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實施逮捕試探行動 「中國良心」發出呼籲 (圖)
 
2005-11-5
 



大陸著名律師,「中國良心」高智晟。

【人民報消息】11月4日中共北京市司法局強令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事務所停業整頓,外界分析認為,這是中共當局試圖對高智晟實施逮捕前,對外界反應的一個試探性手段,如果局面能夠控制住、而且高智晟還不肯低頭的話,中共將對其實施下一步整肅計劃。大紀元日前報導,一位中央高層人士透露:現在中央的個別人每天都能想起高智晟這個名字,每當想起來的時候,都是在「抓」與「不抓」之間來回的思忖、掂量!

高智晟律師向媒體表示:「呼籲海內外所有有力量的、關注中國走向文明價值過程的朋友,在這次事件中,發出自己強有力的聲音、做出自己的行為!因為這不是我高智晟個人的事情,而是目前中國人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退路……」

據大紀元記者高淩報導,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因為為法輪功直言上書,其律師事務所於11月4日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沒有申報律師事務所辦公地點的變更和非法為非本事務所律師提供法律文書」為名宣布停業整頓一年,如不加改正,將取消律師事務所資格。這是繼上海維權律師郭國汀之後,第二位因為法輪功辯護被當局停業懲處的職業律師。外界認為,中共當局對海內外享有盛名、素有中國律師的良心之稱的高智晟下手整肅,預兆著中國的人權自由進入了一個最黑暗的時代。

中共下手整肅 高智晟律師事務所被關

高律師於10月18日發表公開信後,便再赴陜北受理維權案件。

10 月26日,北京市司法局律師管理處副處長柴磊(音)給高智晟打電話,電話中態度強硬的提出兩點意見和一條要求:「披露對法輪功迫害的事實,第一,嚴重損害了中國律師的整體形象;第二,違反了律師的職業道德和職業操守!如果願意配合,必須把這篇文章收回來!如果不收回,下面的話我就不講了……」

柴磊代表中共好不容易對高智晟說了一個大實話,那就是中國絕大多數律師對中共迫害法輪功被迫保持沉默,嚴重損害了中國律師的整體形象,並違反了律師的職業道德和職業操守,然而這種狀況現在受到高智晟律師的極大挑戰,中共沉不住氣了。

高智晟律師回答:這是對我的侮辱!

28日,仍是這位柴磊處長帶著財務等部門的五六個人,來到高律師事務所裡攝像,被工作人員發現後,四五個人卻都鉆到了廁所裡。

11月2日,高律師回北京後,還是這位柴處長打電話叫高智晟到司法局進行第一次組織談話。在此之前,這種談話還在其他的部門進行了多次。

11月3日上午,北京市司法局律師管理處的人到高的事務所檢查工作,作了筆錄,調查所謂高律師的問題。下午,找高律師的助手談話。並通知高律師4號下午到司法局談話。

11 月4日下午,北京市司法局對過來準備談話的高律師宣布處理結果:因沒有申報律師事務所辦公地點的變更以及非法為非本事務所律師提供法律文書,律師事務所須停業整頓一年。如不加改正,將取消律師事務所資格。處罰結果將於15日之後生效。並拒絕了高智晟最後完成已經受理的鄭貽春教授、陜北油田、新疆等幾個案件辯護的要求。

停業整頓的兩條理由是明目張膽的陷害

對於官方提出的兩條處罰依據,高智晟律師憤怒的說:「純屬陷害!」據高律師講述:律師事務所搬家後,所裡的工作人員幾次上司法局申請場所變更,但是官方始終不給辦理,既不給受理手續,也不給拒絕受理的手續,現在卻成了高律師的罪狀!

對於為非本所律師提供文書一事,高律師告訴記者:北京方面特意從廣東番禺調來了高律師助手溫海波會見郭飛熊的面見請求書。溫律師提交給廣州警方的文書上只有溫律師一個人的名字,但提交給北京市司法局的這份文書上明確出現了唐荊陵律師的名字,就變成了停業的第二個口實。但溫律師在當局與其的談話中已經澄清非自己所為。唐荊陵律師也否認在上面簽過名。那隻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廣州市公安局添上去的,另一種可能就是北京市司法局添上去的。

高智晟律師說:「這是一次徹底的攤牌,我想他們也經過了冷靜的思考,雖然是一種喪心病狂的舉動。對我的這個迫害,徹底暴露了中共當局完全的無法無天。」

我在這封信中善良的建議他們: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變和人民的關係。這個建議不但沒有聽進去,而且你把他們做的惡事,從桌面底下拿到了桌面上來了,因此他們就會收拾你。」

呼籲停止鎮壓法輪功的公開信是事件真正原因

高律師表示:雖然他們沒有公開這個原因,事實上,呼籲停止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給胡溫的公開信是這次對他整肅的直接導火索。在和當局多次談話的過程中,高律師明顯感受到,在這些部門的背後有一個龐大的、強有力的組織在全國範圍內操縱著。

高智晟說:「今天我一看那個調查的程度,真是……我這兩年在全國各地辦的案子、提交的手續,全部複印過來了。完全可以看出,這絕對不是一個一般程度上的調查,北京市政府也沒有這麼大的力量,這是一個所謂針對高智晟的全國聯動的檢查!」

從出示的各種材料上看,當局一直試圖在高律師所辦的案件中找出一個具體的罪證,但是一直未能得逞,於是炮製了上文提到的兩條對高智晟進行打壓的理由。

高智晟說:「無論走到哪裏,和這個政府各個部門的長期斗爭,使我們成為一個道德的完人。錢不能使我動心,色不能使我動心,我們不給他們留一點攻擊我們的把柄。這不是僅僅做給他們看的,多年來我們的確做到了這一點!

