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信引高層關注 中央有人想抓高智晟(圖)
 
——高智晟律師訪談錄(二)
 
2005-10-26
 

高智晟律師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高淩採訪報導)

中央有人想抓高智晟

一位在中央高層工作體制內的人物私下透露:在高層體制內許多人都對高智晟豎大拇指,至少很多人都認為高智晟是中國的羅賓漢。這些體制內的人士也都在關注著高智晟發表的每一篇文章。這位高層人士也毫不避諱的說:現在中央的個別人每天都能想起高智晟這個名字,每當想起來的時候,都是在「抓」與「不抓」之間來回的思忖、掂量!

聽聞這樣的消息,高智晟平靜的回答:「這種體制就是這樣。他哪一天心血來潮「抓了」,那就是抓了。」「如果說以前我還有擔心和害怕的話,那麼現在我已經看得非常的清楚,也能放下了。我們已經清楚地認識到:在中國真正走向法治和民主的道路上,會有一部份人坐牢。但就像我鼓勵郭飛熊時所講的那樣:真正的戰士,無論監獄還是地獄,都是我們的戰場!」

高智晟律師說:我們從來沒有把那個具體的人當成我們的敵人,他們願意把我視為他們的敵人,我真是非常的沮喪。我歷來強調:我們對具體的個人都不懷有敵意,但是對他們的行為的價值,我個人是嗤之以鼻!在各種場合我都公開講過:政府、包括這個統治集團,他們都不是我們天然的敵人,我們反對的都是它行為的價值!」

一個新的瘋狂

高智晟律師擔負著很多個體、群體案件的辯護,陜北石油維權案、廣東太石郭飛熊非法關押案、鄭貽春案、新疆醫療糾紛案等等等等、每天他的手機都是響個不停,人也是馬不停蹄的到處奔波。如此繁忙之下,他卻抽出了整整一週的時間,關掉手機,切斷外界的聯繫,對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案件進行了專門調查,並形成了這份公開信。是什麼原因促使他下如此的決心,再闖中共最大的「禁區」?

高律師說:「最近各地的諮詢表明,對這些自由信仰者的鎮壓又達到了一個新的瘋狂。這是我們不能接受的!我們在年初的時候曾聯名上書人大,提醒他們對法輪功的鎮壓是非法的,在這種情況下不但沒有改進,反倒更加變本加厲。權力走向反動的這種威脅,是需要有人站出來提醒的!」

對於地方權力走向反動和黑社會化的局面,早在陜北石油維權案件調查過程中,高律師便曾大聲向中央疾呼:請向全國人民證明中央政府存在的價值!力促地方地方政府釋放非法關押的律師及維權的公民。那麼對於法輪功的這種新一輪的鎮壓,高智晟毫不留情的指出:毫無疑問,這同樣是一種政府反動的一種作為。

高律師說:「這個權力的反動話和黑社會話,不是我個人要說,你用它們自己制定的法律條文、他們自己向全世界和世人公布的法律條文去衡量他們,你就完全可以得到這個結論,因為他們在自己踐踏他們自己制定並寫在了書面上的法律!」


被迫害的王德江的照片
高律師拿法輪功信仰者為例說:「你知道,信仰自由應該說是人類精神和心靈生活的最為重要的組成部份,所以信仰自由被所有有文明制度的國家寫入了憲法,這恰恰也是中國憲法的一部份。那麼,現在在中國這樣大面積的鎮壓、迫害這些自由信仰者,不就是在徹徹底底地踐踏國家製定的憲法麼?!而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法輪功問題是政治問題還是法律問題?即使他是一個政治問題,你剝奪了他的人身自由,他仍然是一個法輪功的信仰者,仍然體現在一個法律的過程中。中國的立法法、基本法律---行政處罰法、行政許可法、都有明確的規定,但是可悲的是:對於法輪功問題,完全是一種非法律化的。我們的文字力量不能為世人展示那樣一場真正的龐大的鎮壓的場面,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折磨、所有這一切的環節中沒有人去考慮到法律的約束!而最為可悲的是,在這個過程中,

個別人人性的惡劣和制度的罪惡發揮到了極點……所以我在公開信中說:這已經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在遭受迫害,是整個民族都在承受!」

法輪功讓中國人第一次看到了信仰的力量

對法輪功的鎮壓在中國已經整整持續了六年,那麼到底現在人們是在怎樣看待法輪功現象呢?

高智晟告訴記者:在法輪功問題上,不管你怎樣認識他,在一個方面大家基本達成了共識,那就是──法輪功讓中國人第一次看到了信仰的力量!了解了信仰的力量!

高律師說:我看到的恰恰也是這樣!過去任何一種性質的打壓,它都能鎮壓下去,而這一次,由於打壓的對象他們心靈有了信仰,它的這種打壓就失敗了!打壓長時間處於一種膠著、僵持的狀態,到最後導致了這種失敗。我在公開信裡面所寫的,那不是我的一種語言文字的一種技術,而是我看到之後,當時就想到了這樣的詞句- -----持續的打壓、是堅韌延綿的一種抗爭,而堅韌延綿的抗爭力量又在不斷的擴展和加大,這使得打壓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前途!如果再繼續打壓,就是堅持了反動、堅持著失敗!根本沒有必要,完全成為了一種沒有理性的選擇。已經沒有意義的打壓還堅持它什麼呢?

