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黨是走向社會和解的第一步
 
作者:章天亮
 
2005-10-16
 
【人民報消息】最近兩件事情碰巧在一起發生,一個是中共結束了五中全會,另一個就是宣布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的人即將達到500萬了。

明朝亡國的皇帝是崇禎,據說他也曾經勵精圖治,但是整個王朝在他即位的時候已經完全腐朽了。《明史》上說崇禎「非亡國之君,而當亡國之運。」他自己也感嘆說「朕非亡國之君,諸臣盡亡國之臣爾。」其實,胡錦濤從江澤民手裡接過的中共就是一個徹底腐朽的中共,江澤民交給胡錦濤的各級中共官僚,大多數也是通過貪污、鎮壓和欺騙,而讓中共民心喪盡的官僚。

事已至此,胡錦濤已經無牌可打,挽救中共已無可能。更何況從中共的五中全會公報來看,胡錦濤想要達到的目的一個也沒有達到,而「三個代表」還堂而皇之出現在公報中。這說明江澤民的陰影還在,羅幹、曾慶紅、賈慶林、李長春、吳官正、黃菊、陳良宇、王剛等還在臺上,胡錦濤想要推行自己的主張也根本沒有機會。

胡錦濤雖然高喊「和諧社會」,但是中共存在的本身就是一切社會不公的根源。像這樣整天靠著鎮壓來維持的表面「和諧」如何能夠長久?但是如果聽取民意,建立真正的和諧社會,中共大大小小的官僚,包括像江綿恒這樣的中國第一大貪官,又怎肯放棄既得利益,坐以待斃?

做為中共黨內良知尚存的黨員,他們面臨的是和胡錦濤同樣的問題。當知道中共的罪惡後,繼續留在中共之中就是一種恥辱。既然無能力改造這個黨,最好的辦法就是離開。中共不會等到最後一個黨員退出時才解體,一個偶發性事件就隨時可能改變歷史的軌跡,因此歷史不會給各級黨員很長的時間去猶豫。退黨500萬這個事件希望能夠給他們盡快決斷的勇氣。

今天我要說的還不是針對這部份黨員,而是針對在中共體制中犯下大大小小不同錯誤、乃至罪行的黨員。我要對他們說的是:趕快退黨吧,這是你們贖回罪過的第一步。

諾貝爾和平獎的獲得者南非的圖圖大主教在南非取消種族隔離之後成立了一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在調查黑人和白人之間的種族衝突和仇殺的真相中,力圖達成各方的和解,而這個和解的前提就是受害方的寬恕,以及更重要的是,加害方的懺悔。

共產黨是必然要亡的,現在已經極少有人懷疑這一點,只不過大家對此預測的時間或早或晚而已。而中國將向何處去,這卻是一個沉重而複雜的問題。在《九評》全部刊登完後,許多人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我們都知道,要從現在這個民怨沸騰的社會轉型成一個和諧有序的社會,除了懲辦罪大惡極的人之外,第一步就是社會各方達成最大程度的和解。這個和解的前提也同樣是懺悔。我們一方面要最大限度的還原歷史真相,另一方面我們都要反省自身在這些悲劇中扮演的角色。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們不僅僅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也是參與者。而對於那些參與很深的人,他們的懺悔就尤為重要。

前幾天法輪大法學會發表了一個公告,公告的最後說「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統治搖搖欲墜,迫害難以為繼。對邪惡的最終審判越來越近。然而,大法的傳出就是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會各階層的人士。即使曾經做過錯事的人,也還有機會棄惡從善。以前犯過罪的,如想改過,可以在安全的情況下將保證書和悔過書轉交到明慧網或各地法輪大法學會存檔。決心改過的,可暫不追查,以觀後效。」

這段話給我們很大的啟發。在中共的各級黨員們如果能夠拋棄中共,宣布退黨,那就是他們真誠懺悔的開始。他們這種拋棄行動越早,對解體中共意義就越大,他們對中國和平轉型的功勞也就越大,也就越能補償他們過去的罪過。他們也就越發容易得到受害者的寬恕,甚至是新政府的特赦。社會的和諧與和解也就更容易達成。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既然中共已經無可為之,做為中共黨員不如給自己一條自新之路。行動得越快,就越占主動。

國外的政府和組織也應該積極行動起來,因為你們不僅是在支持中國的道德復興運動,結束一個邪惡的組織,更是在幫助中國未來建立一個和睦寬容的社會,這些政府和組織必將因和平而自由的中國而受益無窮。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