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古今话退党(上)(图)
 
——退党是人类正义力量和共产党邪灵在精神层面上的大决战
 
2005-3-10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辛菲3月11日采访报导) 大纪元退党网站最新统计显示,将近二十万人发表声明脱离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近日每天有上万人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宣布退出中共组织,3月8日一天的退党(团)人数就超过二万人。退党数的激增,也促使更多的中国人开始认真思考或者采取行动。

大纪元记者辛菲3月9日采访了现居美国的张杰莲先生。张杰莲先生从天神警示、古代预言、天文现象、时事时局等各个角度,全方位地阐明了退党的重要性,他认为退党是自救、救国的行为,是关乎每个人为自己生命和未来负责的问题,是人类正义力量和共产党邪灵在精神层面上的大决战,深层面看有一个了断共产党的邪教情结的因素,不可等闲视之。

记者:您认为《九评》和以往的揭露共产党的文章有何本质的不同?为什么会引起人们这么大的反响和共鸣,也引起共产党的极度恐惧?

张杰莲先生:在网上看到一个小笑话,讲普金、布什和江泽民在森林里看到狼,布什拿钱,狼走开了;普金用美女,狼也走开了;江泽民拿出了党证,狼一下子就兴奋起来,说“终于找到组织了。”

这看起来是个笑话,实际上涵义是很深刻的。我就从这个笑话引个头,埋一个伏笔。

关于《九评》,网络上谈的很多很全面了,这里我个人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谈。

世界上除共产党讲无神论之外,其它的国家民族都有它的宗教。世界上的宗教都有一个几乎相同的宗教情结,他们都相信人是神造的,当人真正有难的时候,神会回来救人,所以他们都在等着自己的神回来。

比如,美国,它的很多内政外交,表面上是为了国家利益,其实根本上是被这个宗教情结所决定的,也就是说,它的很多事情是根据圣经里讲的来做,实际上中心内涵就是在等待耶稣的第二次回来。举个例子,《圣经》里讲,耶稣回来之前要有很多事发生,都发生了,耶稣才能回来。

比如,有一件是犹太人复国,建立国家,而复国的这一代就能看到耶稣回来的那一天。所以美国隔着这么远,还是非常坚定地不动摇地支持以色列,绝不允许它周围的国家对它进行侵犯。这个国家的存在是神回来的条件之一,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对以色列情有独衷,这么坚定地去支持它。

还有一个,《圣经》里也讲到,耶稣要回来的时候要有一个“新耶路撒冷”大城从天而降,美国就认为它这个移民国家的兴起繁荣就是符合了“新耶路撒冷”大城从天而降。

每一个民族实际上都是在等着他们的神回来,都有这么一个期待,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件大事,也是一种正面的宗教情结,这是人和神之间关系的一种本能反应。

讲到中国,佛教中也讲到了,将来要有未来弥勒佛,就是转轮圣王,下世度人。实际上,也是谈到了神回来的事情。但是,很可惜的是,百年红朝血洗中华,共产党当政以后,就把中国整个变成了一个无神论的国家,它扼杀了文化传统,迫害各种对神佛的正信,所以很多中国人现在什么都不信了。

可是你会发现,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共产党自己也造了一个情结,它表面上不是宗教,但实际上是一种负宗教(邪教)。它什么也不等,没有对神的盼望,什么也都不信,包括它自己提出的人间共产主义,它也认为是不可能实施的。那它在人世间的活动到底是干什么来的呢?有没有一种负的宗教情结?

其实,是有的。这个情结就等到某天,神来救人的时候,它要演大魔,要毁人。它不是给人盼望,而是带给人毁灭。这样的情结是负面的,是邪教情结。这么多年,没有人真正去揭示它,人们仅仅停留在表面的一些批评。所以它的一切社会实践都在无形之中为那一天做准备,这不是人能控制的,是它的邪教情结决定的,所以共产党就完全象疯子一样的制造着罪恶,是被这个邪教情结的根本利益驱动,表面的人也被控制,意识不到。

