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用林郝凤军巴黎座谈 中共启动欧洲秘密间谍网 (多图)
 
2005-10-25
 



巴黎第五次《九评共产党》研讨会──
“五百万民众退出中共——中华民族的觉醒”

【人民报消息】前中共官员陈用林和郝凤军,继欧洲议会演讲、作证后,又应《大纪元时报》法国分社及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法国分部的邀请,于10月23日同巴黎华人见面。二百多位与会者听取了陈用林与郝凤军脱离中共的因由和经历,并踊跃向两位提问。

据大纪元记者李华巴黎报道,10 月23日下午,《大纪元时报》法国分社、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法国分部,在巴黎华侨文教中心举办了题为“五百万民众退出中共──中华民族的觉醒”的第五次“《九评共产党》研讨会”。特邀原中国驻悉尼总领馆一等秘书、负责政治事务的领事陈用林以及原任职于天津市国家安全局和天津市610办公室的一级警司郝凤军出席研讨会。参加此次大会的特邀嘉宾还包括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兼主编、前新华社资深记者吴葆璋,和1980年率团访法期间脱离中共,投奔自由的高级工程师姜友陆。

魏京生致辞:中国坐在火山口上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魏京生先生特为本次研讨会发来致辞,并由该联席会议法国分部的代表张健代为宣读。

魏京生在致辞中指出,“中国现在的形势,已经是一座火山,随时可能爆发。”当今中国社会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上,每个人都面临着选择。大家都应记住孙中山先生的话,亦即“民主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最后他预祝陈郝二人此次欧洲行成功。

郝凤军:为因九评和退党而遭迫害的中国人作证




原任职于天津市国家安全局和天津市610办公室的一级警司郝凤军

郝凤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描述了一个来自610组织的中共官员如何在良心的驱使下,最终做出了退出610、退出中共、公开站出来揭露邪恶的选择的心路历程,并指出在中国大陆,还有大量像他一样良心未泯的警察及中共官员。对于法轮大法协会十月九日的公告,郝凤军表示,该公告对镇压法轮功的中共极权机构和官员有“震慑和唤醒”的作用。“我希望在国内有更多的象我这样的人,能够通过十月九号这个公告,还他们的良心(做出明智的选择)。”

郝凤军表示,“每个人都是有良心的, 如果他良心认为不可以这样做,他能够站出来的话呢,我们都会帮他。”

郝凤军说,他认为自己所走的道路是一条正义的道路,因此对自己的选择不后悔。他说,“也许我是天上的一颗流星,一闪而过,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我毕竟曾经做过。我还会一直做下去。”

陈用林: 希望法国政府看到中国的危机




原中国驻悉尼总领馆一等秘书、负责政治事务的领事陈用林

陈用林说,他的父亲死于中共的屠刀下,自己也是六四血案的亲眼见证者。他很认同《九评共产党》中关于‘共产党是邪教’的说法,认为在共产党50多年的洗脑下,人们的精神被这个邪教牢牢的控制着,甚至包括来到海外多年的华人,以至年轻的“愤青”一代。

他说,这个邪教显然不肯放过像他这样揭露其邪恶的人。他们二人此次欧洲之行引来了中共的高度关注。“这次活动中共非常重视,我们那次演讲会的时候,中共至少派出了七个人,三个是中共驻欧洲议会使团的外交部人员,也是我以前的同事,我跟他们打招呼,他们表情很麻木,不敢跟我谈。” 他说,此外还有新华社的记者及公然声称自己是“间谍”的人。

据消息人士透露,此次陈郝欧洲之行,中共启动欧洲秘密间谍网对他们监视。他们所到之处,也已发现处处有人跟踪。警方及有关国家情报局对此表示极大关注,对这些被疑为“间谍”的人士也正在监视调查之中。

陈用林谈到法国与中共的关系时表示,实际上法国政府在很多方面深知中共的本质,但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与中共关系密切。

他说,“法国在欧洲和中共走得应该是最近的一个国家。中共认为用法国的力量来牵制美国,这是它全球战略的一部分。” “我希望法国政府也能看到中国的危机,内在的危机,政治危机,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它实际上坐在人民那个愤怒的火山口上,这个火山随时就要爆发,西方应该做好准备。”

吴葆璋、姜友陆:关于陈郝出走的思考




1980年率团访法期间脱离中共,投奔自由的高级工程师姜友陆

从小就看清了中共本质、1980年率团访法期间便选择了高举义旗脱离中共、投奔自由的老华侨、高级工程师姜友陆先生和大家分享了他的出走、险遭遣送、最终成功留居法国的神奇经历。他说,如今以他70岁高龄的人生经历,能够看到这么多人认清中共本质,加入退出中共的行列,他感到很欣慰。

因89六四事件而与中共彻底决裂的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兼主编、前新华社资深记者吴葆璋先生说,从得知陈用林、郝凤军出走的那一天起,他便一直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并对他们因不愿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而出走的现象作了深深的思考。




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兼主编、前新华社资深记者吴葆璋先生

吴葆璋先生说,“上个世纪, 在四人帮倒行逆施的日子里, 中共驻这里巴黎的大使曾涛曾与他的挚友们研究过是否在法国起义的问题。 到了夏天,我怀着十分关切的心情, 逐时逐日地跟踪你们陈郝二位先后在澳洲起义的消息,了解到二位脱离中共与这个政权残酷镇压法轮功有关。

我也一直怀着强烈的职业好奇心,关心着这件在89.64 之后的,又一桩发生在人类四分之一人口的国度里的,再次震撼了世界的惨案。”

他说,他早就注意到中共高层从一开始就有人反对镇压;国际上承认法轮功的合法地位,维护其言论和结社的自由,并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人权迫害;他也看到中国著名律师对中共残酷迫害的揭露,从而逐渐真正了解了法轮功真象。进而他看到“如今的中国, 真是天天都可听到楚歌,处处可见人们揭杆而起。来势迅猛的退党大潮,此起彼伏的维权群体事件涤荡着中华大地。” 特别是新闻学术界中,“这些党龄比在座的不少人年龄还要长的人,他们年轻时代曾为民主自由而奋斗,进入中年却遭遇到一系列的反民主反自由的政治运动,如今,不顾古稀之年再次奋起, 所为的还是民主自由。”最后他预言,“柏林墙倒塌后, 中共政权自以为避开了经济方面的陷阱,殊不知,他们正在无可奈何地落入自己为自己设下的一党专制的社会圈套。”

嘉宾发言后,观众们踊跃提问,场上气氛热烈。研讨会历时3个小时圆满结束。




场上气氛热烈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