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吧,北大!
 
費姍姍
 
2005-3-31
 
【人民報消息】1916年,蔡元培接到教育總長的任命,於12月22日到達北京。當時的《中華新報》報導:「蔡孑民先生於22日抵京。大風雪中,來此學界泰斗,如晦霧之時,忽睹一明星……」他的到來,給北京的教育帶來了一線希望。次年1月4日,蔡元培如期到北大任職,從而培育出了著名的「北大精神」,即北大為中國知識份子所提供的這樣一種獨立的、自由的、批判的、創造的精神規範。

今日的北大,正在快速地喪失精神、喪失校格、喪失胸襟和喪失氣魄。從89年六四屠城後的麻木到99年鎮壓真善忍的法輪功時的沉默;從「寄(GRE)托(TOFEL)派」的西風東漸到唯一表達自由言論的一塌糊塗網站被關後的冷漠,北大早已沒有往日海納百川的氣魄,未名也日漸失去曾經的自由思想的火花。

*人民出版社副編審王粵遭殘酷洗腦

80年代中期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的王粵,畢業後被分配到人民出版社任副編審。作為中國民主同盟盟員,前中共著名烈士之後,據悉,王粵的遭遇已引起社會各界人士和一些國家領導人的關注。

2001年2月19日,因不願違心放棄法輪大法修煉,王粵被單位雇傭的多名打手綁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因受毆打而頸椎受傷的當天,王粵頸部、上肢、腰背、腿部疼痛,頭暈噁心、雙腿無力,手腕、骼膊、腰部等處發現青紫傷痕。她在洗腦班要求驗傷和休息,未得到準許,還繼續受到非法拘禁、毆打,不許睡覺、體罰、搜身及種種人身侮辱,身心倍受摧殘,王粵因此在洗腦班經常頭痛、嘔吐、視物不清、暈倒等。

後經北京協和醫院等多家醫院檢查診斷:王粵的錐間盤因外傷受損致病(有北京中醫醫院診斷書),頸椎C6錐體移位,C2~3椎間盤向後方移位,C5~6椎間盤突出,脊髓與硬膜囊受壓(有北京協和醫院CT及MRI核磁共振成像檢查報告單),傷情比較嚴重和危險。王粵同時精神受到嚴重刺激和傷害,表現為反應遲鈍、嗜睡、聽力減退、記憶力與理解力降低,有時神志恍惚茫然、思維不能連貫、書面文字表達困難,並時有發生不自覺和無法控制的病態顫抖,生活自理能力下降,不能上班。

* 他們展現了不朽的精神

羅翔,男,28歲,北京大學哲學系98級博士生。2000年1月15日因參加集體煉功,被北京市公安局傳訊。學校迫於壓力,要求其寫保證,否則以退學處理。2000年3月15日去信訪局反映法輪功真象,遭拘禁,後由學校接回。6月15日去天安門向世人展示「法輪大法─真善忍」,遭毆打,後釋放。2001年初因幫助外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勞教,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

戚健俐,女,23歲,心理系95級本科、99級碩士生。成績優秀,99年本科畢業時獲「北京大學優秀畢業生」稱號,直接保送讀研。1999年9月去信訪局上訪,被送回學校保衛部。同月在清華大學與其他法輪功修煉者交流時被抓,再次送回北大保衛部,並受到審訊。12月去北京中級人民法院旁聽時被抓後送回。系裡迫於壓力多次找其談話。但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取消評選獎學金資格。

王煥臣,男,24歲,生命科學學院98級碩士生。1999年10月29日,因去人大上訪,被騙到天安門分局非法拘禁。12月26日,去北京中級人民法院旁聽被中途攔至派出所,送回後受到審訊。迫於壓力,系裡多次找其談話,勸其寫保證,不與其他法輪功修煉者接觸,否則以退學處理。2000年4月,因堅持修煉被取消連讀博士資格。

趙睿宇,女,24歲,東語系95級本科生。畢業回原籍後,於1999年9、10月間和母親來京上訪,在火車站被抓,其母被拘留。1999年10月底只身一人到京,12月去北京中級人民法院旁聽被抓捕。2000年4月去天安門和平請願,被送回原籍,拘留一個月,其間被強制勞動。

* 醒來吧,北大!

法輪功植根於古老的中華傳統,是一種博大精深的修煉文化,自92年起在中國大陸開始傳播,七年間其「真、善、忍」的法理吸引了億萬國人。未名湖畔蔡元培先生的塑像親自見證了昔日眾多北大學子集體晨煉的身影。

被江澤民集團迫害5年多了,法輪功為何到現在還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開啟北大人的思維與智慧想一想吧,死去的同胞應該足以喚醒我們的良知了!謊言重覆一萬遍終究還是謊言,智者總能從謊言中看到真象。縱使普通人能被謊言欺騙一時,睿智的北大人又怎能被謊言迷住了雙眼?

法輪功並沒有政治企圖,無論國內或國外的法輪功修煉者,他們上訪也好,發傳單也好,遊行也好,集會也好,他們所做的只是為了講清真象,讓這場邪惡的鎮壓停止。

北大的思想已經被禁錮得太久了,醒來吧,曾以擁有獨立、自由精神而引以為豪的北大!該明白了,正是這種迫害與殺戮,使海外華僑對江澤民政府離心離德;該明白了,也是這種迫害與殺戮,使臺灣同胞對大陸統戰毛骨聳然;該明白了,還是這種迫害與殺戮,使得中國公民的生命變得一錢不值;該明白了,當今中國各種社會問題層出不窮,治安惡化,災禍連連,民不聊生,當權者不真正致力於整治腐敗、興國安邦,卻傾全國之力迫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禍國殃民,這樣的當權者能把中國領向何方?

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已是一場事關國家和民族的大災難!

* 讓「北大精神」重現輝煌

為什麼不去聽聽法輪功修煉者們的述說?為什麼不去找本法輪功的書籍看看?北大曾被譽為中國思想的搖籃,思想自由、相容並蓄的傳統讓每個北大人為之自豪,北大人不能沒有自己獨立的思想。作為北大人你可以不認同法輪功的觀點,但作為北大人你更有責任站出來制止這場還在繼續著的殺戮和迫害!

原北大法學院袁洪冰教授在《為法輪功辨》一文中,擲地有聲:「某些自命清高的知識份子表白說:『我們不搞政治。在共產黨和法輪功之間,我們不反對誰,也不支援誰』──當我聽到這種表白,總會感到無地自容的羞愧,為知識的墮落而羞愧。因為,這種表白只是偽善,而偽善下面掩蓋的是自己內心的懦弱、奴性、自私,以及缺乏為正義申辯的勇氣和俠義精神。」「請問這些自命清高者,當你看到一群暴徒正以獸性的方式摧殘弱小的無辜者時,你是否也可以說:『我們誰也不反對,誰也不支援。因為,我們清高。』」

共同回顧一下伏爾泰那句值得流傳千古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表達自己觀點的權利。」請不要忘記,當我們進入暮年時,我們的子孫或許會直視著我們的眼睛問:「在那場史無前例的大迫害中,你都做了什麼──難道你只是保持了可恥的沉默?」

在這歷史交叠的關鍵時刻,在中華民族的未來需要我們再次站出來的時候,北大,你能否挺起身來,向邪惡說不,讓「北大精神」重現輝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