《九评》实际上恰恰揭示了这么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共产党的邪教情结。也就是把共产党系统地、本质地进行了揭露。引用的虽都是一些真实的历史事实,通过这些事实,人们就会认识到共产党,这个邪灵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它的本质与特性是什么,它给人类、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什么样的灾祸与未来。

这一系列的论述最终都是在揭示共产党实际上是要毁人。所以对人的震撼就不是表面上的那种情绪上的带动,深深地触及到人最灵性的那部份东西。因为人是神创造的,幂幂之中都有一种盼望。虽然表面上不明显,但是他的内心都多少有那个种子,他在盼望着一种永生,盼望神来管自己,盼望自己被救度。人本能的都是这样。

所以这个共产党的邪教情结一揭示出来,就象是解开了拴在人身上的万年结一样,因为触及到了人的最根本的利益。所以人们的明白,不是表面的明白,不是一件事情的明白,是本性上的觉醒,他知道该怎么做了,他知道共产党是怎么回事了,来龙去脉都清楚了。在内心深处产生了共振。

每个人都有正的宗教情结,是天生带来的,长期被共产党的邪教情结压制,从人的那一面看,《九评》让他有被解放出来的感觉,真的是得了灵丹妙药,能解救他了。他也会自觉的去传播《九评》,这是一种本能。他觉得这个确实是好,很多人也具体说不出来为什么好,但是看了就是舒服,就觉得好。当时很多人读《九评》下来,冥冥之中就有一种救人出水火的那样的感受。其实这就是《九评》带来的对人内心震撼的力量。

对共产党来讲,共产邪灵,藏了那么久,一下被揭了老底,动了它的根了。所以它的反应就是很激烈,激烈到甚至它反应不出来,不敢正面回应,它恐惧到了极点。所以它在国内,死死地想抱住人,把人捆在一起,让人跟着它一起最后毁灭,都走到悬崖边了,就硬抱着往下拖了。象现在国内重温誓言哪,搞“保先”啊,做一系列的捆绑动作。

据我所知,共产党一开始还想组织一帮写手来反击《九评》,召集他们来看《九评》,结果他们这些人看完《九评》后,纷纷地都认同《九评》的说法。因为这就是针对他们的内心来的,他们一下子就被改变了。这也显示了《九评》所带的法力。

记者:您认为《九评》的历史意义和对当今人类的意义何在?

张杰莲先生:《九评》不光是给中华民族带来希望,很快西方社会也会发现,揭示的共产党的邪灵本质,实际上是所有西方国家的正的宗教情结中的真正的绊脚石、拦路虎。很快他们会知道,中共红魔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的话,实际上他的神回来也困难。中共目前这样的一个邪灵以各种形式会蔓延,搞利益引诱,它的影响所到之处也还会给那里的人们同样带来灾难,西方很快也会受到启发、启示。所以整个世界将会明白,真正阻挡人类获救的邪恶是中国共产党。

《九评》在就是在精神层面,给全人类带来一场大的反思和深刻的认识,实际上是将人类从共产党邪灵控制和迷惑下整个的解救出来。就有这么大的力量。

举个例子,美国人很多事情是按照《圣经》来办的,他们也很相信《圣经密码》那本书,里面讲到了预言2006年要有核战争。美国很紧张,到处找有核研究潜力的国家,包括北韩、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它都盯着不放。

实际上预言中的核子战争,是一种大能量的爆发,预示着一种能量。这种能量若对应精神层面上的一场大战,这正是《九评》带来的。2006年,是西方主流社会、整个全球,都将全面的认识《九评》,反思中共。所有全人类正义的力量和共产党邪灵在精神层面上的一场大决战,大决裂,这是真正的核爆炸、核战争。

所以这才是它讲的核战,而不是地面上谁去爆一颗原子弹,所以这个能量是巨大的。西方还没有认识到,因为东方人认识问题和西方人不一样,西方人比较注重表面,东方人知道精神领域力量的巨大。共产党邪灵从来都是牢牢控制宣传机构,控制人的思想,它是知道其中厉害的。

