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吧,北大!
 
费姗姗
 
2005-3-31
 
【人民报消息】1916年,蔡元培接到教育总长的任命,于12月22日到达北京。当时的《中华新报》报道:“蔡孑民先生于22日抵京。大风雪中,来此学界泰斗,如晦雾之时,忽睹一明星……”他的到来,给北京的教育带来了一线希望。次年1月4日,蔡元培如期到北大任职,从而培育出了著名的“北大精神”,即北大为中国知识份子所提供的这样一种独立的、自由的、批判的、创造的精神规范。

今日的北大,正在快速地丧失精神、丧失校格、丧失胸襟和丧失气魄。从89年六四屠城后的麻木到99年镇压真善忍的法轮功时的沉默;从“寄(GRE)托(TOFEL)派”的西风东渐到唯一表达自由言论的一塌糊涂网站被关后的冷漠,北大早已没有往日海纳百川的气魄,未名也日渐失去曾经的自由思想的火花。

*人民出版社副编审王粤遭残酷洗脑

80年代中期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的王粤,毕业后被分配到人民出版社任副编审。作为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前中共著名烈士之后,据悉,王粤的遭遇已引起社会各界人士和一些国家领导人的关注。

2001年2月19日,因不愿违心放弃法轮大法修炼,王粤被单位雇佣的多名打手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因受殴打而颈椎受伤的当天,王粤颈部、上肢、腰背、腿部疼痛,头晕恶心、双腿无力,手腕、骼膊、腰部等处发现青紫伤痕。她在洗脑班要求验伤和休息,未得到准许,还继续受到非法拘禁、殴打,不许睡觉、体罚、搜身及种种人身侮辱,身心倍受摧残,王粤因此在洗脑班经常头痛、呕吐、视物不清、晕倒等。

后经北京协和医院等多家医院检查诊断:王粤的锥间盘因外伤受损致病(有北京中医医院诊断书),颈椎C6锥体移位,C2~3椎间盘向后方移位,C5~6椎间盘突出,脊髓与硬膜囊受压(有北京协和医院CT及MRI核磁共振成像检查报告单),伤情比较严重和危险。王粤同时精神受到严重刺激和伤害,表现为反应迟钝、嗜睡、听力减退、记忆力与理解力降低,有时神志恍惚茫然、思维不能连贯、书面文字表达困难,并时有发生不自觉和无法控制的病态颤抖,生活自理能力下降,不能上班。

* 他们展现了不朽的精神

罗翔,男,28岁,北京大学哲学系98级博士生。2000年1月15日因参加集体炼功,被北京市公安局传讯。学校迫于压力,要求其写保证,否则以退学处理。2000年3月15日去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真象,遭拘禁,后由学校接回。6月15日去天安门向世人展示“法轮大法─真善忍”,遭殴打,后释放。2001年初因帮助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劳教,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

戚健俐,女,23岁,心理系95级本科、99级硕士生。成绩优秀,99年本科毕业时获“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直接保送读研。1999年9月去信访局上访,被送回学校保卫部。同月在清华大学与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交流时被抓,再次送回北大保卫部,并受到审讯。12月去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旁听时被抓后送回。系里迫于压力多次找其谈话。但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取消评选奖学金资格。

王焕臣,男,24岁,生命科学学院98级硕士生。1999年10月29日,因去人大上访,被骗到天安门分局非法拘禁。12月26日,去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旁听被中途拦至派出所,送回后受到审讯。迫于压力,系里多次找其谈话,劝其写保证,不与其他法轮功修炼者接触,否则以退学处理。2000年4月,因坚持修炼被取消连读博士资格。

赵睿宇,女,24岁,东语系95级本科生。毕业回原籍后,于1999年9、10月间和母亲来京上访,在火车站被抓,其母被拘留。1999年10月底只身一人到京,12月去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旁听被抓捕。2000年4月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送回原籍,拘留一个月,其间被强制劳动。

* 醒来吧,北大!

法轮功植根于古老的中华传统,是一种博大精深的修炼文化,自92年起在中国大陆开始传播,七年间其“真、善、忍”的法理吸引了亿万国人。未名湖畔蔡元培先生的塑像亲自见证了昔日众多北大学子集体晨炼的身影。

被江泽民集团迫害5年多了,法轮功为何到现在还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开启北大人的思维与智慧想一想吧,死去的同胞应该足以唤醒我们的良知了!谎言重复一万遍终究还是谎言,智者总能从谎言中看到真象。纵使普通人能被谎言欺骗一时,睿智的北大人又怎能被谎言迷住了双眼?

法轮功并没有政治企图,无论国内或国外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上访也好,发传单也好,游行也好,集会也好,他们所做的只是为了讲清真象,让这场邪恶的镇压停止。

北大的思想已经被禁锢得太久了,醒来吧,曾以拥有独立、自由精神而引以为豪的北大!该明白了,正是这种迫害与杀戮,使海外华侨对江泽民政府离心离德;该明白了,也是这种迫害与杀戮,使台湾同胞对大陆统战毛骨耸然;该明白了,还是这种迫害与杀戮,使得中国公民的生命变得一钱不值;该明白了,当今中国各种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治安恶化,灾祸连连,民不聊生,当权者不真正致力于整治腐败、兴国安邦,却倾全国之力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祸国殃民,这样的当权者能把中国领向何方?

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已是一场事关国家和民族的大灾难!

* 让“北大精神”重现辉煌

为什么不去听听法轮功修炼者们的述说?为什么不去找本法轮功的书籍看看?北大曾被誉为中国思想的摇篮,思想自由、相容并蓄的传统让每个北大人为之自豪,北大人不能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作为北大人你可以不认同法轮功的观点,但作为北大人你更有责任站出来制止这场还在继续着的杀戮和迫害!

原北大法学院袁洪冰教授在《为法轮功辨》一文中,掷地有声:“某些自命清高的知识份子表白说:‘我们不搞政治。在共产党和法轮功之间,我们不反对谁,也不支援谁’──当我听到这种表白,总会感到无地自容的羞愧,为知识的堕落而羞愧。因为,这种表白只是伪善,而伪善下面掩盖的是自己内心的懦弱、奴性、自私,以及缺乏为正义申辩的勇气和侠义精神。”“请问这些自命清高者,当你看到一群暴徒正以兽性的方式摧残弱小的无辜者时,你是否也可以说:‘我们谁也不反对,谁也不支援。因为,我们清高。’”

共同回顾一下伏尔泰那句值得流传千古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请不要忘记,当我们进入暮年时,我们的子孙或许会直视着我们的眼睛问:“在那场史无前例的大迫害中,你都做了什么──难道你只是保持了可耻的沈默?”

在这历史交迭的关键时刻,在中华民族的未来需要我们再次站出来的时候,北大,你能否挺起身来,向邪恶说不,让“北大精神”重现辉煌?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