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古今話退黨(上)(圖)
 
——退黨是人類正義力量和共產黨邪靈在精神層面上的大決戰
 
2005-3-10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辛菲3月11日採訪報導) 大紀元退黨網站最新統計顯示,將近二十萬人發表聲明脫離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近日每天有上萬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宣布退出中共組織,3月8日一天的退黨(團)人數就超過二萬人。退黨數的激增,也促使更多的中國人開始認真思考或者採取行動。

大紀元記者辛菲3月9日採訪了現居美國的張傑蓮先生。張傑蓮先生從天神警示、古代預言、天文現象、時事時局等各個角度,全方位地闡明瞭退黨的重要性,他認為退黨是自救、救國的行為,是關乎每個人為自己生命和未來負責的問題,是人類正義力量和共產黨邪靈在精神層面上的大決戰,深層面看有一個了斷共產黨的邪教情結的因素,不可等閑視之。

記者:您認為《九評》和以往的揭露共產黨的文章有何本質的不同?為什麼會引起人們這麼大的反響和共鳴,也引起共產黨的極度恐懼?

張傑蓮先生:在網上看到一個小笑話,講普金、布什和江澤民在森林裏看到狼,布什拿錢,狼走開了;普金用美女,狼也走開了;江澤民拿出了黨證,狼一下子就興奮起來,說“終於找到組織了。”

這看起來是個笑話,實際上涵義是很深刻的。我就從這個笑話引個頭,埋一個伏筆。

關於《九評》,網絡上談的很多很全面了,這裏我個人想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談。

世界上除共產黨講無神論之外,其它的國家民族都有它的宗教。世界上的宗教都有一個幾乎相同的宗教情結,他們都相信人是神造的,當人真正有難的時候,神會回來救人,所以他們都在等著自己的神回來。

比如,美國,它的很多內政外交,表面上是為了國家利益,其實根本上是被這個宗教情結所決定的,也就是說,它的很多事情是根據聖經裏講的來做,實際上中心內涵就是在等待耶穌的第二次回來。舉個例子,《聖經》裏講,耶穌回來之前要有很多事發生,都發生了,耶穌才能回來。

比如,有一件是猶太人復國,建立國家,而復國的這一代就能看到耶穌回來的那一天。所以美國隔著這麼遠,還是非常堅定地不動搖地支持以色列,絕不允許它周圍的國家對它進行侵犯。這個國家的存在是神回來的條件之一,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對以色列情有獨衷,這麼堅定地去支持它。

還有一個,《聖經》裏也講到,耶穌要回來的時候要有一個“新耶路撒冷”大城從天而降,美國就認為它這個移民國家的興起繁榮就是符合了“新耶路撒冷”大城從天而降。

每一個民族實際上都是在等著他們的神回來,都有這麼一個期待,對他們來說,這就是一件大事,也是一種正面的宗教情結,這是人和神之間關係的一種本能反應。

講到中國,佛教中也講到了,將來要有未來彌勒佛,就是轉輪聖王,下世度人。實際上,也是談到了神回來的事情。但是,很可惜的是,百年紅朝血洗中華,共產黨當政以後,就把中國整個變成了一個無神論的國家,它扼殺了文化傳統,迫害各種對神佛的正信,所以很多中國人現在什麼都不信了。

可是你會發現,實際上在這個過程中,共產黨自己也造了一個情結,它表面上不是宗教,但實際上是一種負宗教(邪教)。它什麼也不等,沒有對神的盼望,什麼也都不信,包括它自己提出的人間共產主義,它也認為是不可能實施的。那它在人世間的活動到底是幹什麼來的呢?有沒有一種負的宗教情結?

其實,是有的。這個情結就等到某天,神來救人的時候,它要演大魔,要毀人。它不是給人盼望,而是帶給人毀滅。這樣的情結是負面的,是邪教情結。這麼多年,沒有人真正去揭示它,人們僅僅停留在表面的一些批評。所以它的一切社會實踐都在無形之中為那一天做準備,這不是人能控制的,是它的邪教情結決定的,所以共產黨就完全象瘋子一樣的製造著罪惡,是被這個邪教情結的根本利益驅動,表面的人也被控制,意識不到。

《九評》實際上恰恰揭示了這麼一個很重要的事實:共產黨的邪教情結。也就是把共產黨系統地、本質地進行了揭露。引用的雖都是一些真實的歷史事實,通過這些事實,人們就會認識到共產黨,這個邪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它的本質與特性是什麼,它給人類、給中華民族帶來了什麼樣的災禍與未來。

