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用林郝鳳軍巴黎座談 中共啟動歐洲秘密間諜網 (多圖)
 
2005-10-25
 



巴黎第五次《九評共產黨》研討會──
“五百萬民眾退出中共——中華民族的覺醒”

【人民報消息】前中共官員陳用林和郝鳳軍,繼歐洲議會演講、作證後,又應《大紀元時報》法國分社及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法國分部的邀請,於10月23日同巴黎華人見面。二百多位與會者聽取了陳用林與郝鳳軍脫離中共的因由和經歷,並踴躍向兩位提問。

據大紀元記者李華巴黎報導,10 月23日下午,《大紀元時報》法國分社、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法國分部,在巴黎華僑文教中心舉辦了題為“五百萬民眾退出中共──中華民族的覺醒”的第五次“《九評共產黨》研討會”。特邀原中國駐悉尼總領館一等秘書、負責政治事務的領事陳用林以及原任職於天津市國家安全局和天津市610辦公室的一級警司郝鳳軍出席研討會。參加此次大會的特邀嘉賓還包括前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兼主編、前新華社資深記者吳葆璋,和1980年率團訪法期間脫離中共,投奔自由的高級工程師姜友陸。

魏京生致辭:中國坐在火山口上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魏京生先生特為本次研討會發來致辭,並由該聯席會議法國分部的代表張健代為宣讀。

魏京生在致辭中指出,“中國現在的形勢,已經是一座火山,隨時可能爆發。”當今中國社會在歷史的十字路口上,每個人都面臨著選擇。大家都應記住孫中山先生的話,亦即“民主大潮,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最後他預祝陳郝二人此次歐洲行成功。

郝鳳軍:為因九評和退黨而遭迫害的中國人作證




原任職於天津市國家安全局和天津市610辦公室的一級警司郝鳳軍

郝鳳軍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描述了一個來自610組織的中共官員如何在良心的驅使下,最終做出了退出610、退出中共、公開站出來揭露邪惡的選擇的心路歷程,並指出在中國大陸,還有大量像他一樣良心未泯的警察及中共官員。對於法輪大法協會十月九日的公告,郝鳳軍表示,該公告對鎮壓法輪功的中共極權機構和官員有“震懾和喚醒”的作用。“我希望在國內有更多的象我這樣的人,能夠通過十月九號這個公告,還他們的良心(做出明智的選擇)。”

郝鳳軍表示,“每個人都是有良心的, 如果他良心認為不可以這樣做,他能夠站出來的話呢,我們都會幫他。”

郝鳳軍說,他認為自己所走的道路是一條正義的道路,因此對自己的選擇不後悔。他說,“也許我是天上的一顆流星,一閃而過,但是我並不後悔。因為我畢竟曾經做過。我還會一直做下去。”

陳用林: 希望法國政府看到中國的危機




原中國駐悉尼總領館一等秘書、負責政治事務的領事陳用林

陳用林說,他的父親死於中共的屠刀下,自己也是六四血案的親眼見證者。他很認同《九評共產黨》中關於‘共產黨是邪教’的說法,認為在共產黨50多年的洗腦下,人們的精神被這個邪教牢牢的控制著,甚至包括來到海外多年的華人,以至年輕的“憤青”一代。

他說,這個邪教顯然不肯放過像他這樣揭露其邪惡的人。他們二人此次歐洲之行引來了中共的高度關注。“這次活動中共非常重視,我們那次演講會的時候,中共至少派出了七個人,三個是中共駐歐洲議會使團的外交部人員,也是我以前的同事,我跟他們打招呼,他們表情很麻木,不敢跟我談。” 他說,此外還有新華社的記者及公然聲稱自己是“間諜”的人。

據消息人士透露,此次陳郝歐洲之行,中共啟動歐洲秘密間諜網對他們監視。他們所到之處,也已發現處處有人跟蹤。警方及有關國家情報局對此表示極大關注,對這些被疑為“間諜”的人士也正在監視調查之中。

陳用林談到法國與中共的關係時表示,實際上法國政府在很多方面深知中共的本質,但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與中共關係密切。

他說,“法國在歐洲和中共走得應該是最近的一個國家。中共認為用法國的力量來牽制美國,這是它全球戰略的一部分。” “我希望法國政府也能看到中國的危機,內在的危機,政治危機,經濟危機和社會危機,它實際上坐在人民那個憤怒的火山口上,這個火山隨時就要爆發,西方應該做好準備。”

吳葆璋、姜友陸:關於陳郝出走的思考




1980年率團訪法期間脫離中共,投奔自由的高級工程師姜友陸

從小就看清了中共本質、1980年率團訪法期間便選擇了高舉義旗脫離中共、投奔自由的老華僑、高級工程師姜友陸先生和大家分享了他的出走、險遭遣送、最終成功留居法國的神奇經歷。他說,如今以他70歲高齡的人生經歷,能夠看到這麼多人認清中共本質,加入退出中共的行列,他感到很欣慰。

因89六四事件而與中共徹底決裂的前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兼主編、前新華社資深記者吳葆璋先生說,從得知陳用林、郝鳳軍出走的那一天起,他便一直關注著事態的發展,並對他們因不願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而出走的現象作了深深的思考。




前法國國際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兼主編、前新華社資深記者吳葆璋先生

吳葆璋先生說,“上個世紀, 在四人幫倒行逆施的日子裏, 中共駐這裏巴黎的大使曾濤曾與他的摯友們研究過是否在法國起義的問題。 到了夏天,我懷著十分關切的心情, 逐時逐日地跟蹤你們陳郝二位先後在澳洲起義的消息,了解到二位脫離中共與這個政權殘酷鎮壓法輪功有關。

我也一直懷著強烈的職業好奇心,關心著這件在89.64 之後的,又一樁發生在人類四分之一人口的國度裡的,再次震撼了世界的慘案。”

他說,他早就注意到中共高層從一開始就有人反對鎮壓;國際上承認法輪功的合法地位,維護其言論和結社的自由,並譴責中共對法輪功的人權迫害;他也看到中國著名律師對中共殘酷迫害的揭露,從而逐漸真正了解了法輪功真象。進而他看到“如今的中國, 真是天天都可聽到楚歌,處處可見人們揭桿而起。來勢迅猛的退黨大潮,此起彼伏的維權群體事件滌蕩著中華大地。” 特別是新聞學術界中,“這些黨齡比在座的不少人年齡還要長的人,他們年輕時代曾為民主自由而奮鬥,進入中年卻遭遇到一系列的反民主反自由的政治運動,如今,不顧古稀之年再次奮起, 所為的還是民主自由。”最後他預言,“柏林牆倒塌後, 中共政權自以為避開了經濟方面的陷阱,殊不知,他們正在無可奈何地落入自己為自己設下的一黨專制的社會圈套。”

嘉賓發言後,觀眾們踴躍提問,場上氣氛熱烈。研討會歷時3個小時圓滿結束。




場上氣氛熱烈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