高智晟:我將奉陪到底

停業處罰宣布後,司法局官員告訴高智晟:「只給你現在申辯的機會,不給你單獨申辯的機會。」

高智晟律師一字一頓的告訴他們:「行,你們一字不落地給我記下來:第一,這是公權力再次對文明世界的野蠻和反動!你們僅僅是這場野蠻和反動系統安排的走卒和工具。第二,這樣的安排是赤裸裸的針對職業律師、針對普通公民的一個迫害。第三,我將在各個環節上進行斗爭,奉陪到底!」

一直以來的擔心終於在週五的下午有了一個結局。高律師難過一會兒之後,還是對司法局的官員說:「我還得感謝你們終於快刀斬亂麻,接下來咱們將面對的是硬碰硬!」

對方回答了一句「如果你還不留意一點的話,你自己的安全都是個問題!」

高律師回答:「如果你是代表著政府和我說話的話,我要換一副腔調回答你:老子隨時都準備入獄!」

對方回答:「只是代表個人。」

高律師:「你要是代表個人,那我就謝謝你。」

整個過程,現場的官員沒有誰敢直視高律師的眼睛。高律師說:「從他們的眼神裡,我看到他們的虛弱和無可奈何,真的感到他們也挺可伶的。」

高律師說:「我知道這一天早晚會來。當時一宣布的時候,我確實難過了一陣子,一個是擔心我夫人那邊難以承受,第二個還有10名左右始終在跟著我的律師,他們一直在道義上支持著我,是從全國各地衝著我來的。他們也無辜的跟著遭受這樣的迫害,這個是我心裡最難受的。」

當天晚上,很多聞訊而來的朋友陪在高律師的身邊。分手的時候,很多朋友非常沮喪,高律師反過來微笑著囑咐大家:繼續笑著過日子,雖然在中國笑著是很有限的……

問到今後的打算,高律師回答:「我會在有限的能夠辦案子的期間為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提供幫助。」

外界迅速反應 聲援四起

在司法局將高智晟律師事務所停業的消息傳開後的兩個小時之內,高律師接到了來自海內外的六七十個電話,美國、日本、香港、山東、廣西、廣東、浙江、陜西、新疆、江西等等許多高律師素不相識的人在電話中為他聲援。很多人都表達了這樣的觀點:這個政權對高智晟的整肅,無非在最大限度的製造恐懼,讓每個人都戰戰兢兢的生活,還有誰敢像高智晟這樣的,決不客氣!但是他們仍然在電話中不約而同的講了一句話:「高律師,以前我們是在暗地裡看你的文章支持你,現在我們要公開站出來,和你站在一起,公開的支持你!」

高智晟說:「替我謝謝國內外所有關注我的朋友!我非常感謝這些我平時根本就不認識的人!」

高智晟說:我知道,我今天所面對和承受的,是作為一個中國人的代價!面對這樣的暴政,每個中國人隨時都有危險,只不過我受危險的幾率要大一些,和那些為此暴政沒有了生命、沒有了親人的同胞們比起來,我們還是幸運的。實際上,早在九月份我就多次提到過,當鄭恩寵、郭國汀、朱久虎他們一個個被抓捕、被驅逐的時候,我就已經完全暴露在當局的槍口之下了。在和我談話的同時,李和平、浦志強律師也分別被有關部門找去「談話」。收拾了我高智晟,下一個該輪到誰?

外界的分析評論

外界分析,法輪功目前在國內外的聲勢以及由他們發起的浩大的九評和退黨運動,被普遍認為第一次嚴重衝擊了中共56年來的極權專制統治,很可能將導致中共政權的分化、解體。高智晟的公開信使已經持續了六年多的鎮壓法輪功的問題再次提到了桌面上,導致了中共內部一直操控這場鎮壓的權力中心的恐慌而對其下手整肅。

以高智晟在海內外、國內民間及中共高層的知名度,顯示了當局此次是下了某種決心,而且這種決心並非一般的決心──如果它把高智晟打下去有絕對的好處,可以讓國內其他維權律師想到:連高智晟律師都可以打壓下去,更何況其他人了?這時其他人還敢不敢繼續??

而當局採取只關閉律師事務所而未對高智晟進行抓捕,是在試探外界對此事的反應,如果局面能夠控制住、而且高智晟還不肯低頭的話,不排除對他進一步整肅的可能。

高智晟:呼籲海內外朋友的援助!

高智晟表示:我覺得這封公開信發表以後,最低的也應該做到不理我,再不要迫害那些同胞,我們的要求一點都不過分。但是他們卻選擇了所有的人最不願意看到的、最無恥的方向!」

他憤怒的說:「布什總統還選擇訪華,現在這個政權已經到了這麼無法無天、公然與人民為敵、實際上是赤裸裸的向文明社會挑戰、向整個人類挑戰、與全世界為敵的情況下,布什訪華的目的是什麼?!」

在過去的採訪中,高律師曾經表示他的安全來自三個方面:一是母親的在天之靈,二是朋友的關注和聲援,三是自己持續不斷的斗爭。

高智晟希望通過媒體傳達他的心聲:「呼籲海內外所有有力量的關注中國走向文明價值過程的朋友,在這次事件中,發出自己強有力的聲音、做出自己的行為!因為這不是我高智晟個人的事情,而是目前中國人民沒有了任何的退路……」

高智晟律師事務所電話:010-8199-0759
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北京司法局電話 :010-58575683
司法局信箱:E-mail:[email protected]
司法局局長信箱:http://www.bjsf.gov.cn/newsite/mail/question/mail_joinjz.asp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