外,有那么多法律界对他们的努力已经开始有高度的关注了,让这样正义的声音经由传媒等不同的管道让更多的中国法律界的人士理解的话,我们相信就像在海外一样,很多法律人也可以在中国成立一个起诉迫害法轮功江泽民集团的律师团,我们对于这样的一个发展是非常有信心的。自古邪不胜正。正义永不孤独,古今中外迫害修炼人只是一时的,天理昭彰,善良和正义终究会胜利的。

我们也相信,借由传媒的力量,中共对正义的声音是封锁不住的,全球公审江泽民律师团在海外的诉讼势必会让更多的中国法律界的人士知道,当他们知道海外已经在那么多的国家向江泽民集团进行法律上的控诉时,我相信会有更多的维权的人士为了保护人民的人权挺身而出,这是指日可待的。

记者:像高智晟律师、郭国汀律师等正义之士目前受到很大的压力,非常艰难,您认为海外的律师界或者你们的律师团如何能够给予他们一些帮助,帮助减轻他们的压力?如何将国外和国内的正义的声音接轨,更好地、更紧密地汇集在一起,搭起桥梁呢?

朱婉琪律师:我们从文明法治的国家角度上看,中国国内最大的问题是他们缺乏真正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他们对于国际资讯的了解及资讯的流通基本上是受到严厉的箝制和控管的。在中共政权对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严格监管的情况下,的确造成了中国人民目前还没有办法大面积的了解国际社会对于法轮功真相的报导,可是由于21世纪的今天,商业活动的频繁,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士进入中国,势必会把海外发生的消息透过人传人的渠道去传播。当我们在海外传媒的声音越大,海外人士到中国从事商业活动或者旅游,我们相信也势必会把这样的消息带回中国大陆,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真相。当他们真正重视起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时候,中共政权的独裁封锁、造谣欺骗的传媒机制势必会崩溃,国际传媒的消息就会在大陆更自由地流通。

所以我们一再呼吁,希望负有严肃的社会责任的自由社会媒体不要畏惧强权和昧于商业利益,应该要将世所瞩目法轮功团体受迫害的这么一件人权大事,突破新闻封锁,广传到中国大陆去,让更多的中国人民了解在国际文明法治的社会,我们为中国人权所做出的努力,当他们更明白了国际社会是如何谴责这样一个人权镇压的时候,我相信中国人民会反思,知道中国的人权、民主、法制应该和国际社会接轨,不再随意的相信和听任中共政府机器的操纵和摆布,真正重视和争取言论和新闻自由,当中国人有更多的自由去了解海外的讯息的时候,我们相信中共政权反人类的罪行势必会昭然若揭,无法再继续欺骗人民、维持镇压。我们呼吁国际传媒务必更大面积的将中共这些罪行曝光,这必将促使中国法律界的正义之士正视镇压真相、进而仗义执言。

此外,我们在海外也有很大的责任,经由学术交流的活动、拜访、参观等,也要把海外法轮功所提出诉讼的消息,和所搜集到的客观的证据,带到中国大陆去,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

记者:你们这样的一个努力,在国际社会是否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你刚才也提到联合国国际法庭和国际刑事法庭的一些缺陷,你们这样的义行是否会促使他们改善现在的状况,是否使国际上更多的人更深入地了解法轮功真相,认识到法轮功的问题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而且是一个全世界的问题。

朱婉琪律师:近一两百年来,在西方文明法治的发展过程中,西人对于人权的内容及维护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及认识,同样的,他们对于中国共产党不尊重人权和自由也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换句话说讲,在海外不论是跟一般民众或是跟知识份子,对他们讲清中共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能够理解,因为中共长期以来在国际人权记录上的败坏,已不是一两年的事情,那么多年,从中共执政以来,杀戮了多少人,它们的暴政也不是这几年的事情,所以让西方社会了解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真相并不困难,但还有一个症结,还需要法轮功学员和全世界正义良知之士的努力,就是对于中共政权执政的无奈,对于中共人权败坏的记录,只停留在谴责的这样一个阶段上面,现实上还不足以使中共停止这样的一场迫害。

在目前国际司法缺漏尚未及时的补救情况下,我们相信国际社会舆论的力量,以及个别国家在了解这场迫害的情况下,对中国政府更具体的提出停止镇压的要求是非常重要的。国际社会能够不受中共经济利益的诱惑,能够站在正义的一边,更公义地为法轮功学员主张公道,这一部分还是需要更多的社会各界的人士来督促他们自己的政府正视这个迫害。

在亚洲那么强大的一个势力不尊重人权的情况下,法轮功被迫害影响所及绝对不只是中国一地的问题,它所影响的也是其他国家人民进入中国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的问题,所以放大来看,国际社会经由法轮功学员所提出的迫害证据也应该反思到他们将来跟中国进行更进一步或者更密切的交易往来的时候,他们自己国家的人民也会因为这样一个中共长期败坏的人权记录、不尊重法治的事实,而使他们自己的人民的人身自由受到不同程度的侵扰,从法轮功例子来看,很多外国籍的法轮功学员进入中国大陆也同样地遭到了迫害。如果中共不去改善人权状况的话,不尊重任何信仰、言论、新闻自由的话,那其他国家的人民到中国后,也照样会被剥夺人身、信仰、言论自由。的确有很多西方法轮功学员在进入中国大陆后被非法关押,受到不同程度的非法拘禁、非法取证,甚至人身伤害。中国人权的败坏已经不是中国人自家的事,也影响着世界人民的安全。