這一系列的論述最終都是在揭示共產黨實際上是要毀人。所以對人的震撼就不是表面上的那種情緒上的帶動,深深地觸及到人最靈性的那部份東西。因為人是神創造的,冪冪之中都有一種盼望。雖然表面上不明顯,但是他的內心都多少有那個種子,他在盼望著一種永生,盼望神來管自己,盼望自己被救度。人本能的都是這樣。

所以這個共產黨的邪教情結一揭示出來,就像是解開了拴在人身上的萬年結一樣,因為觸及到了人的最根本的利益。所以人們的明白,不是表面的明白,不是一件事情的明白,是本性上的覺醒,他知道該怎麼做了,他知道共產黨是怎麼回事了,來龍去脈都清楚了。在內心深處產生了共振。

每個人都有正的宗教情結,是天生帶來的,長期被共產黨的邪教情結壓制,從人的那一面看,《九評》讓他有被解放出來的感覺,真的是得了靈丹妙藥,能解救他了。他也會自覺的去傳播《九評》,這是一種本能。他覺得這個確實是好,很多人也具體說不出來為什麼好,但是看了就是舒服,就覺得好。當時很多人讀《九評》下來,冥冥之中就有一種救人出水火的那樣的感受。其實這就是《九評》帶來的對人內心震撼的力量。

對共產黨來講,共產邪靈,藏了那麼久,一下被揭了老底,動了它的根了。所以它的反應就是很激烈,激烈到甚至它反應不出來,不敢正面回應,它恐懼到了極點。所以它在國內,死死地想抱住人,把人捆在一起,讓人跟著它一起最後毀滅,都走到懸崖邊了,就硬抱著往下拖了。象現在國內重溫誓言哪,搞“保先”啊,做一系列的捆綁動作。

據我所知,共產黨一開始還想組織一幫寫手來反擊《九評》,召集他們來看《九評》,結果他們這些人看完《九評》後,紛紛地都認同《九評》的說法。因為這就是針對他們的內心來的,他們一下子就被改變了。這也顯示了《九評》所帶的法力。

記者:您認為《九評》的歷史意義和對當今人類的意義何在?

張傑蓮先生:《九評》不光是給中華民族帶來希望,很快西方社會也會發現,揭示的共產黨的邪靈本質,實際上是所有西方國家的正的宗教情結中的真正的絆腳石、攔路虎。很快他們會知道,中共紅魔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的話,實際上他的神回來也困難。中共目前這樣的一個邪靈以各種形式會蔓延,搞利益引誘,它的影響所到之處也還會給那裏的人們同樣帶來災難,西方很快也會受到啟發、啟示。所以整個世界將會明白,真正阻擋人類獲救的邪惡是中國共產黨。

《九評》在就是在精神層面,給全人類帶來一場大的反思和深刻的認識,實際上是將人類從共產黨邪靈控制和迷惑下整個的解救出來。就有這麼大的力量。

舉個例子,美國人很多事情是按照《聖經》來辦的,他們也很相信《聖經密碼》那本書,裏面講到了預言2006年要有核戰爭。美國很緊張,到處找有核研究潛力的國家,包括北韓、伊拉克、敘利亞、伊朗,它都盯著不放。

實際上預言中的核子戰爭,是一種大能量的爆發,預示著一種能量。這種能量若對應精神層面上的一場大戰,這正是《九評》帶來的。2006年,是西方主流社會、整個全球,都將全面的認識《九評》,反思中共。所有全人類正義的力量和共產黨邪靈在精神層面上的一場大決戰,大決裂,這是真正的核爆炸、核戰爭。

所以這才是它講的核戰,而不是地面上誰去爆一顆原子彈,所以這個能量是巨大的。西方還沒有認識到,因為東方人認識問題和西方人不一樣,西方人比較注重表面,東方人知道精神領域力量的巨大。共產黨邪靈從來都是牢牢控制宣傳機構,控制人的思想,它是知道其中厲害的。

舉個例子,古代楚漢相爭,兩軍對壘的時候,漢將張良就一支簫,吹了一首曲子,然後楚國大軍就軍心渙散,思鄉情起,就爭相而逃,這個戰爭就結束了。

所以清除這個邪靈,並不是說要實際的動一槍一卒、一炮一彈。《九評》就像九顆精神原子彈一樣,這麼一爆炸,在全人類的思想中波及開來的話,那個力量勝過多少實際的原子彈,所以中共土崩瓦解是必然的。

記者:海內外人士在認清中共邪惡本質後,紛紛公開發表聲明脫離中共。將近二十萬人發表聲明脫離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近日每天有上萬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宣布退出中共組織,3月8日一天的退黨(團)人數就超過二萬人。您怎麼看這種史無前例的退黨洪流呢?與《九評》是否有直接關係?為什麼有人說退黨是生死存亡的大事?

