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書胡溫遭中共電話恐嚇 高智晟爆更多驚人黑幕
 
2005-10-20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高淩採訪報導,近日,中國著名律師高智晟在互聯網上發表了《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國人民的關係》──致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信中公布了高律師本人調查得到的一些觸目驚心的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案例,並陳述了對兩位中國最高領導人胡、溫的希望:盡快以迅速的措施制止各地地方當局對信仰法輪功的同胞持續非法的野蠻迫害。這是繼今年春天高智晟律師、孫文廣教授等人聯名上書中國人大為法輪功呼籲後又一次公開為法輪功直言上書之舉。

公開信發表後,引起了各方強烈反響,國內外人人士紛紛發表文章或致電高律師,表達對他的敬佩和擔憂,同時高律師本人也接到了身份不明人的恐嚇電話、安全部門的關照、體制高層人士的「提醒」……

高智晟律師為什麼在此時再次為法輪功呼籲?6年的鎮壓法輪功學員到底承受了什麼?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撐著他義無反顧的維護著法律的尊嚴和人間的正義?反覆踏入「禁區」他如此下去安全能得到保障麼?他沒有擔心和畏懼麼?應許多讀者和關心他的人的要求,我們將連續發表對高智晟律師的專訪。

恐嚇電話

10月 18日, 高律師將《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國人民的關係》的致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發到了互聯網。為了能不受干擾的完成這份調查,高律師關掉了手機,切斷了和外界的聯繫,走訪了幾個地方,調查了多位遭受種種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遭遇,形成了這份給中國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

信中,高律師疾呼:「作為公民、作為律師,我願對我看到並公諸於眾的真實承擔任何法律後果。基於對兩位長者基本人性的善意信任,我決定將我看到的真實以公開信的形式通報於兩位,再次寄希望於兩位,盡快以迅速的措施制止各地地方當局對信仰法輪功的同胞持續非法的野蠻迫害。這已不再僅僅是那些被非法迫害公民擺脫災難的需要,這裏還涉及中國的憲法價值、法治價值、道德及道義方面的人類的普世文明共識價值,這些價值不能在今天的中國、在你們的眼裡成了沒有價值的東西啊!」

公開信發出的次日,10月19日早上,高智晟律師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聽起來離的很遠,似乎是在錄音。對方說:「你知道很多真相,我們也知道很多真相,我們就是知道你和你家人的真相。你的孩子在哪裏上學,每天坐什麼車,我們都知道!」

在高智晟律師多年的律師生涯中,只在承辦刑事案件中有過這樣的遭遇,現在他作為一個公民給自己的國家領導的秉言上書,卻立刻遭到如此的恐嚇。

在這之前,公安曾經有一次闖到高律師家到處搜查,那天高律師12歲的女兒被驚嚇,一天之內給自己的父親發了三次短信,告訴高律師「爸爸,員警要抓你」。她問:「爸爸,你是壞人麼?」高律師回答:「這個問題等你長大了自己去判斷吧,爸爸不能自己去說自己是好人還是壞人」。

作為律師高智晟可以舌戰群雄為弱勢百姓爭得身價性命、為救同胞可三下陜北獨挑地方黑勢力、為了法律尊嚴和社會公正可以多次直言上書最高當局,可是面對著12歲女兒的問題,去只能寥寥數語,哪一個父親願意和12歲的女孩子討論如此沉重的話題?

「就像我寫公開信予兩位是我仍信任兩位的信念之意一樣,調查中,許多有過讓他們及親人終生刻骨銘心的被迫害經歷的法輪功信仰者,有些還是被新近的迫害過程致殘者,還有那些甚至是被迫害致死者的親人,他們共同所表現出的善良及對兩位的期望,在調查過程中多次感動的我們潸然淚下」──就是這樣一封信、一個期望、換來的竟是如此冰冷的威脅!明臣直為社稷福 忠臣遭陷乃亡國兆。封住這些敢於直言納諫的忠臣賢良的口究竟會對誰有利?於國於民是福還是禍?

