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被中共严密封锁的消息(四)(图)
 
作者:郑益
 
2005-10-2
 
【人民报消息】这些消息要是让全中国大陆所有的警察知道,中共就歇菜了。中共千方百计掩盖这些消息,根本不管那些为它卖命的警察的生死安危。

北京国家安全局副主任刘海洋死亡

99年7.20以后,刘海洋升任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侦察指挥中心副主任职务。2000年3月因迫害法轮功“成绩突出,荣立个人二等功”,2002年底确诊为骨淋巴癌,2005年9月死于北京,年仅50岁,死状极惨,脑袋萎缩的像小倭瓜似的,脸部完全变了型。

北京海淀区恩济庄派出所副所长恶报猝死

北京海淀区恩济庄派出所,2001年秋不到三十岁的年轻恶警张震雨于因迫害法轮功遭到恶报搭上性命之后,该所四十多岁的副所长翟又于明2004年夏遭到恶报,猝死在所里。此人鬼迷心窍,对中共恶党和江泽民的恶毒谎言痴迷不疑,多次抓捕、辱骂法轮功学员,指名道姓的攻击、谩骂法轮大法创始人,拒不听从法轮功学员的善意奉劝和严正警告,一心想通过迫害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捞取政治资本,踏着血迹往上爬,结果,失去了生命,也给家庭带来后患。


京山县公安局
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县公安局局长死亡

寇先清在当京山县公安局局长前就是个贪污腐败分子。京山县所有被抓、被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都与其有直接关系。2005年8月16日因病医治无效死亡,年仅60岁。

山东临沂市恶警丰丙雷暴死

山东省河东区恶警丰丙雷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象,他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利用各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2005年5月10日,丰丙雷在临沂市陶然居大酒店喝花酒,与一黑社会人员争女人,被此人连刺20多刀,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此事在临沂市引起很大震动。

吉林省榆树市拘留所恶警恶行殃及家人

吉林省榆树市拘留所恶警高勇参与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在关押法轮功学员期间,经常狠毒的打骂法轮功学员,恶行招致恶果,连累年迈父母。高勇父母家住五棵树镇,瘫痪在床,2005年9月3日晚他父母家突然失大火,两老人被悲惨的烧死。

深州市610恶警曹藏圈撞汽车死亡

曹藏圈,51岁,死前是河北省深州市看守所恶警,护驾池乡前营村人。此人99年前是石油派出所警察,1999年7.20中共恶党非法迫害法轮功后,此人想趁机捞取政治资本,就去了邪恶610管控组当警察,因受江氏流氓集团毒害很深,忠心耿耿的执行邪恶610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政策。后来610改为防范办公室后,此人被调至看守所。2005年的7月30日7点钟左右,曹骑摩托车从家中去上班,刚刚骑车开上深衡路护驾池段时,不知为什么摩托车就撞在一辆急驶的汽车上,当时曹的头就被撞的面目皆非,头上的一个大血洞突突冒血,当场死亡。

北京市礼贤镇派出所指导员郎保满车祸死

北京市大兴区礼贤镇派出所指导员郎保满,50岁,2003年正月初十值班时,酒后驾车,车祸身亡,同车同事却安然无恙。因为他是违反规定擅自离岗,酒后驾车发生车祸,上级认定不是因公殉职,而是事故,责任自负,所以对家人未做任何补偿。99年7.20以来,郎保满迫害法轮功学员很残酷,他的迫害多在晚上進行,采用的酷刑主要是:吊、打、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等。郎保满的死对同行警察震动很大,都私下议论他这是迫害法轮功的报应,其他警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有所收敛。

广东清新县乐园派出所所长陈二和癌症死亡

广东清远市清新县乐园派出所所长陈二和,在2000年至2004年期间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法轮功学员。2004年下半年陈二和患脑血栓做破颅手术,花了国家几十万元无效。中秋节有个法轮功学员出于慈悲心到他家去讲真象,叫他不要再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大法是有罪的,可他听不进去,说宁愿吃药也不信。不久,他又诊断出得了癌症,每星期洗肾一次,于2004年11月死去,死得很痛苦。

不怕遭报的恶人病发身亡

河北盐山县庆云镇庆云镇西关村派出所临时工胡宝德,迫害法轮功学员,抓人搜查没收真象资料,无恶不作,十六大期间,一法轮功学员被关,见到胡就给他讲真象,他非但不听,还谩骂法轮功,说报应我才不信呢!我怎幺没报应?结果时间不长就失音说不出话来,随后就病发身亡。