張傑蓮先生:對,退黨和《九評》當然是有直接的關係了。《九評》引發的退黨浪潮應該是目前人類的最大的一件事、最主要的焦點,最大的新聞,各方面都是最轟動的,這都是一個當前人類命運的主戰場。目前西方社會還有其它的一些消息,在忙於許多其它的事情,其實很快很多人就會明白退黨這件事情是最主要的,是人類當前最緊迫、最大的一件事情,關係到中共的解體以及人類社會的方方面面。

前面講過,《九評》帶來人們對共產黨邪靈根本上的認識,對它的毀滅人的負宗教情結的根本認識,認識了之後,人們自然會有一種自發的自救的行為,這是順理成章的。就像一個人突然認清摟著他的是一個惡魔的話,那當然要離它遠一點,不可能還和它靠得那麼近乎,這是人本能的自救。而這個自救又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分開,人們會隨著研究的深入、認識的加深,各方面的跡象顯現,越會發現這是一種根本性的與邪惡脫離,越來越會發現退黨也不是一個形式上的事情,是一個根本性的自救與平安。

所以現在,明白的人都知道這個道理,都在退黨保平安。

共產黨也知道人最珍惜的是生命,人都是愛惜自己的生命的。而為什麼共產黨統治的時候要殺那麼多人,很多人不理解,一直殺,殺了8000萬人,把各個階級殺了一邊,為什麼要殺人如麻,它就是看到了人愛惜生命,實際上就是人怕死,它抓住人的這種心裏,就把人殺得真正的害怕,最後就讓你屈服。

人是珍惜生命的,那現在也是人的關鍵時刻。現在天要滅中共,你是要跟它一起去死,作為它的陪葬呢,還是退黨自救保評安?

中共邪靈死起來,是銷毀,就更可怕了,不是一般的肉體消亡的問題,是要下地獄的。那是更遠遠超過一般肉體的死亡恐懼。

所以現在真正聰明的人,會怎麼做?他會拿自己的生命去開玩笑嗎?真正珍惜生命的人就會珍惜現在的機會。關鍵時候才能看出一個人是大聰明還是玩小聰明。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這個時候是在考驗每一個的智慧。

如果現在還和共產黨攪在一起,分不清楚的話,不光是沒有未來,而且現在睡覺都不踏實。大家可以看到這樣的一個事實,現在每天有1萬人退黨,已經將近20萬,要不了多久,每天會看到有10萬、20萬的這麼大數量的人在退黨。等到有幾百萬人、上千萬人退的時候,這些還不明白的人就會坐立不安了。

這麼多人都相信,都在自保,你憑什麼不相信啊?萬一是真的,你給共產黨做了陪葬,你說你冤不冤?別人都能夠有好的去處,你來做一個反面素材,你甘不甘心?

一個是舉手之勞,就一個化名退出中共的聲明,人表面是沒有任何危險的,就可以保平安了,另一個就是好象要賭一口氣,用滅頂之災來賭一個輸不起的本錢,用生生世世永無出頭之日,就是在宇宙中真的被除名了來賭一個舉手之勞,這是很不理智的,俗話說就是喝錯藥了。

有一句話非常好,叫做“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個事情一定要給自己留條後路,因為這麼多人,這麼大的一件事情決不是偶然的。所以真的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任,要好好地思考這個問題。

記者:您認為當前的退黨潮有何意義?對中華民族的前景會有何影響?

張傑蓮先生:退黨自救、退黨救國。退黨,是退黨籍,不是退國籍,其實邪靈真的就被退垮了,是黨的形式垮了,國家還照樣,人民真的就獲新生了,中華民族真的就迎來大的轉機,就能把握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前景絕對就是光明的。其實就是佛道神給人的這個機會。最壞的、最惡的,它垮了,它走了,留下來的就是好的。

中國5千年的朝代更替發展,從來就沒有間歇過,所以下一步一定是上天都安排好了的,那一定就是美好的,因為壞的不在了嘛。這方面大家都應該有自信。

記者:有人認為“心中退黨不必聲明”,有人認為自己沒交黨費多少年了,就算自動退黨了,沒有必要走個形式。您怎麼看這些想法?