高律師說:「我沒有告訴我的愛人,也不想和孩子說,不願他們生活在壓力和恐懼之中。」「有時我也想把孩子送出去」……。

說道這兒,高律師自然的提到了他給胡溫的公開信中那個因為父母煉法輪功而被抓捕至今下落不明10歲的男孩,他說:任何一個人只要他還有一點人性,看到這裏最起碼得先幫著把孩子找到,那個孩子還只有10歲啊……

語言無法描述法輪功學員的遭遇

高律師說:實際上到現在我的感受也是一樣,當我做調查的時候,我最急切的想表達的一種思想就是: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民族在跟著承受著,而並非單一的承受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另外一個感受就是:語言和文章本身所不能表達的、任何語言、任何寫作高手都無法表述他們所受迫害的過程和所受迫害的人自己所描述受迫害過程那種真正的力量的感受!

高律師說:王德江所受迫害的描述我僅僅挑了一段,他講述的在北京時所遭受的折磨聽了以後可以說是令人髮指。他談到一個過程都不願意談,自己都哭起來了。當時,在北京抓住一個法輪功學員能逼問出來姓名,一個人可以得到2000塊錢,上面只要結果,不問手段和過程。員警為了得到這2000塊錢的過程中,有些學員確實把罪受大了。員警實在問不出王德江的姓名的時候,他們就把他扔到一群強姦、搶劫犯人中,員警一陣耳語以後,那些犯人一看還問不出來,就把衣服扒光,對他實行雞奸!王德江告訴我們:「那個時候感到渾身毛骨悚然,他都採取過咬舌頭自殺、以各種方式進行反抗,可以一點用都沒有。落到那群人手裡一點用都沒有!!

半天,高律師說:「老王這個人在這迫害的6年中所遭的罪真是罄竹難書啊!他在北京被抓的時候是12月26日,員警把他綁到吉普車上,扒掉他的棉衣,三九天,隔三差五出來看看的員警穿著棉衣還冷的發抖……到現在,王德江腿腫的很厲害,左邊的腳腕有右面的兩倍粗……

高律師說:「我不上網,對於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酷刑和迫害只是從他們的來信中看到過。在這一週的過程中,和他們面對面談的時候,聽他們講述親身的遭遇時,我還是被震撼了。」

在和高律師談話中,幾次提到了王德江,他說:按照東北人的話說,老王這六年罪受老了,他都挺過來了。從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人的意志比鋼鐵都強。

高律師說:「那天我用我的手機和王德江講,我說聽完你的講述,我覺得你是我一個非常親近的人,就像是我的親人。因為一個人經歷了多種煉獄般的磨練,卻沒向這種邪惡低頭,人類當中能有多少?」

高律師說:「我們的篇幅有限,無法放進那麼多的事實經過,那一天我們接觸了幾個學員,那個劉老師也是,還有一個是已經死去的法輪功學員賀繡蓮的愛人徐承本,他的妻子已經死去兩年了,屍體在醫院裡已經冷凍了兩年,就是這樣也沒有放鬆對他的折磨,審訊他的時候,員警放了一杯開水,問他:你轉不轉化?你再不轉化,我就用開水潑你!當他回答我還是不轉化時,一杯滾燙的開水「嘩」的就潑到了他的身上!」

高律師嘆著氣說:「哎呀,那是個非常老實的人,從他的容貌、舉止到神態,老實的就像塊石頭似的,我一想像那些人,能把開水倒到這樣的人身上,這些人的心靈的毒化程度得達到何等的惡劣程度?!」

當記者問到,有一些人不相信法輪功學員在他們明慧網上公布的許多迫害事例,認為是言過其實,所以您作為一名律師,所公布的這些具有法律效力的調查,讓很多人看過之後感到震撼。

高律師回答:「咳,人性趨惡的一方面。今天一些安全部門的人給我打電話說:當事人單方面的陳述怎麼能代表真實呢?我說:如果按照你這樣的說法的話,今後所有刑事訴訟案件中公安機關偵察階段調查的筆錄已經全部無效。因為他們也是和我一樣對當事人的一種筆錄,他並沒有看到那個殺人的全過程!下個階段我們要陸續公布調查談話記錄,都有他們本人的親筆簽名。」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