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小宰香港「國家領導人」 霍英東兩會大發牢騷
 
2005年10月3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具有「香港富豪」和「全國政協副主席」身份的霍英東,以「愛國」著稱。但是他在大陸投資十幾年來,竟也遭中共層層盤剝、屢屢敲詐。其中的苦衷與尷尬,自難向人啓齒。

據華夏電子報報道,九十年代初,霍英東看中廣東番禺地區,有意重點投資,開發番禺南沙。中共盯緊霍英東這塊「肥肉」,大行敲詐之能事。從1992年開始,至2002年,霍先後在南沙投入30多億人民幣。當地中共「一把手」將各類工程都安排給兒子或親信的企業承包,包括霍的所有項目。弟弟搞基建,兒子裝水電消防,女婿做綠化,親信包運輸──大小通喫。「如果你不購買由他們指定的設備,即便整幢房子都蓋好了,他們一句『消防不合格』,你就只有等死。」當地人如是描述。

霍英東想建環島路,投資後,竟沒了下文,回答是都用作「搬遷費」了;霍要建蒲洲花園,被索要1500萬,結果,僅僅是派人在鄰近山腳挖來一堆黃泥,從山上拔來一堆小草,再插幾棵手臂般的小樹,就算了事;至於工程填沙,當地的價格爲每立方米8到10元,但送給霍的帳單,卻是每立方米20元!霍建南沙廣場,從施工到監理全是當地中共「一把手」家的人,整整半個廣場的樁位,到露出地面,人們才「發現」,誤差竟然多達20米!霍英東跌足長嘆:「一生未見過如此離譜的事!」

霍出資建了「有榮船廠」,從會計、出納、人事到倉庫保管,也全是當地中共「一把手」的家人,後來赫然發現,該船廠竟已經全部「轉租」給外地人,連霍氏自己的船去修,也要照高價收費。更有甚者,對方還借「霍英東船廠」的名義,向外大量舉債。直到債主告到霍家頭上,霍才如夢初醒;另一個由霍組建的渡輪碼頭,成功經營了10多年,某日忽然「大禍臨頭」,碼頭突然被頒發禁令,並且是:頭天來通知,次日就帶武器和手銬來「執行」。

當地中共「一把手」不僅包攬了霍所有項目,而且處處對霍氏埋樁子、拆牆腳。霍建了個東發碼頭,被硬逼霍掏2000萬元,給他們搞個同樣的南偉碼頭,並交由「第一親信」陳某管理,貨物則只往自家南偉碼頭運送;霍建了一座直航香港的高速飛船碼頭,就被對方安插自己人前去做主管,利用港口,大肆走私;霍搞了個高爾夫球場,對方就在對面蓮花山照搞一個;霍建個天后宮,對方在它面前「開發」一個燒烤場。

霍英東曾於1986年,與番禺政府合作,要建三座大橋,霍氏基金會爲此投資8000 萬港元,150萬美元。雙方簽訂3個合約,寫明:一要還本付息,二要按比例分紅。轉眼17年過去了,項目獲得巨大效益,霍氏基金會卻沒有收到一分錢,而且從未看到賬目,甚至連最簡單的公司報表都未見過。到2002年,霍忽然聽說番禺當局要單方面將項目「上市」,於是前往質問,對方提出還給霍氏基金會 8000萬港元了事。爲此,番禺當局把霍氏基金會的投資,擅自改稱爲「無息貸款」。霍氏基金會要對方公佈賬目,以示公正,卻遭斷然拒絕。當年白紙黑字的合約,此時猶如一紙廢文。

霍英東不僅遭受中共番禺當局蠶食,還遭受中共廣州市當局戲耍。霍英東曾在南沙新城購得一塊地皮,準備建船廠,領到的紅線圖上蓋滿了廣州市政府32個公章。豈料,船廠即將動工時,卻接到廣州市政府一連發來的13個文件,說那塊地另有他用,原合約「不妥」云云。霍英東仰天長嘆:「當頭13棒!一個公章就可以令你破產。」

霍英東後來在北京「兩會」上聲稱:「我參與國內改革開放事業義無返顧,不走回頭路。我已年近80,還有何求?我只想藉此機會,再次提醒:市場運作靠法律保障,法律靠信譽支持。如果沒有信譽,法律還有甚麼用?」一番說似不後悔的話,卻流露了後悔不及、五味雜陳、無可奈何的難言尷尬。

霍英東,香港知名人士,早年趁朝鮮戰爭,走私軍火,發戰爭財,聚得大量財富。後輾轉房地產、金融等行業,最終躋身香港十大富豪行列。中國搞「改革開放」,霍成爲最早到內地投資的港商之一,先後向內地砸下百億資金,爲此被北京贊爲「愛國」,樹爲典型。實際上,香港人都知道,立場左傾的霍英東,與其說是「愛國」,不如說是「愛黨」。香港迴歸後,北京出於「商人治港」的需要,又欽定對北京「忠心不二」的霍爲「全國政協副主席」。霍躋身「國家領導人」之列,橫跨政商兩界。在外人眼裏,名利雙收,春風得意。然而,誰能想到,貴爲霍氏,竟也沒有逃脫中共無處不在的敲詐與盤剝,其他港商臺商外商的處境,更可想而知。

 
分享:
 
人氣:16,39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