張傑蓮先生:我有一個朋友,我給他講了退黨這件事情後,他回家給他的一個舅父講退黨的事兒,他舅父是黨員,他舅父說我沒交黨費多少年了,我就算自動退黨了。或者還有其它類似的情況了。認為你們這種退黨,可以用化名,是走形式。

我給他講了一件事情,他當時就明白了。我跟他說,請他想一想、看一看,共產黨和人間的其它政黨有什麼區別?表面上都是人間的一個“PARTY”,是一個組織,但仔細看一看就會發現極大的不同。

比如,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再看其它國家的各個黨派,就包括跟共產黨打鬥了那麼多年的國民黨,沒有任何一個其它的人間的黨派說我加入你這個黨,我得握著拳頭髮毒誓,為它奮鬥終生,舉著拳頭在血紅的黨旗下發這麼毒的誓,交命給它,這種宣誓唯有共產黨有。

另外,這個黨在西方叫“PARTY”,每個人都是去玩,PARTY,象聚會、宴會一樣,大家聚在一起,要來就來,要走就走,很隨意的。中共卻是要你宣毒誓,而且這個毒誓,是“為黨的事業奮鬥終生”,他叫你死,你就得死,他叫你活,你才能活。

而發誓這種行為,在西方國家,都是在很莊嚴、很神聖的情況下做的,實際上都是取得上天認可的行為,比如:總統就職的時候就有宣誓。

可是中共顯然是要把所有的人都匡進來發毒誓,這種意圖非常明顯,有什麼用呢?一旦在某個情況下發了這個毒誓的話,實際上在那一瞬間,就被打上了獸印,這個人真的就被它刻上記號了。

別人沒有這樣做,為什麼它要這樣做,它的特殊性就在這兒。這個形式對於它來說太重要、太特殊了。要用這種形式就能給你打上獸印,因為是你自己發的誓,你要為它奮鬥終生,你交命給它,它就可以控制你的命。再看“他叫你死,你就得死,他叫你活,你才能活”就不是普通的含義了。

共產黨這個邪靈不光是控製成年人,他從小學就開始讓你發誓,小學生就要加入少先隊,幾乎是百分之百都要加入,而且也要發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也要把命交給它,然後,入團也要發誓,大部分都是團員,另外正常的,一個人要想走到上層社會,有點出頭之日的話,就要入黨至少要發三次毒誓,逢大黨日或什麼節日,還要重溫誓言,加固,黨裏面整黨學習也要搞集體重溫誓言,可見共產黨是多麼看重你發誓效忠它這個形式。這個正常嗎?因為我們都是從國內過來的,以前覺得入黨宣誓是正常的,現在回過頭來看,極不正常,這是一個很特殊很特殊的形式。

共產邪靈通過這個宣誓牢牢地控制了你的生命,所以它給你打上獸記是必然的。不由得你不信。

這就是為什麼在《聖經啟示錄》裏面講,有個紅龍,它把它的權柄授給了這個獸,而這個獸就在人間控制人,讓人來屈服它,崇拜它,當人在給它頂禮膜拜的時候,獸就給他的右拳和腦門上打上了獸印。你看,共產黨員宣誓舉著右拳,對著腦門,一模一樣的。

這樣一看,大家不是要倒吸一口涼氣嗎,這個時候,你說你不交黨費了,就算退黨了,那能是你說了算的嗎?它通過那種形式已經把你控制住了,它不認可呀,這個邪靈不認可,到那個時候,你不還是它的一個成員,一粒子嗎?你要脫離它,也得要有一定的反過來的形式,退黨聲明。

神佛是講只看人心,所以用什麼名字都可以,為了方便,也為了保護你,可以用化名。你這個人做了,具體什麼符號沒關係,但是他知道是你做的,他就可以把你的印記抹掉。

所以退黨看似是形式,實際上不是形式。是必須要走的得救的一步,這個就不能用一般的眼光來看了。

共產黨本身宣誓的這種特殊性就一定需要這種表面上看是形式但其實不是形式的作法,把它去掉。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