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神在與我們並肩作戰(圖)
 
————高智晟夫人耿和公開退黨的勇氣之源
 
2005-11-22
 

高智晟律師
【人民報消息】11月21日,中國大陸著名律師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公開發表退黨聲明,抗議當局對高律師及其家庭不斷升級的打壓和騷擾。

大紀元記者高淩11月22日採訪報導,目前,高智晟律師家中的電話及電腦已被停機,接送孩子的自行車被放氣、偷盜,住所被多輛警車及便衣人員24小時圍困盯梢,高律師本人在高速公路上行駛途中,受到跟蹤車輛的蓄意擠靠,險些發生事故。

在同國際人權組織的代表會餐的公眾場合,受到跟蹤者恐嚇揚言:「休怪我們對你高智晟不客氣!」。高律師堅定的表示:「今天我要是敗了,就再沒人會相信天理了!所以掌握天理的人他不會袖手旁觀!所以神在和我們並肩作戰!」這也是耿和能大聲宣布:《強烈抗議對我先生及我家庭持續的迫害──高智晟夫人耿和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一文的勇氣之源!

高速公路上被擠靠 險象環升

自高律師發表了為法輪功呼籲的公開信後,當局對他的忍耐似乎已經失去了耐性,高律師本人及他的律師事務所,開始遭受一波又一波的各種名目的檢查、處罰;而他本人無論走到哪裏,也開始「享受」起「全程保護」的待遇。

本月20日,高律師完成了新疆維權案件的庭辯返回北京後,這種待遇的規格又被提高,前後左右多輛警車大張旗鼓的為其「護航開路」,如臨大敵。當天,國際人權組織的代表派翻譯接高律師進行會面和聚餐。高律師的車子前後跟著四五輛掛著「JINGA11174、TINAU 5361」等地方牌照的警車。

在高速公路上行駛途中,一輛跟蹤的車輛從後面追上來,擠靠高律師的車子,當高智晟鳴笛警示時,對方匆匆開走,稍待又用同樣的手法,再次對高正在高速行駛的車子進行擠靠,將高的車體側面碰得面目全非,險些發生事故。坐在車中為高律師領路的人權組織的翻譯嚇得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高律師說:「第一次它就緊緊的貼住我的車體,我鳴笛後跑掉了,第二次又上來擠我,而且是同一輛車,這顯然不是偶然的。在高速公路上製造這樣的事故,他們同樣也會車毀人亡,他們無非是在威脅我。」高律師沒有到交警部門報案,他說:「一點用都沒有,對這些人,報告了起不到任何作用。」

毫無遮攔的威脅

高律師開著傷痕累累的車子,見到了國際人權組織的代表,代表非常震驚,一邊給碰傷的車子拍照,一邊不停的搖頭。但這一切並沒有結束,之後更為荒唐的一幕,讓這位國際人權組織的代表,親眼目睹了這位享有中國司法部授予「全國十大律師稱號」的著名維權大律師在中國所遭受的人權待遇。

高律師和國際人權組織的代表一同來到會餐的飯店,這些便衣人員也毫無顧忌的貼身跟隨,形影不離。當大家一起合影留念時,這些便衣的尊容也同時落入了相機的底片,這一下如同捅了馬蜂窩,對方暴跳如雷,大吵大喊說:「嚴重侵犯了我的人權!」

在場的國際人權的外國朋友瞠目結舌,連連說:「NO!NO!我們可以給你刪掉的。」但是對方仍糾纏不休:「不行,刪掉也要賠禮道歉!」。據現場的人士描述,對方飛橫跋扈的程度,讓整個餐廳為之側目,令在場的外國人士不可思議的連連搖頭。

在整個餐廳的眾目睽睽之下,高律師忍無可忍,對他們說:「你們真正的是在給中國人丟人現眼!」可是對方蠻橫的回答:「我們就這麼幹!我們就這麼幹!你高智晟以後少客氣,休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一旁的聯合國官員目睹著他們的對話,不斷的搖著頭,付了錢,離開了飯店……

神在與我們並肩作戰

麻煩並沒有停止,當高智晟到家時,發現從來沒有停滿過車的院子,已經沒有了停車位,他不得不倒出去,將車子停在院外。不停的在窗前眺盼著丈夫的耿和看到,當高律師剛剛走進樓道裡,便一下湧過去7、8個人把高律師的車圍起來,鼓搗了1個多小時。

耿和說:「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巨大的擔心,讓耿和整夜未睡,回憶著最近發生的一幕一幕的情景……

不得不接送孩子上下學,總有陌生的人在她們母子的周圍重覆的出現,並總是在她們出現後便用手機裡聯絡著什麼……

當高律師被人24小時跟蹤時,耿和注意到其中的一個和跟蹤她和孩子的是同一個人……

高律師無法擺脫跟蹤,自己不得不托朋友把高律師出門的東西,給無法回家的丈夫送過去……

出門時,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和一個陌生人撞個滿懷,而那個人的口袋總會鼓鼓囊囊開著口,似乎放著什麼機器……

派處所三番五次的逼迫自己一家人辦理「暫住證」……

每天接送孩子的自行車被盜,現在每天樓下有十多輛警車和便衣看守,自己家中的另外兩臺自行車卻被莫名其妙的被放氣,害得自己無法接送孩子,又急又氣……

高律師的車子莫名奇妙地被潑上了許多洗不掉的污物……

20日的清晨,自己家裡的電話和電腦同時被切斷,無法和外界聯繫……

寂靜的深夜,耿和清楚的聽到,一個晚上不下10次,有人在自己家的門前,從「貓眼」裡往屋裡看……

清晨,知道了這些情況的高智晟憤怒至極:「我們都睡覺了,燈都關了。我們關著門、關著燈、在家裡危害了國家安全??」

高智晟的夫人耿和說:「我們實在是搞不清楚了! 為什麼我們沒有普通人的生活權利?我們做什麼啦?這完全是剝奪我們自由生活權利!是他們在踐踏最基本的人權!