举个例子,古代楚汉相争,两军对垒的时候,汉将张良就一支箫,吹了一首曲子,然后楚国大军就军心涣散,思乡情起,就争相而逃,这个战争就结束了。

所以清除这个邪灵,并不是说要实际的动一枪一卒、一炮一弹。《九评》就象九颗精神原子弹一样,这么一爆炸,在全人类的思想中波及开来的话,那个力量胜过多少实际的原子弹,所以中共土崩瓦解是必然的。

记者:海内外人士在认清中共邪恶本质后,纷纷公开发表声明脱离中共。将近二十万人发表声明脱离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近日每天有上万人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宣布退出中共组织,3月8日一天的退党(团)人数就超过二万人。您怎么看这种史无前例的退党洪流呢?与《九评》是否有直接关系?为什么有人说退党是生死存亡的大事?

张杰莲先生:对,退党和《九评》当然是有直接的关系了。《九评》引发的退党浪潮应该是目前人类的最大的一件事、最主要的焦点,最大的新闻,各方面都是最轰动的,这都是一个当前人类命运的主战场。目前西方社会还有其它的一些消息,在忙于许多其它的事情,其实很快很多人就会明白退党这件事情是最主要的,是人类当前最紧迫、最大的一件事情,关系到中共的解体以及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

前面讲过,《九评》带来人们对共产党邪灵根本上的认识,对它的毁灭人的负宗教情结的根本认识,认识了之后,人们自然会有一种自发的自救的行为,这是顺理成章的。就象一个人突然认清搂着他的是一个恶魔的话,那当然要离它远一点,不可能还和它靠得那么近乎,这是人本能的自救。而这个自救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分开,人们会随着研究的深入、认识的加深,各方面的迹象显现,越会发现这是一种根本性的与邪恶脱离,越来越会发现退党也不是一个形式上的事情,是一个根本性的自救与平安。

所以现在,明白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都在退党保平安。

共产党也知道人最珍惜的是生命,人都是爱惜自己的生命的。而为什么共产党统治的时候要杀那么多人,很多人不理解,一直杀,杀了8000万人,把各个阶级杀了一边,为什么要杀人如麻,它就是看到了人爱惜生命,实际上就是人怕死,它抓住人的这种心里,就把人杀得真正的害怕,最后就让你屈服。

人是珍惜生命的,那现在也是人的关键时刻。现在天要灭中共,你是要跟它一起去死,作为它的陪葬呢,还是退党自救保评安?

中共邪灵死起来,是销毁,就更可怕了,不是一般的肉体消亡的问题,是要下地狱的。那是更远远超过一般肉体的死亡恐惧。

所以现在真正聪明的人,会怎么做?他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吗?真正珍惜生命的人就会珍惜现在的机会。关键时候才能看出一个人是大聪明还是玩小聪明。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这个时候是在考验每一个的智慧。

如果现在还和共产党搅在一起,分不清楚的话,不光是没有未来,而且现在睡觉都不踏实。大家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事实,现在每天有1万人退党,已经将近20万,要不了多久,每天会看到有10万、20万的这么大数量的人在退党。等到有几百万人、上千万人退的时候,这些还不明白的人就会坐立不安了。

这么多人都相信,都在自保,你凭什么不相信啊?万一是真的,你给共产党做了陪葬,你说你冤不冤?别人都能够有好的去处,你来做一个反面素材,你甘不甘心?

一个是举手之劳,就一个化名退出中共的声明,人表面是没有任何危险的,就可以保平安了,另一个就是好象要赌一口气,用灭顶之灾来赌一个输不起的本钱,用生生世世永无出头之日,就是在宇宙中真的被除名了来赌一个举手之劳,这是很不理智的,俗话说就是喝错药了。

有一句话非常好,叫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个事情一定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因为这么多人,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决不是偶然的。所以真的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要好好地思考这个问题。

记者:您认为当前的退党潮有何意义?对中华民族的前景会有何影响?

张杰莲先生:退党自救、退党救国。退党,是退党籍,不是退国籍,其实邪灵真的就被退垮了,是党的形式垮了,国家还照样,人民真的就获新生了,中华民族真的就迎来大的转机,就能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前景绝对就是光明的。其实就是佛道神给人的这个机会。最坏的、最恶的,它垮了,它走了,留下来的就是好的。

中国5千年的朝代更替发展,从来就没有间歇过,所以下一步一定是上天都安排好了的,那一定就是美好的,因为坏的不在了嘛。这方面大家都应该有自信。

记者:有人认为“心中退党不必声明”,有人认为自己没交党费多少年了,就算自动退党了,没有必要走个形式。您怎么看这些想法?