因此如何促使各国政府要求中共一定要改善人权并且在法轮功问题上提出一个合理的解决,并且对于施暴的独裁者给予应有的制裁,这个本身的意义应该是很深远的。

记者:是的。海外也有大量的报导,西方法轮功学员进入中国受到打压,另外,也听说身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中共通过驻外使领馆、媒体、特务等把这场迫害输出到各个国家,因为法轮功在60多个国家都有人在炼。最近听说法轮功学员大规模地受到电话骚扰。海外法轮功学员也都是各个国家的居民、公民,这样的迫害输出也影响到别的国家的民主自由、甚至本国民众的人身安全,这方面您能谈谈吗?

朱婉琪律师:江泽民在对于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对于中国国内的法轮功学员,还是进入中国的西方法轮功学员,以及在海外生活的法轮功学员所进行的人身骚扰,还有诽谤,还有制造仇恨,种种的举措,很多政界人士把它称为“新国家恐怖主义”。当一个独裁的政权利用政治和经济利益竟然在全球各地对于这样一个手无寸铁、没有任何政治意图的修炼团体进行这样的阴谋迫害,很多人都认为它是一种新的国家恐怖主义,新的国家恐怖主义延伸到西方法治国家境内进行,公然违反其他国家的法律,对其他国家土地上的人民进行这样的一个迫害,事实上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这种实施跟盖达等恐怖组织,简直是异曲同工,这些恐怖组织在海外的恐怖行动试图铲除异己,操作也是全球性的。当他们有攻击的目标的时候,是不择手段的,非常恐怖的威胁目标的人身安全。中共手法竟也同出一辙。

中共不断地利用中领馆在外国土地上威胁法轮功学员,利用传媒造谣煽动对法轮功的误解和仇恨,最近,今年2月份,还利用电话,从中国北京发出来,向大约7、8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电话骚扰。在电话当中,不断地诽谤法轮功学员,以台湾为例,几百人在过年的期间一天就受到20、30通的电话骚扰,骚扰的物件、接电话的不仅是法轮功学员本身,还包括他们接电话的家人,也同样地会遭到这样的一个隐私上的侵犯及生活安宁的威胁,中共是怎么样知道海外法轮功学员的住家电话和手机的?如何利用通讯系统进行大规模的骚扰?由于科技的发达,这种新国家恐怖主义已经不只是在一个国家的土地实施,已经把这种恐怖延伸到其他国家的土地上。

据我所知,这些在海外被电话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也向当地的警察机关报案,台湾的法轮大法协会的理事长,就曾经不断地接到骚扰电话,他已经向警察局报案,台湾治安单位立刻表示对本案的重视,因为这很可能影响到国家安全。

从小的方面来看,是个人的人身安全;从大的方面来看,他们这样的对海外实施恐怖威胁确实会影响其他国家的国防安全,除了台湾以外,包括美国、澳洲在内,这个电话骚扰案也引起了当地情治机关的重视。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的确实已经到了一个丧心病狂、无孔不入的地步,值得每个国家的政府、司法机关的重视。如果这场迫害不及时的停止的话,我们还不知道除了电话骚扰,领事馆派人跟踪、造谣、毁损学员财物外,难以逆料中共新国家恐怖主义还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举动出来。

人类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是人类基本的权利。中共这种新国家恐怖主义已经使海外法轮功学员失去了这种免于恐惧的自由。如果一个人一天内不断收到这样的电话,他的生活起居一定受到莫大的影响。而且这不只是中国籍的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电话录音内容还包括英文在内,所以中共所想针对的绝对不只是中国人而已,它的恐怖骚扰已经延伸到西方社会。西方社会还能不重视吗?

我们在29个国家提出诉讼,不仅是想要及早停止法轮功学员继续在中国遭受迫害,也是要制止中共进一步对海外和平善良的东西方人士免于恐惧自由的威胁。

这个21世纪国际人权最大的事情来讲,我们不应该以狭隘的眼光,以某一个修炼团体所受到的迫害来等闲视之,我们应该有更宏观的理解,就是说,当一个独裁的政权已经可以利用国家资源,科技的发达,对全世界不同国家的人民进行骚扰的时候,所影响的层面就绝对不是一亿人口的事情,不管是对于中国人民13亿人口本身资源的浪费,或者对于全球各个国家安全的机制而言,中共目前所实施的国家恐怖主义应该进一步受到正视及制止。

我们律师团也在此提出呼吁,希望各国政府更紧密地了解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全球性操作,对于法轮功学员在当地所提出的诉讼希望能够依法来判决,不要再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而坐视这样一个国家恐怖主义的猖獗。我们希望经由在这些文明法治国家所提出的诉讼,让江泽民集团的犯罪事实向世界揭露,相信这也是对于邪恶的中共当头棒喝。希望各国政府不要因为任何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影响而枉顾他们自己国家的人民应该受到的保护,不要让自己国家的人民生活在中共的恐怖威胁之下。

(待续)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