在高律師調查的多位法輪功學員,都向他描述一個極為相似的情景,現在很多警察都表現出來一些善良的人性,每一次抓捕的時候,都是逼到了最後才不得不抓,也就是說:你不抓下個月停你的工資!不抓你就滾蛋不要再吃這碗飯!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得不動手抓人。而且現在已經形成了一種模式,每次抓人的時候,那些警察都滔滔不絕、反反覆覆地和那些法輪功學員講: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我們也不想抓、上面逼著我們……

高律師說:「其實這個迫害不是只發生在局部或者個別警察身上,都知道!都知道這個迫害的殘酷!而越是迫害嚴重的地方,抗爭力度也越大。就像我在公開信中所講述的事實------到處都可看到那些自由信仰者及他們的同情、支持者張貼、散發的抗議及揭露罪惡的標語文件,無處不在,許多公安派出所的門口舉目即是,印襯著滅絕人性的鎮壓措施是多麼地不得人心。這足應令那些迷信暴力者無地自容。」

這個體制已沒有任何價值

當談到為何採用公開信張貼到網絡這樣一種方式時,高律師無奈的表示:我們選擇給領導人寫信的方式,這在制度文明國家看來是個笑話,同時也是律師的恥辱和痛苦。

高律師說:「就像我在公開信中所說,胡錦濤和溫家寶是我尊敬的兩位長者,在中華民族的體制中,你們是長者,我們是賤民、我們才這樣做。我為什麼公開這封信?因為我對你的體制不信任!而且如果不公開的話會石沉大海,任何作用都沒有,公開的話,讓全球的人盯著你,看你怎麼選擇?如果你的體制是一個健康的體制,我們沒有必要寫什麼公開的東西,我作為一個公民的諫言,可以通過一個透明的渠道遞上去,可惜的是,這個體制墮落到了完全沒有任何價值的地步,尤其是對公民的呼聲!」

有很多人分析:目前中國是中央權威極度消弱、各地諸侯劃地為王的一個紛亂局面,即便是胡、溫,也對中央和地方的某些部門已經失去了基本的駕馭能力;

地方經濟能力越強、對中央的影響和制肘便越大,中央對其的控制能力就越小,在現有體制下他們做壞事的幾率也就越高,天高皇帝遠的地帶更是可以胡作非為。廣東、上海、陜北發生的各種案例處處暴露著中共體制內部這一日益尖銳的矛盾。包括高智晟發表公開信的第二天便接到恐嚇電話也同樣是這種矛盾最為明顯的表現。

高智晟對此表示:對,我相信胡溫兩位長者他們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甚至可以肯定地是決不會用體制內的技術來安排這種恐嚇,只是一些個體的行為,因為你揭露了他們的作為、影響到了他的權力,而製造這一切的罪惡的恰恰就是這一部份!

我是在用心講話!

高智晟律師從為在醫療事故中受害的弱勢民眾爭得合法賠償開始,贏得了最底層普通民眾極高的信任和尊敬,也靠著踏踏實實的一個個案例贏得了中國司法部頒發的中國十大律師的稱號。而他本人也一如既往、持之以恒的始終站在維權律師的前線,特別是近幾年,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為了能讓中國走上一條真正的法治道路,高智晟更是拋開到了個人的安危,對執法犯法的地方諸侯進行無情的鞭笞,對中央政府的置若罔聞大聲疾呼,不斷衝擊著體制的痛處,不斷地踏入另各界人士噤若寒蟬的「禁區」,很多關心他的人都想問他:高律師,你到底哪來的這麼大勇氣?為什麼能這樣義無反顧、堅定的走下來?

高律師笑著說:其實在中國有勇氣的人很多,像藤彪律師、許志永博士、還有張思之老師等等。但是我也發現了一個規律,當今在北京知識界、公共知識領域中,有良知和勇氣的都是從農村出來的,這是一個普遍的一個類型。而我們這些人,特別是我本人,我沒有接受過多少教育,更多的是骨子裡的那種天生的原始的

這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這麼一種原始的本能。我不為我自己流淚,但我卻常常為我的受害人流淚。我就是覺得他們沒有任何人去幫助他,他們甚至連說真相的條件都沒有!那我們能做的就是讓我們來把真相說出去,只能是這樣。確實沒有在心裡發出什麼大的目標啊、價值啊,沒有。就是覺得很多情況實在看不下去了!

記者有機會和高律師多次聊天交談,留下最深的印象高律師的講話幾乎都是出口成章,震撼感人,而對他本人的採訪幾乎不用費很大的力氣稍加整理便是一篇很好的文章。當把這種感覺告訴高律師,開玩笑的說:你是一個天生的領袖級的人物時,他哈哈大笑,告訴我:「在很多次庭辯中,我的辯護發言連法官都流淚。有很多人也問過我,為什麼你的發言總是那樣感人呢?我告訴他們:我是在用心講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