湖南郴州市恶警刘红星离奇死亡

2005年五月,郴州市北湖区警察刘红星在莽山游玩时,掉入天坑。当寻找人员发现其尸体时,其手指、掌只剩白骨。刘红星为江氏和中恶党迫害法轮功十分卖命,平时不露面,专干跟踪、蹲坑的坏事,收集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无知中做了江鬼的垫背亡。

太康看守所政委王清林突然暴死

原太康县公安局看守所政委王清林,在99年7.20前曾经学过法轮功,7•20以后放弃了修炼,并跟随江氏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天对王清林有过多次警示,他曾四次翻车,几次险些丧命,但不知悔悟。法轮功学员善心劝他也不听,还扬言:“我修不成,我也不让你们修成,落到我的手心里,看我怎么整治你们。”每天不分时间查号,半夜了还查,目地是找法轮功学员的茬儿,有时还大打出手。他亲自指挥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并严刑逼供。

王清林不但对法轮功学员如此,对其他人也很恶毒,克扣伙食,高价出售日用品,连普通在押犯也吃不饱,饿得喝糊纸盒的浆糊,而王清林自己买空调装在自己办公室享用。有天晚上王清林驱车嫖娼,回来的路上车翻到路沟里,摔断了胳膊。

王清林2002年夏天退休,2003年夏天突然暴死,死前无任何病的症状。

王清林死后,一天他的女儿梦见他在垃圾堆里面刨食,浑身脏兮兮的,手黑油油的。女儿问他:“你咋在这儿?”他马上哆哆嗦嗦,很怕见人的样子钻進一个小坑洞中。当地有功能的人士看见他在地狱中遭受种种刑罚,偿还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罪。

山东省蒙阴县副书记陈允波癌症死亡 继任者醒悟

山东省蒙阴县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先后有四人:王长利、陈允波、张西彦、朱崇宝,其中两人已遭恶报(王长利夫人车祸死亡、陈允波不到五十岁就得癌症死亡)。 610办公室头目先后由类延成、崔华东担任,而类延成2003年得过一次吊斜疯(俗称歪嘴病),据其夫人说还患上了小脑萎缩不时发作,2005年又遭一次车祸,夫人受了伤。夫妻二人对迫害法轮功有所醒悟,强烈要求离开610,于2003年调离,现任旅游局局长。但毕竟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

绥中县公安局里的傻瓜靳新库

靳新库(一般叫他“靳老三”),男,40多岁,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人,曾多次举报法轮功学员,2005年6月末,又拿着手铐和假的警察证骚扰法轮功学员,2005年7月24日前后,靳新库突然三癌并发而死,死时非常痛苦。

其实在靳新库死前对他有过报应警示,2004年,他在举报了法轮功学员胡宝纯、金江(胡宝纯被非法劳教,受尽折磨;金江被绑架后遭到毒打和敲诈)之后,突然出了车祸,腰、腿疼痛难忍,一动不能动,非常痛苦。他遭报以后,法轮功学员曾冒着风险当面向他劝善,告诉他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与佛法为敌会遭恶报、断送自己的未来。但他并无悔改,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就在他死亡前一个月,他还拿着手铐、假警察证和几名法轮功学员的照片,到处打听法轮功学员的住处和近况。

绥中警察早在2001年就知道迫害法轮功会遭恶报。2001年冬,绥中公安局警车把法轮功学员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回来的途中没有任何原因警车突然翻车,车内4 名警察中,迫害法轮功最狠的常维兴伤的最重,动了大手术。事后,车里的常维兴非常怨恨当时的政保科科长王福臣,指责王福臣害怕遭报不去送人,而让他当替罪羊。

从那以后,明白一点的警察都不再主动对法轮功学行恶了,尤其近两年,连公安局的领导都是能躲就躲,不曾想却还有靳新库这样的傻瓜,被警察找来充当马前卒,为他们搪灾。

命是自己的,每个人都知道珍惜,上面这些人的结局很说明问题:凡是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只要不肯认罪忏悔的,都没有好下场,这种悲剧中国大陆的各个省市地区都有,甚至可以说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这也就是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还在向人们讲真象的原因:就是要避免这种悲剧发生在你和你的亲人身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