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輪迴:幾個奇妙的前生故事
 
張目
 
2005-10-4
 
【人民報消息】明慧網清言10月4日在明慧網發表了一篇文章《生命輪迴 史證確鑿》,文章說,歲月更替,生命輪迴。在史書中,不管是正史還是野史,都真實記錄了大量生命輪迴轉生的事例。例如,梁元帝蕭繹是一眇目僧投胎轉生,見《南史》;劉氏的女兒前世是臨漳縣令李庶,見《北史》;唐朝陜州大都督府長史崔鹹,是修道人“盧老”投胎轉生,見《舊唐書》;宋仁宗時的宰相劉沆前世是唐朝宰相牛僧孺,見《宋史》;助司馬光編撰《資治通鑒》的範祖禹前世是漢朝將軍鄧禹,見《宋史》;宋代詩人郭祥正是唐代詩人李白投胎轉生,見《宋史》;明戶部尚書夏原吉前世是戰國時期的屈原,見《皇明通紀》。

不僅如此,可以明明白白記起自己的前世的事例在很多書籍中也記載頗多。

在《晉書》中,有關於西晉著名軍事家、文學家羊祜和東海太守鮑靚自己知道前生之事的記載。

羊祜五歲那年,一天,他忽然讓乳母找出他玩耍的金環,乳母說告訴他從來沒有此物。羊祜就讓她到鄰居李氏家的東垣桑樹中去找,果然找出金環。主人非常驚訝,說那是他那死去的孩子丟失的啊。時人都對此事深感詫異,認為羊祜的前身就是李家的亡兒。

鮑靚五歲時,告訴父母說,他是曲陽李氏的兒子,九歲時墜井而死。他的父母於是尋訪到曲陽李氏,經推問鮑靚果真是李氏已經死掉的兒子轉生。

《文苑英華》中記載,滑州太史崔彥武能夠自己記起前生是杜明福的妻子。他記得路,騎著馬徑直到了杜家,發現杜明福已經是老夫了。崔彥武對杜明福述說自己前世的舊事,居然全都準確無誤,並且從墻中取出了前世他藏在裡面的經書、金釵,還從庭前槐樹下取出了前生埋的頭髮。

清刑部尚書王士禎,也是著名詩人,他在《池北偶談》中談到,清初濟寧進士邵嶧輝(士梅),能記起前生是寧海州人,任官後他返還家鄉,尋找前生的兒子,並教他讀書。還有河南張給事(文光)能記起三生的事,李禦史(嵩陽),樂安李貢士(煥章)都能記起前生之事。並說這都是自己根據親身耳聞目睹而記錄的。

《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清人恒蘭臺的叔父,生下來才幾歲,便自稱前身為城西萬壽寺的僧人。他從來沒有去過那裏,卻能畫出該寺的殿宇走廊,門庭路徑,以及寺裡的莊嚴陳設和種植的花樹,去那裏驗證,全都符合。

紀曉嵐有個親戚叫袁守侗,小時候與紀曉嵐一起讀書,是乾隆年間的舉人,官至直隸總督。他說自己在三四歲時,還記得前生的事,五六歲時,就模糊不太記得了,現在僅記得前世是一貢生,家離長山不遠,但是姓名,籍貫和家中具體事宜都不記得了。這都記錄在《閱微草堂筆記》一書中,此書是清朝大學士紀曉嵐根據其生平見聞所著。

面對確鑿的史證,我們不僅要問,現代科學真的科學嗎?我們對生命和宇宙真正了解多少呢?面對一些神奇的事例,科學家們不是避而不答,就是牽強解釋,其實生命輪迴這些問題根本不是我們這一層學問所能解釋的了的。

由此我們可以明白,告訴人有輪回轉世、善惡有報、因果報應,真正的出發點是為了使這個人的生命生生世世受益,而間接帶來的社會穩定和使他人受益的良性效應則是輔助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