高律師說:「別說我的夫人再也承受不下去了,就是我也是非常憤怒。欺人太甚!」

高律師告訴記者:「我個人,當四、五十輛警車把我包圍在中間的時候,我都是冷靜異常。但他們每天在你家門口這樣弄,我的夫人她還不能坦然的接受這一切,她本能的為我和自己的孩子的安全緊張的不得了!」

高律師說:「我覺得我夫人比我偉大。她自己本人沒有手機,這麼多年,她沒有給自己買一部手機。每一年過年,我們資助窮人的時候,都會列出來一長串匯款單,都是由耿和親手匯出去的,從無怨言。可她卻捨不得為自己買一部手機!很多國內知名的大律師都說:「你們家買不起一部手機?」我告訴他們:「能買得起,但是我們基本上把錢用在了……像今天早晨,又來了一位,他把他全家上訪的照片給我一看,哎呀,我心裡這個難受啊……雖然每次錢不多,但是我們在不停的做這個事……」這是中國人給他們製造的災難啊!我們同樣是中國人,我們有義務、有能力的時候,能做多少算多少吧!我經常和耿和講,咱們就準備過幾年窮日子,咱們也不要去想太多,今天有條件就今天給他們好了。耿和從來都主動地做好了這一切!」

高律師看著焦慮的妻子,一字一字地告訴耿和:「今天我要是敗了,就再沒人會相信天理了!所以掌握天理的人他不會袖手旁觀!所以神在和我們並肩作戰!」

這就是耿和能大聲宣布:《強烈抗議對我先生及我家庭持續的迫害----高智晟夫人耿和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一文的勇氣之源!

仁者的胸懷

21日清晨,素有晨練習慣的高律師像往常一樣準備下樓鍛練時,發現樓下好多盯梢的便衣們,在原地蹦跳驅寒……

高律師說:「我看到這種情形,我的心一下就軟了。我在想,他們和我們是一樣的有父母、有妻兒,他們本來完全有條件,在這樣寒冷的夜裡和家人一道享受溫暖,可是現在他們卻在這種骯髒的權利行使過程中,幫助了那些邪惡!充當了工具。」

中午,高律師把夫人耿和的退黨聲明給了這些便衣們一份,這些人無奈的說:「高律師啊!咱們和你一樣也是老百姓。」高律師說:「我不恨這些具體的人,我真的覺得他們也挺可憐的,在某種程度上,他們也是被劫持的!」

高律師告訴記者:「我們沒有錢,哪怕一次100-200塊的我們也盡量幫助那些被自己的國人迫害的人們。可是,我們納稅人的錢財,就用在這樣骯髒的過程幫助那些邪惡——20日晚上大概這些圍繞著監督我的車輛,絕對不低於20輛 !」

這種不斷的打壓,並沒有壓彎打垮這個溫馨的家庭,在夫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的同時,高智晟律師告訴記者:「我正在動手寫第二封公開信——《高智晟再致胡錦濤、溫家寶的公開信》,我要讓我們國家的領導和國人都知道,那些西裝革履的人,背後在做著什麼!這是每一個中國人、每一個對自己的國家抱有信念的中國人都應該站出來、都應該做的啊!」

和人民聯手能埋葬一切邪惡

體制內的人士分析,目前,中共高層的權利斗爭已徹底公開化。胡錦濤目前政令不出中南海,早在幾個月前的朱久虎律師的事件中,胡錦濤親自批示立即放人,但是陜北當局卻可以在某些權利的支援下,對朱久虎律師仍做出有罪判決的保外候審的決定。

胡錦濤出訪德國,本已獲得返德簽證的法輪功學員姜仁政的護照,再次被羅幹下令收回,令胡錦濤顏面掃地;胡錦濤作出的高調紀念胡耀邦的決定,不斷降格,最後連胡耀邦家屬提出要求參加紀念活動的130多個親友也被拒絕,有的還被看管起來,另這些老人大失所望……

對於,目前已經公開化的中共高層的權力斗爭,這些老者表示:「我們對胡錦濤最大的希望就是他不要再妥協了!如果說以前是策略,那麼現在不能再妥協了!首先解決中國的法制和人權問題!保證司法獨立,像當年的胡耀邦一樣,從平反冤假錯案開始,贏得民心!和人民聯手!在人民那個地方有可以推翻任何邪惡力量的能量,為什麼不跟人民聯手呢?和人民聯手,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埋葬一切邪惡的東西,那才是真正的新中國的誕生!」

他們表示,高智晟律師的勇氣已經贏得了所有人的尊敬,胡錦濤切莫再一次失去上天賜予的機會了!

到記者發稿時,無法和高智晟及夫人取得任何聯繫,目前高律師的所有朋友都沒有高智晟的任何消息,我們將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