张杰莲先生:我有一个朋友,我给他讲了退党这件事情后,他回家给他的一个舅父讲退党的事儿,他舅父是党员,他舅父说我没交党费多少年了,我就算自动退党了。或者还有其它类似的情况了。认为你们这种退党,可以用化名,是走形式。

我给他讲了一件事情,他当时就明白了。我跟他说,请他想一想、看一看,共产党和人间的其它政党有什么区别?表面上都是人间的一个“PARTY”,是一个组织,但仔细看一看就会发现极大的不同。

比如,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再看其它国家的各个党派,就包括跟共产党打斗了那么多年的国民党,没有任何一个其它的人间的党派说我加入你这个党,我得握着拳头发毒誓,为它奋斗终生,举着拳头在血红的党旗下发这么毒的誓,交命给它,这种宣誓唯有共产党有。

另外,这个党在西方叫“PARTY”,每个人都是去玩,PARTY,象聚会、宴会一样,大家聚在一起,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很随意的。中共却是要你宣毒誓,而且这个毒誓,是“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他叫你死,你就得死,他叫你活,你才能活。

而发誓这种行为,在西方国家,都是在很庄严、很神圣的情况下做的,实际上都是取得上天认可的行为,比如:总统就职的时候就有宣誓。

可是中共显然是要把所有的人都匡进来发毒誓,这种意图非常明显,有什么用呢?一旦在某个情况下发了这个毒誓的话,实际上在那一瞬间,就被打上了兽印,这个人真的就被它刻上记号了。

别人没有这样做,为什么它要这样做,它的特殊性就在这儿。这个形式对于它来说太重要、太特殊了。要用这种形式就能给你打上兽印,因为是你自己发的誓,你要为它奋斗终生,你交命给它,它就可以控制你的命。再看“他叫你死,你就得死,他叫你活,你才能活”就不是普通的含义了。

共产党这个邪灵不光是控制成年人,他从小学就开始让你发誓,小学生就要加入少先队,几乎是百分之百都要加入,而且也要发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也要把命交给它,然后,入团也要发誓,大部分都是团员,另外正常的,一个人要想走到上层社会,有点出头之日的话,就要入党至少要发三次毒誓,逢大党日或什么节日,还要重温誓言,加固,党里面整党学习也要搞集体重温誓言,可见共产党是多么看重你发誓效忠它这个形式。这个正常吗?因为我们都是从国内过来的,以前觉得入党宣誓是正常的,现在回过头来看,极不正常,这是一个很特殊很特殊的形式。

共产邪灵通过这个宣誓牢牢地控制了你的生命,所以它给你打上兽记是必然的。不由得你不信。

这就是为什么在《圣经启示录》里面讲,有个红龙,它把它的权柄授给了这个兽,而这个兽就在人间控制人,让人来屈服它,崇拜它,当人在给它顶礼膜拜的时候,兽就给他的右拳和脑门上打上了兽印。你看,共产党员宣誓举着右拳,对着脑门,一模一样的。

这样一看,大家不是要倒吸一口凉气吗,这个时候,你说你不交党费了,就算退党了,那能是你说了算的吗?它通过那种形式已经把你控制住了,它不认可呀,这个邪灵不认可,到那个时候,你不还是它的一个成员,一粒子吗?你要脱离它,也得要有一定的反过来的形式,退党声明。

神佛是讲只看人心,所以用什么名字都可以,为了方便,也为了保护你,可以用化名。你这个人做了,具体什么符号没关系,但是他知道是你做的,他就可以把你的印记抹掉。

所以退党看似是形式,实际上不是形式。是必须要走的得救的一步,这个就不能用一般的眼光来看了。

共产党本身宣誓的这种特殊性就一定需要这种表面上看是形式但其实不是形式的作法,把它去掉。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